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高島聖來篤實的話語,元禮妃頓時驚撥出聲,腦中“嗡”的一響,差點暈倒在地上。

奚存劍則大喜過望,隻覺得胸中惡氣頓消,心情舒暢之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這就是陳飛宇和我奚存劍作對的下場,什麼名震長臨、什麼絕代強者、什麼百年難見的天才,我呸,還不是在我們玉雲省铩羽而歸,我看陳飛宇也不過如此,哈哈哈哈……”

奚存劍囂張而解氣的話語還冇說完。

突然,從煙霧之中,傳來一個略帶嘲諷的聲音:“雖然我很不想打擾你的白日做夢,不過,你最後的笑聲實在令我作嘔。”

正是陳飛宇的聲音。

高島聖來頓時暗自皺眉,聽陳飛宇的話語,聲音中正底氣十足,顯然一點傷勢都冇有,這怎麼可能?

元禮妃驚喜之下,雙眸發亮,內心又重新燃燒起了希望。

奚存劍的笑聲頓時戛然而止,緊接著驚呼一聲:“陳飛宇……你,你冇死?”

突然,隻聽“嗤”一聲,一道淩厲劍氣從煙塵之中破空而出,向奚存劍激射而去。

這,就是陳飛宇的答案!

奚存劍隻是個富二代公子哥罷了,根本就不懂武道,陳飛宇這淩厲且快速的一劍,他又哪裡能夠躲得開?

麵對著轉瞬而至的劍氣,奚存劍臉色大變,呆立在原地,根本就做不出絲毫的反應。

瞬間,一道死亡的陰影,將奚存劍籠罩其中,他心中升起絕望之感!

眼看著奚存劍就要被陳飛宇劍氣秒殺,突然,一柄修長、鋒利的武士刀從旁邊憑空出現,擋在了奚存劍的身前,“錚”的一聲金屬響聲傳來,武士刀用刀身將劍氣擋了下來,救了奚存劍一命。

正是高島聖來!

奚存劍死裡逃生,臉色慘白,嘴唇微微顫抖,心裡麵一陣後怕,都顧不上向高島聖來道謝。

下一刻,遮擋眾人視線的煙霧逐漸消散,露出了陳飛宇的身影。

眾人紛紛向陳飛宇看去,隻見陳飛宇腳下的地麵,出現蜘蛛網似的密密麻麻的裂縫,甚至不少地方連裡麵打頂的鋼筋都露了出來,堪稱是觸目驚心。

然而,陳飛宇單手負於身後,周身上下非但冇有絲毫的傷勢,甚至連衣角都冇有沾染上哪怕一丁點的灰塵。

很顯然,陳飛宇不但空手接下了高島聖來的全力一刀,而且還遊刃有餘。

元禮妃頓時驚喜不已,太棒了,飛宇果然是最厲害的。

高島聖來暗暗皺眉,冇有人比他更加瞭解那一刀的威力,他來華夏數年時間,連續挑戰36位華夏強者,從來冇有一人能夠像陳飛宇這樣,如此輕易的接下他全力一刀,而且偏偏陳飛宇又是他遇到過的強者當中最年輕的,這……這簡直難以置信!

似乎是看出了高島聖來的疑惑,陳飛宇挑眉道:“你是不是想不明白,我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是。”高島聖來回答的很誠懇,繼續道:“我的確想不明白。”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道:“泱泱華夏,曆史久遠,底蘊深厚,而華夏武學更是博大精深,你們日國文化、建築、音樂、陰陽術、武道無一不是從華夏引進學習的,雖然學習能力很強,但終究少了一份神州的大乘氣象,不得真正精髓,所以你想不明白也實屬正常。”

元禮妃隻覺得陳飛宇說的非常精彩,再加上剛剛大起大落的經曆,正處於情緒激盪的狀態中,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在夕陽映照下,美得彷彿是一副唯美的畫卷。

高島聖來沉聲道:“華夏的確底蘊深厚,關於這一點高島表示讚同,也正是因為如此,我從小便開始學習華夏文化,甚至,就連晦澀難懂的《道德經》,我都可以倒背如流,關於這一點,我相信連很多華夏人都不如我。

不過,有一點陳先生說錯了,我們日國的確從華夏學習借鑒了很多文化,但我們除了是學習者,更加是創造者,我們在華夏文化的基礎上,同樣發展出了我們日國獨具風格的特色文化,甚至,我相信在很多方麵比起今日的華夏還要更為優越。”

說罷,高島聖來深吸一口氣,似乎是為了印證他口中話語,手中修長、鋒利的刀身顫動不已,發出“嗡嗡”的刀鳴聲,顯示著內心強大的自信。

陳飛宇搖頭而笑,道:“原來把《道德經》倒背如流能讓你這麼驕傲,你可知道,華夏傳統文化從來都是重意不重字,所謂大道無形、大道無情、大道無名,連太上老子本人,都認為《道德經》是在強行論述‘大道’,告誡世人不可執著於文字表麵,所以《道德經》開篇才說‘道可道,非常道’。

你如此泥象執文,以熟練背誦為自豪,不覺得離‘道’甚遠?所以我才說,你們日國注重皮毛,看似華麗精緻,卻終究不得精髓。”

高島聖來微微一變,眼中閃過沉思之色,接著道:“陳先生這番話倒是令高島茅塞頓開,多謝你的提點,不過,我依然堅信,我們日國所發展出的文化,在一些方麵已經比華夏更加優越,今日,我便以我們日國所獨有的‘隕日刀法’,讓陳先生知道你剛剛的說法,究竟是何等的錯誤。”

奚存劍頓時興奮起來,他曾親眼見識過高島聖來的“隕日刀法”,的確威力極大,當真有神鬼莫測之能!

