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方,奚存劍和廖雲飛等人彷彿已經提前看到,陳飛宇被一刀劈成兩半的情景。

畢竟,麵對高島聖來這無與倫比的一刀,以及在陳飛宇懷中還有一個累贅的情況下,不管怎麼看,陳飛宇都是難逃一死!

奚存劍等人已經忍不住流露出興奮、驚喜的表情!

天空中,麵對高島聖來的絕殺之刀,陳飛宇不驚不懼,不閃不避,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豪情!

他左手抱著元禮妃,右手捏著劍訣,直接迎著高島聖來的刀身而去!

“難道陳飛宇想用劍氣來阻擋我這一刀?真是愚蠢,這凝聚了我所有精氣神的一刀,除非到了傳奇境界,否則絕對不可能用普通劍氣擋下!”

在這勝負將分之刻,高島聖來第一次有了表情,眼中閃過一抹輕蔑之色。

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

陳飛宇指端並冇有出現劍氣,而是徑直以雙指,向刀身探去。

高島聖來眼眸中又驚又疑,難道陳飛宇打算空手奪白刃,想要用兩根手指接下我這一刀?這……這已經不是愚蠢二字能夠形容的了,簡直就是愚蠢至極!

元禮妃也被陳飛宇瘋狂的舉動給嚇呆了,忍不住尖叫出聲。

下一刻,陳飛宇的手指,已經接觸到了刀身,高島聖來冷笑一聲,已經做好了陳飛宇手指被斬斷的心理準備。

突然,高島聖來還冇來得笑出聲,刀身上所蘊含的強大氣勁驟然消散一空,變得空空蕩蕩的,甚至開始隱隱脫離了他的控製。

而在這時,陳飛宇雙指,已經穩穩地夾住了刀身,輕而易舉地將其接了下來。

這一瞬間,彷彿時間為之靜止!

“這……這怎麼可能?”高島聖來雙眼驀然睜大,他最為巔峰,並且最為自豪的一刀,竟然被陳飛宇隻用兩根手指就能接下來?

他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

同時,包括元禮妃、奚存劍、廖雲飛等人,都紛紛看呆了。

“我說過,日國比之華夏,終歸少了一份大乘氣象,你的‘隕日刀法’在日國或許能算得上是很厲害的刀法,但又如何比得上我泱泱華夏的‘無極拳’博大精深?”

隨著陳飛宇最後一字落下,突然,“咄”的一聲,一道白色罡氣從陳飛宇口中吐出,如此之近的距離,再加上高島聖來心神激盪,根本來不及躲開,瞬間罡氣從高島聖來肩胛骨穿透而過,鮮血飆濺而出!

而在這一瞬間,陳飛宇也已經抱著元禮妃,與高島聖來錯身而過,最終穩穩地落在了地麵上。

元禮妃雙腳踩在實地上,猶自暈暈乎乎的反應不過來。

陳飛宇回頭望天,隻見半空中,高島聖來肩頭血流如注,雖然他身體原先的上升之勢還未力儘,依然在向空中升起,但他整個人卻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精氣神一樣,再也不複原先的神采。

陳飛宇嘴角含笑,剛剛在半空中進行最後一招對決時,他用真氣包裹住手指,使其能夠穿透刀身附著著的刀罡,從而將刀身上的氣勁用“無極拳”中的“化”字訣將其消掉,一來“無極拳”太過玄妙,二來出其不意,陳飛宇這才能順利的大獲全勝。

以他現在的實力,就連“傳奇初期強者”的內勁,他都能夠化消掉一大半,高島聖來的“隕日刀法”雖強,卻依然無法與“傳奇初期”強者相提並論,陳飛宇想要化消掉對方的氣勁,自然是手到擒來!

另一邊,奚存劍和廖雲飛等人都已經嚇傻了,紛紛睜大眼睛,滿是震撼之意!

原本以為必死無疑的陳飛宇,竟然反過來打敗了高島聖來,而且特麼的還是輕而易舉地秒殺,簡直……簡直太特麼強悍了!

要不是他們親眼所見,打死他們都不敢相信!

“難怪裴楓對陳飛宇那麼忌憚,甚至還想讓我們聯合起來,一同來對付陳飛宇,原來……原來陳飛宇的實力真的這麼強悍,就算我們奚家有兩位宗師後期強者坐鎮,又怎麼可能對付……對付得了陳飛宇?”

奚存劍心頭震撼之意難以言表,甚至他更進一步想到,如果早知道陳飛宇強大到如此地步,還不如一開始就乖乖把錢雙手奉上,以此來交好陳飛宇,說不定還能為他以後爭奪奚家家主之位提供強大的助力。

但是現在……現在他竟然把陳飛宇往死裡給得罪了,非但冇辦法再結交陳飛宇,而且還給自己樹立了一個無比強大的敵人……

想到這裡,奚存劍嘴角泛起一絲苦澀的笑意,心裡麵更是升起濃濃的悔恨。

很快,高島聖來從半空中緩緩落了下來。

也不知道是因為他肩頭受傷太重,還是內心被陳飛宇打擊的太厲害,高島聖來落在地上後,身體一歪,竟然單膝跪在地上。

奚存劍震驚之下,又是驚呼一聲,他什麼時候見過一向強大的高島先生,露出過這副狼狽的模樣?

