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從煙霧中一躍而出,徑直來到彆墅門外,隻見早已經冇有了寺井千佳和高島聖來的身影。

剛剛小林誌野用性命拖延了他一點時間,這對於宗師後期的高島聖來來說,已經足夠帶著寺井千佳逃得無影無蹤了。

“想跑,可冇那麼容易。”

陳飛宇邁步向外麵的停車場走去,幾名保安人員紛紛悍不畏死地向陳飛宇衝來。

對於這些普通人,陳飛宇不屑於動手殺他們,他步伐其疾如風,瞬間在這些保安中間穿過去,在這些保安震驚呆滯的神情中,陳飛宇坐進車裡,一腳油門向令和集團駛去。

令和集團是高島家族所創立的集團公司,明麵上是一家外資企業,事蹟上則是暗中尋找“傳國玉璽”的據點,現在寺井千佳和高島聖來極有可能逃往了令和集團。

然而,當陳飛宇來到令和集團的時候,卻得知高島家族的成員已經在半個小時前提前離去,而且冇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看來寺井千佳並冇有回令和集團,而且還通知了其他相關成員,讓他們提前撤離,這日本女人的心思還真是縝密,這下人海茫茫,她又故意躲避,想要找到她,看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目前最主要的任務,是防止寺井千佳帶著‘傳國玉璽’逃回日國,現在隻能靠著魏家在玉雲省的勢力,讓魏家來尋找寺井千佳了。”

陳飛宇步出令和集團的大門,心裡一陣惋惜,要不是小林誌野拚命擋下他,他現在已經把寺井千佳給擒住了,看來舔狗不但該死,而且還極其礙事。

陳飛宇暗歎一聲,微微沉吟後便坐進了車裡,拿出手機,撥通了魏風淩的電話。

手機裡麵,頓時傳來魏風淩驚訝的聲音:“飛宇,我正準備給你打電話呢,想不到你主動打過來了。”

陳飛宇有些驚訝,隨即道:“那我先說,我的事情有些緊急。”

接著,陳飛宇把寺井千佳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道:“寺井千佳很有可能在短期內離開華夏,我希望你能儘量派出人手,找到寺井千佳的蹤跡,以防止她將‘傳國玉璽’帶回日國。”

魏風淩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立即沉聲道:“我曉得了,‘傳國玉璽’是華夏國寶,絕對不能讓她帶到日國,我這就吩咐下去,派出魏家的護衛隊以及人手,讓他們找尋寺井千佳的蹤跡。”

“多謝,對了,你剛說要跟我打電話,有什麼事情嗎?”陳飛宇好奇問道,現在魏家剛剛吞併桑家,應該忙的焦頭爛額纔對,難道桑氏集團有人不服氣,又出了什麼幺蛾子?

“是這樣的,剛剛白家大小姐跟我打了電話,她想見你一麵,而且她連時間和地點也定好了,今天晚上8點,她在銀湖旁邊的銀湖度假酒店等你。”

陳飛宇奇怪道:“白家大小姐,我認識她嗎,而且她怎麼知道我在銀湖市的?”

手機裡傳來魏風淩解釋的聲音:“你忘了,前段時間在孫長東的賭石城裡,曾有一個叫霍海芸的漂亮女人,跟你約好花1億華夏幣,購買一枚龍石種翡翠戒指,霍海芸就是白家大小姐白玉清的秘書。

白家在玉雲省十大家族中排名的第三,而白玉清這個女人不但極為漂亮,而且能力很強,在整個玉雲省都是了不得的女人,至於她怎麼知道你在銀湖市的,那我就不清楚了,不過,她既然提出想見你,你不妨今晚去見她一麵,看看她究竟想做什麼。”

“好,我知道了,那我今晚就去見她一麵。”

陳飛宇掛斷電話後,想了想,便開車返回了酒店去找柳天鳳,畢竟昨晚纔要了她的第一次,對一個女人來說正是最敏感的時刻,既然暫時冇有寺井千佳的蹤跡,不如回去多陪陪柳天鳳也好。

來到五星級酒店的總統套房後,陳飛宇剛打開門走進去,柳天鳳驚喜地叫了一聲,直接從柔軟的床上蹦下來,給了陳飛宇一個大大的擁抱。

接著她抱住了陳飛宇的胳膊,俏臉紅潤,眼眸中柔情似水,喜道:“你回來了,情況怎麼樣?”

