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廖雲飛開口說出陳飛宇身份,在整個大廳中,再度引起軒然大波!

彷彿“陳飛宇”的名字具有某種魔力一般,他們紛紛大驚失色,連忙看向了陳飛宇,等著陳飛宇的回答。

陳飛宇扭頭,看向了廖雲飛,道:“然也,我就是陳飛宇。”

此話一出,等於陳飛宇承認了自己的身份,整個大廳中宛若平地起驚雷!

“陳飛宇”這三個字,已經成為目前整個玉雲省中最為如雷貫耳的名字,甚至不少人,都對陳飛宇傳奇式的經曆如數家珍,例如年紀輕輕,便一統長臨省地下世界;以強絕實力斬斷雲振雄一臂、強勢震懾裴楓,讓其不敢染指長臨省地下世界;來玉雲省數天時間,在賭石大賽上連續十四次開出高品質玉石,堪稱創造世界紀錄等等。

甚至就在今天,他們還聽說,在今天舉辦的繪畫比賽上,陳飛宇在眾目睽睽之下,駕著神鷹而來,從天而降,宛若天人!

這些輝煌的、甚至聽起來讓人難以置信的的傳奇事蹟,震撼人心的同時,也讓陳飛宇的名聲更加響亮!

現在,這種種奇蹟的創造者—陳飛宇,就站在他們的麵前,這讓廖雲飛他們如何不震驚,如何不驚歎?

不遠處,張三爺輕輕鬆了口氣,原來陳宗師就是陳飛宇,難怪年紀輕輕,修為就這麼強悍,也難怪能看出來他身體的毛病了,畢竟陳先生就擅長創造奇蹟,而能夠敗在陳下你生手上,也算是雖敗猶榮。

想到這裡,張三爺竟然心情大好,差點哼出小曲來。

費文海同樣慶幸,他以前就聽說陳先生手段狠辣、睚眥必報,冇想到自己今天兩次挑釁陳先生,懲罰竟然僅僅是跪地求饒而已,看來,陳先生還是蠻仁慈的。

而現場唯一驚懼的人,便是廖雲飛了。

他怎麼都冇想到,這個年輕的不像話,又強大的不像話的年輕人,竟然就是近期將整個玉雲省攪得天翻地覆的陳飛宇!

“媽的,早就聽說陳飛宇為人風流,說不定旁邊那個漂亮的不像話的美女,就是陳飛宇的女朋友,真是該死,我要是早知道這22。5億華夏幣是陳飛宇女人的,哪裡隻會帶張三爺一個人來撐腰叫板?”

想到這裡,廖雲飛連腸子都悔青了。

“我想,我們現在是時候討論一下,關於賭注以及錢的事情了。”陳飛宇說完後,重新坐在了椅子上,發現茶水已經快涼了,輕輕敲擊了下茶杯,發出“叮”的一聲脆響。

費文海一個激靈反應過來,連忙小跑過去,重新幫陳飛宇換上一杯熱氣騰騰的茶水,接著腦中靈光一閃,又主動幫元禮妃也續上一杯鐵觀音,整個過程他從頭到尾都是一臉的諂笑,哪裡還有一開始的囂張?

開玩笑,對方可是名震長臨、玉雲兩省的絕代強者陳飛宇,而他費文海,則隻是一個博彩分公司裡小小的中層領導罷了,在陳飛宇的麵前,除了乖乖聽話,哪裡還有什麼其他的選擇?

“陳先生,對……對不起。”廖雲飛走到陳飛宇身邊,白淨陰柔的臉上,額頭冷汗直冒,他微微鞠躬,繼續恭敬地道:“是我……是我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陳先生的身份,以至於得罪了您,我向您賠罪道歉,還請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這種小人物一般見識。”

陳飛宇玩味笑道:“你是否道歉,對我來說根本不重要,所以還是省下你那無謂的口舌,來點實在的東西比較好。”

“是……是……我明白。”廖雲飛額頭冷汗滾滾而下,他自然知道陳飛宇口中所說的“實在的東西”是什麼,雖然22。5億華夏幣是一筆天文數字,但是在陳飛宇逼人的氣勢前麵,以及陳飛宇響亮的威名下,他把心一橫,咬牙道:“您放心,我這就連本帶利把22。5億華夏幣轉到您的賬戶上。”

“善。”陳飛宇撫掌而笑,接著糾正道:“不過你說錯了一點,那筆錢不是我的,你把錢轉給我旁邊這位美麗優雅的小姐就行。”

元禮妃內心一陣雀躍,既為22。5億華夏幣到手而開心,也為陳飛宇對她的讚美而高興,含羞帶喜地嗔了陳飛宇一眼。

廖雲飛連聲應是,心裡一陣腹誹,真是欲蓋彌彰,誰不知道你陳飛宇生性風流,這麼漂亮的女人跟在你身邊,能逃過你的魔爪嗎?再說了,她要不是你的女人,你能這麼替她出頭?

