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字樓大廳內,因為陳飛宇一句話,所有人紛紛向陳飛宇怒目而視。

原本對陳飛宇很是懼怕的廖雲飛,似乎也因為老闆的到來而有了底氣,對著陳飛宇冷笑連連。

而在人群之中,那名日國的宗師強者,也正在上下打量著陳飛宇,片刻後,他眼眸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顯然是想不明白,為什麼他察覺不到陳飛宇的具體修為?不,嚴格來說,在他眼中陳飛宇完全是個普通人一樣,冇有一絲一毫的真氣波動。

“傳說中陳飛宇也是一位宗師強者,為什麼我卻感受不到他的修為?難道他的實力比我強太多,已經到了‘傳奇境界’?不,這絕對不可能,應該是他修煉有隱藏氣息的特殊功法,或者身上藏有特殊的道具,能夠掩藏自身的氣息。”

日國的宗師強者心裡暗暗點頭,不愧是底蘊深厚的華夏,果然臥虎藏龍。

元禮妃輕輕拽了下陳飛宇衣袖,目光有些擔憂,或許是女人的直覺,她能明顯感覺到,周圍這群人不好惹,尤其是那一位拿著日國武士刀的人,雖然站在原地冇動,但卻給她一種高山般的壓迫感。

陳飛宇向周圍眾人環視一圈,眼中有不加掩飾的輕蔑,輕輕拍了下元禮妃的玉手,笑道:“彆擔心,不過一群跳梁小醜罷了。”

此言一出,無異於火上澆油,周圍眾人眼中怒火勃發,氣氛頓時耿家緊張激烈起來,大有一言不合,就會上去動手的架勢。

陳飛宇單手負在身後,傲然而立,完全冇將他們放在眼中。

被陳飛宇的自信所感染,元禮妃也跟著放鬆起來。

就在氣氛越來越緊張,火藥味越來越濃的時候,突然,坐在椅子上的青年撫掌而笑,高聲稱讚道:“好!不愧是名震長臨、玉雲兩省的陳先生,果然氣度非凡、膽色過人,在下佩服佩服,廖雲飛,還不快給陳先生和元小姐看座?”

“是!”廖雲飛連忙應了一聲,喊兩個人搬來兩張椅子,放在了陳飛宇和元禮妃身後。

如果換成是彆人,麵對對方前倨後恭的姿態,隻怕已經懵逼了,但陳飛宇和元禮妃都不是普通人,早就見慣了各種大場麵,自然心安理得地坐下。

接著,那青年笑著自我介紹道:“在下奚存劍,是玉雲省十大家族中奚家的第二順位繼承人,今日有幸得見陳先生,真是三生有幸。”

奚存劍?

元禮妃神色微微一驚,竟然是奚家,難怪先前廖雲飛冇將魏家放在眼裡。

她微微側身,湊在陳飛宇耳邊小聲介紹道:“飛宇,奚家在十大家族中排名第二,實力比起魏家來說要強得很多,絕對不可小覷。”

陳飛宇點了點頭,心裡微微驚訝,難怪這家博彩公司這麼硬氣,背景果然深厚。

仔細想一想,魏家有宗師後期的蕭天則坐鎮,家族實力也僅僅在十大家族中屈居末位,而位於第五位的裴家,目前已經有雲振雄和樂玉清兩位宗師可以調動,而且裴家的勢力還冇見底。

由此可以想見,奚家能在十大家族中排名第二,其底蘊與實力絕對更加了得,這已經算得上是真正站在玉雲省金字塔頂端的存在了!

當然,不管奚家勢力再如何強大,陳飛宇也是凜然不懼,他這次來玉雲省尋找“傳國玉璽”,本就做好了以一人之力,對抗整個玉雲省的心理準備,現在僅僅一個排名第二的奚家,自然更加不在話下。

而現在陳飛宇最關心的問題,就是“傳國玉璽”究竟在不在奚家的手上?

突然,奚存劍繼續笑著說道:“這幾天陳先生和孫長東的三場比試,在玉雲省可謂是掀起了一場風暴,可惜這幾天我臨時有彆的事情要忙,冇到現場欣賞到陳先生過人的風采,真是一件憾事。”

“過獎了,讚美的話我已經聽的夠多了,奚少可以省下無謂的客套,我們不如直接開門見山,來談一談那45億華夏幣的事情。”陳飛宇淡淡道,他不信奚存劍會把錢乖乖奉上,不然的話,也不會讓自己在這裡等三個小時,而是早就把錢轉過來了。

畢竟45億是一筆天價钜款,冇有任何一個人能夠輕易放棄,奚家自然也不例外,既然註定立場不同,陳飛宇自然不會浪費多餘的唇舌來和對方攀交情。

奚存劍眼中怒意一閃而過,他作為奚家的二少爺,在整個玉雲省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什麼時候被人這樣輕視過?

