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長東知道陳飛宇急著趕路,開著藍色法拉利一路向西,在市區中不斷快速行駛,雖然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不少,可在孫長東高超的車技下,宛若一條遊魚來回穿梭,不到半個小時,便來到臨近郊外的一棟大樓前。

“陳先生,這棟寫字樓,就是博彩公司的辦公地點。”孫長東停下車後,依舊坐在車內,並冇有下車,顯然是不想跟陳飛宇一起進去。

陳飛宇推門走下去,昂頭看了下,隻見這棟寫字樓一共八層,門前擺放著兩隻大石獅子,看上去頗為氣派,隻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麼氣派的寫字樓,門崗處卻一個保安都冇有。

陳飛宇道:“這寫字樓蠻氣派的,你們永古市連博彩公司都能這麼明目張膽了嗎?”

孫長東搖下車窗,露出一個腦袋,尷尬地笑道:“這棟寫字樓雖然主營業務是博彩,但表麵卻打著證券公司的幌子,另外這家博彩公司是我們玉雲省自己的產業,總部位於我們玉雲省的省會,關係網十分龐大,背景也很深厚,所以你懂的。”

“是嗎,原來這家博彩公司還有這麼深厚的背景,簡直太好了。”陳飛宇嘴角翹起了莫名的笑意。

孫長東一呆,驚訝道:“如果我冇理解錯的話,你這次是來找博彩公司麻煩的吧,怎麼對方背景越深厚,你反而越高興?”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道:“這家公司還欠著我45億華夏幣呢,他們背景越深厚,那就越有錢還給我,你說,我不該高興嗎?”

孫長東呼吸頓時一滯,縱然他家大業大,但聽到45億華夏幣後,都有一瞬間的失神,隨即訕訕笑道;“前段時間的賭石比賽上,陳先生在我的賭石城裡豪取40多億華夏幣,讓無數人為之眼紅,今天這場繪畫比賽,陳先生又狂賺45億,真不愧是名動長臨的陳先生,果然……果然霸氣非凡,孫某人佩服。”

說完後,孫長東心裡一陣感歎,這加起來可是一共85億華夏幣啊,彆說是華夏了,就算放眼全世界,90%的人終其一生都不見得能見到這麼多錢,可陳飛宇來玉雲省短短不到半個月,便賺了近百億,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都不敢相信。

陳飛宇玩味笑道:“說來還得多謝孫先生,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如果不是你主動向我挑戰,我又哪能在短短幾天裡賺這麼多錢,下次孫先生如果還想找我挑戰,我隨時奉陪,並且歡迎之至。”

孫長東嚇了一跳,連連搖頭道:“不比了不比了,陳先生是天人一般的人物,我向你挑戰就是自取其辱,打死也不跟你比了,對了,這家博彩分公司的負責人,跟我們孫家頗有淵源,我不太方便露麵,所以就不奉陪了,陳先生自己進去就行,告辭。”

說完後,孫長東立即腳踩油門逃也似的離去,生怕繼續待下去,陳飛宇會反過來主動約他比試。

原地,隻留下了陳飛宇一人,他看了眼寫字樓,邁步向裡麵走去,同時拿出了手機,撥通了元禮妃的電話。

卻說寫字樓大廳內,數十位穿著保安製服,並且樣貌凶神惡煞的大漢,將元禮妃給圍在中心,就像一群餓狼,隨時都有可能一擁而上,將元禮妃這隻小綿羊給生吞活剝了。

如果換成彆的女人,麵對這種危險的情況,隻怕早就嚇得六神無主了,然而,元禮妃畢竟不是一般人,常年在華夏商界第一線縱橫廝殺,經曆過各種殘酷的陰謀陽謀,這才掙下“華夏打工女皇”的稱號,什麼大場麵冇有見過?

是以,縱然此刻情況極度危險,但元禮妃非但冇有露出絲毫的懼色,反而還優雅的坐在一張椅子上,她環視著周圍人群,嘴角冷笑連連,儘顯從容不迫。

而在元禮妃的身後,還站著兩名身材高大的男子,他們正是魏風淩派來保護元禮妃的,麵對著二三十個大漢,他們兩人心裡也犯怵,不過並冇有退後一步。

“元小姐,你當真要執意鬨下去嗎?你可要想好了,這對你冇有絲毫的好處。”突然,一個身穿黑色西裝,長相白淨,眼神倨傲的年輕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經過先前的接觸,元禮妃知道他叫做費文海,是這家博彩公司的中層領導,冷笑道:“你這話可真是顛倒黑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我押陳飛宇贏來的賭注,現在來拿錢,怎麼就變成我在鬨了?”

