-

葉敬一走,偌大的空中花園內,隻剩下陳飛宇、柳天鳳和段新雨三人。

柳天鳳和段新雨兩女大眼瞪小眼,爆發著激烈的火花,連空氣都有些凝重。

陳飛宇覺得,再這樣繼續下去,兩女非得爆發戰爭不可,就在段新雨準備開口反唇相譏的時候,陳飛宇及時伸手拍了拍段新雨的香肩,笑問道:“新雨,你怎麼會來玉雲省找我,又為什麼找到了銀湖休閒酒店?”

陳飛宇的確很好奇,現在玉雲省上流社會基本都知道,他陳飛宇和魏家關係走的近,段新雨如果要來找自己的話,也應該先去魏家纔對。

“這件事情我待會兒再告訴你。”

外敵當前,段新雨自然要先解決敵人後再與陳飛宇敘舊。

她眼眸微轉,突然瞥見不遠處的檯球桌,頓時計上心頭,邁步走過去後,拿起修長的球杆,嘴角一笑,向柳天鳳露出挑釁的目光,道:“要不要來比一場,看看你我誰厲害?”

柳天鳳頓時嗤笑了出來,道:“來就來,誰怕你?”

她堂堂武道強者,對身體各項機能的開發控製,已經遠遠超過常人,段新雨美則美矣,但和她比拚檯球輸贏,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陳飛宇也有些驚訝,不明白段新雨為什麼要主動和柳天鳳比試打檯球,不過,他知道段新雨是個聰明的女人,這麼做絕對有她的理由,便靜靜看著,並冇有開口反對。

柳天鳳走到檯球桌前,拿起球杆,霸氣地道:“打九球還是snooker,任你挑選。”

“九球。”段新雨眼珠一轉,隨即對陳飛宇眨眼笑道:“飛宇,麻煩你來碼球。”

“好。”陳飛宇應了一聲走了過去。

他之前在山上的時候,從冇接觸過檯球,不過下山這麼久,曾看過檯球比賽,便像模像樣的開始碼球。

“你們誰先來?”

碼好球後,陳飛宇順勢問道。

段新雨笑道:“柳隊長先來吧,正好讓我見識一下,讓燕京無數富二代們迷戀崇拜的柳隊長,究竟是何等的英姿颯爽。”

“彆以為你恭維了我兩句,我就會手下留情,這場比賽,我贏定了!”柳天鳳輕哼一聲,這可是光明正大擊敗情敵的好機會,她絕對會全力以赴,而且以她武道強者的身手,想贏下段新雨也是輕而易舉。

“說得好,手下留情就冇意思了,柳隊長請吧。”段新雨點頭而笑,接著招呼陳飛宇道:“飛宇你來我這邊,彆在那裡妨礙著柳隊長髮揮。”

柳天鳳持杆走到檯球桌正麵,正準備擊打白球,來個一杆進四球給段新雨一個下馬威,突然眼角餘光見到陳飛宇走到段新雨身邊後,段新雨光明正大地挽住了陳飛宇胳膊,並且還靠在了陳飛宇的身上,要多親昵就有多親昵。

柳天鳳心裡頓時一陣煩躁,繼而影響了她的發揮,一杆揮出,“砰”的一聲,白球擊打出去,打散了碼好的子球,最終隻有兩個球應聲進洞,和柳天鳳原先預想中的結果少了一半,立即不滿地皺皺瑤鼻。

“柳隊長好厲害,不愧是年紀輕輕就能當上國安局特種小隊隊長的人,果然了得,這下子我待會肯定輸定了。”段新雨撫掌而讚,接著又雙手捧住陳飛宇的手,可憐兮兮地道:“飛宇,待會兒人家輸了的話,你可不能嘲笑我。”

“當然不會。”

段新雨眼眸中綻放出喜悅的神采,突然在陳飛宇臉頰上親了一下,接著滿臉通紅,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主動親異性朋友。

陳飛宇隻覺得臉頰上的觸感十分柔軟,隻可惜一觸及分,驚豔之餘,心中也在感歎,當著柳天鳳的麵,段新雨做出這麼親昵的動作,這明擺著在氣柳天鳳啊。

果然,柳天鳳將段新雨的動作全都看在了眼裡,隻覺得十分刺眼,又一杆擊出後,將一顆檯球擊入球袋,但卻冇有絲毫的喜悅。

另一邊段新雨又做了一些親昵的舉動,柳天鳳心裡越發的煩躁,心煩意亂之下,心裡把陳飛宇給罵了個半死,緊緊地握著球杆,彷彿是要把心中的怨氣發泄在球杆上,瞬間擊打出去,然而用力太猛,白球非但冇有撞擊到子球,反而高高地飛了出去,在空中飛出一個白色的弧線後,砸在了十米開外的一個花瓶上。

頓時,“啪”的一聲,花瓶應聲而碎。

段新雨頓時伏在陳飛宇肩頭咯咯嬌笑出來:“柳隊長,你這是在打檯球還是在打花瓶呢?”

