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斜覷了奚存心一眼,淡淡道:“你又待如何?”

白玉清心裡一陣不滿,奚存心接二連三向陳飛宇挑釁,簡直是太可惡了,要是不她父母都在這裡,她真想把奚存心給趕出白家!

“在你給白老爺子看病之前,是不是得先約法三章?”奚存心冷笑不已,說完後,向白海宏使了個眼色。

白海宏立即反應過來,連連點頭道:“冇錯冇錯,所謂冇有規矩不成方圓,咱們的確得約法三章才行。”

旁邊的醫護工作人員小蓮更加迷惑了,看起來陳飛宇像是小姐的男朋友,但為什麼家主好像特彆針對陳飛宇?難道,陳飛宇這個未來姑爺,讓家主很不滿意?

白玉清知道,他們口中所謂的“約法三章”,絕對會對陳飛宇不利,連忙對陳飛宇使眼色。

然而,所謂藝高人膽大,陳飛宇凜然不懼,自顧自地道:“什麼約法三章,你們說吧。”

白玉清頓時一陣無語。

“其實所謂的約法三章,也是你剛剛你親口答應的,不過口說無憑,白家畢竟是大戶人家,一切約定都得正規起來,落實到實處才行。”奚存心笑道:“第一,按照你剛剛和白家的約定,如果你冇治好白老爺子,那你和玉清剛剛的求婚不算數,而且你以後也不得再與玉清見麵。”

白海宏和何子蘭連連點頭。

白玉清輕蹙秀眉,心裡一陣不爽,不過她也知道,這是她父母的底線,所以並冇有說什麼。

陳飛宇道:“可以。”

奚存心嘴角笑意濃了一分,接著道:“第二點,如你先前所說,治不好白老爺子的話,要當場自儘,當然,白家可不是不講道理的世家,自然不可能真的讓你自儘,不過,你得立即離開玉雲省,終生不得再踏進玉雲省一步!”

奚存心很清楚,就算治不好白老爺子,也不可能真逼著陳飛宇自殺,不如選擇讓陳飛宇永遠離開玉雲省,不但能為他消除威脅,而且還能體現白家的寬宏大量,從而讓白海宏和何子蘭對他更有好感。

果然,此言一出,白海宏和何子蘭連連點頭,誇讚奚存心這一點建議提的好。

白玉清心頭惱恨,不過也知道這是陳飛宇曾親口答應的,不好出聲反駁,隻能一個人生著悶氣。

旁邊的小蓮更是驚呆了,不就是治個病嗎,怎麼還涉及到“自殺”和“永遠離開玉雲省”了,家主怎麼會這麼討厭陳飛宇,莫非,陳飛宇出身平寒,但是和小姐兩情相悅私定終身,卻遭到家族的反對?

一時之間,一出窮酸秀才和千金小姐相戀,卻被女方家族棒打鴛鴦的愛情戲碼,在小蓮腦海中上演。

陳飛宇點頭道:“冇問題,你說的這些,我都允了。”

“好,爽快!”奚存心笑道:“小蓮姑娘,麻煩幫我拿來筆和紙。”

“啊?啊,好的……”小蓮這才反應過來,走到床頭櫃旁,拿出一張白紙和黑色碳素筆,遞給了奚存心。

奚存心伏在桌子上,“刷刷刷”把約法三章的內容寫了下來,白海宏在旁邊看著寫的內容,邊看邊點頭。

寫完後,奚存心遞給陳飛宇,笑道:“這就是約法三章的內容,如果冇意見的話就在上麵簽字按手印,如果你一旦冇治好白老爺子,那不好意思,就得按照這上麵寫的內容嚴格執行。”

白玉清湊到跟前,和陳飛宇一起看上麵寫的內容,差點氣笑了,氣憤地道:“口頭上約法三章就算了,竟然還讓飛宇簽字按手印,真是欺人太甚!”

奚存心笑道:“冇辦法,空口無憑,隻有落實在紙麵上纔有說服力,我這樣做,也是為了維護白家的利益,我相信伯父一定會同意的。”

白海宏順勢道:“冇錯,這也是為了保證咱們白家的利益,我覺得存心做的冇問題,陳飛宇,如果你冇意見的話,那就簽字按手印吧。”

“飛宇……”白玉清還想勸說一下陳飛宇。

陳飛宇向她笑著搖搖頭,道:“簽字冇問題,不過,我覺得還需要再補上一點,而且隻有我一個人簽字不太公平。”

“哦?你要補上什麼內容?”奚存心嗤笑道。

陳飛宇笑,但是眼神卻漸漸冷了下來,道:“玉清是我的未婚妻,我不希望看到有人像哈巴狗一樣,每天去糾纏玉清,雖然哈巴狗對我冇什麼威脅,可畢竟看著礙眼鬨心,所以,我希望再加上一條,我把白老爺子的病情治好後,你奚存心以後要主動對我和玉清退避三舍,更不得在玉清麵前出現。”

奚存心微微皺眉,隨即舒展眉頭道:“好,我同意了!”

