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寫字樓的外麵,費文海透著破碎的門口看到陳飛宇和元禮妃談笑風生的模樣,心中冷笑連連,笑吧,儘情地笑吧,用不了多久,你們就開心不起來了。

不提費文海在門口等人,卻說大廳內,陳飛宇和元禮妃順勢交談起來。

其實嚴格算起來,陳飛宇和元禮妃已經見過多次,但每一次見麵,要麼被彆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要麼就匆匆而彆,很少有像現在這樣深入交談的機會。

現在兩人這一番聊天,竟然越聊越投機,元禮妃時不時咯咯嬌笑,心中油然而生一種知己之感。

陳飛宇眼見火候差不多了,便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問道:“對了,你上次說桑家能給你帶來最大的利益,我回去想了很長時間,你明明是燕京古然集團的總裁,華夏赫赫有名的‘打工女皇’,輪身份和地位,也不比桑玉海低,甚至嚴格說來,還在他之上,我實在想不通,究竟是什麼緣由,你竟然還需要跟他合作,才能牟取最大利益?”

一瞬間,元禮妃神色一黯,不過一閃而逝,伸出手指輕輕捋了下鬢邊的秀髮,道:“飛宇是禮妃是朋友,按理說,這件事情其實也冇必要瞞著你,隻是這件事情說來話長,下次有合適的機會,我再告訴你。”

“好,一言為定。”陳飛宇點頭應了下來,突然,聽到外麵傳來一陣陣的躁動聲,玩味地笑道:“現在的時機的確不好,因為他們來了。”

“什麼?”元禮妃一時間冇反應過來,下意識向外麵看去,頓時,花容為之失色。

隻見外麵寬闊的馬路上,竟然烏央烏央的圍聚來一大群大漢,少說也有三四百人,把整條馬路都給圍了個水泄不通,而且每個人手中都拿著棍棒砍刀,氣焰十分囂張,看上去特彆嚇人,馬路上不少來往車輛被擋住了路,隻能敢怒不敢言。

“怎麼這麼多人?”元禮妃忍不住低聲驚呼。

她後麵那兩名手下,臉色也跟著起了變化。

陳飛宇輕輕拍了下元禮妃的玉手,示意她安心,笑道:“我先前說過,就算數量再多,也隻是一群螻蟻,隻能看著嚇人,根本產生不了什麼威脅。”

元禮妃被陳飛宇的信心感染,也跟著安心下來,接著反應過來自己的手還被陳飛宇壓在手下,俏臉一紅,悄悄抽了回來。

下一刻,費文海昂首挺胸走了進來,身後跟著三四百人,神態一改先前的頹勢,氣焰極其囂張。

由於人數太多,整個大廳根本就放不下,導致還有很多人在寫字樓的外麵。

“怎麼樣,你有何感想?”費文海來到陳飛宇身前,神態得意非凡,伸出大拇指,向自己身後烏央烏央的人群指了指,想看到陳飛宇驚慌失措的表情。

然而他失望了,陳飛宇神色不變,甚至還搖頭而笑,似乎是在笑費文海的天真。

他站起身,向周圍的人群隨意瞥去一眼,道:“這就是你所說的能夠咬死大象的螞蟻?真是讓我白白期待了。”

“怎麼,難道你覺得‘蟻多咬死象’這句話是錯的?”費文海冷笑連連,這小子年紀不大,可真能裝逼。

“不,‘蟻多咬死象’自然是真的,不過嘛……”陳飛宇搖搖頭,伸出食指向人群指去,道:“但是就這麼一些人,卻還遠遠不夠。”

費文海等人彷彿是聽到了世上最好聽的笑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數百人一起大笑,聲音宏大,響徹屋頂,元禮妃都為之微微色變。

費文海一邊大笑,一邊忍不住嘲諷道:“真是笑死我了,你知道這裡一共多少人嗎,一共382人,而且他們手中還拿著鋼棍和砍刀,就算他們隻是遠距離把砍刀、鋼棍向你扔過去,就足以把你給砸死,你現在竟然還覺得這些人數量不夠?”

“的確不夠,而且是遠遠不夠。”陳飛宇自信地道。

費文海冷笑道:“哦?那我倒想問一問,你覺得多少人纔夠?”

陳飛宇負手而立,微微沉吟後,很認真地道:“三四十萬人……不,甚至得是三四百萬人,可能纔會對我產生威脅,至少有可能把我給累死。”

三四百萬人?

聽著陳飛宇極其囂張的話語,包括元禮妃在內,在場眾人紛紛震驚,開口就是三四百萬人,靠,見過囂張的,可從冇見過這麼囂張的!

在場眾人中,也隻有元禮妃才相信陳飛宇說的話,從一刹那震驚的狀態中清醒過來後,她看著陳飛宇傲然而立的身影,星眸異彩漣漣,隻有這樣自信的男人,才能展現出真正的魅力!

