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廖雲飛見陳飛宇不說話了,還以為陳飛宇在權衡利弊,便重新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他相信,陳飛宇絕對會選擇息事寧人。

元禮妃心中同樣奇怪,她當然知道陳飛宇不會把廖雲飛的威脅當回事,隻是她不明白,為什麼陳飛宇在聽到“廖雲飛”的名字後,會有這麼大的反應,莫非,背後還另有隱情?

在元禮妃越來越奇怪的眼神中,陳飛宇已經打定主意,決定暫時不打草驚蛇,而是準備放長線釣大魚!

突然,廖雲飛等得有些不耐煩了,伸出食指在膝蓋上輕輕敲擊,道:“你考慮清楚冇有,到底是拿錢走人,還是準備跟我廖雲飛硬杠到底?我可得勸你一句,年輕人要學會識時務,不要做下讓你後悔的決定。”

陳飛宇抬起頭來,眼神玩味,挑眉笑道:“可惜,我這個人一向是不識時務的。”

“真是不識好歹,既然如此,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廖雲飛重新站了起來,或許是他經常跟盜墓打交道,身上散發著陰寒的氣息,道:“先前費文海跟我打電話說你很厲害的時候,我就猜到了你是一位武者,你以為我會愚蠢到不做絲毫準備,就來這裡跟你談判嗎?”

“你有什麼手段儘管施展出來,我一一接下就是了。”陳飛宇神色不屑,不用說,廖雲飛口中的‘準備’,就是他身後的那位老者,然而,區區“通幽後期”的實力,又怎麼可能被他看在眼裡?

“這可是你說的,你可不要後悔!”廖雲飛冷笑一聲,突然高聲道:“張三爺!”

果然不出陳飛宇所料,廖雲飛身後那名身穿白色練功服的老者應聲而出,揹負雙手走到陳飛宇的對麵,原本一直微微眯起來的雙眼,驀然睜大,射出一道精光,氣勢淩人,顯然有著深厚的內功修為。

然而,他的內功修為,在陳飛宇眼中看來,跟三歲頑童,哦不,看在對方是“通幽後期”武者的份上給一點麵子,頂多跟七歲頑童冇什麼兩樣。

廖雲飛得意地介紹道:“張三爺是我們永古市有名的老拳師,十年前他的實力就已經到了‘通幽後期’的境界,同時開始開辦武館傳授拳法,門下弟子多達四五百人,也是永古市響噹噹的一號人物,經過這十年的潛心修煉,張三爺的修為,就算冇到那傳說中的宗師境界,隻怕也差不了多少了。”

費文海驚呼一聲,雖然早就知道張三爺實力強絕,但怎麼都冇想到,竟然強到了接近宗師強者的地步!

“廖先生謬讚了,老夫一階武者,哪敢與宗師強者相比?”張三爺被廖雲飛一頓吹捧,神色得意,雖然口中謙虛,還是忍不住想要炫耀一番。

隻見他雙腳微分,內勁向雙腳運去,當他抬腳離開原來的位置後,突然,眾人隻見堅硬的地板上,出現兩個深陷一寸的鞋印。

“我去,不愧是張三爺,太牛逼了!”費文海又是驚呼一聲,這可是堅硬的大理石地磚啊,竟然輕而易舉就能在上麵留下腳印,這簡直比武俠小說描寫的內功高手還要厲害!

就連元禮妃都有一瞬間的驚訝,這位老先生想不到這麼厲害,不愧是永古市有名的老拳師,果然盛名之下無虛士。

而廖雲飛和他身後的另外兩名手下,更是當場喝彩!

“雕蟲小技而已,不足掛齒,不足掛齒。”

張三爺神色得意,微微拱手,眉飛色舞的向陳飛宇看去,想看到陳飛宇驚駭的表情。

然而他卻失望了,陳飛宇神色平淡,甚至,在他嘴角間,還噙著一抹嘲諷的笑意,對於陳飛宇來說,張三爺此舉,的確是雕蟲小技。

張三爺微微一愣,隨即心裡冷哼了一聲,把陳飛宇當成了乳臭未乾的小毛孩,看不懂他顯露的這一手是多麼的困難,所以纔會不屑一顧。

廖雲飛神色更加得意,繼續對陳飛宇道:“我知道你們魏家護衛隊的成員,實力大多在‘通幽中期’以及‘通幽後期’,像你這麼年輕,絕對不可能到‘通幽後期’,如果我猜的冇錯,你的修為頂多也就‘通幽中期’纔對。”

陳飛宇搖頭而笑,還真是自以為是的猜測。

廖雲飛見陳飛宇冇否認,還以為是自己猜對了,神色更加得意,道:“拚身份背景,我們博彩公司的大老闆,地位還在你們魏家之上,而拚武道修為,你隻是‘通幽中期’,而張三爺已經到了‘通幽後期’,甚至差一步,就能突破成為傳說中高高在上的宗師強者,你同樣不是張三爺的對手,可以說,跟我廖雲飛作對,你輸定了!”

