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先生,這是顧愷之所作的《洛神賦圖》,用畫來描述曹植在洛水河畔相遇洛神,堪稱一時絕品,當然,這是宋朝時期的摹本,但也是珍貴異常。”

和謝星軍約戰之後,陳飛宇便來到了拍賣品的展廳中,韓木青跟在他旁邊,謝勇國在一旁介紹。

至於謝星軒,已經回去安撫謝星軍了。

看著玻璃櫃中的《洛神賦圖》,陳飛宇神色不變,淡淡的應了一聲,便繼續向前走去。

他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買到珍惜的藥草,從而煉製丹藥,突破自己的瓶頸。

陳飛宇一邊走,謝勇國一邊介紹。

“這是西周的青銅劍,經過專家複原,寒氣逼人,非常的鋒利……”

“這是三星堆出土的鳳凰血玉,時隔數千年,玉體已經全部沁成了血紅色,堪稱價值連城……”

“這是洪武年間……”

陳飛宇一路向前走,對這些彆人眼中的珍貴文物看都不看一眼,突然,眼睛一亮,甚至,眼瞳中隱隱充滿了火熱,快步向前走去,來到一個玻璃櫃麵前。

在他前麵的玻璃櫃中,放置著一株碗口大的靈芝,奇特的是,這株靈芝上下共有四重蓋,通體青玉色,彷彿琉璃。

“‘上下分四重,二重有二枝,蓋莖並皆青,是為青玉芝’,冇錯,這就是青玉芝,而且還是百年青玉芝,這次真的來對了!”陳飛宇興奮地道,就算隔著玻璃,他都能感受到青玉芝散發的強勁藥力。

隻要有了這株青玉芝,那距離立即煉製“玄陽丹”,就更近了一步。

韓木青好奇地打量著青玉芝,嘖嘖稱奇,雖然她不懂藥材,但是也覺得青玉芝很好看。

“謝家主,我能提前把它買下來嗎?”陳飛宇一指青玉芝,問道。

謝勇國為難地撓撓頭,尷尬笑道:“陳先生,這裡麵的拍賣品,都已經印刷成冊,發給前來拍賣的人士了,如果提前買下的話,彆人肯定會知道有黑幕,對謝家的名聲是個打擊,所以……。”

“哦,那就算了。”陳飛宇有些失望,這株青玉芝異常珍貴,如果不能提前買下來,那到時候在拍賣會上,就免不了一場激烈的廝殺了。

不管了,到時候就算硬剛,也要把青玉芝買到手!

他眼珠微轉,眼角的餘光,突然看到旁邊的玻璃櫃中,放著一本古代線裝書,從上麵傳來一絲玄妙浩瀚的感覺。

那是一種奇妙的劍意!

陳飛宇心生奇怪之下,不由走了過去,隻見這本書很古樸,甚至有些破破爛爛,藍色封麵上,一個字都冇有,更加不知道裡麵的內容。

謝勇國及時跟上,奇怪地道:“這是無字天書,當時送過來拍賣的時候,我還親自翻看過,裡麵真的一個字都冇有,也不知道誰會當冤大頭,買下這麼一本破書。”

陳飛宇能感覺到,這本書雖然不起眼,但絕對另有玄機,隻怕還是一個寶貝,不過,他不想引起彆人的注意,便點點頭,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離開了。

很快,拍賣會開始了。

由於有謝勇國作陪,陳飛宇和韓木青兩人也坐在了前排的vip席位。

陳飛宇向後看了看,隻見已經坐滿了人,就連周若華和司徒影也坐在了後麵,至於何超等人,並不見蹤影,估計是覺得丟了臉麵,已經悄悄離開了。

突然,一名身穿高開叉紅色旗袍的美女走上台,裙底的風光若隱若現,拿著話筒,興奮地道:“各位來賓晚上好,感謝大家百忙之中,前來參加我們今晚的拍賣會,今晚,我們會推出各種……”

拍賣員在台上說著,陳飛宇發現謝勇國兩眼發亮,而主持人也時不時朝謝勇國投來曖昧的目光。

陳飛宇稍微一琢磨,便明白過來,看來,謝勇國是看上這位美女拍賣員,想把她變成情人,或者情人之一。

謝勇國看到陳飛宇曖昧的目光,竟然老臉一紅,露出個男人才懂的笑容。

很快,拍賣正式開始,,底價300萬華夏幣起。

陳飛宇對此不感興趣,突然想到個問題,問道:“謝家主,明濟市有一個叫何天安的國企老總?”

當初跟著林雨嘉、周若華三女在飯店的時候,蔣天虎來找麻煩,何超曾報過他父親的名字,陳飛宇正巧記住了。

陳飛宇說過,要讓何超一無所有,他一向言出必踐,自然要說到做到。

謝勇國微微思索下,笑道:“有的,我記得木青曾跟何天安做過生意,怎麼了,陳先生和他有過節?”

看到陳飛宇點頭承認,韓木青眼中閃過一絲利芒,鄙夷道:“這個何天安最是貪婪無厭,上個月還從我們公司,吃了一百二十多萬的回扣,真是氣死人!”

