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段日子以來,陳飛宇這個名字,在玉雲省上流社會中,可謂是如雷貫耳,尤其是陳飛宇在櫻花庭院一次性斬殺三位宗師,並且配合魏家收購完桑家資產之後,“陳飛宇”這三個字,聲望更是達到了一種巔峰,甚至不少人,已經開始拿陳飛宇和黃家對比起來。

以至於,奚存心和白海宏聽到陳飛宇的名字後,不由震驚非常,怎麼都想不到,白玉清的男朋友,竟然會是陳飛宇!

就連何子蘭,臉色都變得古怪起來,看看寶貝女兒白玉清,再看看最近風頭大盛的陳飛宇,莫名覺得還挺般配。

白玉清微微抬起頭,看了一圈周圍人的反應,嘴角翹起一絲滿意的笑意,看來,讓陳飛宇假扮男朋友,果然效果非凡,隻不過陳飛宇竟然敢趁機占便宜,真是太可惡了,等今天的事情辦完,一定要給陳飛宇一點顏色瞧瞧!

此刻,陳飛宇挑眉道:“現在,你是否還覺得我冇資格讓奚存劍賠禮道歉?”

在最初的震驚過後,奚存心臉色陰沉下來,冷笑道:“原來你就是陳飛宇,很好,就是你讓我們奚家賠了45億,讓我們奚家顏麵掃地,現在你竟然又來了白家跟我搶玉清,看來,你註定是我們奚家的敵人!”

“奚家的敵人?”陳飛宇搖頭而笑,道:“我不知道是誰給你的自信,你覺得,奚家真的配成為我的對手嗎?”

他語氣平緩、神色玩味,但是說出的話,卻自有一股無與倫比的霸氣。

白海宏暗中感歎,奚家可是玉雲省排名第二的家族,從來冇人敢這樣對奚家的人說話,看來,陳飛宇雖然年紀不大,但氣魄不凡,難怪來玉雲省的短短時間內,就能闖下這麼大的威名。

“按理來說,陳飛宇完全能配得上玉清,要是陳飛宇真成了白家的女婿,倒也不是不可以,可惜,怪隻怪陳飛宇鋒芒太盛,讓玉雲省大多數家族都開始對他心存忌憚,甚至連黃家都對陳飛宇如臨大敵,以至於黃家已經決定近期對陳飛宇動手,在這種敏感時刻,要是答應玉清和陳飛宇在一起,等同於是把白家推向了黃家的對立麵,無疑會給白家帶來滅頂之災。

而且,現在玉雲省上流社會中,凡是訊息靈通的人士,都知道陳飛宇處境危險,作為當事人,陳飛宇不應該不知道纔對,而他在這種時候竟然還來勾搭自己的女兒,莫非,他是藉機接近玉清,從而利用白家的力量,來幫助他對付黃家等其他的大家族?好陰險!”

想到這裡,白海宏後背瞬間出了層冷汗,心中做下決定,無論如何,絕對不能答應玉清和陳飛宇在一起!

此刻,麵對極其強勢的陳飛宇,奚存心臉色為之一變,不久前,在永古市櫻花庭院,桑家和荊家共派出三位宗師圍殺陳飛宇,其中兩位還是宗師後期的強者,卻被陳飛宇以一己之力將其斬殺,震動整個玉雲省。

奚家雖然在十大家族中排名第二,但充其量也就隻有兩位宗師後期而已,就算聯手也打不過陳飛宇,所以現在陳飛宇還真冇說錯,單憑奚家,根本就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不過,這並不代表奚存心會就此認慫,他冷笑兩聲,道:“你陳飛宇再厲害,也是孤家寡人,而且我們十大家族一向同氣連枝,就算除去和你一個鼻孔出氣的魏家,以及已經覆滅的桑家外,我們還有八大家族,一旦我們聯合起來,就能輕而易舉地碾壓你。

陳飛宇,我奉勸你一句,你最好現在就滾回長臨省,說不定還能撿回一條小命,否則的話,玉雲省很可能會成為你最終的埋骨之處,還有一點你要搞明白,我這不是在威脅你,而是敘述一個真正的事實。”

何子蘭暗中驚呼一聲,她平時不怎麼關注時事,隻知道陳飛宇名聲響亮,卻冇想到陳飛宇的處境竟然會這麼危險。

出於一個母親對女兒的擔憂,她悄悄把白海宏拉到一旁,小聲問道:“我問你,奚存心說陳飛宇處境很危險,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當然是真的,現在連黃家都準備對付陳飛宇了,他能不能活著離開玉雲省,都是個未知數。”白海宏點頭,做出了肯定的答覆。

何子蘭心裡一涼,想起黃家恐怖的實力,立馬做下了決定,小聲而堅定地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絕對不同意玉清和陳飛宇在一起。”

“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白海宏點點頭,何子蘭所說的,和他的想法不謀而合。

這兩人對話的聲音雖小,陳飛宇卻聽的清清楚楚,他向白海宏的方向輕瞥一眼,隨即對奚存心道:“你們還有八大家族?難道你忘了,荊家的兩位宗師,已經死在了我的手上,可以說荊家已經廢了,而且……”陳飛宇眼神玩味,突然摟著白玉清的腰肢又緊了緊,把她拉進自己懷裡,笑道:“玉清是我女朋友,以後也會我的妻子,你覺得,玉清會坐視白家與我為敵嗎?”

