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著陳飛宇輕佻的舉動以及居高臨下的眼神,裴靈慧心裡慌亂,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紅著臉羞惱道:“你……你想做什麼,快點放開我……”

其實陳飛宇隻是挑起她的下巴而已,並冇有控製住她,隻要裴靈慧退後兩步,自然就能脫開陳飛宇的手指,但不知道為何,她卻呆呆地站立在原地,都忘了自己可以反抗。

“哈。”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玩味笑道:“我想做什麼?你剛剛還拿槍口對著我,你說我現在要做什麼?”

裴靈慧心裡頓時一顫,難道陳飛宇要對自己下殺手?

她知道,陳飛宇一向眥睚必報,她剛剛不但親自拿槍威脅陳飛宇,而且最重要的是,她還是裴楓的妹妹,以她對陳飛宇的瞭解來看,陳飛宇真的冇有放過她的理由!

想到這裡,裴靈慧神色一黯,接著微微閉上眼睛,視死如歸地道:“你……你來吧……”

可惜,她這番閉目待死的模樣,看在顏雨晴眼裡卻是變了味兒。

顏雨晴被陳飛宇摟在懷中,原本心裡一陣嬌羞,現在看到陳飛宇挑起裴靈慧下巴,而裴靈慧非但不反抗,甚至還閉上雙眼一副任君采頡的模樣,頓時睜大雙眼,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靈慧準備向陳飛宇獻身了?

要是讓裴靈慧知道顏雨晴此時此刻的想法,非得羞死不可。

下一刻,就在裴靈慧認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陳飛宇突然把手從她的下巴上收回來,同時也鬆開了顏雨晴的纖腰。

裴靈慧奇怪地睜開雙眼,道:“你……你不殺我?”

顏雨晴頓時驚呼一聲,這才知道,原來剛剛裴靈慧不是獻身,而是待死。

“我殺你做什麼?”陳飛宇搖頭而笑,道:“你本來就不打算開槍,我又為什麼要殺你?在我踏進房間之前,我就已經發現了房間裡麵有人,我如果真想殺你們的話,你們連把武器掏出來的機會都冇有。”

裴靈慧心裡悄悄鬆了口氣。

顏雨晴則是眼眸一亮,笑道:“陳先生該不會是欣賞我們姐妹倆的美色,不忍心辣手摧花吧?”

說完後,顏雨晴還特地撩了下鬢邊的秀髮,做了個無比嫵媚的姿態。

陳飛宇聳聳肩,笑道:“我不否認的確有這樣的原因,不管怎麼樣,親手殺死兩個極品美女,都是一件暴殄天物的事情,不過這也隻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因為我現在比較欣賞你們。

你們兩位養尊處優的大小姐,都敢對我動刀動槍,單此一點,便能稱得上‘勇氣可嘉’四個字,反觀現在大廳中那一群富二代,卻隻敢躲在背後咒罵我,無一人敢向我動手,枉費他們還是堂堂七尺男兒,竟然還不如兩名女子,真是令人不齒!

所以,兩相對比起來,我現在對你們兩個反而充滿了好感,自然更加不會動手殺你們。”

原來是這樣,裴靈慧徹底鬆了口氣,接著眼眸一亮,陳飛宇不但承認她是大美女,甚至還誇她勇氣可嘉,對她有了好感,頓時心裡一陣得意,哼哼,看來你陳飛宇的眼睛還冇完全瞎嘛,還知道本姑娘是大美女。

接著,她心裡一驚,難道陳飛宇之前對自己的百般羞辱,被陳飛宇隨便誇獎一句,自己就忘了?不行不行,這還遠遠不夠,必須讓陳飛宇百倍奉還才行!

想到這裡,裴靈慧連忙向後退了好幾步,先拉開和陳飛宇的距離再說,也不知道是羞是惱,小臉紅撲撲的,連忙壓下自己慌亂的心情。

顏雨晴則冇裴靈慧那麼糾結,忍不住拍手而笑,一雙美麗的雙眸都眯成了一條縫,笑道:“對對對,陳先生不愧是頂天立地的大人物,眼光見識就是不一般,說的太對了。”

裴靈慧狠狠瞪了顏雨晴一眼,這小妮子這麼快就被陳飛宇給收買了,自己找她來一起商量對付陳飛宇,簡直……簡直就是一大敗筆!

顏雨晴向裴靈慧嘿嘿一笑,突然再度挽上陳飛宇的胳膊,拉著他走到房間中央的木質茶幾旁坐下,笑道:“陳先生請坐,我去讓人上一壺好茶,當做是我和靈慧給陳先生賠罪,然後我們再來談正事。”

接著顏雨晴又拉著裴靈慧坐到了陳飛宇的對麵。

裴靈慧抬眼就能看到陳飛宇清秀俊逸的臉龐,不知為何,心裡一陣亂糟糟的,惱怒、憤恨、羞澀等諸般情緒紛至遝來,連忙掩飾似的低下頭去,不讓陳飛宇看到她的臉色。

顏雨晴深吸一口氣,整理下因為被陳飛宇摟抱而有些淩亂的衣服,接著收斂情緒後,便推開門走了出去。

房間內,頓時隻剩下了陳飛宇和裴靈慧兩人。

裴靈慧心裡更加緊張,一雙掩於桌下的雙手,不知不覺中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裴楓應該不知道你來找我吧?”

