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咖啡廳內,窗明幾淨,在悠揚舒緩的音樂中,彆有一種清幽氛圍。

裴楓作為玉雲省內數一數二的青年才俊,開口便是驚世駭俗之語。

魏風淩坐在裴楓對麵,聽著裴楓容易讓人誤會的話語,不由暗中皺眉,隨即舒展眉頭,笑道:“裴少,我可不記得要跟你商量對付陳飛宇的事情,這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當初在安河市禹仙山的時候,陳飛宇曾救過他和魏雅萱一命,是以他絕對不可能幫助裴楓對付陳飛宇,更彆說,現在以魏雅萱和陳飛宇之間的關係,魏家幾乎已經和陳飛宇綁定在了一起,就更加不能對付陳飛宇了。

裴楓笑了起來,道:“眾所周知,我們玉雲省十大家族之間,雖然彼此互有競爭,但在麵對外部勢力入侵時,一向能夠摒棄前嫌、團結一致,共抗外敵,而這也是我們十大家族,能夠長期立於玉雲省權力金字塔頂端的關鍵因素之一。

現在長臨省的陳飛宇,來咱們玉雲省耀武揚威,在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裡,便在賭石城豪賺40億華夏幣,而我們玉雲省賭石界也因此顏麵無光,這要是傳出去,豈不是會被其他省份笑話咱們玉雲省無人?

現在桑家家主已經主動跟我通過氣了,打算一起對付陳飛宇,而魏家作為十大家族之一,理應有和我們聯手的義務。”

桑家已經和裴楓聯手了?

魏風淩暗中皺眉,雖然早就猜到桑家會和跟裴楓聯合在一起,卻冇想到會這麼快,看來,陳飛宇打斷桑樂天的兩隻手,讓桑家憤怒不已,所以纔會主動選擇跟裴楓合作,而這對陳飛宇來說,可不是什麼好訊息。

這邊魏風淩還在低眉沉思。

裴楓卻突然轉移了話題,笑道:“對了,關於明天晚上,在玉龍山盤山公路的賽車比賽,你覺得陳飛宇和孫長東,誰能取得最後的贏家?”

魏風淩微微一愣,雖然他和裴楓相識多年,但依然對他思維跳脫的談話風格不習慣,隻好順著他的話思考,想起陳飛宇昨晚自信無比的樣子,便開口說道:“我覺得陳飛宇的贏麵更大,畢竟他一向擅長於創造奇蹟。

不過,玉龍山盤上公路畢竟路況特殊,充滿了諸多變數,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更何況孫長東作為地頭蛇,無論天時、地利還是人和,都在他這邊,無形中占據了很大的優勢,所以,不到最後比賽結束,誰也不知道結果。”

“是啊,玉龍山盤山公路比較複雜,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裴楓點頭,表示很讚同,突然繼續道:“比方說,萬一盤山公路上正巧埋了定時炸彈,又正巧在陳飛宇經過的時候引爆,又正巧把陳飛宇炸得粉身碎骨,連人帶車一起摔下萬丈深淵,這些特殊情況,也不是不可能發生,你說是吧?”

他說話的時候依舊掛著人畜無害的笑意,但是話語中的內容,卻令人不寒而栗。

魏風淩心裡悚然一驚,道:“你要在玉龍山盤山公路上埋炸藥?”

玉龍山的盤山公路路況本就複雜危險,如果半路真被埋了炸藥,那陳飛宇堪稱九死一生,而且,以裴楓的性格,為了除掉陳飛宇這個畢生大敵,犧牲掉孫長東也不是冇有可能!

想到這裡,魏風淩額頭瞬間出了一層冷汗。

裴楓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和煦的陽光透過窗戶玻璃灑在他的身上,顯得是那麼清爽、帥氣,彷彿和世間罪惡一點都不沾邊,但是誰又能想到,他剛剛可是提出一個十分歹毒的計劃。

“彆緊張,我隻是順著你的話開個玩笑罷了,又不會真的去埋炸藥。”裴楓放下咖啡,和善地笑道。

隻是開玩笑?

魏風淩心裡卻不這麼認為,以他這麼多年對裴楓的瞭解,凡是裴楓開過的玩笑,在最終事情發生前,永遠不知道他的話是真是假。

是以,魏風淩對裴楓的話也持半信半疑的態度,當即冷哼一聲,道:“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哈。”裴楓輕笑一聲,道:“那就迴歸正題吧,我可以給你三天時間考慮清楚,是否要和我一起聯手對付陳飛宇,我相信,一向聰明的你,一定會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

“不用考慮了,我拒絕。”魏風淩冇有一絲猶豫,當場義正言辭的拒絕。

裴楓挑眉道:“你可知道,你作了一個最不明智的選擇?”

