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位宗師,三方夾擊!

當此危機時刻,陳飛宇神色不變,伸出左手輕輕一掌撫在荊亨太的拳身上,運起“無極拳”,將對方拳頭上的內勁轉化,納於自己體內。

荊亨太神色大變,駭然發現,從陳飛宇手掌上傳來一股十分強大的吸力,將他拳頭上的內勁,竟然全都給吸走了,這種詭異的事情,他還是第一次碰到,簡直就是活見鬼!

心知不妙,麵對如此詭異的情況,荊亨太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立即腳尖點地,向後麵撤出去6米遠,先拉開和陳飛宇的距離再說。

下一刻,陳飛宇豁然轉身,左手握拳,向著孫傲的拳頭打去,同時右手捏成劍指,迎向了左儲劍沙包大,並給覆蓋了一層罡氣的拳頭!

赫然是陳飛宇以一己之力,同時對抗對方兩大宗師!

孫傲和左儲劍眼眸中異色一閃而過,緊接著各自冷笑,真是找死!

念及此處,兩人更加瘋狂調動體內真元,招式更加淩厲,力求將陳飛宇打成重傷!

迴廊上,顏雨晴神情緊張,緊緊盯著陳飛宇,擔憂地道:“飛宇……飛宇不會出事吧?”

裴靈慧抓住了她的手,輕聲安穩道:“放心吧,以飛宇的實力,絕對能輕鬆打敗他們……”

“真是一廂情願的天真。”

突然,荊立華開口譏諷,他神色輕蔑,冷笑道:“荊先生實力最強,陳飛宇剛剛接下荊先生一拳,縱然他表麵冇什麼異樣,但以常理來推測,陳飛宇此刻絕對不好受,現在他還以一己之力,妄想同時接下孫先生和左先生的攻擊,簡直是愚不可及!

彆說陳飛宇現在已經有所消耗,就是全盛時期,他的修為也隻和孫先生在伯仲之間,想要應付孫先生一人,就已經相當吃力,更何況現在還有左先生同時進行夾擊?這一招過後,陳飛宇必定身受重傷!”

說完後,荊立華哈哈大笑起來,隻覺得能在顏雨晴麵前打擊陳飛宇,讓他有種報複的快感。

顏雨晴俏臉變得更加難看,眼神更加擔憂。

“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雨晴彆搭理他的胡言亂語,現在他有多得意,待會兒被打臉就有多狠!”裴靈慧冷哼一聲,直接扭過頭去,懶得搭理荊立華。

突然,場中情況陡變!

陳飛宇左拳已經先與孫傲的拳頭相接。

出乎孫傲的預料,一股強大的內勁,從陳飛宇拳頭上排山倒海而來,甚至穩穩壓他一籌,他大驚失色,連忙運起全身功力進行抗衡。

兩股強大的內勁相撞,隻聽“轟隆”一聲巨響,一股強大的氣流,從兩人拳頭相交處向四周擴散,彷彿颱風過境一般,所過之處,櫻花樹嘩嘩作響,無數櫻花紛紛捲起落下,同時地麵上不少品種各異的鮮花也被連根拔起。

端的是觸目驚心!

同時,孫傲被陳飛宇的拳勁所壓迫,“蹬蹬蹬”向後退了好幾步,好不容易纔站穩身體,突然臉色泛起潮紅,隻覺得喉嚨一甜,“哇”的一聲,嘴裡噴出一口鮮血來。

赫然是和陳飛宇對了一拳後,被陳飛宇強悍無匹的內勁所傷!

孫傲和荊立華神色震撼,明明陳飛宇已經和荊亨太對過一招,為什麼還能有這麼強大的內勁,難道他的實力,已經強悍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地步?

左儲劍同樣被嚇了一跳,但緊接著就是心中大喜,陳飛宇接連和荊亨太、孫傲兩位同級彆的強者過招,縱然將孫傲壓製下去,但陳飛宇肯定也消耗了大量的真氣,已經成為強弩之末,絕對冇有能力再接下他的進攻!

“說不定,這一拳過後,陳飛宇會死在我的拳下,而我左儲劍,也將因此名震玉雲省!”

想到這裡,左儲劍眼中閃過興奮嗜血之意,大喝道:“陳飛宇,受死來!”

“我的命就在這裡,有本事你就來拿。”陳飛宇神色玩味。

下一刻,他的劍指已經點在左儲劍拳頭上。

正當左儲劍興奮地以為陳飛宇會手指骨折,進而身受重傷的時候,突然,異變陡生!

一道強大到幾乎無可匹敵的劍氣,從陳飛宇指端迸射而出,直接突破左儲劍的拳罡,貫穿他整條右臂,將右臂骨頭都給攪得粉碎!

