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463章 連環計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孫長東的法拉利是經過專門改造的,單論車的效能來說,要比陳飛宇的邁巴赫強上一籌,雖然兩人是同時啟動,但幾乎是在瞬間,孫長東的法拉利,就稍微領先了陳飛宇一個身位,而且還有越來越領先的趨勢。

旁邊圍觀的觀眾們頓時爆發出興奮的尖叫聲。

陳飛宇坐在車內表情淡然,神色不慌不忙,現在稍微落後一點絲毫冇有關係,反正他對這條賽道也不熟悉,就讓孫長東在前麵探路好了,他自信,等熟悉這條盤山公路後,到了彎道拐角的地方,絕對能夠反超對方!

兩輛車都是全速行駛,在月色下,彷彿化作兩道流星,很快,眾人肉眼便看不見了。

不過天上還有數架直升飛機緊追不捨,其中一架直升飛機在全程跟拍,將賽況實時轉播到下方人群中的一塊巨大電子熒幕上,眾人這才能夠繼續觀看精彩而刺激的比賽。

魏雅萱緊緊盯著電子熒幕上陳飛宇的那輛邁巴赫,發現陳飛宇已經落後,憂心忡忡地道:“哥,這條盤山公路這麼危險,飛宇在這裡兩眼一抹黑,該不會出事吧?”

她還不知道昨天有人在盤山公路上埋炸彈的事情,要是知道的話,隻怕會更加擔憂。

魏風淩微微沉吟,隨即笑道:“放心吧,看飛宇自信滿滿的樣子,應該冇什麼問題纔對,你就在這裡等著飛宇獲勝的訊息吧。”

他的話剛說完,突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他拿起手機後,眉頭瞬間皺起。

因為這是他義父蕭天則打來的,而他很清楚,除非遇到緊急情況,他義父輕易不會主動跟他打電話。

莫名的,魏風淩心裡升起不祥的預感,接聽電話後,隻聽了一句,他臉色瞬間大變。

“哥,發生什麼事情了嗎?”魏雅萱被魏風淩難看的臉色嚇了一大跳,就連柳天鳳和蕭雪菲也向他這邊看去。

魏風淩來不及解釋,直接撥通了陳飛宇的電話,眼神中滿是焦急之色,甚至連額頭都出現了一層冷汗。

卻說陳飛宇駕駛著邁巴赫疾馳在盤山公路上,不緊不慢地跟隨在法拉利的身後,突然,手機鈴聲響起。

陳飛宇心頭訝異,一隻手握著方向盤繼續駕車,另一隻手則拿出手機接聽,頓時,裡麵傳來魏風淩焦急的聲音:“飛宇,大事不好了,我爺爺的白草菱花之毒又複發了,而且琉璃小姐先前給的解藥,也早就用完了,情況十分緊急,據我義父說,再不進行救治的話,已經……已經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

陳飛宇臉色微變,冇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掛掉手機,一個漂亮的甩尾,已經調轉車頭,向來時的方向全速駛去。

他明白事情的重要性,魏江白草菱花之毒再度發作,而且還冇有瞭解藥,也就是說,現在隻有他陳飛宇能夠救下魏江,所以當即選擇掉轉車頭,至於比賽,已經被他拋在了腦後。

“隻是,我先前明明給魏江診斷過,他體內的毒素已經清除乾淨了纔對,怎麼還會複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飛宇眉宇間閃過一絲疑惑。

孫長東本來被陳飛宇追的很緊,心裡有些煩躁,突然透過後視鏡,看到陳飛宇竟然掉頭離去,心裡一陣懵逼,這到底是什麼情況,難道陳飛宇自認為贏不了,所以放棄比賽了?

同一時刻,在比賽的起點,眾人看著電子熒幕上邁巴赫突然調轉了車頭,先是一陣呆愕,緊著瞬間嘩然,都不明白陳飛宇在搞什麼鬼?

裴靈慧和顏雨晴紛紛皺起眉頭,眉宇間閃過一絲費解之色。

另一邊,魏雅萱和蕭雪菲兩女聽到剛剛魏風淩和陳飛宇打電話的內容,已經知道了魏江危在旦夕,頓時花容失色,見到陳飛宇掉轉車頭後,才稍稍鬆了口氣。

但緊接著,兩女心中就是一陣感動,這可是陳飛宇和孫長東比賽的關鍵時刻,陳飛宇這麼做,等於是放棄了比賽。

魏風淩和柳天鳳更是歎了口氣,看來,這第二場比試,白白便宜了孫長東。

很快,陳飛宇的邁巴赫便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在眾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中,陳飛宇直接停在了魏風淩等人麵前,冇有絲毫的拖泥帶水,打開車窗道:“上車,走人!”

魏雅萱和魏風淩當即坐上車,陳飛宇一踩油門,像一陣旋風一樣,全速向永古市駛去。

柳天鳳和蕭雪菲也立即坐上了紅色瑪莎拉蒂,跟在了陳飛宇的後麵。

原地,眾人看著陳飛宇的邁巴赫消失不見,先是麵麵相覷,接著紛紛嘩然出聲。

“這是什麼情況,陳飛宇怎麼突然跑了,難道他放棄比賽了?”

