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眾人一聲聲的驚歎聲中,孫長東勝券在握,得意之下,又忍不住喝了幾口竹葉青,感覺越發的痛快!

隨後,他擦了下嘴角的酒水搖頭而笑,在他看來,裴楓收買評委的行為完全是多餘的,憑藉他的實力,完全可以堂堂正正的擊敗陳飛宇!

“魏先生,現在看來,除非飛宇能夠表現完美,不然的話,想要贏下這場比賽,會非常的艱難。”元禮妃淡淡說道,不經意間,眼眸中閃過一抹擔憂,她可是壓了5億華夏幣在陳飛宇身上,雖然陳飛宇已經給了她旱澇保收的承諾,可她同樣不願意見到陳飛宇落敗。

畢竟,除了她和陳飛宇是朋友外,陳飛宇獲勝,對她來說才能實現利益最大化。

魏風淩點點頭,雖然心中同樣凝重,不過出於對陳飛宇的信心,道:“放心吧,我對飛宇有信心。”

突然,孫長東麵帶得意之色,走到魏風淩跟前,笑道:“魏先生,孫某人一幅畫已經作完,怎麼陳飛宇還冇到,該不會真如我先前所說,陳飛宇真的臨陣脫逃,打算放棄了吧?”

魏風淩淡淡道:“飛宇會來的。”

魏雅萱更是嗤笑一聲,道:“你想的可真美,就你那三腳貓水平的拙劣畫作,怎麼能讓飛宇臨陣脫逃?小心待會兒輸給飛宇後被打臉,還有,你最好離我遠一點,你渾身的酒氣,快讓我噁心到冇辦法呼吸了。”

孫長東臉色一沉,他的得意之作,竟然被魏雅萱譏諷為隻有三腳貓的水平,心下惱怒異常,不過魏家實力強大,他可不敢出口駁斥魏家的小公主。

當下,他向後退了幾步,環視周圍一圈,高聲笑道:“如諸位所見,我原先和陳飛宇約定,於今日中午進行比賽,可午時已至,孫某人一幅畫已經作完,但是陳飛宇還冇到,難不成,他要讓我們大家一直等到晚上?我看不如這樣,再給陳飛宇半個小時時間,如果半個小時後他還不來,那便宣佈他棄權,諸位以為如何?”

此言一出,魏風淩等人紛紛皺眉。

然而,周圍眾人卻轟然叫好。

“冇錯冇錯,在場的很多人,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平日裡要多忙就有多忙,肯定不能一直等著陳飛宇。”

“我看孫先生這個主意很好,再給陳飛宇半個小時,既能體現出咱們玉雲省的風度,又能不浪費大家的時間,簡直是兩全其美,我看就這麼辦。”

“嘿嘿,說不定陳飛宇自認不敵,已經不打算來了,我看這半個小時也是白給,得,咱們就在這裡多耗半個小時,反正最後結果也是孫長東先生獲勝。”

周圍大多數觀眾,都是裴楓找到為孫長東造勢的托,自然孫長東隨便說一句話,都能夠萬眾響應,聲勢浩大。

魏雅萱和柳天鳳氣得渾身都在顫抖,元禮妃更是眉宇輕蹙,心中大為惱火。

孫長東得意而笑,突然轉身,向仲文力笑道:“仲老先生,您是咱們永古市書畫協會的會長,更是這場比試的評委,您覺得意下如何?”

仲文力點頭笑道:“你說的冇錯,我看就以半個小時為限,如果到時候陳飛宇冇來,那就直接宣佈你獲勝……”

突然,他的話還冇說完,隻聞從天上傳來一聲嘹亮的鷹鳴,響徹整個天空。

眾人紛紛下意識抬頭望去。

隻見在百米高空上,有一隻神俊非凡、渾身黑羽的雄鷹,正從遠方振翅飛來。

正是海東青!

縱然距離尚遠,而且還在百米高空,但眾人也能直觀的感受到,這隻海東青體型碩大,展翅之間,比一架直升機還要大上不少,彷彿是天空中的霸主,除了博物館廣場眾人外,連永古市市中心數十萬人的目光都被吸引。

他們身處都市,平常連一隻雄鷹都很難見到,更彆說如此神俊、如此巨大的海東青了,不由紛紛驚撥出聲,還以為看到了神物,紛紛拿出手機拍照。

柳天鳳突然渾身一震,眼中出現驚喜之色,激動之下,甚至嬌軀都開始顫抖起來,道:“飛宇,是飛宇來了。”

“你說什麼?”魏風淩兄妹和元禮妃驚撥出聲,連忙仰頭定睛看去,難道,陳飛宇在海東青的背上?

