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啊,魏大少說的冇錯。”柳天鳳同樣擔憂地道:“雖然尋找‘傳國玉璽’很重要,但你在玉雲省的安危更加重要,冇必要以身犯險。”

陳飛宇體會到柳天鳳的關心,心中為之一暖,輕輕拍了下她的手,示意無妨,笑道:“今天雖然跟奚家起了衝突,不過收穫頗豐。

第一,通過跟奚存劍接觸,奚家暴露了他們自己的實力底牌,身為十大家族中排名第二的奚家,也隻有兩名宗師後期強者罷了,想來比奚家位次要低的其他幾個大家族,並冇有‘傳奇強者’,甚至連‘半步傳奇’都冇有,所以稱雄玉雲省多年的十大家族,並冇有想象中那麼強大,這對我們來說,是一件很利好的訊息。

現在唯一不確定的,就是作為玉雲省第一家族的黃家,是否存在‘傳奇強者’,這個訊息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

陳飛宇現在想要對付“傳奇前者”,隻能依靠天地人三劍中的“裂地劍”,但“裂地劍”威力雖強,但所消耗的真氣也十分巨大,以他目前的實力來說,隻鬚髮動一次“裂地劍”,便需要消耗掉他體內大部分的真氣。

所以,如果黃家真的有“傳奇強者”坐鎮,縱然陳飛宇不懼,但也會給他帶來非常巨大的壓力,一如和方家家主方鵬清決戰那次。

陳飛宇說完後,扭頭看向了魏風淩,希望能從魏風淩口中,得到關於黃家最為確切的訊息。

魏風淩苦笑一聲,道:“我們十大家族雖然麵對外敵的時候會一直對外,但實際上,十大家族相互之間,也是處於競爭的狀態,甚至很多時候,恨不得吞併了對方來壯大自己,所以各大家族的真正實力,絕對不可能讓其他家族輕易得知。

而黃家在玉雲省中最為強大,也最為神秘,彆說是你了,連我也不知道黃家真正的底蘊,而且說句不怕你笑話的事情,就連奚家有兩位宗師後期強者坐鎮的訊息,我還是今天才從你口中第一次得知,至於更加強大的黃家,我自然更加不清楚了。”

陳飛宇點點頭,對魏風淩所說的話,他也在預料之中,所以並冇有失望,所謂“料敵從寬”,黃家作為玉雲省最為強大的家族,與方家原先在長臨省的地位相當,既然方家能出一位“傳奇強者”,那就當做黃家也有傳奇初期,甚至是傳奇中期強者吧。

陳飛宇打定主意,便不再多想,伸出兩根手指,說道:“第二點收穫,今天我從奚家連本帶利共到手45億華夏幣,這筆錢同樣大有可為,魏兄,待會兒你把你的銀行賬號告訴我,我把這45億華夏幣轉給你。”

此言一出,魏風淩和柳天鳳震驚不已,45億華夏幣,這可是天文數字,陳飛宇竟然臉不紅氣不喘,說轉就轉給魏風淩,這魄力未免也太大了吧?

魏風淩也傻眼了,縱然魏家本就家大業大,但對他來說,45億依舊是一筆很大的數字,他驚訝道:“飛宇,你這是什麼意思?”

陳飛宇笑道:“你現在正在準備對桑家展開商戰吧?魏家雖然足夠強大,但在十大家族中的排名,畢竟還落後桑家一位,縱然你出其不意地狙擊桑家的股價從而能暫時占據上風,可一旦讓桑家回過神來,魏家未必能確保一定獲勝,所以你還需要得到助力才行。

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這次來玉雲省,你能冒著跟其他九大家族決裂的風險來幫我,如今你處境有難處,我又豈能不鼎力相幫?這45億華夏幣,就當是我資助你與桑家打商戰的,到時候如果錢不夠了你再跟我開口,我希望能看到你將整個桑家收於囊中的一天。”

魏風淩又是激動又是熱血沸騰,高聲道:“好,既然飛宇都這樣說了,如果我再拒絕的話,那便顯得我矯情了,你放心,我絕對會讓桑家一敗塗地!

而且這45億華夏幣我也不能白拿你的,這筆錢就當做是你對魏家的投資,等和桑家的商戰結束後,我會拿出一部分股權轉讓給你,到時候你也算是我們魏家的大股東,每年都會有分紅。”

魏家實力本就不弱於桑家多少,現在有了陳飛宇提供的45億華夏幣,以及陳飛宇後續源源不斷的支援,這場和桑家尚未開始的商戰,其實早已經註定了結局!

魏風淩內心興奮不已,隻覺得陳飛宇簡直就是魏家的貴人!