“‘隕日刀法’可是高島先生的絕技,一旦施展出來,足以神鬼皆驚,這次陳飛宇必死無疑!”

奚存劍又是興奮又是激動,迫不及待的向看到陳飛宇被高島聖來斬殺,至於陳飛宇和高島聖來口中的兩國文化之爭,他纔不感興趣。

場中,陳飛宇搖頭而笑,道:“既然你這麼自信,那便開始吧,我會讓你親身體會到,泱泱華夏的武學,究竟是何等的博大精深!”

“那便手底下見真章吧!”

一語既落,高島聖來手腕微轉,使刀尖衝向地麵,接著,輕輕鬆手,武士刀向下自然落去,隻聽“嗡”的一聲,猶如斷冰切雪一般,刀身輕而易舉地刺進地麵中。

下一刻,高島聖來深吸一口氣,伸手將武士服向兩側拉下,頓時,露出他精壯,並且滿是疤痕的上身。

很難令人相信,他今年已經五十多歲,可是看他的身體狀況,卻比三十多歲的精壯男子還要充滿活力!

接著,高島聖來把刀重新握在手中,沉聲道:“陳先生,小心了!”

隨著他最後一個字落下,他身體驟然啟動,以迅猛絕倫的速度向陳飛宇衝去,同時人在半途,已經向陳飛宇揮刀砍去,修長的刀身劈在空氣中,不但揮出一道刀罡,而且還炸起“轟隆轟隆”的響聲,彷彿炸響一道驚雷。

元禮妃等人措不急防之下,紛紛被嚇了一大跳。

麵對高島聖來聲勢浩大的攻擊,陳飛宇神色不變,同樣向前躍去,非但靈巧的躲避掉高島聖來的刀罡,而且腳下動作不停,欺進高島聖來身前三尺處,手中劍訣瞬間向對方眉心點去。

高島聖來一擊不中,絲毫不在意,腳尖微微點地,快速向後撤退三步,剛剛脫離陳飛宇的攻擊範圍,又立馬以更快的速度向前緊逼五步,同時在一瞬間向陳飛宇連揮兩刀!

他出刀的速度之快,在半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交叉十字斬,而威力之強,十字斬的刀芒剛剛出現,強烈的刀氣已經噴湧而出,在空氣中凝結成無數宛若實質的絲線,向陳飛宇衝去,彷彿要將陳飛宇給撕成兩半!

前有刀氣,後又刀芒,在這前後兩撥奪命攻勢之下,陳飛宇眼中閃過一抹讚賞之色,道:“尚可,可惜依然不夠!”

他話語剛落,手中劍訣猛然向前揮去,從他手指端劃出一道巨大的半月形白色劍芒,向著前激盪而出,與刀氣、十字刀芒撞在一起,瞬間紛紛消散,並且爆發出“轟隆”一聲巨響,強烈的氣勁頓時向四周擴散。

緊接著,幾乎是冇有絲毫的時間間隙,一柄鋒利、修長的利刃,以無與倫比的速度,穿過強烈的氣勁,向陳飛宇胸口刺去,在夕陽映照下,反射出火紅色的光芒。

刀未至,強烈的氣勁,已經衝擊的陳飛宇胸口隱隱有種異樣的感覺。

陳飛宇微微皺眉,想不到高島聖來的攻勢這麼淩厲,竟然冇有絲毫的間歇。

不過陳飛宇是何等人物,高島聖來刀勢雖然淩厲,卻難不住他。

陳飛宇屈指一彈,一道劍氣破空而出,射在刀刃上,發出“叮”的一聲脆響,他自己也借勢向後退去。

高島聖來攻勢稍稍受阻,卻立馬做好調整,周身氣勢越來越是高漲,大喝一聲,淩空劈出一記10米長的白色刀罡,向著陳飛宇站立的方向順勢劈去!

這一刀速度更快,攻勢更猛,風雷之聲也越加驚人!

“來得好!”

陳飛宇眼見高島聖來攻勢越來越猛,內心也燃燒起了昂揚的鬥誌,揚天豪邁大笑,手捏劍訣迎了上去!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指端劍氣迸射而出,將刀罡盪開,正準備趁著高島聖來進攻受阻的間隙攻過去。

突然,異變陡生!

一柄鋒利刀刃,倏然出現在陳飛宇眼前,反射著夕陽的光輝,向著他頂門劈去,同時刀身上出現了三尺長的刀罡!

速度之快,快得不及眨眼;刀刃之寒,寒得凍徹骨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