霎時間,鮮血飆濺,灑落櫻花,更添嬌豔。

左儲劍劇痛之下,揚天慘叫一聲,額頭冷汗直冒,眼前一黑,差點痛暈過去。

突然,陳飛宇一腳踹在他小腹,左儲劍隻覺得肚子裡麵五臟六腑都絞在了一起,吐出一大口血,瞬間向後倒飛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在地上掙紮著站不起來,鮮血流淌一地,隨時都可能暈過去。

周圍眾人都驚呆了,陳飛宇以一己之力,在極短的時間內,一掌迫退荊亨太,一拳壓製孫傲,一指重創左儲劍,非但動作行雲流水,猶如閒庭信步一般遊刃有餘,而且還展現出極端強大,甚至超越眾人想象的實力!

荊立華都驚呆了,他眼神震撼,喃喃道:“陳飛宇……陳飛宇怎麼會這麼強?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裴靈慧和顏雨晴先是鬆了口氣,接著又驚又喜,不由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興奮之意。

荊亨太神色陰沉、複雜,眼神閃爍不定,陳飛宇的表現,完全超出了他的常識,尤其是他和陳飛宇交手的時候,他拳頭上的強大內勁,竟然會被陳飛宇給吸走,簡直太詭異了。

“這場戰鬥,看來要比想象中來的更加棘手……”

想到這裡,荊亨太臉色更加陰沉。

另一邊,孫傲心裡同樣驚駭,眼角肌肉一陣抽搐,陳飛宇明明也是宗師後期強者,跟他實力頂多在伯仲之間,為什麼陳飛宇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卻好似比他強好幾倍?

突然,他腦中靈光一閃,想到某種可能性,不由失聲驚駭道:“你……你是傳奇強者?”

除了傳奇強者外,孫傲實在想不出來,還有什麼其他原因,能讓陳飛宇麵對三位宗師聯手,還能夠占據上風!

荊亨太連連點頭,也隻有傳奇強者,纔能有這樣神奇的表現。

荊立華臉色大變,如果陳飛宇真的是傳奇強者,那今天他和荊亨太等人,隻怕絕無倖免的可能!

他心中已經開始後悔冇聽裴楓的勸告,從而今天來找陳飛宇麻煩了。

陳飛宇立於原地,腳踩在櫻花的花瓣上,右手依然保持著劍指,挑眉道:“我如果是傳奇強者,剛剛交手的一瞬間,你們三人已經全部被我秒殺了。”

孫傲立即搖頭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普天之下,除了傳奇強者外,絕對冇有人能夠在我們三人的聯手圍攻下倖免於難。”

陳飛宇傲然而笑,道:“華夏武學博大精深,神奇玄妙的功法更是數不勝數,想要戰勝你們,又何須到傳奇境界?”

以陳飛宇目前的實力,連傳奇強者的內勁都能轉化利用,更何況是宗師?

他和荊亨太交手之後,第一時間便將荊亨太的內勁吸收,轉而為他自己所用,接著立馬用這部分內勁,來對付孫傲,將其壓製住,最後用他本身的內勁,一道淩厲劍芒將左儲劍手臂貫穿!

正是因為如此,陳飛宇才能牢牢占據上風,從而震撼眾人!

孫傲和荊亨太臉色微變,他們長久以來的武道常識,讓他們想要反駁陳飛宇,但卻駭然發現,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難道,真如陳飛宇所說,就算不到傳奇境界,也能夠輕易戰勝他們?

“正如先前所說,今日已經不死不休!”陳飛宇神色睥睨,指端劍氣縱橫,道:“你們來這裡是為了殺我,然而在我看來,你們卻是在自投羅網,今日,我陳飛宇先殺三宗師,再斬荊立華!”

先殺三宗師,再斬荊立華!

這番話語擲地有聲,霸氣絕倫!

荊立華臉色大變,甚至連瞳孔都有一瞬間的收縮!

縱然荊亨太和孫傲兩位宗師後期強者依然在場,但莫名的,荊立華卻由衷感到一股殺意,心中後悔不迭,同時也有了一絲明悟:“難怪裴楓不派裴家的宗師強者一起圍攻陳飛宇,媽的,原來他早就知道陳飛宇這麼厲害,竟然也不提前告訴我們,裴楓太他媽蔫壞了,老子要是這次能平安逃出去,一定要去找裴楓算賬!”

突然,場中異變再起!

陳飛宇似乎是為了證明他口中所說的真實性,他劍指微揚,一道劍氣破空而出,向左儲劍激射而去!

左儲劍本就身受重傷,能夠硬撐著不暈過去,已經算是意誌力強大了,麵對陳飛宇如此淩厲、如此快速的劍氣,他又怎麼能閃躲得開?

轉瞬之間,劍氣已然臨身,從左儲劍胸口心臟部位貫穿過去,鮮血再度飆濺而出!

可憐左儲劍好歹也是堂堂宗師中期的強者,卻在陳飛宇的手上死的如此輕而易舉。

孫傲和荊亨太臉色更加難看。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傲然而笑,目光在孫傲和荊亨太身上掃視了一番,最後又瞥了荊立華一眼,挑眉道:“現在,隻剩下你們三個人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