“不怕他吃回扣,就怕他不吃回扣,不然的話,還真不好下手,你說呢,謝家主。”陳飛宇冷笑道。

謝勇國微微思索了下,突然伸出食指,說道:“不管怎麼說,何天安畢竟是國企老總,多少也有些人脈,給我一個月,哦不,半個月的時間,我就能讓何天安一無所有,下輩子在監獄裡麵度過。”

“好,我拭目以待。”陳飛宇笑道。

短短幾句話的交談中,明濟市堂堂國企老總的悲慘命運,已經被決定了。

這就是權勢,一念定死生!

拍賣會依然在持續,陳飛宇為了不讓彆人懷疑,先後拍下一串紅寶石項鍊,用來送給韓木青,又拍下幾份尚算珍貴的藥材,用來煉製丹藥,分彆花費了五百萬與三百萬華夏幣。

隨後,陳飛宇又高價胡亂拍了幾樣不怎麼值錢的東西,比方說清朝時期的煙籠寒水鼻菸壺,市價也十萬左右,他硬生生拍到了三十多萬,美其名曰就喜歡這樣的款式。

在周圍人眼裡,陳飛宇已經成了不學無術的敗家子。

很快,那本《無字天書》便擺在拍賣台上,陳飛宇精神一振。

“這是一本真正的《無字天書》,裡麵空無一字,底價五百萬起。”

美女拍賣員也覺得很扯淡,對這本《無字天書》也冇怎麼介紹,表情還有些尷尬。

頓時,台下眾人竊竊私語起來。

“這算什麼《無字天書》,竟然起拍價就是五百萬華夏幣,還真以為是記載天機的神書啊?”

“就是啊,一本空白的書,隨便起個《無字天書》的名字,就能賣五百萬,這比搶銀行還要賺錢啊。”

美女拍賣員神色更加尷尬,但是也覺得理虧,不好說什麼。

突然,眾人隻見前麵一人舉牌,喊道:“五百萬!”

眾人一驚,紛紛看去,突然露出古怪的神色,就連韓木青都驚訝了

在她印象裡,陳飛宇一向聰明,現在怎麼會犯渾,來當這個冤大頭?

陳飛宇環視一圈,笑道:“我平時就喜歡看誌怪小說,對神佛啊、天書啊很感興趣,想不到今天還真來對了,買下來研究研究,當做收藏也不錯,美女,我花五百萬為你做貢獻,你還等著乾嘛?”

美女拍賣員這才醒悟,接著又驚又喜,連忙說道:“這位先生出價五百萬,還有比五百萬更高的嗎?五百萬一次,五百萬二次……”

陳飛宇已經露出了笑容。

“六百萬!”

突然,不遠處有人舉牌喊道。

陳飛宇皺起眉頭看去,隻見是一名長相清秀的男子,約莫不到三十歲,穿著白色的儒袍,顯得很儒雅。

柳雲飛,也就是舉牌的男子,看到陳飛宇的目光後,笑道:“我對這本《無字天書》也感興趣,正巧,我也不缺這六百萬。”

謝勇國在旁小聲說道:“他是柳家的長子,家裡麵做的玉石生意,也是明濟市的珠寶大王,所以資產很雄厚。”

陳飛宇點點頭,笑道:“有意思,竟然還有人跟我一樣,想當冤大頭的,可惜,冤大頭也不是那麼容易當的,七百萬!”

美女拍賣員又驚又喜,原本她都做好流拍的準備了,哪想到竟然還會有人搶著來當冤大頭。

有錢人的世界,真的是難以想象!

柳雲飛微笑,舉牌道:“八百萬!”

“一千萬!”

眾人齊齊驚呼,一本破書,拍到一千萬,就連他們這些不缺錢的主,也覺得陳飛宇太過瘋狂!

柳雲飛皺皺眉,舉牌道:“一千一百萬!”

“一千五百萬!”

“一千六百萬!”

“兩千萬!”

隨著陳飛宇喊出兩千萬華夏幣的價格,整個拍賣廳的氣氛已經火熱起來。

眾人齊齊大汗,就為了那麼一本破書,擺明瞭誰買誰是冤大頭,陳飛宇竟然還出兩千萬來買。

瘋子,十足的瘋子!

柳雲飛也為難起來,他雖然很有錢,但是也覺得花兩千萬,買本冇用的書不值當。

陳飛宇心裡也有些緊張,在座的人中,大多數都是聰明絕頂的人,如果自己花天價買下《無字天書》,肯定會令他們起疑。

想到這裡,陳飛宇眼珠一轉,決定賭一把,歎了口氣,說道:“這已經是我的底線了,反正是一本破書,你如果能出兩千多萬,我願意退出,冤大頭讓給你當也無不可。”

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柳雲飛,好像在等著看,到底誰是冤大頭。

最終,柳雲飛輕歎一聲,說道:“罷了,兩千萬超過了我的心理預期。”

陳飛宇心中狂喜,不過表麵卻撇撇嘴,顯得不情願,花了冤枉錢的樣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