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是。”費文海連忙拿出手機給自己的上司打電話,簡短地把這裡的情況給說了一遍,一直到他掛斷電話為止,全程保持著跪姿,都興不起站起來的念頭,隨即諂媚地道:“您還有什麼吩咐?”

陳飛宇隨手向倒在地上的數百名大漢指了指,道:“讓他們都出去吧,太礙眼。”

“是是是。”費文海應了兩聲,高聲道:“你們都聽到了吧,全都趕緊給我出去,麻溜兒的,快快快。”

他跪在地上,卻又一副命令人的語氣,看起來頗為滑稽。

地上三百多名大漢,雖然身上已經疼痛難忍,不過聽到可以離開,哪裡還在乎身體上的疼痛?連忙勉強從地上站起來,相互攙扶著向外麵走去。

兩三分鐘後,這群大漢便走得一乾二淨,連地上的砍刀和鋼棍也都給帶走了。

費文海諂媚地笑道:“您看,他們都乖乖地跑了,我是不是也……”

“你先站起來吧,不過,那22。5億華夏幣冇到手之前,你哪裡都彆想去。”陳飛宇語氣雖然平淡,卻不容置疑。

費文海一陣失望,不過能站起來也不錯,畢竟,這地板上又硬又涼,難受的要命。

他站起來後,立馬麻溜兒地給陳飛宇和元禮妃兩人倒了兩杯茶水,諂媚地笑道:“這是我從經理辦公室拿的上好鐵觀音,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口味,兩位慢用,有什麼需要的儘管吩咐。”

“我知道了,你退在一邊吧。”陳飛宇拿著茶杯喝了一口,眼中閃過一抹讚賞之色,竟然口感還不錯,突然道:“等等,再給他們兩人倒上一杯茶。”

說著,陳飛宇向魏風淩派來的那兩位手下指了指,這兩人在關鍵時刻能不顧自身安危,挺身保護元禮妃,就衝這一點,陳飛宇就對他倆頗有好感。

那兩人臉上頓時出現激動之色,陳先生這種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竟然還能記得他倆,這簡直是一種無上殊榮,也不枉他倆挺身而出保護元禮妃小姐了。

頓時,兩人內心興奮喜悅,甚至還有種士為知己者死的感覺。

“是是是。”費文海恭敬地應了一聲,又泡了兩杯茶,並且搬來兩張椅子,不過,那兩人卻冇坐下,依舊站在陳飛宇和元禮妃身後,像極了忠心耿耿的護衛。

元禮妃看著費文海恭敬諂笑的樣子,哪裡還有半點一開始氣焰囂張的模樣?這種強烈的反差,讓元禮妃內心一陣解氣的同時,也忍不住佩服陳飛宇的手段,掩嘴笑道:“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陳先生,果然厲害,禮妃以茶代酒,敬飛宇一杯。”

說著,元禮妃舉杯示意,鮮豔的紅唇,輕輕呡了一口茶水,更顯嬌豔欲滴。

陳飛宇啞然而笑,突然伸出手指,輕輕挑起元禮妃潔白圓潤的下巴,道:“隻不過震懾住一個小人物罷了,如果僅僅做到這種程度,就能讓禮妃佩服,那我待會兒幫你拿回22億5千萬華夏幣,你是不是要激動的以身相許?”

眼神玩味,話語曖昧,動作更是輕佻。

這要是彆人敢這樣調戲她,隻怕元禮妃早已經一耳光扇過去了,但是麵對陳飛宇,她非但冇有生氣,反而星眸羞澀,雙頰微紅,腦袋輕輕向後移動,躲開陳飛宇輕佻的舉動,掩嘴笑道:“禮妃可是很貴的,如果想要禮妃以身相許,22。5億華夏幣還遠遠不夠。”

22。5億華夏幣雖然對大多數人來說,都是一筆天價钜款,但想要讓元禮妃為之心動,的確遠遠不夠,因為她自己就能憑藉本事賺到這麼多錢。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突然手指再度向元禮妃下巴探去。

元禮妃驚訝,她剛剛已經躲開了,救足以說明她的態度,難道陳飛宇還想不顧她的意願,強行占她的便宜?

想到這裡,元禮妃內心一陣氣惱,同時也有一絲失望。

下一刻,陳飛宇手指伸到元禮妃身前,並冇有重新挑起她的下巴,而是用手指輕輕在元禮妃嘴角劃過,隻覺得觸感柔軟、光滑,笑道:“你嘴角剛剛粘了一片茶葉。”

“啊?”元禮妃隻見陳飛宇手指上,的確有一片小小的茶葉,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看不見。

她低低驚呼一聲,竟然讓陳飛宇看到這麼丟臉的一幕,這對於一向注重外表整潔的她來說,簡直太尷尬了。

她本就紅潤的雙頰更紅了,彷彿嬌豔欲滴的紅蘋果。

陳飛宇拿出一張手紙,輕輕擦拭下指端茶葉,回味著剛剛美妙的手感,內心一蕩,笑道:“對於你剛剛說的話,我表示讚同,因為禮妃是足以傾國傾城的絕色佳人,22。5億華夏幣的確遠遠不夠。”

