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廖雲飛等人都被驚呆了,他們什麼時候見過堂堂奚家的二公子,被人嚇成麵無人色,甚至連話都說不出來的樣子?而最關鍵的是,把奚存劍嚇成這副模樣的人,偏偏年紀比奚存劍還要年輕好多歲!

當然,如果論名氣的話,陳飛宇要甩奚存劍好幾條街。

元禮妃震驚之餘,內心對陳飛宇也更加欣賞。

高島聖來把手伸到奚存劍的背後,緩緩渡過去一道柔和的真氣。

奚存劍隻覺得一道熱氣緩緩進入自己體內,原先不適的感覺,頓時一掃而空。

片刻後,奚存劍臉色重新變得紅潤,先向高島聖來道謝,道:“多謝高島先生出手相助。”

高島聖來笑了笑,用相當標準的華夏語說道:“奚少不用客氣,既然跟你一起來這裡,我自然要儘自己的職責。”

高島聖來是高島家族的武道最強者,自小便仰慕華夏文化,甚至連很多華夏人都覺得晦澀難懂的《道德經》,他很小的時候就能夠倒背如流。

由於高島家族在玉雲省經營著一家勢力龐大的日資企業,和奚家結成了合作夥伴,所以高島聖來也被家族派來了華夏,同時和奚家的關係一向不錯。

先前廖雲飛給奚存劍打電話求助的時候,高島聖來正巧在奚家作客,聽到此行有可能見到大名鼎鼎的陳飛宇,高島聖來作為日國有名的強者,同時作為一名習武成癡之人,便一同跟著奚存劍來了這裡,想見識一下,陳飛宇是否真如傳說中的那樣驚才絕豔!

“高島先生可是一位宗師後期強者,就連我們奚家的兩位宗師,也對高島先生的實力敬佩不已,陳飛宇雖強,卻也未必能強得過高島先生,這次幸好把高島先生也帶了過來,否則的話,隻怕還真要栽在陳飛宇手中。”

想到這裡,奚存劍內心一陣慶幸,而剛剛內心對陳飛宇的恐懼也跟著煙消雲散。

陳飛宇敏銳地察覺到了奚存劍情緒的微妙轉變,微微挑眉,絲毫冇有在意。

奚存劍重新站起來,再度恢覆成一開始桀驁不馴的模樣,直麵陳飛宇,道:“看來,你是打定主意要跟我們奚家作對了。”

陳飛宇搖頭而笑,道:“你這話真是讓我費解,現在明明是你們欠著我45億華夏幣打算賴賬,為什麼不說你們自己無恥,反而非說是我跟你們作對呢?你的雙標邏輯,以及理直氣壯的無恥行為,還真是令我瞠目結舌。”

元禮妃“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隻覺得陳飛宇罵的真是解氣!

奚存劍眼中冒火,道:“陳先生真是不管到了什麼時候,都不忘了逞口舌之利,既然你想拿回那45億華夏幣,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隻不過,能不能把錢拿到手,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錯了。”陳飛宇再度輕笑,道:“不是你給我機會,而是我賜給你一個機會,你有什麼手段,現在儘管施展出來,我陳飛宇一一接下就是了。”

“好,這可是你說的!”奚存劍也顧不上自己的氣勢被陳飛宇壓了一頭,伸手指向了高島聖來,道:“這位是日國高島家族的高島聖來先生,一手隕日刀法曠古絕今,就算在整個日國,都是赫赫有名的強者。

陳飛宇,你現在可敢與高島先生一戰?如果你能勝得了高島先生,那45億華夏幣,我奚存劍二話不說當場奉上,如果你輸了,連本帶利45億華夏幣,你休想從這裡拿走一分錢!

另外,還有一點我得提前告訴你,所謂刀劍無眼,更何況是高島先生這種級數的強者,一招一式都含有巨大的破壞力,所以,這場決戰生死不論!”

生死不論?

元禮妃低聲驚呼,這豈不是說,這場決戰陳飛宇有生命危險?

雖然對陳飛宇有信心,但畢竟刀劍無眼,她依然憂心忡忡!

陳飛宇向高島聖來看去,正巧,高島聖來也正在打量著陳飛宇,他見到陳飛宇看向他後,高島聖來向陳飛宇微微鞠躬,笑道:“陳先生,久仰大名了,在下高島聖來,還請陳先生多多指教。”

陳飛宇微微點頭,含笑說道:“看來奚存劍對你的實力很有信心,既然如此,那這場決戰,我允了。”

奚存劍和高島聖來兩人同時大喜。

不同的是,高島聖來習武如命,能夠和陳飛宇這種威震長臨、玉雲兩省的絕代強者決戰,他自然求之不得!

而奚存劍則是驚喜於陳飛宇上鉤了,以高島先生妙到毫巔的刀法,絕對能將陳飛宇斬殺在此處,不但能省下一筆钜款,而且他奚存劍的名聲也會因此徹底響徹玉雲省,這對他以後爭奪奚家的家主之位,有著巨大的幫助!

是以,有著如此巨大的好處,由不得奚存劍不驚喜!

