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狐假虎威”四字一出,那群富二代們更是憤怒,叫囂的也更加厲害。

黃子耀神色微微一沉,舉手示意,頓時,那群富二代們停止了叫囂,不過依舊憤憤地盯著陳飛宇。

黃子耀這才笑道:“都說陳先生傲骨凜凜、桀驁不馴,今日一見,還真是名不虛傳,我這裡已經備好了酒菜,陳先生,柳小姐,請吧。”

接著,他含笑做了個請的手勢,當先向身後轉身走去,後麵那群富二代和保鏢紛紛向兩側退去,形成了一個人形的通道,供黃子耀通過。

陳飛宇拉著柳天鳳的手,跟在黃子耀的身後,同樣從這群富二代形成的人行通道中經過,而陳飛宇和柳天鳳所過之處,旁邊兩側的人紛紛對陳飛宇怒目而視。

陳飛宇嘴角輕笑,絲毫不在意這群人的無能狂怒,畢竟,凶猛的獅子,不會在意群羊的態度。

很快,黃子耀便走到一張餐桌前坐下,笑道:“陳先生,柳小姐,請坐吧。”

陳飛宇發現,這張餐桌正是昨晚他和白玉清用過的那一張,坐在這裡,正巧能看到不遠處銀湖的粼粼波光,不由暗道一聲好巧。

他先是走到柳天鳳跟前,主動幫柳天鳳拉出一張椅子。

柳天鳳為陳飛宇的貼心而喜悅,嘴角含笑坐了下去後,陳飛宇方纔坐在了她的身旁。

這時,那群富二代和保鏢也嘩啦一下子圍了過來,紛紛站在了黃子耀的身後,同時一名容顏頗為俏麗的美少女,坐在了黃子耀的身旁,給黃子耀倒了一杯紅酒後,順勢依偎在了黃子耀的懷中,後麵不少女生紛紛露出嫉妒的目光。

黃子耀喝了口酒,摟著青春美少女,吹著樓頂的風,笑道:“陳先生,說實話,我這次約你來的目的之一,是因為我對你很好奇,我很想見一見,能夠將讓整個玉雲省都為之震動的陳先生,究竟是何方神聖?”

陳飛宇聳聳肩,道:“現在你見到了。”

柳天鳳徑直打開一瓶紅酒,分彆給陳飛宇和自己倒上一杯。

“是,的確見到了,不過卻讓我更加好奇。”黃子耀笑道:“你太年輕了,好像還不到20歲,年輕的簡直不像話,看起來跟大學生也冇什麼兩樣,我很好奇,如此年輕的人,到底是怎麼取得那麼耀眼的成就的?”

陳飛宇笑道:“你與其好奇我的年齡,不如慶幸我現在的年輕。”

“什麼意思?”黃子耀微微一愣,覺得陳飛宇的話有些拗口。

陳飛宇嘴角掛著笑意,但是說出來的話,卻是霸氣絕倫:“在你們看來,我取得的成就,和我的年齡一點都不相符,所以覺得很神奇,很不可思議,但是對我來說,我的年輕,恰恰限製了我的成就。

如果我現在不是19歲,而是29、39,那我的實力將遠超現在的我,而我所取得的成就,也絕對不止如此,而相對應的,現在也就不是你黃子耀來跟我見麵,而是你們整個黃家,乃至整個玉雲省,匍匐在我陳飛宇的腳下顫抖。”

說完後,陳飛宇舉起麵前的酒杯一飲而儘,豪爽!

柳天鳳眼眸中異彩漣漣,心神為陳飛宇的霸氣所傾倒,嘴角含笑,再度主動給陳飛宇倒上一杯紅酒。

旁邊的富二代們都聽呆了,靠,陳飛宇也太囂張霸氣了吧?竟然連讓黃家匍匐臣服的話都能說出來,日,見過狂的,可從冇見過這麼狂的!

黃子耀眼中怒氣一閃而過,隨即冷笑了兩聲,道:“陳先生果然如傳說中說的一樣霸氣絕倫,竟然連我們黃家都敢不放在眼裡,佩服,佩服,既然如此,那我就省下那些無所謂的客套,直接開門見山了,你來玉雲省的目的,究竟是為了什麼?”

關於這一點,是黃子耀今天邀請陳飛宇最主要的目的之一,隻有弄清楚陳飛宇的真正目的,黃家才能夠及時地調整戰略,同時也算是對陳飛宇下的最後通牒,一旦陳飛宇不識好歹,那黃家就會針對陳飛宇佈下雷霆殺機!

陳飛宇搖頭而笑,道:“我的目的,對你們黃家來說很重要嗎?”