心裡腹誹歸腹誹,但廖雲飛還是老老實實地問清楚了元禮妃的賬號,十分鐘之內,便把22。5億華夏幣轉到了元禮妃的賬號內,而張三爺見這裡冇他什麼事情了,便恭敬地向陳飛宇告辭離開,趕忙去醫院治療骨折。

元禮妃手機接收到錢到賬的訊息,看著螢幕上顯示的金額後麵一大長串的0,雙眸瞬間明亮,高興地像個小姑娘,歡呼一聲主動跳起來撲進陳飛宇懷中,激動地道:“飛宇,謝謝你。”

陳飛宇溫香軟玉抱滿懷,鼻端又聞到元禮妃身上傳來的淡淡幽香,內心不由一蕩,伸出手攬住了元禮妃的小蠻腰,在她耳邊輕聲笑道:“你是我的朋友,幫你是理所應當的,而且,這也是我們打賭內容的一部分,記住,從現在開始,賭局正式開始了。”

陳飛宇說完後,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在元禮妃晶瑩的耳垂上輕輕吹了口氣。

霎時間,元禮妃嬌軀微微一顫,腮邊更是通紅一片,條件反射似的逃離陳飛宇懷抱,輕咬下唇嗔怪了他一眼。

不說這邊兩人曖昧的互動,卻說廖雲飛把22。5億華夏幣轉給元禮妃後,心裡一陣滴血,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筆天文數字,而且,原本他也能參與這場賭局的分紅,哪想到現在隻能把這筆錢乖乖地雙手送人!

“幸好這次繪畫比賽爆冷,幾乎所有人都是壓的孫長東獲勝,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下注孫長東獲勝的金額,差不過有將近20個億,就算這次賠給元禮妃17。5億,我們博彩公司還能小賺一筆。

隻是我記得,除了元禮妃之外,還有另一筆10億的钜額資金,也是押注陳飛宇獲勝,得連本帶利賠出去45億,媽的,要是連這筆錢也賠出去的話,博彩公司就真的要賠的連大褲衩都穿不起,不行,這種事情決定不能發生,不管對方是誰,不管是什麼背景,休想再從博彩公司拿走一分錢!”

想到這裡,廖雲飛臉色越來越難看,但同時雙拳緊握,眼神也越來越堅定。

另一邊,元禮妃脫離陳飛宇懷抱後,深吸一口氣,將內心躁動的情緒壓下,轉身對著魏家兩名手下笑道:“你們倆叫什麼名字?”

“唐泉明。”、“白立誌。”

元禮妃點點頭,笑道:“你們這次能挺身保護我,我很感謝,你們把銀行賬號告訴我,我給你們一人轉10萬華夏幣,買一些你們自己想買的東西,就當做是我的謝禮。”

“不用了不用了,保護元小姐是我們的任務,而且完成任務後,魏先生也會給我們獎勵,我們又怎麼能收元小姐的錢?這要是讓魏先生知道的話,絕對會責備我們的。”

唐泉明和白立誌兩人驚訝不已,連連搖手。

元禮妃執意道:“魏風淩是魏風淩,我是我,魏風淩給你們的獎勵隻能代表他自己,卻代表不了我,我向你們表示謝意,難道魏風淩還能不允許不成?”

“這……”唐泉明和白立誌兩人一陣為難,下意識看向了陳飛宇,想聽聽陳飛宇的看法,畢竟,陳飛宇很有可能是魏家以後的姑爺,現在魏風淩不在,他倆自然要聽陳飛宇的話。

陳飛宇笑著點點頭,道:“禮妃小姐一片心意,你們就收下吧,至於魏風淩那邊,他不會有意見的。”

唐泉明和白立誌這才放心地收下,心裡喜不自勝,對他們來說,這10萬華夏幣,已經比得上他們一年的工資了。

見兩人把錢收下,元禮妃也心情大好,不由笑靨如花,在原地微微一個轉身,帶起一陣香風看向陳飛宇,笑道:“我們也可以走了吧?”

“走?”陳飛宇搖頭而笑,竟然又重新坐在了椅子上,笑道:“這裡的事情還冇解決完,為什麼要走?”

還有什麼事情冇解決完?

元禮妃心中好奇,突然腦中靈光一閃想了起來,下意識向廖雲飛看去,嘴角翹起一絲壞笑,重新坐回到了陳飛宇的身邊。

廖雲飛和費文海兩人聽到陳飛宇還不打算離開後嚇了一跳,這尊瘟神怎麼還不走?

尤其是廖雲飛,更是被元禮妃那古怪的一眼看得心裡直髮毛,小心翼翼走到陳飛宇身邊,恭敬地笑道:“陳先生,錢已經一分不少的轉給了元小姐,您……您還有什麼吩咐嗎?”

陳飛宇玩味地笑道:“她的錢是到手了,可我的錢還冇入賬呢。”

廖雲飛心裡一陣嘀咕,莫不是陳飛宇趁機訛上他們博彩公司了,打算再向他們要點補償?無恥,真特麼無恥,想不到這年頭連宗師強者都變得這麼見錢眼看!

不過腹誹歸腹誹,無奈形式比人強,廖雲飛還是賠著笑臉,道:“陳先生,不知道您需要多少錢?”

陳飛宇笑道:“不多不多,不過整整45億華夏幣罷了!”

此言一出,除了元禮妃之外,在場所有人都是大驚失色,廖雲飛更是差點破口大罵,靠,開口就要45億華夏幣,你怎麼不去搶銀行?不,就算是搶銀行也搶不了這麼多錢啊!

真是獅子大開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