魏風淩斬釘截鐵地道:“我魏風淩自認為還算是個知恩圖報的人,陳飛宇曾救過我的性命,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幫你對付陳飛宇,就如同我同樣不會幫助陳飛宇對付你一樣,甚至,我也勸你打消和陳飛宇為敵的念頭。

我瞭解陳飛宇,以他的性格來說,隻要你不主動跟他為敵,他也絕對不會對你有敵意,而且,他這次來玉雲省的主要目的,本就不是為了和你爭雄,所以你冇必要執著於對付陳飛宇,甚至,我覺得如果你能放下和陳飛宇之間的仇恨,你們兩人肯定會英雄惜英雄,成為很要好的朋友。”

裴楓搖頭笑道:“看來你推崇陳飛宇,可惜,你這番話說的太遲了,當陳飛宇斬斷雲叔手臂,當他羞辱靈慧,並且當他阻礙我吞併長臨省地下世界的時候,他就註定成為了我的敵人,而且勢成水火,絕無緩和的餘地。”

魏風淩皺眉道:“你的野心太大了。”

“男人的魅力,不就在於野心嗎?”

魏風淩無奈道:“既然你如此堅持,那我也冇什麼好說的了,總之,想讓我幫助你對付陳飛宇,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裴楓依舊在笑,隻是笑容漸漸冰冷,道:“你以為,我讓你和我聯手,隻是單純為了對付陳飛宇?大錯特錯,我之所以今天特地來永古市,是不想看到你因為幫助陳飛宇,從而招致其他九大家族聯手滅你魏家的一幕,畢竟,攘外必先安內。”

“那就多謝裴楓大少的好意了,不過,我們魏家將來如何,還不勞裴楓大少操心,而且我們魏家也不是毫無還手之力的軟柿子,告辭!”

魏風淩說罷,直接起身告辭離去,而他麵前的咖啡,從始至終都冇碰過。

裴楓坐在座位上,看著魏風淩走出咖啡廳,他搖搖頭,道:“真是愚不可及,既然你選擇把寶壓在陳飛宇身上,也罷,反正我已經提醒過你了,最終你們魏家是生存還是毀滅,那便與我無關了。”

說罷,他嘴角翹起一絲笑意,並冇有因為魏風淩的拒絕而有絲毫不快,繼續曬著和煦的陽光,聽著舒緩的音樂,品著醇香的咖啡。

卻說魏風淩走出咖啡廳後,徑直來到停車場坐上車,一路向自己的公司駛去。

在路上,他回想起剛剛和裴楓談話的內容,內心越來越不安,雖然裴楓說是開玩笑,但萬一他真的在盤山公路上埋下定時炸彈,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這件事情不得不防!

他立即拿出手機,一邊開車,一邊打電話派出大量人員提前去玉龍山盤山公路查探,一有異常情況立即向他彙報。

做好一係列安排後,魏風淩仍然不放心,想了想,又給陳飛宇打了電話,讓陳飛宇來自己公司辦公室一趟,有急事需要麵談。

隨後,魏風淩才稍稍鬆了口氣。

當陳飛宇來到市中心淩威集團大廈下麵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

他微微昂頭,看著眼前高大氣派的大廈,粗略數了下,差不多有60多層,應該是附近最高的建築,倒是挺符合魏家玉雲省十大家族之一的身份。

他走進大廈裡麵,隻見大堂裝修的金碧輝煌,不少身穿職裝的男男女女正在來回忙碌著,倒是有不少俊男美女。

陳飛宇徑直走到前台接待處,笑問道:“你好,魏風淩的辦公室在哪裡?”

接待小姐是個長相甜美的青春少女,名叫趙歡歡,梳著馬尾辮,看起來俏皮可愛,雖然美貌比不上柳天鳳和魏雅萱,但也算是中上之姿。

趙歡歡知道集團的總裁就是魏風淩,她記得很清楚,自從她去年進這家公司開始,從來冇人能直呼董事長的姓名,所以當陳飛宇說出魏風淩的名字後,她有一瞬間的驚異。

當下,她打量了陳飛宇一眼,隻見陳飛宇看起來年紀比她還小,穿著也比較一般,身上還有一絲懶散的意味,既不像商業精英,也不像高調的富二代,更像是來應聘的大學生。

可大學生來應聘,也不應該來找總裁吧?

她心裡感覺怪怪的,表麵甜美地笑道:“你好,請問你叫什麼名字,有預約嗎?”

“我叫陳飛宇,是魏風淩讓我來的。”

“好的,稍等一下。”趙歡歡甜甜一笑,查了下電腦數據,隨即道:“不好意思,我這裡預約安排顯示,你並冇有預約,而且魏總裁半個小時前進來的時候,也並冇有特地吩咐說你會來找他,所以我不能帶你去見魏總裁。”

這說起來也得怪魏風淩,當時他心心念念都在想著盤山公路埋炸彈的事情,忘了向趙歡歡吩咐陳飛宇的事情。

陳飛宇微微皺眉,自言自語道:“魏風淩這傢夥在搞什麼鬼?喊我過來,也不給做好安排。”

趙歡歡暗中驚訝,因為她發現,陳飛宇的語氣竟然對魏總裁十分無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