說罷,廖雲飛哈哈大笑,氣焰囂狂!

陳飛宇彷彿聽到了一個很好笑的笑話,神色十分古怪,一指張三爺,道:“你說他僅差一步之遙,就能突破到宗師?真是異想天開,以我的眼光看來,他和宗師還差了十萬八千裡,甚至,終其一生都不可能再進一步!”

廖雲飛笑聲戛然而止。

張三爺更是臉色頓變,因為陳飛宇說的冇錯,他年輕的時候貪功冒進,以至於曾走過入魔,雖然被救了回來,但也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那就是終其一生,也冇辦法突破成為宗師,這也是他心灰意懶之下,開始創辦武館把重心放在賺錢上的原因之一。

“隻是這麼機密的事情,他是怎麼知道的?”

張三爺神色狐疑,百思不得其解。

廖雲飛看到張三爺的神色,就知道陳飛宇說對了,神色頓時一僵,接著冷笑連連,道:“現在說再多也冇用,還是手底下見真章,張三爺,這小子就交給你來對付了,記著,他很有可能是魏家的人,隻要不打死他就行,剩下的,不管是缺胳膊還是斷腿,後果都有我來擔著!”

“好!”張三爺深吸一口氣,冇必要糾結陳飛宇是怎麼知道自己身體狀況的,待會兒直接把他擒下來審問就是了。

想到這裡,他龍行虎步,走到大廳中空曠的地方,向陳飛宇露出挑釁的目光,道:“你可敢跟我一戰?”

“求之不得。”陳飛宇站了起來。

元禮妃輕輕拉了下陳飛宇的衣袖,眼眸中閃閃發亮,道:“小心。”

陳飛宇向她咧嘴笑了笑,笑容陽光、燦爛,道:“放心。”

說罷,他輕輕拍了下元禮妃的玉手,向前走到了張三爺的對麵。

張三爺微微皺眉,陳飛宇簡簡單單地站在原地,神態懶散,簡直渾身上下處處都是破綻,犯了習武之人的大忌!

他正準備不屑地冷哼一聲,突然,內心悚然一驚,因為他發現,陳飛宇看似渾身上下都是破綻,實際上卻冇有絲毫的破綻!

“咦?這是怎麼回事?”張三爺大為驚奇,一時之間,竟然心中躊躇,不知道該怎麼動手,便開始繞著陳飛宇移動起來,想要抓住陳飛宇的破綻,在最恰當的時機動手。

如此一來,旁邊眾人便看到了奇怪的一幕。

陳飛宇隨意地站在原地,甚至嘴角還掛著微笑,不像是動手打架,反而像是來旅遊的一樣。

反觀張三爺,卻是一副如臨大敵的姿態,擺開動手的架勢,不斷繞著陳飛宇轉圈,同時一雙虎目上下打量著陳飛宇,隻是不知道為什麼,非但冇向陳飛宇動手,反而張三爺本人神色緊張,甚至額頭都開始微微出汗。

費文海奇怪道:“廖經理,張三爺在搞什麼鬼,怎麼光繞圈不動手,我怎麼一點都看不懂?”

我怎麼知道搞什麼鬼,你問我,我去問誰?

廖雲飛心裡一陣腹誹,不過既然小弟問了,那他做大哥的,自然不能顯露出自己的無知,冷笑兩聲道:“張三爺可是永古市有名的高手,他既然選擇這樣做,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你要是能看懂了,你豈不是也成了高手?

不過你等著看吧,等待會兒張三爺動手的時候,肯定是雷霆一擊,一招就能把那小子給秒殺,讓他知道跟我廖雲飛作對,是何等的愚蠢!”

說到這裡,廖雲飛突然扭頭向元禮妃看去,眼中忍不住再度閃過一陣驚豔之色,可惜,這麼漂亮的女人,卻跟魏家有關係,連帶著他隻能看不能碰,可惜,實在是可惜。

費文海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就在這時,隻聽陳飛宇淡淡道:“你還要轉到什麼時候?彆待會兒你還冇動手,就先把自己給轉暈了。”

張三爺臉色微變,不管怎麼說,他都是永古市出名的拳師,怎麼可能容忍被陳飛宇這種乳臭未乾的小子嘲諷?

他腳步一停,深吸一口氣,決定不在找尋陳飛宇的破綻,突然輕喝一聲,右腳在地麵猛然一踏,大踏步向陳飛宇衝了過去,速度之快,宛若一道離弦之箭,而氣勢之強,連數米外的廖雲飛和費文海等人,都能感受到一陣拳風撲麵而來!

元禮妃更是臉色微變,情不自禁地替陳飛宇擔憂起來。

場中,陳飛宇暗暗點頭,不管怎麼說,對方都是一位“通幽”後期的武者,多少也有兩把刷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