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妖術?

眾人紛紛點頭,表示認同。

雖然覺得妖術有些匪夷所思,甚至相當封建迷信,但麵對如此神奇的情況,貌似除了妖術之外,也冇有其他更好的解釋了。

顏雨晴和裴靈慧翻翻白眼,在秋天能讓滿園的櫻花盛放,這麼浪漫、這麼美麗的事情,怎麼可能是妖術?說是仙術還差不多。

麵對荊立華的指責,陳飛宇搖頭笑道:“淺,太淺了,你的見識真的太淺薄了。”

荊立華冷哼一聲,一指周圍盛放的櫻花,高聲道:“如果不是妖術,現在的情況你又要如何解釋?”

周圍眾人連連點頭,是啊,陳飛宇就算是武道宗師,頂多實力強橫,遠超普通人,可這種違背時令,讓櫻花開放的事情,這已經不是簡簡單單的武道所能解釋的了。

包括顏雨晴和裴靈慧在內,紛紛看向陳飛宇,都想看看陳飛宇要怎麼解釋。

陳飛宇環視一圈,眼神睥睨,道;“既然你們不知道,那我就來告訴你們,天地萬物莫不負陰而抱陽,所謂陽主生、陰主死,可以說,人的生老病死,月亮的陰晴圓缺,以及四季的春夏秋冬變換,皆是由陰陽二氣的消長所影響。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普通人三十多歲的時候,體內陽氣會達到巔峰,這時候便是人的黃金年齡,所謂盛極必衰,之後陽氣會漸漸衰弱,陰氣漸漸增多,人的體能也會跟著逐漸下降,等體內陽氣消耗完,人也就死了,所以養生其實就是養陽,培補陽氣身體自然健康。

植物也是同理,陽氣盛的時候,鮮花就會開放,陽氣衰弱的時候,鮮花就會凋零。你們之所以能見到櫻花在秋天盛開,是因為我將一股陽氣注入到櫻花樹內,使櫻花樹重煥生機,自然能夠櫻花盛放。”

原來是這麼回事。

顏雨晴和裴靈慧恍然大悟。

不過,陳飛宇解釋的原理雖然很簡單,但她倆知道,想要做到秋天櫻花盛開,隻有修為高深的強者才能做到,不不不,甚至普天之下,隻怕也隻有陳飛宇一人才能辦到,因為她倆之前也見過好幾位宗師後期強者,可從冇聽說過哪位宗師能讓櫻花違背時令開放的。

必須得承認,陳飛宇真的很神奇!

兩女眼眸中異彩漣漣。

周圍眾人聽得暈暈乎乎的,他們這群富二代要說喝酒、泡妞、賽車那肯定是大行家,可讓他們聽這些玄之又玄的陰陽大道之理,理解起來就會相當困難。

然而,正因為聽得暈暈乎乎的,他們心裡才更加震撼,靠,陳飛宇果然牛逼,連如此晦澀的道理都懂!

荊立華被陳飛宇反駁的無話可說,一雙拳頭不甘心地緊緊握著。

陳飛宇眼眸中漸漸浮上一層輕蔑之色,道:“數千年前,聖祖伏羲仰觀天文俯察地理,一畫開天創下八卦,隨後河出圖、洛出書,闡述陰陽五行之理,以此作為華夏文明的基石,而你荊立華,作為華夏子孫,卻將陰陽之理斥為妖術,不但可笑,而且可悲!”

荊立華臉色更加難看,他作為荊家大少,從小到大無不是順心順意,今天還是第一次,不但徹底輸給了陳飛宇,而且還被陳飛宇當眾斥責了一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他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突然怒極而笑,情緒激盪下,雙肩都開始顫抖,道:“好,很好,今天的事情,我荊立華記住了,總有一天,你會因為今天對我的羞辱而後悔萬分!”

陳飛宇負手而立,傲然而笑,道:“你不管有什麼手段,儘管施展出來,我陳飛宇一一接下就是了,可如果你想讓我後悔,隻怕以你們荊家的實力還做不到,縱然你們荊家在玉雲省有錢有勢,可在我陳飛宇眼中,卻比不上我驚天一劍!

現在你可以走了,你剛剛輸給了我,按照先前約好的賭注,你以後不能再在雨晴麵前出現。”

顏雨晴眼眸一亮,喜上眉梢,隻覺得今天好事連連,簡直太幸福了!

她越看陳飛宇越是順眼。

“我們走著瞧!”荊立華重重地哼了一聲,正準備含怒離去。

“你等等!”

突然,顏雨晴的聲音在後麵響了起來。

荊立華立即停下腳步,喜道:“雨晴,難道你改變心意了?”

真是想得美!

顏雨晴撇撇嘴,伸手一指房間裡的紅玉翡翠櫻花樹,道:“反正以後再也不見,那株紅玉翡翠櫻花樹你也帶走吧,省得以後看見了礙眼。”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顏雨晴一點麵子都不給荊立華,荊立華憤怒之下,連殺人的心都有了,當然,這滿腔的怒火,肯定全部遷怒到了陳飛宇的身上!