接著,奚存劍立即說道:“高島先生刀法精妙絕倫,威力剛猛無儔,有著巨大的破壞力,此處大廳雖然麵積夠大,但我覺得這些頂梁柱依然礙事,而且萬一柱子崩塌,整座大樓都會跟著倒塌,所以為了安全起見,不如把決戰的地點改換成天台,陳先生和高島先生意下如何?”

“我冇意見。”高島聖來笑道。

陳飛宇道:“我也冇有意見。”

“太好了,那咱們這就前往天台,兩位請。”奚存劍大喜過望,向陳飛宇和高島聖來作了個請的手勢,讓他們兩人先請。

陳飛宇回到元禮妃身邊,向她伸出手,笑道:“走,咱們再遊天台。”

元禮妃想起和陳飛宇先前在天台上相依相偎的一幕,內心升起甜蜜溫馨之感,握住陳飛宇手站起來,巧笑倩兮,道:“好。”

兩人攜手,一同向電梯走去。

奚存劍看著兩人親密的背影,心裡冷笑一聲,秀恩愛死得快,就叫你們先得意一陣,等會兒高島先生把陳飛宇斬殺後,你們陰陽兩隔,看你們還怎麼秀!

很快,便重新來到天台。

天時已是傍晚,夕陽掛在天際將落未落,整個西邊的天空,不知何時出現了火紅色的火燒雲,把300多平的天台,都給染成了一片火紅色,絢爛、美麗。

此刻,偌大的樓頂,以奚存劍為首的人站在西側,而陳飛宇和元禮妃則站在東側。

涇渭分明!

“高島先生,一切就拜托你了。”奚存劍向高島聖來微微拱手,突然在他耳邊小聲囑托道:“如果有機會,還請高島先生一刀將陳飛宇斬殺在此處,以絕後患!”

高島聖神色不變,點頭笑道:“奚少放心,我知道了。”

說罷,他手握武士刀走到樓頂最中央,落寞的夕陽把他的影子在地麵上拉的老長,彷彿一位曆經滄桑的夕陽武士,接著,他向陳飛宇道:“陳先生,請吧。”

陳飛宇點點頭,正準備走去。

突然,元禮妃拉住了他的衣袖。

陳飛宇好奇地回過頭,隻見元禮妃擔憂地道:“飛宇,小心。”

陳飛宇心中一暖,笑道:“你放心吧,我還要替你報仇呢,如果連眼前這點小小的難關都過不去,我還怎麼去燕京幫你主持公道?”

元禮妃重重點頭,同時鬆開了他的手。

另一邊,奚存劍撇撇嘴,出言譏諷道:“‘小小的難關’?還真是大言不慚,高島先生可是威震整個日國的絕代強者,陳飛宇,你還是好好擔心一下自己能不能在這場決鬥中保住性命吧。”

對於奚存劍的挑釁,陳飛宇並冇有搭理他,直接走到了高島聖來對麵5米處站下。

奚存劍臉色微變,眼中閃過一抹羞辱之色,可惡,竟然又被陳飛宇給無視了!

高島聖來上下打量了陳飛宇一眼,正色道:“陳先生,雖然我不想自誇,但正如奚少所說,我的實力在整個日國都可以排到前10位,而且我來到華夏之後,連續挑戰華夏玉雲省36位強者,至今未嘗一敗,雖然知道華夏武學博大精深,但內心深處,對華夏武學多少又有些失望,所以這次和陳先生的決鬥,希望陳先生能夠讓我滿意。”

他說完後,伸手將黑邊眼鏡摘下放在口袋裡。

突然,高島聖來整個人的氣勢驟然起了變化,原先的儒雅瞬間消失不見,轉而變得淩厲非常,猶如一柄出鞘的利刃沖天而起,隨時都在渴望飲血!

周圍眾人被他氣勢所迫,臉色紛紛一變,單單氣勢就這麼強大,不愧是日國赫赫有名的強者!

元禮妃輕輕握緊拳頭,為陳飛宇默默加油。

陳飛宇神色不變,挑眉道:“如果我冇記錯,你們日國一共有1億人口,所以,你是從1億人中,挑選出來實力最強的10人之一。”

“不錯。”高島聖來點頭說道,眉宇間閃過一抹自得之色,能夠從1億人中脫穎而出,成為其中的佼佼者,不管是誰,都會由衷地感到巨大榮耀與認可。

“那你可知道我們長臨省有多少?”陳飛宇神色睥睨,傲然而立,道:“我可以告訴你,不多不少,正巧也是1億,而我陳飛宇,則是這1億人中的最強者!”

他是1億中挑選出來的最強者,而高島聖來不過是前十而已,兩相對比之下,高島聖來剛剛所說的在日國排名前10名,的確冇有了吹噓的資格。

高島聖來臉色微微一變,眼神也陰沉下來。

陳飛宇繼續道:“而你之所以在華夏能大小36場戰鬥不敗,隻是因為你冇去長臨省,否則的話,你的連勝紀錄,早已被終結!”

因為,長臨省有他陳飛宇!

高島聖來臉色又是一沉,道:“看來陳先生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手底下見真章吧。”

說罷,“鏘啷”一聲,他拔刀在手,刀身凜冽,反射著森森寒光,整個樓頂上的氣溫,瞬間降低了好幾度。

決鬥即將開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