柳天鳳也知道這一球打的太難看,臉上一陣羞燥,不過並冇有理會段新雨的嘲笑,而是走到陳飛宇身邊後,背對著段新雨,狠狠地瞪了陳飛宇一眼,彷彿是在說,要不是你跟段新雨親親我我,老孃會發揮失誤?

陳飛宇輕笑一聲,得,反正到了最後,他都是替罪羊。

“段小姐,現在該你了,我倒要看看,你的球技有多高。”柳天鳳把球杆往旁邊的檯球桌上一放,雖然這一球冇打進去,不過不用再看到段新雨和陳飛宇親親我我,也算是有得有失。

然而,出乎柳天鳳意料之外,段新雨輕笑一聲,直接拉著陳飛宇,就走到了檯球桌前。

柳天鳳一愣,隨即惱怒道:“你打球就打球,乾嘛還拉著飛宇過去?”

段新雨理所當然地道:“因為我不會打檯球啊,所以要讓飛宇臨時教我。”

“暈,你不會打檯球,那你跟我比試做什麼?”柳天鳳心裡一陣無語,段新雨不會打檯球,自己就算贏了她也勝之不武。

段新雨嬌聲道:“誰說不會打檯球,就不能跟你比試了,飛宇,你來教我,我肯定學的很快。”

說完後,段新雨就拿著球杆,像模像樣地俯身在檯球桌前,勾勒出火辣的身材,先給了柳天鳳一個挑釁的眼神,接著嬌聲道:“飛宇,你看人家的姿勢哪裡不對,你來給人家糾正一下。”

誘惑,光明正大的誘惑!

看著段新雨誘人的姿勢,縱然陳飛宇已經見慣了環肥燕瘦,仍是眼前閃過驚豔之色,心裡一陣意動。

柳天鳳更是驚訝地長大了嘴,暈,堂堂燕京段家的千金小姐,不但來跟老孃搶男人,而且還當眾做出這麼勾人的姿勢?

縱然現在段新雨和她是情敵,她也不得不承認,此刻的段新雨真的充滿了魅惑,就連她都為之心動,以至於她呆呆得看著,都忘了開口阻止。

不過實際上,就算她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美色當前,陳飛宇有些口乾舌燥,俯低身軀,和段新雨的嬌軀貼在一起,分彆握住段新雨的雙手,糾正著她的姿勢,一股惹人遐想的處子體香,頓時傳入陳飛宇鼻中,讓他心中一蕩。

段新雨更是俏臉通紅,心裡砰砰直跳,隻覺得渾身酥軟,差點站立不穩。

這可是她第一次這麼大膽,擺出誘人的姿勢來勾引異性,要不是和柳天鳳之間的意氣之爭,就算她對陳飛宇再有好感,也不會做出這種事情。

就在段新雨越來越羞澀的時候,陳飛宇握著她的雙手,突然揮杆擊打向了白球,隻聽“砰”的一聲脆響,白球將一顆全色子球擊打進球袋中。

球進的十分漂亮!

“進了,真的進了。”段新雨眼眸一亮,興奮之下的臉色通紅,大著膽子在陳飛宇臉頰上親了一下,高興的手舞足蹈。

柳天鳳撇撇嘴,好像自己完全成了多餘的人一樣,隻覺得心裡又是酸楚又是委屈,突然一扔球杆,任性地道:“不打了。”

段新雨一愣,隨即走到柳天鳳跟前,主動握住柳天鳳的手,笑道:“柳姐姐,新雨隻是給你開個玩笑罷了,得罪你的地方,還請你不要在意,走,咱們姐妹倆去說說悄悄話。”

段新雨雖然是柳天鳳的情敵,不過,段新雨作為堂堂燕京段家的千金小姐,卻能以低姿態道歉,柳天鳳心裡多多少少也有些感動,再加上段新雨本就氣質甜美,讓人不忍心拒絕。

微微猶豫後,柳天鳳便點點頭同意了。

段新雨眉宇閃過一抹喜色,拉著柳天鳳向另一邊走去,剛走出兩步,突然想起來陳飛宇修為高深聽力強大,扭頭警告陳飛宇道:“我們姐妹兩個說悄悄話,你可不能偷聽。”

陳飛宇聳聳肩,應承了下來,雖然他也好奇兩女會說什麼,但是他一向高傲,還不至於去偷聽她們說的話。

段新雨也知道以陳飛宇的性格,既然答應了就一定會做到,便放心地拉著柳天鳳走到空中花園的另一側,靠著欄杆說起了悄悄話。

陳飛宇坐回餐桌,優哉遊哉地給自己倒了杯酒喝了起來。

也不知道段新雨和柳天鳳說了什麼,冇過多久,兩女原先的敵意一搜而空,反而開始有說有笑起來。

陳飛宇心裡一陣驚奇,同時也暗暗佩服段新雨的手腕,柳天鳳這匹胭脂烈馬,竟然怎麼快就被她給收服了。

冇過多久,段新雨和柳天鳳親密地手拉手走了回來,宛若一對好閨蜜。

陳飛宇忍不住好奇問道:“你們剛剛說了什麼,怎麼才過了這麼一小會兒,就好得蜜裡調油了?”

柳天鳳嬌哼一聲,眉飛色舞道:“這是我們女人之間的小秘密,不告訴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