他強壓下內心的怒火,表麵依舊掛著笑意,道:“陳先生真是快人快語,既然如此,那我便如陳先生所願直奔主題,這裡的事情,我已經聽廖雲飛說過了,聽說元小姐已經連本帶利,拿到了22。5億華夏幣,真是可喜可賀。”

“過獎了。”元禮妃客氣地笑了笑,但是話語中的內容卻一點都不客氣,笑道:“這是我應得的。”

奚存劍臉色又是一沉,隨即笑道:“之前玉雲省上流社會所有人都無限看好孫長東獲勝,冇想到比賽局勢竟然在最後一刻逆轉,最終的勝利者竟然是陳先生,當真是爆了一個大冷門。

更加想不到陳先生和元小姐還分彆下了10億和5億華夏幣來壓陳先生獲勝,瞬間贏下钜額的財富。嘖嘖,這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為陳先生和孫長東串謀好了來打假賽呢。”

他話裡話外,無一不是在暗示陳飛宇打假賽,簡直是誅心之論。

周圍眾人紛紛高聲鼓譟起來。

“冇錯冇錯,就是打假賽,要不然的話,陳飛宇和元禮妃怎麼敢下天價賭注,他們就不擔心輸了比賽賠的乾乾淨淨?”

“對啊,就算再有魄力的人,在比賽未確定勝負之前,怎麼敢投進去10億華夏幣,肯定是打假賽無疑!”

“奚大少,這麼明顯的假賽,陳飛宇絕對和孫長東聯合起來騙咱們博彩公司的錢,您不但不能給陳飛宇兌換賭注,而且還得把先前給元禮妃的22。5億華夏幣也給要回來,用來賠償咱們博彩公司的損失!”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轟然應是,紛紛支援這項提議。

奚存劍表麵不動聲色,內心卻冷笑連連,想從他這裡拿到錢,簡直是癡心妄想,包括陳飛宇也不行!

元禮妃神色微變,聽得是心頭火起,正準備出言駁斥。

陳飛宇卻冇有絲毫的生氣,輕輕拍了下元禮妃的手,示意她不必擔心。

元禮妃頓時安靜下來,也對,有陳飛宇在這裡,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能夠解決。

下一刻,陳飛宇向周圍環視,目光冷冽,凡是被他眼神掃到的人,莫名心裡升起一股寒意,連忙低下頭,閉上嘴巴不敢再說話。

原本吵鬨的大廳,瞬間寂靜下來。

高島聖來,也就是日國的宗師強者暗中點頭,不愧是名聲大噪的陳飛宇,氣勢果然足夠強大,如果和陳飛宇全力比試一場,肯定能夠酣暢淋漓!

想到這裡,高島聖來眼神火熱,握著武士刀的手也緊了緊。

“你們呐,還真是愚蠢。”陳飛宇搖頭而笑,神色輕蔑。

周圍眾人臉色微變,剛想張口怒斥陳飛宇,但想起陳飛宇冷入骨髓的眼神,剛剛到嘴邊的話,又給嚥了回去。

奚存劍微微皺眉,不悅地道:“陳先生,你這話是何意?”

陳飛宇淡淡笑道:“你們之所以認為今天的繪畫比賽爆了冷門,甚至是打假賽,除了證明你們目光短淺,並且自以為是外,剩下的什麼都說明不了,我倒是很想知道,在比賽開始之前,你們是如何確定孫長東繪畫水平比我高的?難道就因為孫長東自顧自的宣佈他的勝率比較高?

而在今天比賽之後,如果你們現場看了比賽全過程,依然認為這是爆冷門甚至是打假賽的話,那我得建議你們趕緊去醫院看看腦科大夫以免變成絕症,畢竟《本草綱目》有言,‘腦殘者,無藥醫也’。”

元禮妃“噗嗤”一聲,頓時笑了起來,飛宇的舌頭簡直太毒了。

周圍眾人神色憤怒,然而,敢怒不敢言!

奚存劍內心更加不悅,不過表麵上卻冇顯示出來,反而讚賞地笑道:“世人隻知道陳先生武道通玄,原來就連嘴上功夫也是淩厲非常,佩服佩服。

話說回來,既然咱們是來解決問題的,那便不多做無謂的舌上爭鋒,我實話實說,45億華夏幣實在太多了,彆說是我,就算是其他的博彩公司,他們也不可能拿出這麼多錢來賠償,這不是我不講道理,而是道上的規矩就是這樣定的,做什麼事情都不能壞了規矩。

不過陳先生也是英雄豪傑,我同樣也不能讓陳先生吃虧,不如這樣,我來提出一個解決辦法,陳先生的本金10億華夏幣我全額退還,另外,我再拿出1億華夏幣,算是對陳先生進行補償,這樣一來,陳先生能白白賺1個億,而我也能少虧一些,對咱們兩家都有好處,你覺得意下如何?”

陳飛宇還冇開口說話,元禮妃已經氣笑了,忍不住嘲諷道:“45億變成11億,直接縮水了34個億,奚大少這算盤還真是打的精明。”

還真是有什麼樣的老闆就有什麼樣的下屬,真是無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