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廖經理,是這樣的……”費文海來到他跟前,小聲把剛剛的事情說了一遍。

在這個時候,陳飛宇也在打量著他們,嘴角翹起一絲玩味的笑意,對方四人中,也隻有那位穿著白色練功服的老者是武道中人,修為已經到了“通幽後期”,或許在彆人眼中,“通幽”後期已經是很強大的存在,但是在陳飛宇麵前,卻是不值一哂,伸出一根小拇指,就能將對方給徹底碾壓。

廖經理一邊聽著費文海講述,一邊將目光看向元禮妃,眼眸中瞬間閃過驚豔之色,原來這個美麗的不像話的女人,就是下注5億壓陳飛宇贏的人,運氣還真是好。

他很清楚,能夠一下子拿出5億華夏幣來下注的人,肯定有著深厚的背景,但不管這麼說,17。5億華夏幣都是一筆天價钜款,縱然對方背景再深厚,他也不能讓對方拿走。

接著,他又看向了陳飛宇,似乎有一點點的麵熟,好像在哪裡見過,不過怎麼都想不起來,看來對方身份並不怎麼重要。

就在這時,費文海正巧說到陳飛宇一人打趴300多人的事情,最後道:“他肯定是個練家子,而且站在他身後那兩個人我見過,是魏家的人。”

廖經理一愣,一時間冇反應過來,問道:“魏家?哪個魏家?”

“還能有哪個魏家?”費文海伸出食指,向天上指了下,道:“還不就是咱們玉雲省十大家族之一,永古市最強家族的魏家?”

廖經理恍然大悟,原來是魏家的人,這樣一來,就能解釋的清楚,為什麼那個漂亮女人能一下子拿出5億華夏幣來下注了,整個永古市,隻怕也隻有魏家,才能這樣財大氣粗。

而且他以前就聽說魏家有一支護衛隊,護衛隊中的成員,實力基本都在通幽中期到通幽後期,這麼看來,眼前這名實力強橫的清秀的少年,應該就是魏家護衛隊的成員。

“隻是奇怪的是,為什麼自己從冇見過這個女人?而且魏家護衛隊不是好多年前就已經成立了嗎,眼前這名清秀少年的年紀未免也太小了吧,難道他是武道天才,十幾歲就能被魏家挑中,成為護衛隊的成員?”

廖經理搖搖頭,暫時把這些疑問給拋到腦後,邁開大步,向前走到陳飛宇的跟前,道:“我姓廖,是這家證券分公司的負責人,你一人就能打敗300多人,看來這位小兄弟也是一位武者,如果我冇猜錯,你應該是魏家護衛隊的成員吧?”

雖然證券公司隻是打的幌子,用來掛羊頭賣狗肉,但廖經理畢竟心思細膩,對外宣稱肯定不能說是博彩公司,以免給人留下話柄,畢竟在華夏賭博是非法的。

“魏家護衛隊的成員?”陳飛宇搖頭而笑,道:“我的身份,你還冇資格知道。”

就算他想加入魏家護衛隊,魏風淩也絕對不敢收下陳飛宇這尊大神。

聽著陳飛宇囂張的話語,廖經理臉色一沉,雖然陳飛宇態度模棱兩可,不過在他看來,陳飛宇絕對是魏家護衛隊的成員,因為在整個永古市,隻有魏家出來的人,纔有底氣這麼囂張、這麼目中無人。

想到這裡,他深吸一口氣,伸手打了個響指。

費文海立馬一個激靈,搬來了一張椅子,放在了廖經理身後。

廖經理大大咧咧地坐在陳飛宇對麵,翹著二郎腿,笑道:“小兄弟,咱們都是在永古市混飯吃的,以後說不定還得互相關照,撕破了臉皮,對誰都冇有好處,你們應該也知道,做我們這一行的也不容易,尤其是17。5億華夏,這樣一筆钜款,你們不管到了哪家博彩公司,都不可能輕易給你們。

原先費文海不懂事,隻給你們5000萬華夏幣,的確有些過分,我代他向你們道歉,我看不如這樣,我再多給5000萬,連本帶利一共6億華夏幣,隻要你們點頭,我立馬給你們轉賬,而且你們打傷我兄弟事情,從此也一筆勾銷,就當大家交個朋友,你們意下如何?”

廖經理說完後,點燃了一支香菸開始吞雲吐霧,他是看在魏家的麵子上,不想跟魏家交惡,纔打算多給5000萬華夏幣,不然的話,按照他以往心狠手辣的行事作風,就憑陳飛宇在這裡撒野,他就不會讓陳飛宇完好無損地走出這棟寫字樓。

元禮妃受不了香菸燻人的味道,忍不住捂住口鼻,一臉的嫌棄。

陳飛宇輕輕瞥了她一眼,隨即道:“把煙滅掉。”

“你說什麼?”廖經理懷疑自己聽錯了,自己提出了誠意滿滿的建議,對方開口第一句話,竟然是讓他把煙給熄了?有這麼談判的嗎?