他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吩咐兩個人搬走紅玉翡翠櫻花樹後含怒而去。

剩下的人也跟著紛紛散去了。

荊立華來到櫻花休閒會所大門口,站在大理石台階上,眼中閃過刻骨銘心的仇恨,握緊拳頭道:“陳飛宇,你今天帶給我的恥辱,我一定會百倍奉還!”

從大門處,有兩個男子抬著紅玉翡翠櫻花樹走了出來,一人來到荊立華身邊,恭敬地道:“荊大少,陳飛宇簡直太可惡、太目中無人了,咱們現在是不是先回花溪市,再從長計議?”

荊立華微微沉思,看了眼旁邊的紅玉翡翠櫻花樹,突然道:“你們把翡翠櫻花樹帶回花溪市,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老爺子,並且跟他說我暫時不回去了。”

“啊?荊大少今天不回去了?那您準備去哪裡?”

荊立華眼中閃過一道厲芒,道:“我去桑家,和桑玉海談一談聯手對付陳飛宇的事情,我會讓陳飛宇知道,跟我荊立華搶女人的後果!”

“那我們就恭祝荊大少旗開得勝,打敗陳飛宇一雪前恥!”

荊立華點點頭,吐出胸中一口惡氣,邁步走到停車場,向著桑家所在的清化市駛去。

卻說櫻花休閒會所的櫻花庭院內。

陳飛宇、顏雨晴、裴靈慧三人站在花海中,男俊女靚,彷彿一副唯美的畫卷。

“飛宇,今天是我一生中最高興的一天,我很歡喜,謝謝你。”

顏雨晴臉色紅潤,眼眸閃閃發亮,彷彿璀璨的星辰,手中還拿著一朵美麗的櫻花。

“不用客氣,因為我已經收到利息了。”陳飛宇玩味而笑,一雙眼睛看向了顏雨晴比櫻花還要嬌豔的雙唇。

顏雨晴立馬就想起當著眾人的麵,被陳飛宇強吻的一幕,然而神奇的是,原本應該氣惱的她,現在卻一點都不生氣,反而心裡莫名一甜,嬌羞之下,把頭低了下去。

一股甜美的曖昧氛圍,悄悄在櫻花庭院的蔓延。

裴靈慧站在一旁,心裡莫名有些酸溜溜的,甚至還覺得自己是完全多餘的人,忍不住開口道:“陳飛宇,彆怪我冇提醒你,荊立華這人看似清秀有禮,實際上睚眥必報,你今天不但贏了他,而且還當眾訓斥了他一番,這對荊立華來說,絕對會當做畢生奇恥大辱,以他的性格,絕對不會善罷甘休,雖然你很厲害,但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你要小心他暗中向你下毒手。”

不得不說,裴靈慧這番分析已經和現實相差無幾,隻是她冇想到的是,荊立華的報複,會來得那麼快!

陳飛宇走到一株櫻花樹旁,愜意地靠在了樹上,伸手摺下一朵櫻花在手中把玩,笑道:“一個區區荊立華而已,又何足道哉?我倒是奇怪,你竟然也會關心我,怎麼,是不是和我接觸後,發現心裡對我的恨意已經越來越少了?”

裴靈慧悚然一驚,眼神一陣慌亂,惱羞成怒道:“胡說八道,本姑娘恨不得把你大卸八塊,隻是不想看到你死在彆人手裡,所以纔出聲提醒而已,你少自作多情,哼!”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屈指一彈,手中櫻花輕飄飄向裴靈慧飛去。

裴靈慧下意識接在手中,隻聽陳飛宇笑道:“那我就多謝靈慧小姐的好意了,這朵櫻花就當做謝禮。”

呸,誰要你送的花?

裴靈慧正準備扔掉櫻花,突然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終究冇扔出去,拿著櫻花驕哼道:“算你識趣,看在櫻花還算漂亮的份上,本姑娘就勉為其難的接受你的謝意。”

陳飛宇笑,接著看向顏雨晴,問道:“其實我很好奇,荊立華也算是一表人才,家世也不錯,堪稱無數女人心中的白馬王子,為什麼看你的樣子,好像很厭惡他一樣?”

顏雨晴微微沉吟,突然笑道:“這是個秘密,下次見麵的時候我再告訴你。”

“好。”陳飛宇很舒服地伸了個懶腰,站直身體道:“現在我也該走了,下次有機會再見吧。”

“你這麼快就要走了嗎?”顏雨晴內心生出一絲不捨之意,接著想到,反正來日方長,以後見麵的機會還很多,她心情又重新明媚起來,紅著臉道:“這三天我會一直待在櫻花休閒會所,你想找我的話,可以隨時過來。”

陳飛宇敏銳地察覺到,眼前這位漂亮的姑娘,對自己已經有了好感,不由笑道:“好,有時間的話,我一定會來的。”

“我等你。”顏雨晴笑靨如花,內心一陣期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