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邁步而進,不由眼前一亮,隻見這間屋子裝飾得古色古香,古董錯落有致地擺放在屋子中,青釉陶瓷、名貴書畫、精緻鼻菸壺等等應有儘有,雖然數量眾多,但毫無突兀與庸俗之感,處處充滿了和諧感,就好像這些古董就應該擺放在這裡一樣,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古典美,和剛剛平凡而普通的小巷與院落相比,簡直是兩種極端。

如果用一個成語來形容陳飛宇此刻感覺的話,那就是“敗絮其外,金玉其中”。

除了古色古香的裝飾外,屋內還有一股很好聞的沉香撲鼻而來,淡雅雋永、回味悠長,讓人精神為之一振。

此刻,在屋子中央的藤椅上,優哉遊哉坐著一位老者,他頭髮灰白,穿著灰色唐裝,手中還拿著兩個鐵蛋閉著眼睛把玩著,神情安逸、恬淡舒適,彷彿外界發生的一切,都跟他冇有絲毫關係。

陳飛宇和柳天鳳對視一眼,看來,這位老者就是他們這次要找的人—孫振華。

果然,孫長東走到孫振華旁邊,彎腰小聲說道:“爺爺,我帶來了兩位朋友,他們有事情找你。”

“嗯。”孫振華鼻音拖得長長的,慢慢睜開眼睛,從藤椅上坐直了身體,看到陳飛宇後,突然眼前一亮,嗬嗬笑道:“這位小友看起來清秀俊逸、氣度不凡,雖然表麵謙虛祥和,可你的眼神中卻有藏不住的凜然傲意,想來,你就是這段時間讓整個玉雲省為之起舞的陳飛宇陳先生吧?”

陳飛宇眼中訝色一閃而過,笑道:“古人常說‘聖人不出門,而遍知天下事’,孫老先生雖隱居於小巷之中,卻能一眼認出我來,佩服佩服。”

孫振華哈哈大笑,連連搖頭道:“老夫可稱不上‘聖人’之名,不敢當不敢當,還不是陳小友這段時間將整個永古市鬨得沸沸揚揚的,連早就不聞窗外事的老夫,都時不時的能聽到你的大名,再加上陳小友長相陌生,明顯不是我們永古市的人,可長東卻能帶你來見我,想來身份非同小可,所以我才能猜出來,你應該就是陳飛宇。”

孫振華一口一個“陳小友”,顯然不敢托大,隻能跟陳飛宇平輩論交,孫長東作為孫振華的孫子,在旁邊要多尷尬有多尷尬,心想,老爺子跟陳飛宇平輩論交,那我豈不是還要叫陳飛宇一聲“爺爺”?比賽輸給陳飛宇就算了,難道連輩分也要輸給陳飛宇?

想到這裡,孫長東一臉的鬱悶。

柳天鳳聽著孫振華對陳飛宇如此之高的評價,驚訝的同時,內心也有驕傲之感,忍不住昂首挺胸。

陳飛宇笑道:“孫老先生慧眼如炬,看來也是寶刀未老,當得‘古董大王’之名。”

“不敢當不敢當,什麼古董大王,不過是道上的朋友捧我,才這樣稱呼我,如果冇人捧我,那老夫又算得了什麼?”孫振華搖頭而笑,又扭頭看向柳天鳳,笑道:“這位姑娘容顏絕美、英氣勃勃,和陳小友站在一起,宛若一對神仙眷侶,想來,一定是陳小友的女朋友了。”

柳天鳳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羞澀之下把頭低了下去,眼中閃過喜意,隻聽這時陳飛宇笑道:“她叫柳天鳳。”

“飛宇冇有否認,他真把我當女朋友了?”柳天鳳隻覺得心裡美滋滋的。

孫振華扭頭對孫長東道:“你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去泡上一壺上好的‘大紅袍’來款待貴客?”

孫長東應了一聲,心裡鬆了口氣,連忙離開這個讓他尷尬的地方。

“陳小友、柳姑娘,兩位快請坐。”

孫振華伸手示意,陳飛宇和柳天鳳便坐在了他的對麵,中間隔著一張黑色的檀香木桌,上麵放著一尊青銅錯金四象香爐,清雅雋永的沉香,正從香爐中嫋嫋升起。

孫振華見陳飛宇的目光在香爐上多停留了一會兒,不由眼前一亮,嗬嗬笑道:“這尊青銅錯金四象香爐是清朝時期的文物,雖然纔有200多年曆史,不過我見它造型精美,便把它擺在桌上使用,能夠時時欣賞把玩,陳先生覺得這尊香爐如何?”

孫振華是有名的古董大王,他既然說這尊香爐是清朝時期的文物,那自然錯不了。

陳飛宇知道,孫振華是有意考校自己來了,便笑道:“我對文物一道雖然不是特彆在行,不過也能看得出來,這尊香爐通體呈‘鼎’狀,而這種鼎式爐的確是清朝初期纔開始出現的形式。

另外,這尊香爐造型雄渾敦厚,青花紋飾流暢,四象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各具特色,的確是難得一見的精美器物。

孫老先生不但能得到這樣一尊精美的青銅錯金四象香爐,而且還能常常用它來熏香,不知道會羨煞多少旁人?”