而費文海等人再度哈哈大笑起來,比之先前的笑聲還有大,由此可見,他們認為陳飛宇是何等的可笑。

“真是笑死我了,你竟然敢說三四百萬人才能對付你,不得不承認,你小子裝逼是一把好手,那你待會兒是不是還要說,連一支數萬人的正規軍隊都不是你的對手了?”費文海哈哈大笑,笑的眼淚都快點出來了。

陳飛宇聳聳肩,按照他目前的實力來說,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的確能夠擊敗一支全副武裝的萬人軍隊,不過,這種事情冇必要跟費文海這種無關的人說。

元禮妃微微皺眉,覺得費文海的笑聲十分刺耳,同時心中佩服陳飛宇能沉得住氣,要是換做是她被費文海這麼嘲笑,早就一耳光呼上去了。

實際上,對陳飛宇來說,費文海隻是個小人物罷了,冇必要因為他的嘲笑而動怒,就好像一隻摶扶搖翱翔九天的大鵬鳥,不需要理會燕雀的譏笑一樣。

片刻後,裴文海笑罷,眼中閃過一道厲芒,道:“現在,我倒要來看看,你單挑三四百萬人的底氣在哪裡,兄弟們,給我上!”

隨著他話音落下,他身後三百多大漢,紛紛揮刀或者持棒向陳飛宇衝去,烏央烏央的一大片,光看氣勢就足以把人嚇得心驚膽戰。

魏風淩派來的那兩人臉色丕變,心驚之下,雙腿都有些顫抖,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元禮妃坐在陳飛宇的身後,看著陳飛宇清秀甚至略顯瘦弱的背影,內心卻是一陣心安。

麵對洶湧而來的人潮,陳飛宇負手而立,嘴角含笑,大有敵軍圍我千萬重,我自巋然不動的大無畏氣勢!

突然,陳飛宇眼前寒光一閃,一柄砍刀衝著他腦門劈了過來,看樣子是下了死手。

費文海已經笑了出來,如果這一刀砍中了,陳飛宇不死也要重傷,而這就是跟他們作對的下場!

就在砍刀快要砍到陳飛宇腦門上的時候,突然,一隻手指迎了過去,陳飛宇屈指一彈,直接彈在刀身上,隻聽“叮”的一聲脆響,砍刀應聲而斷。

“什麼?”費文海驚呼一聲,神色震驚,難以置信。

然而,還不等他回過神來,便見到了令他更加震驚的事情。

陳飛宇突然動了,在人群之中猶如虎入羊群,所過之處所向披靡,眾多大漢慘叫連連被打倒在地上。

在三四分鐘時間裡,一共382名成年壯漢紛紛倒地哀嚎不止,再無一人站立,砍刀和鋼棍更是嘩啦啦的落滿一地。

魏風淩的兩名手下又是興奮又是激動,這樣強大的人物,難怪會成為魏雅萱小姐的意中人,太特麼牛逼了!

元禮妃眼眸中更是異彩漣漣,覺得陳飛宇又強大又瀟灑。

“我說過,你找的這些人,數量還遠遠不夠。”陳飛宇負手而立,眼神睥睨天下。

“這……這怎麼可能?”費文海這才從震驚狀態中清醒過來,然而,正因為清醒,現在才更加的震驚,天呐,這可是382人啊,竟然幾分鐘不到,就被對方給輕而易舉地解決了,難道,他真的能一人單挑數百萬人?

費文海不願意相信,但現在又不得不信。

“我冇興趣向你解釋為什麼,你隻要知道,在我眼中,你們隻是螻蟻罷了。”陳飛宇斜覷了他一眼,道:“跪下。”

雖然隻有一眼,但眼神淩厲,更勝利劍,而聲音雖平淡,卻震懾心扉!

費文海渾身一震,被陳飛宇氣勢所迫,“噗通”一聲,情不自禁跪了下去,臉色瞬間煞白。

魏風淩那兩位手下驚呼一聲,對陳飛宇更加佩服,連忙把椅子搬到陳飛宇身後,恭敬地笑道:“陳先生請坐。”

陳飛宇點點頭,徑直靠著椅背坐了下去,可淩厲的氣勢卻冇有絲毫減弱,道:“我讓你跪在我麵前,你可服氣?”

“服……服氣……”費文海額頭滿是冷汗,開玩笑,短短幾分鐘內就能打倒近400人,而且臉不紅氣不喘,甚至連汗都不出一下,這樣強大的人物,他不服也不行。

“我讓你現在把那22。5億華夏幣奉上,你可服氣?”陳飛宇氣勢更加淩人。

“服氣、服氣……”費文海突然想到了什麼,接著道:“不過……不過我不是這裡的最高負責人,22。5億華夏幣數額太巨大了,我冇權利調動這麼多的資金。”

陳飛宇微微皺眉,向元禮妃看去,巧合的是,元禮妃也正巧向他看來。

兩人目光對視在一起,陳飛宇向她點點頭,便對費文海道:“那你就把能負責的人喊過來,我親自跟他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