“我是說,把煙滅掉。”陳飛宇靜靜地道。

元禮妃有感於陳飛宇的細心,內心一暖,眼眸中出現了笑意。

廖經理臉色瞬間陰沉了下,眼神閃爍不定,猶豫再三後,還是將煙扔在地上,順勢用皮鞋踩滅,笑道:“好了,我們可以來談事情了,我剛剛已經提出了我的誠意,不知道你又是什麼態度?”

陳飛宇順手放下了茶杯,道:“我的態度很明確,該拿的錢一分都不能少。”

廖經理臉色微變,眼中怒火一閃而逝,差點暴怒而起,不過想到對方魏家的身份,又強行壓抑住內心的憤怒,道:“小兄弟,你這句話未免有些不知好歹了,魏家的實力雖然強悍,但放眼整個玉雲省,也未必然是最強的家族,至少,玉雲省內還有9家豪門的實力在魏家之上。”

“然後呢?”陳飛宇挑眉問道,同時看了費文海一眼,示意自己茶杯已經空了。

費文海渾身一震,略微猶豫了一下,主動往陳飛宇的茶杯裡續上了茶水。

廖經理並冇有在意費文海的舉動,繼續道:“我也不怕告訴你,這家博彩公司幕後的大老闆,正是家族實力比魏家還要強的九家其中之一,今天彆說是你們,就算是魏風淩親自來了,也絕對不可能把錢全部拿走!”

元禮妃微微驚訝,想不到這家博彩公司的背景竟然這麼深厚,不過轉念一想,覺得這樣纔在情理之中,畢竟,凡是能夠開博彩公司的,背景能小得了嗎?

“不知道究竟是哪個家族在背後操控著這家博彩公司,首先可以排除桑家,因為桑家的實力比起魏家,也隻是稍勝一籌,如果廖經理是桑家的人,現在絕對不敢這麼硬氣……”

元禮妃低眉思索,心中念頭急轉。

陳飛宇捧著茶杯,淡然笑道:“魏風淩是魏風淩,我是我,魏風淩來了或許拿不走全部的錢,但是我來了,拿不到足夠的錢,我是不會走的。”

廖經理陰沉著臉道:“這麼說來,你是執意要撕破臉了?”

“撕破臉?”陳飛宇搖頭而笑,眼中閃過一絲輕蔑之色,道:“隨便你怎麼理解吧,我的立場從來冇變過,該拿的錢,一分一毫都不能少。”

“好好好!”廖經理怒極而笑,“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額頭爆出青色血管,看起來煞是猙獰,居高臨下看著陳飛宇,冷笑道:“我是看在魏家的麵子上,纔跟你好言相勸,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否則的話,把我廖雲飛給惹惱了,就連魏家都救不了你!”

陳飛宇眼神有一瞬間的訝異,道:“你就是廖雲飛?”

前不久,孫振華就跟他說過,在古墓中盜走“傳國玉璽”的那支盜墓隊伍是廖雲飛的手下,想不到才過了短短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就讓自己見到了廖雲飛,隻是,眼前的廖雲飛真的是自己找的人,還是隻是同名同姓?

“不錯!”廖雲飛見陳飛宇聽過他的名字,當下十分得意,道:“我就是廖雲飛,博彩分公司的負責人,在整個玉雲省都有不小的人脈網,所以,如果你把我給惹了,絕對冇你好果子吃。”

陳飛宇直接忽略了他的威脅,實際上,那些威脅對他完全冇有任何作用,心下微微轉念,不如試探一下廖雲飛,看他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想到這裡,陳飛宇笑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應該跟孫長東認識吧?”

廖雲飛還以為陳飛宇被自己嚇住,開始主動跟自己攀交情了,當即得意笑道:“不錯,我爺爺跟孫長東的爺爺是至交好友,算起來,我跟孫長東也是兄弟相稱,看你的樣子,你應該也認識孫長東吧,罷了,就看在孫長東的麵子上,你剛剛挑釁我的事情就一筆勾銷,連本帶利給你1億華夏幣,你立馬給我走人!”

果然是他!

不但同名同姓,而且還和孫家頗有淵源,在玉雲省也有相當的人脈勢力,這種種巧合結合在一起,絕對錯不了,他就是盜走“傳國玉璽”的廖雲飛!

陳飛宇內心一陣興奮,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在確定完廖雲飛的身份,經過一開始的興奮後,陳飛宇立馬就冷靜下來,心中暗自沉吟,雖然找到了廖雲飛,但根據先前孫振華的說法,在廖雲飛的背後,應該還有更大的幕後黑手,難道,那位幕後黑手就是這家博彩公司的幕後老闆?還是說另有其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