白玉清驟然被陳飛宇抱進懷裡,感受到陳飛宇身上傳來的陽剛之氣,身體瞬間僵硬了下,不過立馬就恢複正常,紅著臉笑道:“飛宇是我未來……未來的老公,白家當然不會站在飛宇的對立麵。”

此言一出,白海宏和何子蘭頓時皺起眉頭。

奚存心追求了白玉清這麼多年,何曾見過白玉清這幅動人的樣子?

他心裡嫉妒不已,不過上流社會貴公子的身份,還是讓他保持著冷靜和理智,輕蔑地冷笑道:“你就這麼自信,能夠娶到玉清?真是大言不慚!”

“不錯。”白海宏當即走上前,沉聲道:“陳飛宇,或許你是驚才絕豔的青年俊傑,但你就算再優秀十倍,我也絕對不會同意玉清跟你在一起,因為這是立場上的對立,而且說實話,我不看好你。”

白玉清想不到父親拒絕的這麼乾脆,不滿地道:“爸……”

“閉嘴!”白海宏不給白玉清說話的機會,直接打斷了她,道:“這件事情我意已決,陳飛宇,多謝你救了我女兒一命,這件恩情我們白家記下了,以後定有回報,現在天色也不晚了,我們白家小門小戶,放不下你這尊大神,你還是趁早離去吧。”

他一點麵子都不給,開口便是趕人。

白玉清一臉的委屈。

何子蘭點點頭,看到丈夫強勢拒絕,不由欣慰地笑了出來。

這倒不是她看不上陳飛宇,實在是陳飛宇處境危險,她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寶貝女兒跳進火坑。

奚存心露出滿意地笑意,道:“伯父英明,陳飛宇是秋後的螞蚱,已經自身難保,這樣的人,怎麼可能給玉清帶來幸福?陳飛宇,你要是還有一點自知之明的話,就主動離開吧,省的待會白家還要趕人,落了兩邊的麵子。”

按照陳飛宇一貫的凜凜傲骨,被白海宏這般輕視,他絕對會“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可誰讓他來之前,曾答應過白玉清要給她爺爺看病呢?

心中暗歎口氣,陳飛宇先是輕輕拍了下白玉清的腰肢,示意讓她放心,接著環視一圈,將周圍三人的表情儘收眼底,最後對白海宏道:“你確定要我走?你信不信,如果我現在真的走出白家,你們一定會後悔的。”

奚存心立即嘲諷道:“你這番話真是大言不慚,白家在十大家族中排名第三,可是屬於站在玉雲省權力金字塔頂尖的強大家族,在玉雲省堪稱呼風喚雨,你現在竟然在白家的地盤來威脅白家,不覺得可笑嗎?”

陳飛宇斜覷他一眼,淡淡道:“這是我和白家之間的事情,你這個外人還是彆插嘴的好。”

他現在是白玉清名義上的男朋友,所以這麼說一點問題都冇有。

“你……”奚存心臉色丕變,隨即強壓下內心怒火,冷笑道:“就讓你先嘚瑟一會兒,反正用不了多久,你就會乖乖地從白家滾出去。”

陳飛宇輕哼一聲,儘顯不屑。

“陳飛宇,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白海宏沉著臉道:“難道,你是在威脅我們白家?”

他畢竟是白家的家主,這番話說出來,自有一股壓迫的氣勢。

陳飛宇淡然而笑,道:“威脅倒談不上,隻是我知道,現在我就走出去的話,後悔的一定是你們。”

“冇錯!”白玉清立即道:“爸,飛宇醫術高超,這次我帶飛宇回家,是為了讓他給爺爺看病,你要是真把他給趕走了,爺爺的病情可能就真的冇人能治好了。”

此言一出,白海宏和何子蘭立即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愕之意,陳飛宇今晚竟然是來治病的?

奚存心忍不住譏笑道:“白老爺子得的可是阿爾茲海默症,就算是現代最先進的醫學都很難治好,你陳飛宇又怎麼可能治好老爺子?玉清,你可彆被陳飛宇給騙了!”

白海宏也是同樣的想法,他懷疑地打量著陳飛宇,道:“雖然我也聽說過陳飛宇醫術很高明,可阿爾茲海默症可不是輕易能夠治好的。”

言外之意,他並不相信陳飛宇真能治好老爺子的病。

陳飛宇自信而笑,傲然道:“區區阿爾茲海默症罷了,對我來說手到擒來,當然,如果我真冇治好,我陳飛宇當場自儘!”

一句“當場自儘”,激起千層風浪!

包括白玉清在內,在場眾人紛紛驚撥出聲。

被陳飛宇霸氣的話語所感染,何子蘭和白海宏也動了心思,既然陳飛宇這麼自信,不如讓他給老爺子治病試試?

就在兩人剛準備開口的時候,陳飛宇突然惋惜地歎了口氣,道:“可惜的是,你們白家並不歡迎我,我陳飛宇一身傲骨,又豈能忍受他人白眼?就此告辭!”

說罷,在白海宏等人錯愕的目光中,陳飛宇放開白玉清的腰肢,大踏步向外麵走去。

白玉清一臉驚愕,雖然知道陳飛宇在以退為進,但看到陳飛宇真的要走出去,心中還是一陣焦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