孫振華一拍大腿,對陳飛宇越發欣賞,哈哈笑道:“陳小友這番話,可是說到我心坎裡去了,原來陳小友也是此道中人,妙哉妙哉,你猜這尊香爐我是從何處得來的?”

柳天鳳心中又是一陣驕傲,想不到陳飛宇連鑒賞文物都會,簡直是無所不能。

想到這裡,她又悄悄的向陳飛宇看去,正巧,陳飛宇似有感應,同樣向她望去。

兩人的目光一瞬間交彙在一起,柳天鳳連忙扭過頭去,有種被電到的感覺,心裡又酥又麻,俏臉更是紅彤彤的。

這時,陳飛宇已經扭過頭去,對孫振華搖頭道:“不知。”

孫振華興奮地道:“十二年前,老夫去燕京潘家園的時候,花了100塊錢,從一個古董地攤中淘回來的,嘿,可笑地攤老闆有眼不識珍寶,還以為100塊錢賣賺了,他哪裡知道,這尊青銅錯金四象香爐,按照市價來說,現在少說也值上百萬,哈哈哈哈。”

孫振華說完後,忍不住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

陳飛宇一陣愕然,100塊錢賺回100萬,孫振華不愧是永古市古董大王,的確有一手。

突然,隻聽“吱呀”一聲,孫振東推門走了進來,手中拿著托盤,上麵放著一壺泡好的大紅袍與三個小瓷杯,放在檀香木桌上後,分彆給陳飛宇三人倒上茶,便自覺地退了出去。

陳飛宇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茶香嫋嫋,唇齒留香。

孫振華看了眼孫長東走出去的背影,突然笑著說道:“陳小友,我們言歸正傳,我先前聽說,我這個不爭氣的孫子,曾主動向你挑戰,分彆比試賭石、賽車和繪畫,你現在能出現在這裡,想來陳小友成了這場比試最後的贏家。”

“然也。”陳飛宇點頭道。

孫振華微微沉吟,繼續道:“我還聽說,陳小友有事情想要訊問我?”

“不錯。”陳飛宇收斂情緒,茶杯向桌上一放,道:“我想知道,在半個月前,永古市是否出現過盜墓的情況,如果有的話,又是何方勢力?”

柳天鳳連忙把自己剛剛小女人戀愛的心態甩出腦海,收斂情緒,看向了孫振華。

孫振華眼中閃過一抹驚疑,沉吟道:“據我所知,陳小友是高高在上,立於雲端的人物,理應超脫流俗纔對,怎麼還對盜墓這種下三流的事情感興趣?”

“我自有深意。”陳飛宇神秘笑道。

孫振華輕輕喝了口茶,一雙眼神閃爍不定,突然放下茶杯,語出驚人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陳小友和柳小姐打聽關於盜墓的事情,應該是為了‘傳國玉璽’吧?”

開口便被孫振華說破來意,柳天鳳頓時嬌軀一震,同時心念急轉,莫非這次的任務泄露了?

陳飛宇也有一瞬間的訝異,不過立馬就淡定下來,挑眉笑道:“我很好奇,孫老先生是如何知道的?”

莫名的,房間內原先友好的氛圍掃蕩一空,氣氛變得緊張激烈起來,彷彿金戈鐵馬,一觸即發。

就連守在外麵的孫長東都被驀然變得凝重的空氣嚇了一跳,連忙推開門走了進去,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孫振華向他擺擺手,嗬嗬笑道:“冇事,你先出去。”

“哦。”孫長東撓撓後腦勺,重新出去帶上門,一臉的懵逼。

屋內,孫振華笑道:“我今年已經70多歲了,這人呐,隻要是年紀大了,知道的事情自然而然就多了。

我記得從我小時候開始,就曾聽說過永古市某個古墓裡,藏著華夏曆史上具有傳奇色彩的皇權象征—傳國玉璽,隻是這麼多年來,一直冇人知道傳國玉璽的具體位置,漸漸的,人們都以為這個傳說是假的,自然也就淡忘了傳國玉璽的事情。

不過,我卻是牢牢記在心裡,因為我知道,這個傳說是真的,而且我還知道,傳國玉璽究竟藏在哪個古墓中。”

此言一出,柳天鳳更是渾身大震,孫振華知道傳國玉璽藏匿的位置,難道,偷盜傳國玉璽的人,就是孫振華?

想到這裡,柳天鳳掩藏在桌子下的手,閃電般抽出一張符紙,準備先把孫振華給拿下再說。

突然,一隻大手伸過來,抓住了柳天鳳的玉手,阻止了她的動作。

柳天鳳一陣愕然,忍不住向陳飛宇看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