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差不多兩個小時後,陳飛宇和白玉清纔來到南河市白家。

正如白玉清先前所介紹的那樣,白家在南河市堪稱巨無霸,而所住的宅邸自然也非同一般,並不是單純的彆墅,而是一整座蘇州園林風格的園林庭院,非但古色古香,而且極富典雅。

坐車來到大門口的時候,陳飛宇微微側目,隻見站著不少身穿黑色製服的門衛,看上去戒備森嚴。

這些門衛看到白玉清的座駕後,紛紛躬身問好,連忙打開門禁,恭敬地請白玉清進去。

“這裡就是我家,怎麼樣,環境還可以吧?”

白玉清繼續開著車,向車庫的方向駛去。

陳飛宇透過車窗,看著周圍幽雅的環境,笑道:“小橋流水,環境清幽,你家的確很漂亮。”

“是啊,的確很漂亮。”白玉清聳聳肩,道:“可惜秀氣有餘,霸氣不足,而且聽我爺爺說這裡的風水也隻能勉強算中等,所以我並不是很滿意。我想,隻有在銀湖市那樣的玉雲省中心城市,擁有一座屬於自己的園林庭院,才能夠讓我真正的滿足。”

白玉清毫不掩飾她的野心,和她高冷文靜的外表,形成了鮮明的反差。

“關於這一點,我相信你一定會實現你的夢想。”陳飛宇笑道。

“所以,為了達到這個夢想,我纔會主動尋求與你聯手。”白玉清說著已經把車停在了車庫中,下車後,繼續道:“我爸媽這個時候應該還冇睡,走吧,我帶你去見見他們,然後再勞煩你施展神奇的醫術,給我爺爺診治一番。”

說完後,她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莫名的,眼中閃過一抹擔憂之色,邁步向前方走去。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快步追上白玉清,鼻中聞到她身上傳來的淡淡蘭花香味,笑道:“看你憂心忡忡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你這是帶男朋友見家長呢,話說我就這麼見不得人嗎?”

白玉清白皙的臉頰上浮上一抹紅霞,輕啐一口,道:“狗嘴裡吐不出象牙,我隻是在擔心我爸的態度罷了,因為我爸他的想法跟我有些不同,他認為黃家很強大,一直在儘力避免與黃家為敵。

而且,就算你這段時間風頭大盛,他也不認為你是黃家的對手,所以待會兒你們見麵的時候,我爸對你的態度應該不是很好,我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麵子上,稍微忍讓一下,隻要你真能治好我爺爺的病情,我爸肯定會對你另眼相看,到時候與你聯手的機會,就要大得多。”

“我知道該怎麼做。”陳飛宇輕笑,不置可否。

白玉清點點頭,雖然得到了陳飛宇的保證,不過想著關於陳飛宇的一些桀驁不馴的傳言,她心裡依舊暗自打鼓。

周圍一些在白家做事的工作人員,看到自家冰清玉潔的小姐,竟然跟一個異性朋友走在一起,而且還親密地說著悄悄話,不由紛紛驚呆了,這個傢夥是誰,竟然能跟小姐這麼親密?

一時之間,眾人議論紛紛,猜測陳飛宇的真實身份。

卻說陳飛宇和白玉清穿過清幽的庭院和長長的紅色走廊,來到一處大廳前,白玉清剛推開門走進去,屋內一名氣質高貴、風韻猶存的中年婦女,就驚喜地叫了一聲,快步來到跟前,抓住了白玉清的手,擔憂地道:“玉清,我聽人說你在銀湖市遇到了襲擊,連車都被炸燬了,你怎麼樣,有冇有受傷?”

她名叫何子蘭,是白玉清的母親,因為聽給白玉清送車的工作人員彙報,說白玉清在路上遇到襲擊,擔憂之下,就一直在大廳裡坐立不安,看到白玉清後,立馬就衝了過來。

“媽,我冇事,不用擔心,對了,我爸呢?”白玉清吐吐舌頭,難得的露出可愛的一麵,讓人絲毫看不出來,她體內還隱藏著野心勃勃的一麵。

“你爸得知你被襲擊的訊息後十分氣憤,已經第一時間給警局打了電話問責,幸好工作人員說你冇事,不然的話,你爸肯定會大鬨銀湖市,另外,你爸還跟銀湖市的奚家通了電話,正巧奚家的大公子奚存心也在南河市,聽到訊息後第一時間就趕到了咱們家,現在正跟你爸在後院的臥房裡看望老爺子呢。”何子蘭解釋道。

“奚存心也來了?他還真是陰魂不散。”

白玉清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奚存心是奚家的第一順位繼承人,之前追求了她很長時間,不過白玉清對奚存心不感興趣,所以拒絕了很多次,想不到奚存心竟然又來了。

“人家奚存心也是關心你,大晚上的還專門趕過來,這多不容易,待會兒見麵的時候,可不準給人家使臉色。”何子蘭叮囑了一句後,這才發現陳飛宇的身影,好奇道:“玉清,這位先生是你朋友嗎?”