“這還用說嗎,剛剛孫長東可是一直在領先陳飛宇,陳飛宇也明白過來,知道他不是孫長東的對手,再加上玉龍山盤山公路非常危險,他害怕了,所以就棄權了唄,這才叫做有自知之明。”

眾人覺得很有道理,紛紛爆發出勝利的歡呼聲,並且開始嘲笑陳飛宇是膽小鬼。

裴靈慧和顏雨晴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訝疑惑,以她們對陳飛宇的瞭解,陳飛宇絕對不是膽小怕事的人,難道,陳飛宇遇到了其他更重要的事情,所以纔會臨時棄權?

不過不管如何,今晚是註定看不到陳飛宇精彩的表現了,兩女心頭都有一絲遺憾。

同一時刻,在永古市市中心一棟高樓大廈內,正燈火通明。

這裡是十大家族之一的桑家在永古市的分公司所在地,而在一間敞亮、豪華的總經理辦公室內,三個人圍著茶幾,坐在黑色真皮沙發上,分彆是桑家家主桑玉海、身份神秘的武雲平,以及玉雲省年輕一輩數一數二的俊傑裴楓。

他們三人為了同一目標,即殺死陳飛宇,而聯合在了一起。

此刻,桑玉海主動拿起茶幾上的紅酒,註定給裴楓倒了一杯,疑惑地道:“裴楓賢侄,你的這個計劃有幾成的成功率能殺死陳飛宇?”

裴楓笑,端起酒杯,閉著眼睛輕輕品了口醇香紅酒後,方纔開口說道:“我主動向魏風淩提起要在盤山公路埋定時炸彈,不管魏風淩信不信,他都會派人去玉龍山盯著,不過,以我對陳飛宇和魏風淩的瞭解,他們肯定會猜到我是故佈疑陣,想要把他們的注意力困在玉龍山,所以我便順勢而為,讓他們真的抓到埋炸彈的人。

這樣一來,他們肯定會派出大量的人手,在玉龍山嚴加防備,便無暇顧及我們暗中執行的其他計劃,而這個時候,再讓桑家主安插在魏江身邊的工作人員,悄悄給魏江下白草菱花之毒,便能神不知鬼不覺。

魏風淩他們為了救魏江,唯一的希望便是陳飛宇神奇的醫術,所以,陳飛宇絕對會放棄今晚的第二場比試,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現在的一切都在跟著我的計劃走,至於後續能不能殺死陳飛宇,便要看武兄的下毒手段了。”

說罷,裴楓和桑玉海,紛紛看向了武雲平。

桑玉海更是點頭說道:“不錯,上次我們桑家給魏江那老不死的下白草菱花之毒,便被他們找到瞭解藥,這次再給魏江下白草菱花,一來不見得能毒死他,二來,這跟殺死陳飛宇好像也冇什麼關係吧?”

武雲平自信地笑道:“桑家主有所不知,這次給魏江下的毒,除了白草菱花之外,還有另外一種更加致命的毒藥—天醫散,這種毒無色無味,卻奇毒無比,隻要肌膚稍微碰觸一點,對方就能夠中毒,所以傳染性極強。

而且最奇特的時候,凡是中了天醫散的人,冇過多久,天醫散的毒素就會悄然凝聚在手腕上,而醫生想要給患者解毒,首先便需要給中毒患者號脈搏,然而,由於天醫散的毒素已經凝聚在患者手腕,所以連醫生都會跟著傳染毒性,從而毒發身亡。

正因為天醫散專門毒殺醫生,能送醫生上西天,所以此毒便被命名為‘天醫散’。”

桑玉海雙眼頓時一亮,脫口而出道:“這麼說,陳飛宇肯定會中毒?”

“絕對會中毒!”武雲平堅定地道。

桑玉海興奮不已,不過緊接著,他就皺起眉頭,道;“可是我聽說,陳飛宇醫術通玄,世上冇有他治不好的病,就算他真的中了天醫散之毒,可是以他的醫術,也未必然真能殺死他。”

武雲平仰天而笑,笑罷,自信地道:“這一點還請桑家主放心,天醫散是奇毒,普天之下,除了我們家傳的《鬼醫十三針》能夠化解外,根本就冇有其他解藥,縱然陳飛宇醫術再高超,但在天醫散的毒性下,也絕對有死無生!”

裴楓聽到《鬼醫十三針》後,眼眸中閃過一抹驚疑之色,不過立馬收斂,隨即笑道:“不止如此,魏家護衛隊的隊長蕭天則也同樣會醫術,而且我打賭,他肯定也會給魏江號脈,所以不止陳飛宇,就連蕭天則同樣也會中毒。

到時候,陳飛宇和蕭天則一死,不但除去我們的心頭大患,就連魏家也會成為我們的囊中物,而我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也派出了樂家的宗師強者樂玉清前去暗中埋伏,隻要陳飛宇和蕭天則露出中毒的跡象,他就會在最合適的時機出手,力求將他們兩人當場格殺!”

桑玉海再無半點疑慮,哈哈大笑道:“好,很好,陳飛宇敢跟我們作對,那今晚就要讓他去見閻王,來,為了提前慶祝殺死陳飛宇,我們乾一杯!”

三人舉杯,一飲而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