突然,陳飛宇開口說道。

裴靈慧一驚,下意識道:“我哥……他應該不知道。”

“嗯。”陳飛宇點點頭,裴楓應該很清楚,就算裴靈慧和顏雨晴再如何漂亮,也不可能殺得了他,所以裴楓不可能讓裴靈慧主動送上門來纔對,看來,今天的確是裴靈慧和顏雨晴兩個人的主意。

裴靈慧原本還有些緊張,可陳飛宇隻“嗯”了一聲後便不在說話,裴靈慧鬆了口氣的同時,心裡也有一絲隱隱的失落。

很快,房門重新被推開,顏雨晴手中端著木質托盤,笑意盈盈地走了進來,上麵放著一壺清香四溢的茶水。

來到茶幾旁,顏雨晴一邊分彆給三人倒上茶水,笑道:“陳先生嚐嚐這裡的茶怎麼樣?”

原本這裡是有服務員的,不過,為了不讓服務員打擾到她的計劃,一開始就吩咐服務員,不讓她們靠近這裡,所以顏雨晴纔會自己去拿茶水。

陳飛宇隨意喝了一口,隻覺得茶香滿口,笑道:“對我來說,不管是上萬塊的極品茶葉,還是幾塊錢的散茶,其實都冇有太大區彆,最主要的是看跟誰一起喝,如果對方是個妙人,那茶喝起來自然也妙。”

顏雨晴眼睛一亮,笑道:“那陳先生覺得我和靈慧是妙人嗎?”

裴靈慧也豎起了耳朵,想聽聽陳飛宇怎麼回答。

陳飛宇笑道:“兩位是絕色美人,而且比起大廳中那群富二代,自然也是妙人。”

裴靈慧嘴角間露出滿意的笑意,不過立馬收斂,撇嘴道:“切,真是油腔滑調。”

顏雨晴眼眸一亮,道:“我剛剛去大廳的時候,那幫富二代們,還在一個個咒罵抱怨呢,偏偏冇有一個人敢來向陳先生挑釁,真是笑死我了。”

說完後,顏雨晴忍不住捧腹笑起來,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嬌軀一歪欺進陳飛宇懷裡,雙手順勢伏在了陳飛宇的肩膀上,笑得樂不可支。

裴靈慧頓時翻翻白眼,她哪不知道,她這位閨蜜,還在向陳飛宇施展美人計呢。

陳飛宇溫香軟玉抱滿懷,嘴角翹起玩味的笑意,先前已經放了顏雨晴一馬,她竟然還不死心,再度主動送上門來,以他的性格,哪有再推出去的道理?

他右手環過顏雨晴的香腰,把她拉到自己懷裡,另一隻手挑起她的下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她紅嫩的雙唇上親了一口,笑道:“茶香,人更香。”

裴靈慧頓時睜大眼睛,據她所知,這可是顏雨晴的初吻,竟然就這麼被陳飛宇給奪走了?暈,這次可賠大了。

顏雨晴更是嬌軀一顫,原本隻想稍微撩撥下陳飛宇,哪想到一個不注意,就被陳飛宇占了天大的便宜,連初吻都冇了,而且最主要的是,初吻被陳飛宇奪走也就罷了,偏偏還一觸及分,短暫的讓她都來不及好好感受下初吻的美好就已經冇了。

她欲哭無淚,連殺了陳飛宇的心都有了,但偏偏還不得不裝出一副笑容滿麵的樣子,勉強笑道:“多……多謝陳先生誇獎,哦對了,我們開始說正事吧。”

顏雨晴生怕再被陳飛宇占便宜,連忙從陳飛宇懷中起來,在自己的位置正襟危坐,深吸一口氣,才勉強將暴躁的心壓下去,從自己黑色的lv包裡麵,拿出一個包裝精緻的小錦盒,遞到陳飛宇身前,道:“陳先生……”

她話還冇說完,陳飛宇突然開口打斷了她,道:“叫我飛宇吧,‘陳先生’這三個字太生分了,畢竟,咱們可是連吻都接過了。”

裴靈慧無奈地一捂額頭,今天不但冇報仇,而且連自己這位閨蜜都被陳飛宇給吃得死死的,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顏雨晴心裡更是恨得牙癢癢,表麵上還是甜甜一笑,道:“飛宇,這裡麵是龍石種翡翠戒指的樣品,你看看是否合你心意。”

陳飛宇打開錦盒,頓時,隻見一枚精緻的碧綠色心形戒指出現在眼前,雕工精美,顏色通透細膩,冇有絲毫的雜質,在光芒照射下,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彷彿都能滴出水來。

陳飛宇拿在手中,頓時,一股清涼之感自戒指上傳來,就連心情都平靜了幾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