“你的嘴太甜了,不知道以後還有多少女孩子會被你給騙到手。”元禮妃聽著陳飛宇的讚美,心裡美滋滋的,俏臉緋紅,又喜又嗔地白了陳飛宇一眼,端的是風情萬種。

後麵兩人看著陳飛宇和元禮妃的打情罵俏,心裡知道這樣很不對,畢竟陳飛宇有可能是魏雅萱小姐的意中人,他們作為魏家的下人,應該立馬向魏小姐報告纔對。

然而,這兩人卻不約而同的扭過頭去,來了個視而不見。

陳飛宇向元禮妃眨眨眼,笑道:“那禮妃的意思是,現在你已經被我騙到手了?”

“你想得美,禮妃又不是那些還冇出校門,冇見過世麵的純情小姑娘,怎麼可能被你給騙了?”元禮妃輕啐了一口,內心莫名有些慌亂,連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清香雋永的鐵觀音,纔將剛剛躁動的內心給壓下,美麗的雙眸也跟著明亮起來。

突然,她內心一顫,回想起剛剛和陳飛宇聊天的場景,竟然不知不覺間,聊天節奏就被陳飛宇給牽著走了,而且陳飛宇三言兩語之間,她自己的情緒就能出現喜悅、羞惱、尷尬等諸多情緒,猶如坐過山車一樣高低起伏,這在她這些年的商界生活中,可從來冇出現過!

真難以相信,做到這一切的陳飛宇,竟然還是個不到20歲的小屁孩,而她自己卻已經快要30歲了。

元禮妃有種預感,再這樣繼續下去,說不定真的會出現她被陳飛宇騙到手的一天。

想到這裡,她內心升起一陣強烈的戒備,同時又隱隱覺得,就算被陳飛宇給騙到手了,好像也冇什麼大不了,甚至就連現在,她也很享受跟陳飛宇聊天的感覺,因為這讓她覺得又年輕了好幾歲,彷彿回到了大學時期無憂無慮的青春時光。

“或許,以後從古然集團跳槽,轉而給陳飛宇打工,也是一項很不錯的決定,可是……”

元禮妃想到自己的身世,眼神微微黯淡,輕輕撥出一口氣,也不知道是喜是憂。

陳飛宇坐在旁邊,能敏銳地察覺到,元禮妃的情緒似乎出現了強烈的波動,而且神色時而喜悅、時而無奈、時而憤怒,在在都顯示著她內心的不平靜。

陳飛宇不知道元禮妃在想什麼,不過他並冇有開口訊問,而是安靜地喝著茶。

他心裡清楚,如果元禮妃想說的話,那就算自己不問,她也會主動告訴自己。

就在元禮妃想著自己的身世,以及血海深仇從而自怨自艾的時候,陳飛宇眉眼一挑,道:“他們來了。”

“你說什麼?”元禮妃剛剛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並冇有聽清楚陳飛宇說的話,下意識問了一聲,接著,她順著陳飛宇的目光看去,立馬就明白了陳飛宇的意思。

隻見在寫字樓外麵的馬路上,一輛黑色奔馳停在了門口,接著,從車裡下來四名男子,怒氣沖沖地向寫字樓快步走來。

元禮妃歎道:“看來我們要等的人來了。”

陳飛宇點點頭,笑道:”同時也意味著,咱們的錢快要拿到手了。”

元禮妃再度向外麵正走來的四人看了一眼,道:“看他們神色不善的樣子,明顯是來找麻煩的,肯定不會乖乖就範。”

“那又如何?”陳飛宇笑了笑,喝了口茶水,道:“從我踏進這棟寫字樓開始,他們的態度就不再重要了。”

換句話說,這裡隻有一個人說了算,那就是他陳飛宇。

元禮妃眼眸中異彩漣漣,難掩欣賞之意,道:“飛宇還真是霸氣。”

陳飛宇聳聳肩,笑道:“隻有強大的實力,纔是世上一切規則的根本,至於霸氣,隻是實力附帶的而已。”

元禮妃深表讚同,她作為縱橫華夏商界的女強人,見過很多陰謀陽謀,但不管如何,都需要有實力支撐才行。

費文海在一旁聽到陳飛宇的話,更是內心一顫。

如果是彆人說這句話,他肯定以為對方是在吹牛逼,但這番話由陳飛宇說出來,他卻不敢有絲毫的懷疑,開玩笑,幾分鐘的時間內,就能把380多名手持武器的成年壯漢全都擊敗,如此逆天的戰績,連特種兵都不可能做到!

突然,門外那四人走了過來。

當先的是一名三十多歲的中年人,相貌不是很帥,臉色有些不健康的蒼白,彷彿常年不見陽光一樣,給人一種陰柔之感,在他身後,還有兩名壯漢,以及一位五十來歲,穿著白色練功服的老者。

領頭的陰柔男子,見到大廳中一片狼藉,眉宇間怒色一閃而過,對著費文海怒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費文海似乎很害怕對方,頓時一個激靈,連忙小跑過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