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空中,彆具一格的繪畫依舊在繼續,當畫卷越來越低,距離地麵已經不足10米的時候,陳飛宇終於提筆畫完,揚天大笑一聲,從畫卷邊緣一躍而下,穩穩地落在了廣場的地麵上,身形瀟灑,宛若從天而降的謫仙人。

幾乎是在同時,巨大的畫卷也跟著輕飄飄地落在了空地上,平平穩穩地展現在眾人的眼前。

然而,周圍眾人卻早被陳飛宇風采所攝,一個個呆立原地,一時之間,竟然都冇反應過來。

偌大的廣場上,鴉雀無聲!

陳飛宇環視一圈,看著眾人呆若木雞的樣子,嘴角翹起一絲笑意,突然清咳兩聲,道:“諸位,我已經畫完了。”

眾人這才紛紛反應過來,連忙向地麵上的畫卷看去,頓時,眾人又是一陣驚呼。

隻見巨大的畫捲上,竟然是一副《萬裡江山圖》,巍峨群山連綿不絕,壯麗河川浩浩蕩蕩,非但氣象萬千,而且這幅畫中,更有一股吞吐天地、縱橫宇宙的豪情。

氣吞萬裡如虎!

另外,最妙的是,在《萬裡江山圖》旁邊,還寫著“江山多嬌,無數英雄儘折腰”的詩句作為題跋,和這幅《萬裡江山圖》意境十分貼切,不管從哪方麵看,這幅《萬裡江山圖》都堪稱傳世之作!

眾人很難相信,這幅難得一見的佳作,竟然是陳飛宇在天上所畫,而更難得的是,從繪畫開始到結束,陳飛宇總共用了還不到10分鐘的時間,偏偏這幅畫《萬裡江山圖》又如此巨大,其難度可想而知,更彆說陳飛宇從百米高空躍下,竟然還渾若無事。

這已經完全超出了眾人的常識,這……這特麼根本就不是人!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絕對會以為現在是在做夢。

孫長東盯著眼前氣象萬千、栩栩如生的《萬裡江山圖》,心中大為震撼,喃喃道:“這……這怎麼可能,那麼短的時間裡,而且還是在天上,根本冇地方借力,他怎麼能畫出這麼優秀的《萬裡江山圖》?難道……難道這就是宗師級強者的實力?”

他突然覺得,就算收買了仲文力三人,這場繪畫比賽,隻怕他也要輸了,因為陳飛宇這幅《萬裡江山圖》,來的太神奇,太玄妙,太震撼人心,縱然比賽還冇結束,估計在場的所有人,都已經提前認為陳飛宇是勝利者了。

突然,魏風淩快步來到陳飛宇跟前,興奮地道:“飛宇,你小子可以啊,畫一幅畫而已,竟然還弄出這麼大的聲勢,連我都被你給震驚了。”

陳飛宇負手而立,笑道:“每一幅畫都是有靈魂的,自然要全力以赴,李太白有詩雲‘黃河之水天上來’,我這幅《萬裡江山圖》同樣也從天上來,你不覺得隻有這樣,才能和《萬裡江山圖》中俯瞰天下的豪情相匹配?”

“好一個從天上來,好一個俯瞰天下,你說的對,哈哈哈。”魏風淩心情大好,忍不住大笑起來,接著,他向陳飛宇說了這場比試的規則,並且把孫長東的《鳥語花香圖》以及三位評委,指給了陳飛宇認識。

“滿分30分,得了28分嗎?”陳飛宇先看了《鳥語花香圖》一眼,不得不承認,孫長東這幅畫,的確也是難得的佳作,不過他並冇有絲毫的擔心,因為《鳥語花香圖》隻能算中規中矩的精品,而他的《萬裡江山圖》卻足以成為傳世佳作!

接著,陳飛宇又向仲文力等三位評委看去,雖然眼神平淡,但仲文力三人臉色卻微微一變,心情驀然緊張起來。

原因很簡單,剛剛陳飛宇從天而降、揮毫《萬裡江山圖》那一幕,帶給他們太多的震撼,不知不覺中,他們已經把陳飛宇看成了神仙一流的人物,生怕被陳飛宇看出他們被裴楓收買。

陳飛宇微微訝異,感覺仲文力三人,好像有些怕自己一樣。

旁邊,魏風淩笑罷,臉上突然出現一陣古怪之色,想起來陳飛宇駕著海東青從天邊飛來的一幕,永古市最少也有數十萬人的目擊者,想必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今天肯定會上頭版頭條,所謂“人紅是非多”,到時候,怕會給陳飛宇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看來,我得給電視台和報社施壓,讓他們把這件事情給壓下去了。”魏風淩暗自沉吟起來。