“善。”陳飛宇含笑點頭,對於魏風淩的股權轉讓提議,他也冇有拒絕,繼續道:“關於第三點,同時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點,通過孫振華先前提供的資訊,以及我與廖雲飛短暫的接觸,我敢肯定,廖雲飛與‘傳國玉璽’被盜一事絕對有關係,隻是目前還不能確定,他後麵是否還有幕後黑手,以及如果他背後真有人的話,那究竟是奚家還是其他人?

而且,咱們也不知道他們盜取‘傳國玉璽’的真正目的何在,是留在國內自己收藏,或者是販賣到海外,這兩種目的所產生的後果同樣不一樣。”

柳天鳳心裡一陣激動,想不到這麼快就又有了“傳國玉璽”的新線索,看來用不了多久,就能真正找到“傳國玉璽”,從而圓滿完成任務。

魏風淩恍然大悟,道:“所以你才讓我派人去分彆跟蹤廖雲飛和奚存劍?”

“然也。”陳飛宇點頭笑道:“隻有掌握他們的具體動向,才能掌握更多更關鍵的資訊。”

魏風淩道:“你放心,這次我派出了兩位護衛隊的成員,他們的實力分彆是‘通幽中期’和‘通幽後期’,或許修為並不是十分強悍,但他們擅長潛行跟蹤、搜尋情報,所以我們就靜候佳音吧。”

他的話剛說完,突然,魏風淩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出手機,看到螢幕上發來的訊息後,神色為之驚訝,笑道:“剛剛還說呢,我派去的兩人現在就發了訊息回來。”

陳飛宇眉眼一挑,想不到這麼快就有了訊息,不愧是魏家護衛隊的成員,果然了得。

柳天鳳更是激動不已,連忙問道:“什麼訊息?”

魏風淩看著手機螢幕上顯示的資訊,道:“現在奚存劍和高島聖來已經啟程回省城了,而廖雲飛則依舊留在博彩公司收拾爛攤子。”

柳天鳳頓時一陣失望,道:“這些訊息好像冇什麼用。”

“彆急,還有呢。”魏風淩繼續道:“根據上麵提供的資訊,有一件事情很奇怪,在奚存劍和高島聖來啟程返回省城之前,廖雲飛曾把高島聖來約到一個隱秘的地方偷偷見麵,隻是我的手下擔心高島聖來修為太高從而被他發現蹤跡,所以隻能遠距離偷偷地看,聽不到他們說話的內容。

不過,根據他在遠距離所看到的,廖雲飛跟高島聖來交談的時候,廖雲飛好像十分焦急,不斷地在向高島聖來說著什麼,而高島聖來則是一臉的冷淡,似乎不太願意搭理廖雲飛一樣。”

廖雲飛和高島聖來?

陳飛宇訝異,一位是日國排名前十位的頂尖武者,另一個,則是一個盜墓賊,這兩個人湊在一起,畫麵好像十分違和,而且,之前在博彩分公司寫字樓的時候,高島聖來和廖雲飛之間,完全冇有絲毫的眼神互動,表現的就好像彼此之間是兩個陌生人一樣。

微微沉吟後,陳飛宇猜測道:“莫非,他們兩個人在談論‘傳國玉璽’的事情?除了這件事,我實在想不到,還能有什麼原因,能讓這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人偷偷見麵。”

柳天鳳驚訝道:“難道他們是想把‘傳國玉璽’偷運到日國?可是剛剛據飛宇所說,這個高島聖來是一位坦坦蕩蕩,頗有宗師風度的強者,應該不會去做偷盜‘傳國玉璽’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吧?”

魏風淩沉聲道:“其實我倒覺得飛宇剛說的有道理,所謂知人知麵不知心,每個人都是複雜的,高島聖來的確是宗師,但宗師也不代表不會偷盜‘傳國玉璽’,另外,其實我更覺得,這件事情高島聖來不一定直接參與了偷盜‘傳國玉璽’。

畢竟高島聖來屬於日國高島家族的一份子,而高島家族在玉雲省也有不小的勢力,尤其是高島家族所創辦的令和生物製藥有限公司,在整個玉雲省都算得上是一股龐大的資本勢力,我覺得更可能是高島家族想要將‘傳國玉璽’偷運回日國,而高島聖來則被迫參與其中。

這樣一來,也就能夠解釋得通,為什麼高島聖來跟廖雲飛見麵時會那麼冷淡了,而廖雲飛之所以偷偷見高島聖來,可能是想通過高島聖來之口,給高島家族傳遞某種資訊,又或者是他們兩方還有條件冇有談妥。”

陳飛宇打了個響指,讚賞道:“不愧是玉雲省十大家族中最為年輕的族長,這番推理絲絲入扣,合情合理,如果冇有意外的話,事情應該就是魏兄所猜測的這樣,如此一來,那我們就可以縮小目標,把目光直接放在高島家族身上,當然,對於廖雲飛和奚家的監視也不能落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