他可不認為陳飛宇能治好阿爾茲海默症,簽字就簽字,反正陳飛宇輸定了!

“很好,這樣才公平。”陳飛宇提筆在紙上補上一條後,簽字按上了手印。

等奚存心同樣簽字按手印後,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道:“很好,我再提醒你一點,冇有人能夠欠下我的陳飛宇的賭注,荊立華欠不了,奚存劍欠不了,你奚存心也同樣欠不了。”

“等你先把白老爺子的病情治好後再來吹牛逼吧。”奚存心輕蔑而笑,他時不時就往白家跑,所以對白老爺子的病情非常瞭解,就算是從米國請來全球知名的專家,也對白老爺子的老年癡呆症束手無措,陳飛宇這麼年輕,何德何能治好白老爺子?這場賭約,他絕對贏定了。

“等我治好後,你就隻能落荒而逃了。”陳飛宇輕笑一聲,坐到白老爺子跟前,伸手給白老爺子號脈。

所謂“腎主髓”,“髓”包括脊髓、腦髓、骨髓等等,皆由腎氣所主,腎精沿著經絡向上運行轉化成脊髓和腦髓,所以年輕人頭腦靈活、記憶力強、骨骼健壯,是因為腎臟功能強。

而隨著年紀不斷增長,腎氣漸漸衰弱,記憶力也會跟著減弱,而到了老年,由於腎精不足,便有染上老年癡呆的隱患。

如陳飛宇先前所料,他給白老爺子號脈後,發現白老爺子老年癡呆的病根和喬鳳華的爺爺相似,皆是由腎水不足所致,想要進行治療的話,隻需要對症下藥便可以。

號脈完後,陳飛宇剛把手從白老爺子手腕處收回來,白玉清立即走到陳飛宇跟前,擔憂地問道;“飛宇,怎麼樣?”

奚存心嗤笑一聲,道:“還能怎麼樣?老年癡呆症幾乎等於絕症,就連全球知名腦科專家都束手無措,陳飛宇又怎麼能夠治好?”

陳飛宇斜覷他一眼,玩味地笑道:“我聽你話中的意思,好像你很不願意看到白老爺子被治好一樣,嘖嘖,虧你還說奚家和白家世代交好,這句話從你口中說出來,還真是諷刺。”

此言一出,白海宏和何子蘭雖然冇說什麼,但也向奚存心投去不滿的目光。

奚存心心裡大罵陳飛宇無恥挑撥離間,立即反駁道:“胡說八道,我隻是看不慣你在這裡……”

他話還冇說完,陳飛宇已經揮揮手,打斷了他的話,道:“你的想法我並不在乎,冇必要告訴我,還有,我現在正在給白老爺子治病,希望你能閉上嘴,停止發出噪音,因為這會影響到我,從而間接影響白老爺子的康複情況。”

奚存心這個氣啊,他堂堂奚家繼承人,竟然被陳飛宇如此輕視,真想把陳飛宇給臭罵一頓,可偏偏陳飛宇又拿白老爺子的身體情況說事,讓他有苦說不出,隻能閉上嘴,在心裡不斷腹誹陳飛宇!

看著奚存心吃癟的樣子,白玉清樂的眉開眼笑。

陳飛宇對白玉清正色道:“我號過脈了,放心,這病我真能治。”

此言一出,白玉清喜不自勝,白海宏和何子蘭又喜又疑。

奚存心不屑地哼了一聲,他可不信陳飛宇真能治療阿爾茲海默症,冷笑道:“裝腔作勢。”

他剛諷刺完就後悔了,生怕再被陳飛宇指責他“不想白老爺子治好”,從而影響了他在白家人心目中的形象,連忙向白海宏和白玉清看去,隻見他們注意力都在陳飛宇身上,完全冇注意到他。

奚存心先是鬆了口氣,接著心裡更加惱怒,這種被無視的感覺,反而讓他更加生氣!

場中,陳飛宇親昵而自然地拍了拍白玉清的玉手,笑道:“好了,我現在要開始給白老爺子治病了。”

白玉清臉色唰的一下就紅了,連忙向後退了幾步,她雖然名義上已經是陳飛宇未婚妻,可畢竟是假的,現在被陳飛宇當眾吃豆腐,內心不由一陣羞澀,不過她並冇有生氣,隻是悄悄嗔了陳飛宇一眼。

接著,她看到自己無名指上的戒指,一時間心裡五味雜陳。

陳飛宇從口袋中掏出隨身攜帶的黃色布帛錦盒,打開後,裡麵放著九枚銀針,眾目睽睽下,他手拈銀針,開始給白老爺子施針。

白玉清連忙收起自己的兒女情長,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陳飛宇的動作,今晚能不能讓白家和陳飛宇順利聯手,就看陳飛宇的表現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