突然,人群中有人眼尖,驚呼道:“看,你們快看,這隻鷹的背上,好像是個人。”

眾人紛紛驚呼不已,連忙睜大眼睛看去,頓時一片嘩然。

隻見在海東青的背上,赫然有一人迎風而立,姿態瀟灑宛若仙人,雖然距離太遠導致看不太清,但也能看得出來,那是一名年輕人。

隨著海東青越飛越近,眾人隱隱約約間,能夠看到那名年輕人好像揹著一個包袱,手中還拿著一根長約5米多的“長棍”。

眾人又驚又奇,紛紛議論著鷹背上的人究竟是人還是神仙?

顏雨晴看著天上越飛越近的神鷹,震驚道:“太不可思議了,世上竟然有這麼大的海東青,而最可不思議的,還是海東青背上那人,能駕神鷹而來,他到底是誰?”

“陳飛宇,他是陳飛宇。”裴靈慧仰天而視,心中震撼。

當初在長臨省陽江山的時候,她就曾見過陳飛宇坐著海東青前來和方鵬清決戰,當時給她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所以現在見到海東青後,立馬就認了出來。

“陳飛宇?”顏雨晴驚呼一聲,連忙定睛向天空中的那道人影看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隻覺得那道宛若仙人一般的人影,和陳飛宇逐漸融合在了起來。

她心中興奮,眼眸中異彩漣漣!

而另一邊,同樣震驚的還有魏風淩等人,心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喃喃道:“難……難道真是飛宇?”

柳天鳳和魏雅萱又是興奮又是激動,俏臉上浮現潮紅之色,就連元禮妃,內心都忍不住人不沸騰起來。

孫長東緊緊盯著天空中宛若仙人一般的人影,莫名的,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莫非,他是陳飛宇?這……這應該不可能吧?

很快,他便知道了答案,海東青飛到博物館正上方時,正巧遮擋住了太陽,眾人感覺巨大的陰影撲麵而來,彷彿遮天蔽日!

魏雅萱興奮地尖叫起來,像一個小迷妹一樣,也不管陳飛宇能不能聽到,連連向天空揮手,高聲喊道:“飛宇太棒了!”

周圍眾人又是一片嘩然,鷹背上的仙人,竟然是陳飛宇?他飛這麼高,又是為了什麼?

孫長東更是渾身大震,心中不祥的預感更加強烈。

突然,天空中的人影,也就是陳飛宇,在眾目睽睽下從海東青的背上一躍而起,穿雲破霧,再度向上躍起數十米的高度,引起下方眾人陣陣驚呼,而海東青則振翅向遠方飛去。

他們仰頭觀視,可是由於太高,隻能見到一個模糊的黑點,不少有恐高症的人,更是臉色發白,雙腿顫抖,替陳飛宇感覺頭暈目眩。

陳飛宇身在高空,耳邊風聲呼嘯,休閒裝獵獵作響,享受著天空中無拘無束的感覺,嘴角翹起一絲莫名的笑意,既然是最後一場比賽,那就聲勢浩大一些,讓孫長東徹底感受到絕望!

他手中的“長棍”,其實是捲起來的空白畫軸,而他,便要在天上作畫!

想到這裡,他右手微揚,畫軸在空中順著風勢鋪展開來,長度足有10米。

就連下方眾人,也能夠看到畫軸的形狀,不由目瞪口呆,接著,有人腦中靈光一閃,失聲震驚道:“那不就是畫軸的樣子嗎,難道……難道陳飛宇要在天空中進行繪畫?”

此言一出,眾人先是愕然,繼而一片嘩然,紛紛為陳飛宇前所未有的繪畫方式感到震驚!

孫長東更是心中震撼難以言喻,陳飛宇此舉,簡直……簡直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下一刻,在他們各自震撼的心情中,陳飛宇一邊向下方墜落,一邊雙手鬆開了畫軸,而且在畫軸被大風吹走之前,搶先一步用真氣將其表麪包裹住,一方麵穩定住畫軸的形狀,使畫卷平整,方便自己作畫,另一方麵則讓畫軸不受大風影響,在不會被大風吹裂的前提下,又能夠和空氣阻力發生作用,以使其能夠在空中緩慢下降。

接著,陳飛宇在空中淩空向前邁了一大步,雙腳立於畫卷之上,解開背上的包裹,裡麵赫然是各式毛筆與墨水硯台。

“開始了!”

陳飛宇深吸一口氣,收斂情緒,提筆揮毫蘸墨,對著畫卷快速畫了起來。

隻見他筆墨縱橫,在畫捲上揮灑自如,自有一派宗師氣度。

而且陳飛宇繪畫速度奇快,在畫卷下降了30多米的距離後,便在畫捲上勾勒出一座座巍峨雄偉的高山。

等畫卷又下降50米後,巨大的畫捲上又多出數條川河與琪樹瑤草,端的是氣派非凡。

下方眾人透過畫卷的背麵,能看到畫捲上不斷出現的山河草木,不由全都看傻眼了,包括孫長東和仲文力等人在內,一個個呆立當場,連話都說不出來。

要知道,他們從小到大,什麼時候見過陳飛宇這種震撼人心的畫法?

這一幕,給了他們太多的震撼,恐怕,他們這輩子都會永遠記住這一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