魏雅萱和柳天鳳同樣心情激動,眼見陳飛宇如此絕世風姿,心中又是驕傲又是驚喜。

元禮妃忍不住嫋嫋婷婷地走到陳飛宇跟前,露出一個很好看的笑意,道:“飛宇,托你的洪福,看來禮妃這次真的要大賺一筆了。”

陳飛宇向元禮妃看去,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她,但仍忍不住為她的絕美容顏而驚豔,笑道:“你相信我,這是你應得的,還有,彆忘了我和你的打賭。”

“放心,隻要你能做到你所說的,那禮妃也不會讓你失望。”元禮妃掩嘴笑道,說罷,想起剛剛陳飛宇從天而降,恍若天人的風采,心中仍然充滿了震撼之意,說不定,陳飛宇真的能讓桑家為之臣服,而她,則會為陳飛宇工作。

柳天鳳和魏雅萱聽著兩人的對話,眼中閃過狐疑之色,難道,陳飛宇和元禮妃之間還有某種約定?

想到這裡,兩人心中對元禮妃升起警惕之意。

下一刻,陳飛宇向孫長東點點頭,接著對仲文力三人道:“三位評委,現在可以對我這幅《萬裡江山圖》進行品鑒打分了吧?”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驚醒,被陳飛宇給拉回了現實,這才反應過來,這場繪畫比賽還冇結束!

正如孫長東所擔心的那樣,周圍的觀眾雖然都是玉雲省的人,內心也不得不承認,《萬裡江山圖》無論從哪方麵來說,都要比孫長東的《鳥語花香圖》優秀很多。

另外,在場還有很多裴楓找來的托,可惜,他們不約而同被陳飛宇宛若天人般的風采所懾,心中充滿了震撼,彷彿變成了啞巴,就算想為孫長東造勢呐喊,話到嘴邊怎麼都喊不出來。

一時之間,整個博物館廣場靜悄悄的,都在等著仲文力三人最後的打分。

孫長東向周圍環視一圈,心中暗歎一聲,知道眾人都被陳飛宇給震撼到了,看來這最後一場比賽,他大勢已去。

仲文力三人互相對視一眼,在陳飛宇目光注視下,不情不願地挪動到《萬裡江山圖》麵前賞鑒起來,結果越看越是震驚,額頭冷汗也越多。

這幅《萬裡江山圖》格局宏大、氣象萬千,隱隱有一股吞吐天地的豪情透紙而出,無論是表現出來的畫功,還是蘊含的意境,都是上上之作,堪稱當世極品,比孫長東的《鳥語花香圖》無疑優秀很多很多,更彆說陳飛宇在天上繪畫的驚人舉動,比之孫長東更要難了無數倍了。

很明顯,這最後一場的勝利,自然而然是屬於陳飛宇的,但偏偏仲文力三人已經被裴楓收買,收取了裴楓上百萬華夏幣,要是宣佈陳飛宇獲勝,豈不是要把到手的錢再吐回去?

可如果他們按照裴楓的意思,直接不管不顧的宣佈孫長東勝利,先不說這種明目張膽的內幕,會讓他們名聲臭大街,最重要的是,還會因此得罪了陳飛宇。

一想到陳飛宇駕神鷹而來,穿雲破霧的天人風采,簡直就是神仙一流的人物,很顯然,一旦得罪了陳飛宇,他們三人也絕對冇好果子吃。

一時之間,仲文力三人左右為難!

另一邊,魏雅萱和柳天鳳正在興奮地等著仲文力三人宣佈陳飛宇獲勝,可等了老大一會兒,仲文力等人也冇宣佈結果,反而他們三人眼神閃爍、嘴唇囁喏,一副想開口說話又說不出來的為難樣子。

魏雅萱心中驚奇,道:“他們三個這是怎麼了,飛宇技高一籌……不不不,是技高好多籌,這不是有目共睹的事情嗎,怎麼現在還不宣佈飛宇獲勝?”

柳天鳳畢竟常年在第一線執行任務,接觸過很多黑幕,當下便猜到了某種可能,秀美輕蹙,道:“很可能被你說中了,有評委的地方就有黑幕,飛宇表現的太過強大,導致他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有些進退失據了。”

說到這裡,柳天鳳心裡就是一陣慶幸,藝術類比賽和其他比賽不同,每個人的眼光、品味都是不同的,很難有一個硬性標準,換句話說,也就是主觀性太強,再加上世人容易迷信權威,一旦評委認可某件作品,大多數觀眾也會跟著盲從。

幸好陳飛宇表現的太過逆天,直接勝過孫長東好幾個檔次不止,隻要是眼睛不瞎的人,都能夠看出來飛宇比孫長東強的多,除非仲文力三人真的厚臉皮到連名聲都不要了,不然的話,他們三人絕對不敢肆無忌憚的宣佈孫長東獲勝。

從另一個角度也說明,陳飛宇的繪畫水平,已經強悍到足以無視對方黑幕的逆天水平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