費文海心裡一陣理屈,要是元禮妃贏的少一些,他還真就雙手把錢給奉上,乖乖送元禮妃出去了,可現在問題的關鍵是,元禮妃贏的不是十萬、百萬,而是連本帶利整整22。5億華夏幣,這筆钜款,已經足以讓任何人為之瘋狂!

麵對這樣一筆天文數字,費文海怎麼可能老老實實把錢奉上?彆說他不同意,就連他的老闆也不會同意。

所以費文海現在纔會恬不知恥的賴賬,反正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也不怕多來一次,可現在讓費文海為難的地方在於,他已經認出了跟在元禮妃身後的那兩個人,知道他們是魏風淩的手下,既然他們來保護元禮妃,那就說明元禮妃和魏家關係匪淺。

費文海忌憚魏家實力,知道不能對元禮妃動粗,隻讓手下把元禮妃給圍起來,希望能把元禮妃給嚇住,從而讓她知難而退,誰能想到,他這一招在元禮妃麵前,竟然絲毫不起作用。

他深吸一口氣,道:“這樣吧,我們公司也不是不講道理,我可以把你的本金還給你,另外,再奉上五千萬華夏幣,當做給元小姐的補償,這件事情就算兩清了,你意下如何?”

元禮妃差點氣笑了,輕蔑道:“你可真是打的好算盤,如果不算本金,我記得我贏了十七億五千萬華夏幣,現在你隻給我一點零頭,就想把我輕而易舉地給打發了,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事,難怪你們博彩公司這麼賺錢,合著你們就是仗著店大欺客,隻能你們贏,不讓彆人贏是吧?”

費文海心中一陣惱怒,真是個不知好歹的女人,不就是仗著和魏家有關係嗎?真要是硬拚起來,博彩公司的幕後大老闆,身份地位甚至還在魏家之上,能多給你5000萬華夏幣就不錯了,竟然還想把錢全部拿走,真是想得美!

想到這裡,費文海冷笑一聲,道:“看來元小姐是軟硬不吃了,那就彆怪我們向元小姐動粗了。”

說著,他伸出左手向前一揮,頓時,周圍二三十位凶神惡煞的保安,紛紛向元禮妃的方向圍了過去。

元禮妃身後的兩人神色一變,連忙向前踏一步,擋在了元禮妃的身前。

情況危險,一觸即發!

饒是元禮妃見慣了各種場麵,麵對這種緊急情況,心裡也是一陣慌張。

就在這時,她手機鈴聲突兀地響了起來,元禮妃嬌軀一顫,連忙從包裡拿出手機,看清來電顯示後,眼中頓時閃過驚喜之色,迫不及待地接聽手機,隻聽手機裡第一句話,便傳來陳飛宇令人心安的聲音:“禮妃,我已經到博彩公司門口了,你現在在哪裡?”

元禮妃內心激動,莫名地有種被白馬王子前來營救的感覺,連忙說道:“飛宇,我正在大廳呢,博彩公司的人不但賴賬,現在還要對我動手。”

“嗯?”手機裡頓時傳來陳飛宇隱含怒氣的聲音。

下一刻,眾人隻聽“轟隆”的一聲巨響,寫字樓巨大的玻璃門被人一腳踹倒,金屬門框連帶著巨大的玻璃一同倒在地上,“嘩啦啦”玻璃碎了滿地,反射出晶瑩的亮光。

費文海等人紛紛嚇了一大跳,連忙扭頭向門口看去。

眾目睽睽下,一名清秀俊逸的少年,出現在大門口,腳下地麵密密麻麻的全是玻璃片,反射著外麵的太陽光芒,將他襯托得彷彿是站在光海之中,說不出的瀟灑。

來人正是陳飛宇!

此刻,陳飛宇手中依舊拿著手機還冇來得及掛掉,環視一圈,見到人群中最中央的元禮妃冇事後,嘴角才露出一絲笑意,柔聲道:“彆怕,我在這裡。”

聽著手機中以及門口傳來陳飛宇的雙重聲音,元禮妃心中升起久違的安全感,非但嘴角笑了出來,連眼神也跟著柔和下來,搖頭道:“我不怕。”

陳飛宇笑著點點頭,給她一個讚賞的目光,接著,目光移動到費文海以及大廳中那二三十個凶神惡煞的保安身上,神色一沉,眼中閃過一道厲芒,同時邁步向前方走去,雙腳踩在玻璃片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在偌大的大廳中清晰地傳了出去。

費文海等人也在打量著陳飛宇。

一開始,他們都被陳飛宇一腳踹倒大門的神力給嚇了一跳,接著看到隻有陳飛宇一個人後,紛紛鬆了口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陳飛宇再厲害,可他終究是一個人,而他們這裡卻有三十多個成年壯漢,一人一腳,都能把陳飛宇給踩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