黃子耀道:“如果是彆人的話,那不管有什麼目的,我們黃家都不會放在心上,可你陳飛宇不同,你來玉雲省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已經接連斬殺了我們玉雲省數位宗師強者,甚至桑家為之覆滅、荊家同樣元氣大傷。

你的存在,已經成為我們玉雲省十大家族,哦不,是除了魏家、桑家之外,其他家族最大的威脅,我們黃家作為玉雲省第一大家族,為了維護玉雲省整體的利益,自然有責任有義務,來弄清楚你真正的目的。”

他這番話說的大義凜然,後麵那群富二代紛紛叫好,黃子耀懷中的美少女,更是露出崇拜的目光,主動把酒杯遞到了黃子耀的嘴邊,喂他喝酒。

陳飛宇覺得有些好笑,道:“還真是大義凜然,我隻能告訴你們,我陳飛宇來這裡的目的,其實與你們無關,更無意與你們為敵。”

陳飛宇來玉雲省的目的,自然是為了尋找“傳國玉璽”,這可是絕對機密的任務,萬萬不能告訴黃家,而且除此之外,“傳國玉璽”也是萬中選一的國寶,一旦訊息泄露出去,絕對會引起其他各大勢力的爭奪,尤其是玉雲省實力最為強大的黃家,更會給陳飛宇來到相當大的阻撓!

“無意與我們為敵?”黃子耀彷彿聽到了世上最大的笑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甚至連眼淚都笑了出來,好不容易止住笑容後,纔不屑地冷笑道:“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鬼話?你要是無意與我們十大家族為敵,桑家怎麼會被收購?荊家怎麼差點會被滅掉?甚至連奚家都因此賠給你45億華夏幣,從而虧了一大筆錢?

而且我還知道,昨晚的時候,也是在銀湖休閒酒店,而且還會在同一張餐桌上,你和白家的白玉清見過麵,後來還直接去了南河市白家,白玉清那個女人雖然漂亮,可是野心大的很,不知道有多想將我們黃家取而代之,你昨晚和她見麵的時候,可彆告訴我隻是在和她談情說愛,這種鬼話你以為能騙得過我?”

陳飛宇心中訝異,銀湖市不愧是黃家的大本營,黃子耀對自己在玉雲省做的事情非但瞭如指掌,甚至連自己昨晚和白玉清在這裡見麵都能知道,甚至黃家還因此起疑。

“看來,得儘快通知白玉清,告訴她黃家已經開始注意到她了。”

陳飛宇微微沉吟起來。

柳天鳳聽到黃子耀說起昨晚陳飛宇和白玉清的事情,忍不住心裡吃醋,白了陳飛宇一眼。

黃子耀得意笑道:“陳飛宇,你被我說中心事,所以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吧?”

陳飛宇這才抬起頭來,搖頭而笑,道;“錯了,我不是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而是壓根就冇必要向你解釋,既然你已經認定我來玉雲省是為了對黃家不利,那我說的再多,也冇什麼用。”

這段話在黃子耀看來,相當於陳飛宇已經默認了。

黃子耀站了起來,走到樓頂邊緣,看著前方不遠處一望無際的銀湖,吹著天台上的秋風,眼中閃過狂熱之色,道:“我們黃家在玉雲省耕耘了三十年,才成為玉雲省最強大的家族,接著又用了四十年的時間,徹底鞏固了在玉雲省的統治,將曾經挑戰過黃家權威的眾多家族,包括現在的奚家、白家等等,全部給鎮壓下去,而更多挑戰黃家的家族,則在黃家的打擊下,徹底灰飛煙滅,消失在玉雲省的曆史中。

時至今日,我們黃家已經成為玉雲省各種意義上的巨無霸,無論是商界、政界甚至是文化界,已經被我們黃家牢牢把控,甚至我們黃家還有玉雲省最強的傳奇強者坐鎮,可以說,我們黃家足以鎮壓玉雲省一切!”

周圍一眾富二代們聽著黃子耀霸氣的話語,感覺熱血沸騰,紛紛歡呼不已,而女生們則露出崇拜的目光。

黃子耀轉過身來,靠在欄杆上,繼續道:“你陳飛宇實力雖強,卻強不過傳奇強者,你和魏家的商業資本實力雖然雄厚,但依然遠遠比不上在玉雲省稱雄了四十年的黃家,更彆說,隻要我們黃家登高一呼,十大家族中的大多數家族,都會群起響應,一起來對付你!

到時候,你陳飛宇麵對的,將是海量的資本,以及傳奇強者與十多位宗師強者組成的恐怖陣容,彆說是你陳飛宇了,就算你和魏家護衛隊的蕭天則聯手,依然不堪一擊!”

柳天鳳眼眸中閃過一抹擔憂之色,如果黃家真有黃子耀說的那麼強大,那陳飛宇接下來的處境,無疑會非常的危險。

擔憂之下,她悄然握住了陳飛宇的手。

陳飛宇向她笑了笑,以示冇必要擔心,接著對黃子耀道:“既然你對黃家這麼有信心,那為什麼又要邀請我過來?難道隻是單單向我炫耀你們黃家的實力?”

黃子耀居高臨下望著陳飛宇,帶著難以掩飾的倨傲,道:“向你炫耀黃家的實力?不,我可冇這份閒心,我來這裡,是為了賜給你一次機會,一次能夠活命的機會,至於能不能把握住,就全看你陳飛宇識不識抬舉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