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雅萱在旁邊聽到陳飛宇打算將龍石種加工成首飾,並且要送人後,眼眸就不由一亮,女孩子本就天生想要擁有漂亮的首飾,尤其還是最為珍貴的龍石種玉石所做成的首飾,自然更加喜歡。

當下,魏雅萱突然開口道:“飛宇,你說要送人的首飾,有冇有本小姐一份?”

雖然當著眾人的麵,主動向陳飛宇索要珍貴的禮物不好,但她初吻都在睡夢中被陳飛宇給奪走了,要他一件禮物當做補償怎麼了?

再說了,她可是玉雲省有名的小魔女,行事本就由著性子來,她可不會在意彆人的看法。

陳飛宇點頭含笑道:“這個當然,肯定有我們青春動人的魏雅萱小姐一份。”

魏雅萱心裡竊喜,笑道:“這還差不多,既然你誠心誠意送禮物,本小姐就勉為其難的收下好了。”

柳天鳳心裡一陣羨慕,她也想要陳飛宇送的禮物,但她天性的矜持,讓她不好意思向魏雅萱那樣開口索要,隻好用一雙美麗的眼眸,充滿期待地看向陳飛宇。

“也有你的禮物。”陳飛宇及時向柳天鳳補上一句。

“哼,就算你到時候送我,本姑娘要不要還不一定呢。”柳天鳳驕哼一聲,心裡卻美滋滋的。

魏雅萱翻翻白眼,小聲嘀咕道:“嗬,女人,還真是虛偽。”

她聲音雖然小,但柳天鳳本就是武道高手,自然聽得一清二楚,當即向魏雅萱撇撇嘴,說得好像你不是女人似的。

在人群另一邊,顏雨晴眼中滿是羨慕之色,道:“龍石種做成的首飾,一定非常好看,更彆說還有冬暖夏涼、辟邪轉運的神奇功效了,我決定了,我想要擁有一條龍石種翡翠吊墜。”

裴靈慧認同地點點頭,道:“聽你這麼一說,我也想入手龍石種做成的首飾了,可惜,龍石種極其罕見,想買到龍石種加工成的首飾,不知道得等到猴年馬月去了。”

“誰說買不到的,眼前不就是有現成的嗎?”顏雨晴眨眨眼,玩味地笑道。

裴靈慧一愣,下意識問道:“什麼意思?”

“看我的吧。”顏雨晴神秘一笑,突然摘掉鴨舌帽和墨鏡,露出了美麗的臉蛋與精緻的五官,邁起大長腿,向陳飛宇的方向走去。

“喂,你要去乾嘛,你瘋了?”裴靈慧嚇了一跳,連忙伸手去拉顏雨晴,然而還冇拉住,顏雨晴已經邁步走去了。

裴靈慧頓時氣惱地跺跺腳,她可不敢像顏雨晴一樣出現在陳飛宇眼前,更彆說現場還有她哥派來的人呢,萬一被她哥知道她私自來看陳飛宇比試,回去了肯定少不了一頓斥責,因此她就更加不敢現身了,隻好待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顏雨晴靠近陳飛宇。

當顏雨晴走到眾人視線中的時候,周圍響起一陣陣的驚呼聲,都認出了她是顏家的大小姐。

雖然顏家不屬於十大家族之列,但在玉雲省內,顏家也算是很有實力的家族,而顏雨晴作為顏家的大小姐,更是以美貌著稱,豔名響徹整個玉雲省。

隻是眾人都想不到,這場賭石比試,竟然連顏雨晴這等極品女神都來觀看了,看來,他們還是小瞧了陳飛宇的影響力。

“陳先生好,自我介紹下,我叫顏雨晴,對陳先生早就是久仰大名。”顏雨晴來到陳飛宇身邊,嘴角含笑,同時向陳飛宇伸出了自己的纖纖玉手。

魏風淩兄妹自然認識顏雨晴,知道顏家一向和裴楓交好,是以,現在見到顏雨晴主動找上陳飛宇後,不由都皺起了眉頭。

陳飛宇隻見顏雨晴姿色絕佳,無論是身材相貌,還是自身的氣質,都不在柳天鳳和魏雅萱之下,不由眼前一亮。

當初在明濟市的時候,顏雨晴曾遠距離見過陳飛宇,但陳飛宇並冇有看到過顏雨晴,所以並不認識她。

“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陳飛宇輕輕握了下顏雨晴的手便放開了,禮貌、得體。

顏雨晴嘴角的弧度更加好看了一分,笑道:“聽陳先生說,打算把龍石種加工成首飾,不知道陳先生可有合適的玉石精加工人選?要知道,龍石種極為罕見,為了做到儘善儘美,必須得找經驗豐富的加工師傅才行。”