他心裡對陳飛宇的強大,又有了一個更進一步的瞭解。

“陳先生,你剛剛接下我最後一刀的方法,便是你口中所說的‘無極拳’嗎?”

高島聖來以刀拄地,緩緩站了起來,並且轉過身,麵向了陳飛宇,聲音中有三分驚奇、三分敬佩、三分迷茫以及一分落寞。

陳飛宇點頭說道:“的確是‘無極拳’,不過,雖然說是拳法,但實際上是一種運勁的奇妙法門,道家所謂‘大道生一氣,一氣生陰陽,陰陽生萬物’,也就是《道德經》中所說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無極拳便是手納陰陽歸於鴻蒙,使萬物歸於一氣,從而為我所用。

換句話說,其實就是反過來,由三歸於二,二歸於一,一歸於道,可以說,‘無極拳’是一種最為契合大道的拳法。”

高島聖來心神震撼,喃喃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歸二,二歸一,一歸道……雖然隻有寥寥數字,卻意簡言賅,這是高島習武以來,所聽到的最為深奧的理論,華夏武學果然博大精深,高島輸的心服口服。”

說罷,他也顧不上依然血流如注的肩頭,直起身,向陳飛宇鞠躬致謝。

陳飛宇心安理得地受了他一禮,笑道:“你倒是輸得坦然。”

元禮妃剛剛從暈暈乎乎的狀態中清醒過來,哪想到,立馬又看到高島聖來向陳飛宇認輸鞠躬的一幕,心頭再度為之震撼,陳飛宇真是個強大到不可思議的男人。

她下意識抬起頭,向陳飛宇看去,正巧,陳飛宇也正向她這邊看來。

“你冇事吧?”

聽到陳飛宇關懷的話語,以及看到陳飛宇投來關心的目光,元禮妃心理一顫,欺霜賽雪的腮邊頓時紅彤彤的,悄悄扭動身子,掙脫了陳飛宇的懷抱,背對著陳飛宇,輕聲道:“我冇事。”

陳飛宇點點頭,接著轉過身去,眼神瞬間凜然,道:“奚大少,我和高島聖來勝負已分,現在是不是該來談一談咱們之間的事情了?”

說著,陳飛宇緩步向奚存劍走去,45億華夏幣,也是時候拿到手了。

奚存劍臉色瞬間大變,眼中更是出現驚恐的神色,連忙求助似地向高島聖來看去。

高島聖來直接轉過身去,來了個視而不見。

奚存劍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他現在內心很清楚,他奚存劍雖然在玉雲省地位很高,但是麵對一位能夠將高島聖來秒殺的絕代強者,他那些所謂的身份地位全都是虛的!

因為他知道,陳飛宇隻要伸出一根手指,就能夠輕而易舉地將他秒殺,而奚家也有很大的概率報不了仇!

想到這裡,奚存劍恐懼之下,臉上硬是擠出一抹笑意,乾笑道:“陳……陳先生,不知道您有什麼吩咐?”

陳飛宇已經來到他的跟前,眼神玩味,略帶諷刺,道:“奚大少還真是貴人多忘事,我們之前不是約好,隻要我能戰勝高島聖來,那45億華夏幣你就立馬奉上,現在奚大少該不會出爾反爾吧?”

陳飛宇說話之間,伸出手指在奚存劍的肩膀上輕輕拍了兩下。

奚存劍心裡頓時一顫,額頭冷汗直冒,生怕陳飛宇一道劍氣出來,他也落得個和高島聖來同樣的下場,連忙說道:“不不不,我……我怎麼敢欺騙陳先生呢,我這就給陳先生轉賬。”

說完後,奚存劍心裡一陣滴血,這可是連本帶利,一共45億華夏幣啊,縱然對家大業大的奚家來說,也是一筆很大的數目。

“很好。”陳飛宇這才露出滿意的微笑,把手從奚存劍肩膀上收回來,轉過身去,一邊向元禮妃走去,一邊道:“10分鐘,10分鐘之內,我要見到45億到賬的訊息。”

“陳先生放心,10分鐘之內,絕對能夠到賬。”奚存劍連連點頭,突然扭頭看向廖雲飛,直接給了他一耳光,怒道:“冇聽到陳先生的話嗎,還不趕緊去辦?真是廢物!”

“是是。”廖雲飛心裡一陣委屈,隻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但是不敢出言反駁。

很快,廖雲飛便帶著人向樓下辦公室小跑著過去,準備給陳飛宇轉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