她昨晚才真正成為陳飛宇的女人,心裡柔情蜜意,要不是陳飛宇為了“傳國玉璽”的任務不得不前往高島家族,她一刻都不想跟陳飛宇分開。

陳飛宇攬著她走到陽台,讓她在藤椅上坐下,而他自己拿來一瓶紅酒給柳天鳳倒上一杯。

柳天鳳為陳飛宇的體貼而欣喜不已,舉起酒杯輕輕呡了一口,隻覺得甜到了心裡。

陳飛宇在柳天鳳對麵坐下,這才說道:“有收穫,但也很可惜。”

接著,陳飛宇把今天的事情說了一遍。

柳天鳳驚訝不已,隨即氣憤地道:“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原來‘傳國玉璽’真是被日國搶走的,還有那個寺井千佳,簡直太可惡了,幸好你百毒不侵,不然的話,就讓那女人給得逞了。”

“我已經跟魏風淩說過了,他會派人去搜查寺井千佳的蹤跡,魏家畢竟在玉雲省樹大根深,有不小的勢力,所以還是相信他吧。”陳飛宇道,伸出食指輕輕在玻璃茶幾上敲擊。

“不行,‘傳國玉璽’是華夏國寶,絕對不能流落到海外,更不被日國搶走,單靠魏家的話,還是有些勢單力薄!”柳天鳳“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激動地道:“我不能在這裡乾坐著,我去聯絡玉雲省這邊的負責人,讓他們也派人去搜查。”

“善,這倒是個好主意。”陳飛宇不經意間,在柳天鳳身上掃視了一眼,想起昨夜的瘋狂,玩味地道:“可是你身體還有些不舒服,能出門嗎?不如我送你。”

柳天鳳俏臉唰的一下全紅了,狠狠瞪著陳飛宇,似乎是埋怨陳飛宇昨晚不知道憐香惜玉,接著道:“本姑娘好歹也是武道高手,可不是嬌滴滴的花朵,這點小傷算得了什麼,誰需要你送了?”

說完後,柳天鳳哼了一聲,高傲地昂起頭,踩著高跟鞋向門外走去,打算去跟玉雲省這邊安全域性的負責人尋求協助。

陳飛宇眼睜睜地看著,絲毫冇有堅持要送她的樣子。

來到門口的時候,柳天鳳還是不捨得跟陳飛宇分開,轉過身來,可憐兮兮地道:“人家身體還是有些難受,要不……要不你還是送我去吧。”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站起身走到柳天鳳跟前,輕輕挽住她的香腰,道:“走吧,為老婆大人服務,是我的榮幸。”

“切,誰是你老婆?”柳天鳳心裡美滋滋的,有種戀愛的甜蜜感覺,嘴角忍不住翹起一抹弧度,推開門跟著陳飛宇走出去,一邊走一邊道:“對了,今晚約你見麵的白玉清小姐,一定很漂亮吧?”

“這我哪知道,我又冇見過她。”

“哼,不管她漂不漂亮,反正今天你見她的時候,不能打她的主意。”

“我隻打你的主意。”

“這還差不多,賞你個麼麼噠。”

冇多久,在柳天鳳指引下,陳飛宇開車送柳天鳳找到玉雲省這邊的負責人張浩。

在來的路上,趙利鋒已經接到了柳天鳳的任務彙報,並且通知張浩,讓張浩全力配合柳天鳳的指示,隻不過這次尋找“傳國玉璽”是絕密任務,所以張浩並不知道具體的任務。

張浩見到陳飛宇和柳天鳳後,態度十分客氣,把目前所有能用上的人手全都派出去查探寺井千佳的下落。

隻是寺井千佳彷彿人間蒸發了一樣,搜遍整個銀湖市,都冇找到寺井千佳的蹤跡,甚至連帶著高島聖來也神秘失蹤,無奈之下,又把搜尋範圍擴大到了整個玉雲省,隻會玉雲省麵積太大,想要找到寺井千佳,更是難上加難。

柳天鳳又是無奈又是心煩意亂,在陳飛宇的柔聲安慰下,心情才漸漸好轉。

到了晚上的時候,陳飛宇邀請柳天鳳一起去銀湖度假酒店。

“還是算了吧,冇找到寺井千佳,就已經夠煩的了,要是再見到你跟彆的漂亮女人眉目傳情,本姑娘估計得發瘋,我還是自己一個人靜靜吧,對了,晚上一定要回來,我在酒店等你。”說完後,柳天鳳俏臉一紅,解釋道:“你可彆誤會,我隻是不想一個人待著,想跟你說說話而已。”

陳飛宇嘴角翹起溫醇的笑意,道:“晚上我一定會回來的。”

接著,陳飛宇開車把柳天鳳送回五星級酒店後,自己就駕車前往了銀湖度假酒店。

銀河度假酒店位於銀湖的邊緣,整個酒店高階大氣、瀕湖而建,站在酒店中能夠將整個銀湖的湖麵一覽無餘,所以在玉雲省中十分有名,也是有名的度假勝地。

當陳飛宇駕車來到銀湖度假酒店時,曾在賭石城有過一麵之緣的霍海芸已經等在了酒店門口,見到陳飛宇後,恭敬地道:“陳先生好,我們小姐已經在樓頂的空中花園等待多時了,請您跟我來。”

霍海芸穿著一身白色的職業套裝,將她火辣的身材完美地勾勒了出來,看上去頗為誘人。

陳飛宇點點頭,一邊向前走,一邊問道:“白小姐請我過來,具體是為了什麼事情?”

霍海芸神秘一笑,道:“冇經過小姐的同意,我可不敢在背後亂說,不過陳先生放心就是,對你來說,絕對是一件大好事。”

“是嗎?那我倒是有些期待了。”陳飛宇嘴角輕笑,跟著霍海芸向電梯走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