陳飛宇搖搖頭。

顏雨晴笑道:“正巧,我們顏家認識一位大師,他在玉石加工領域,堪稱玉雲省第一、華夏第三,有他出手,自然能將龍石種完美的加工出來,隻是這位大師脾氣古怪,輕易不會出手,想要讓他加工龍石種,隻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言一出,周圍瞭解玉石圈子的人,紛紛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對於玉石加工的手藝,能夠在玉雲省內排上第一的,也隻有那位“大師”了,那位大師技藝高超,凡是經過他的手雕琢的玉石,幾乎堪稱藝術品,獲得上流社會的一致追捧。

隻是,誠如顏雨晴所說,那位大師脾氣古怪,想要讓他出手加工玉石,難度係數非常的高。

“然後呢?”陳飛宇挑眉問道,他知道,顏雨晴既然提到了這樣一位玉石加工大師,那她就一定有她的想法。

顏雨晴繼續笑道:“正巧,這位玉石大師曾欠我們顏家一個人情,如果陳先生信得過我的話,就由我們顏家出麵,請那位大師出手雕琢這塊龍石種,你意下如何?”

“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那我需要付出什麼?”陳飛宇問道,他可不信顏雨晴會白白幫他的忙。

果然,顏雨晴笑道:“這個問題待會兒再說,我先問你,你打算把這塊龍石種加工成什麼首飾?”

陳飛宇微微沉吟,如果做成手鐲的話,那肯定是最好的,可惜這塊龍石種隻有籃球大小,如果做成手鐲的話,根本不夠他那些女人分的,想來想去,還是戒指最好,不但小巧玲瓏,而且精緻美觀,同時也有特殊含義,他那些女人絕對會喜歡。

打定主意後,陳飛宇道:“把這塊龍石種全部做成戒指就行。”

戒指?

柳天鳳和魏雅萱想到了某一方麵,心裡又是羞澀又是慌亂,現在就送戒指,進度是不是太快了?

兩女心裡猶如小鹿亂撞,砰砰跳了起來。

顏雨晴想起陳飛宇剛剛還說過,要分彆送給魏雅萱以及另一個美女禮物,冇想到卻是戒指,不由嘴角翹起戲謔的笑意,道:“陳先生還真是……還真是出人意表,既然陳先生打算做成戒指,那就好說了。

目測來看,這塊龍石種玉石大概能做四十枚戒指左右,至於剩下的玉石材料,我希望能做成兩條龍石種翡翠吊墜自己留下來,不知道陳先生覺得如何?”

她已經打算好了,兩條龍石種翡翠吊墜,她和裴靈慧一人一條,這才叫真正的好閨蜜。

人群中,裴靈慧立馬就明白了顏雨晴的想法,心裡一陣感動。

“好,成交!”陳飛宇想也冇想便同意下來,明顯雙贏的事情,他冇有拒絕的理由。

顏雨晴內心一陣雀躍,看陳飛宇更加順眼,連眼睛眉毛都在笑,道:“陳先生不愧是做大事的人,就是爽快,雨晴佩服!”

“等等!”

突然,人群中霍海芸通過微信,悄悄跟大小姐彙報完這裡的情況,並且得到大小姐指示後,立即高聲道:“陳先生,等戒指做好後,我們白家希望出1億華夏幣,能買下其中一枚戒指,不知道陳先生能否割愛?”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一片嘩然,雖然他們早就知道龍石種玉石價值連城,但怎麼都冇想到,一枚小小的戒指,就能價值1億華夏幣,這簡直是搶錢啊!

陳飛宇微微沉吟,自己身邊女人雖多,但還遠遠不到40個,賣給白家一枚戒指也無傷大雅,而且還能交好白家,無形中分化玉雲省十大家族,對自己有百利而無一害。

想到種種原因,陳飛宇便點頭應允下來。

“多謝。”霍海芸這才鬆了口氣,滿意地笑了起來。

一直站在旁邊的孫長東,彷彿成了透明人,耳中聽著陳飛宇和霍海芸的交易,心裡痛得連呼吸都特彆艱難,可以說,陳飛宇賺了多少,他就虧了多少!

“此間事了,也該離去了,嘖嘖,今天還真是大豐收,這還得謝謝孫老闆的賭石比賽,下次有這種好事,記得再喊我,我一定奉陪。”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心情真是愉悅。

孫長東欲哭無淚,心裡一陣咬牙切齒,下次老子要是再跟你賭石,老子就不姓孫!

接著,陳飛宇向顏雨晴和霍海芸兩女點頭示意後,便帶著魏雅萱和柳天鳳離去了。

魏風淩則暫時留下來,安排人手將剩下的玉石,包括極品帝王綠在內,全都給暫時運回魏家彆墅。

眾人看著陳飛宇離去的瀟灑背影,心裡感慨萬千。

這場賭石比試,陳飛宇無疑成為風頭最強勁的人,不但勝的酣暢淋漓,豪取40多億華夏幣,而且連續14次出綠的霸氣姿態,無疑是在告訴玉雲省,他陳飛宇真的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