“對,他是我朋友,等待會兒我爸來了,我再給你們好好介紹,飛宇,這是我媽。”白玉清介紹道。

陳飛宇禮貌地笑道:“阿姨好。”

何子蘭上下打量著陳飛宇,在她印象裡,自己的女兒性子高冷,再加上眼光很高,導致白玉清能夠看得上眼的異性朋友少之又少,更彆說,還是這麼晚能夠帶回家的異性朋友了。

“莫非,這個小夥子,是玉清的男朋友?”

想明白這一層後,何子蘭又驚又喜,連帶著看陳飛宇的眼神都變了,大有丈母孃看女婿的樣子,至於陳飛宇是什麼身份,又能否配得上她的女兒,何子蘭則完全冇考慮過,開玩笑,以自己女兒的高標準高眼光,能被自己女兒看上的人,能差得了嗎?

想到這裡,何子蘭笑意盈盈,熱情招呼陳飛宇往廳裡走,道:“飛宇是吧,快進來坐,我讓人去泡兩杯茶,都在旁邊站了這麼久了,玉清這孩子也不知道先請你進來坐,這丫頭真是一點規矩都冇有了,飛宇,我們家玉清一向野管了,是個野丫頭,以後她要是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你儘管跟阿姨說,阿姨幫你教訓她。”

聽著她熱絡的話語,完全把陳飛宇當成了未來女婿。

白玉清差點吐出一口血,心裡又急又羞,跺跺腳,連忙追進了屋,剛開口想要解釋,突然,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話剛到嘴邊又嚥了回去,嘴角翹起了一絲莫名的笑意,完全是一副默認的架勢。

看到白玉清的反應,何子蘭更加堅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看陳飛宇更加的親切。

陳飛宇坐在了沙發上,先是向白玉清取笑似地眨眨眼,接著笑道:“瞧阿姨說的,玉清長得漂亮,為人穩重、優雅大方,絕對是新時代的優秀女性,而且所謂有其母必有其女,阿姨風韻猶存,知性有禮,處處體現著貴族風範,在您的教導下,玉清怎麼可能是野丫頭?”

白玉清翻翻白眼,一臉不屑,不過內心對陳飛宇誇獎她的話頗為受用。

何子蘭聽得眉開眼笑,道;“對對對,飛宇可真會聊天,嘴那麼甜,難怪連我們家眼高於頂的玉清都被你給拐走了。”

白玉清生怕她媽越說越過分,連忙輕咳了兩聲,道:“媽,你還是先把我爸喊出來吧,我帶飛宇來家裡是為了正事。”

“對對,你瞧我,光顧著招待飛宇了,我這就去把你爸喊來。”何子蘭說著,就往後院臥房走去了。

客廳內,隻剩下了陳飛宇和白玉清兩人。

陳飛宇環顧四周,隻見客廳麵積頗大,完全按照民國風來進行裝修,看上去古色古香,彷彿穿越時代一樣,同時口中說道:“想不到阿姨還挺熱情的。”

白玉清切了一聲,坐在陳飛宇身邊,嗤笑道:“彆告訴我你冇看出來,她可是把你當成未來女婿看待了,能不熱情嗎?”

陳飛宇挑眉笑道:“那你為什麼不及時解釋呢?”

“為什麼要解釋?”白玉清反問,接著眼眸中閃過狡黠之意,道:“你剛剛也聽到我媽說了吧,奚家的奚存心也來了,他追求了我好幾年,一直陰魂不散,正巧,現在我媽誤會你是我男朋友,等待會兒奚存心來的時候,由你出麵,讓他知難而退,再也不要來糾纏我。

另外,我父母把你當成我男朋友後,白家跟你聯手的機率,無疑也大了許多,所以一箭雙鵰的事情,我纔不會拒絕呢。”

陳飛宇歎了口氣,道:“又被你給算計了,得,和你聯手我什麼好處都還冇得到呢,不但得給你爺爺治病,而且還負責假扮你男朋友,趕走你的追求者,不管怎麼看,好像都是我吃虧。”

白玉清俏臉一紅,也有點心虛,嘴硬道:“多少人想假扮我男朋友都冇機會呢,你占了這麼大的便宜,竟然還不樂意,怎麼,難道你怕了奚存心,所以打退堂鼓了?”

“你的激將法對我冇什麼用。”陳飛宇搖頭而笑。

白玉清皺眉道:“你真要跟我媽解釋清楚?”

她心裡一陣失望,覺得陳飛宇有些膽小怕事,心裡懷疑找陳飛宇聯手,是不是錯了?

陳飛宇接著道:“不過,我同意假扮你男朋友,因為我看奚家的人不爽。”

白玉清一愣,隨即雙眸閃亮,笑靨如花,道:“巧了,我也看奚家不爽,那祝我們合作愉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