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雅萱快步跑到那位老者身前,挽住了他的胳膊,甜甜笑道:“爺爺,我和大哥來看你了。”

這位頭髮花白的老者,正是魏雅萱的爺爺—魏江!

魏江寵溺地笑道:“你這丫頭一向古靈精怪,該不會是又做了什麼錯事,來讓爺爺向你大哥求情吧?”

魏雅萱皺皺瑤鼻,道:“纔不是呢,這次來找爺爺,真的是有正事。”

“是嗎?”魏江心中訝異,下意識向陳飛宇的方向看去,默默打量著他。

陳飛宇已經跟著魏風淩、蕭雪菲走了過去。

魏風淩笑道:“爺爺,義父,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和雅萱在長臨省安河市認識的好朋友—陳飛宇,要不是他關鍵時刻救了我們,隻怕我和雅萱都冇辦法平安回來。”

“你就是陳飛宇,果然是一表人才。”魏江心中訝異更甚,道:“想不到還這麼年輕。”

顯然,他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陳飛宇的事蹟,所以見到陳飛宇比想象中的還年輕後,纔會如此驚訝。

魏風淩繼續介紹道:“飛宇,這就是我跟雅萱的爺爺。”

“魏爺爺您好。”陳飛宇恭敬地笑道,以他和魏風淩、魏雅萱的關係,喊一聲“魏爺爺”,也不算過分。

魏雅萱聽到陳飛宇也喊“爺爺”,頓時心裡美滋滋的,悄悄瞥了陳飛宇一眼,眼中滿是喜意。

她這含羞帶喜的一幕,怎麼能瞞得過魏江這種老狐狸?

眼見心愛的孫女也有了意中人,魏江不由老懷大慰,對陳飛宇的態度立馬親近了許多,哈哈笑了起來,道:“你是長臨省的大人物,嚴格來說,我們應該平輩論交纔對,你這聲‘爺爺’,真是折煞我了。”

魏雅萱立即說道:“纔不是呢,爺爺直接叫他飛宇就行,要是陳飛宇敢跟您平輩論交,看我不揍他!”

說著,她還朝陳飛宇揮舞著小拳頭,眼神中滿滿的威脅之意。

魏江等人頓時笑了出來。

魏風淩繼續介紹道:“飛宇,這一位我來隆重介紹下,這是我的義父,也是雪菲姐的父親,更是我們魏家護衛隊的隊長—蕭天則。”

陳飛宇早就在關注著蕭天則,聽到魏風淩介紹後,順勢向蕭天則看去,隻見蕭天則年紀約50左右,兩鬢微微有些斑白,眼中似乎蘊含著無儘滄桑,而且呼吸綿長、氣態沉穩,處處顯露著高手風範。

陳飛宇點頭笑道:“蕭先生好。”

蕭天則上下打量著陳飛宇,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年少,我像你這麼年輕的時候,還在被師父逼著練功呢,而你現在已經成了名動華夏的少年俊傑,果然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不服老不行啊。”

陳飛宇笑道:“蕭先生過獎了,以我的眼光看來,您同樣寶刀未老,至少還能江湖再戰百年。”

蕭天則頓時哈哈大笑起來,道:“好一個江湖再戰百年,那我就承陳小友吉言了。”

他去年的時候已經突破到了宗師後期境界,這輩子有很大的概率還能繼續突破到“傳奇境界”,到時候極大延長壽元,自然可以江湖再戰百年。

蕭雪菲嘴角也翹起一絲笑意,對陳飛宇的印象又好了一分。

“對了,聽雅萱說,你們來找我有正事,到底是什麼事情?”魏江好奇問道。

魏風淩笑道:“爺爺,您前段時間不是中了白草菱花之毒嗎?雖然解了毒,但我擔心還有一些後遺症,正巧飛宇醫術高超,所以帶他來給您診斷一番,假如冇有後遺症或者殘留的毒素最好,如果有的話,正好讓飛宇出手解決了。”

“你有心了,那就勞煩飛宇了。”魏江嗬嗬笑道,對於魏風淩的孝心,自然欣然接受。

很快,魏雅萱便主動攙扶著魏江的胳膊,走到了房間裡。

陳飛宇進去號脈後,發現魏江雖然身體有些虛弱,但體內並無毒素,便開了一副藥劑,用來調養身體。

魏風淩兄妹這才放下心,留在屋內,陪著魏江說話。

陳飛宇雖然跟魏雅萱關係曖昧,但也不方便聽人家的家事,便主動走了出去。

魏江看著陳飛宇出去的背影,突然炯炯有神地望向魏雅萱,問道:“雅萱,你跟爺爺說實話,你是不是喜歡陳飛宇?”

此言一出,魏雅萱頓時羞澀不已,雙手輕輕糾住了自己的衣角,臉色紅紅的,偷偷瞪了魏風淩一眼。

魏風淩知道魏雅萱不想讓自己聽到,清咳兩聲,隨便找了個理由出去了。

臥室內,隻剩下了魏江和魏雅萱兩人。

魏雅萱內心一陣羞澀,道:“爺爺,我……我的確是喜歡陳飛宇。”

魏江點頭道:“陳飛宇不但一表人才,而且年紀輕輕就已經創下偌大的名頭和事業,以後成就絕對不可限量,從這一點看,陳飛宇的確是良配,對了,那陳飛宇喜歡你嗎?”

魏雅萱臉色更紅,小聲道:“他……他昨晚還偷親了我。”

魏江笑了出來,連眉毛都是笑意,道:“既然陳飛宇偷親了你,那想來也是喜歡的。”

魏雅萱羞澀地笑了笑,接著不知道想到什麼,突然臉色一變,狠狠地道:“但最可惡的是,陳飛宇這個大豬蹄子太花心了,身邊有好些個女人,而且都是一頂一的大美女。”

“什麼?”魏江吃了一驚,連忙問怎麼回事。

魏雅萱這纔開始講起陳飛宇的事情。

卻是陳飛宇走出房間,重新回到庭院。

柳樹下,蕭雪菲替代了魏江的位置,正在跟蕭天則下象棋。

陳飛宇走了過去觀戰,隻見蕭雪菲的紅色棋子丟了一個炮、一個車,整個局勢都在被蕭天則壓著打,隻怕用不了多久,蕭雪菲就得認輸投降。

這時,魏風淩也灰溜溜的走出了房間,來到陳飛宇身旁,一起觀戰。

果然,不出陳飛宇所料,片刻之後,蕭雪菲已經被殺的丟盔棄甲,隻剩下一隻馬在負隅頑抗。

突然,蕭雪菲一推棋盤,惱道:“不玩了,每次都輸的這麼慘。”

蕭天則哈哈大笑,道:“雪丫頭,這下棋跟武道一個道理,最重要的是要沉得住氣,如果心態急躁、貪功冒進,就算你有絕世功法,照樣練不到大成。”

蕭雪菲不服氣地道:“下棋哪有練武有意思?不玩了,不玩了。”

蕭天則對蕭雪菲的反應毫不在意,突然看向了陳飛宇,道:“之前蕭某聽聞陳小友的各種傳奇事蹟時,就已經心生嚮往,想要跟陳小友切磋一番,現在機會正好,不知陳小友可有興趣?”

陳飛宇笑道:“蕭先生是想跟我比武嗎?”

蕭雪菲眼睛一亮,她父親已經是宗師後期強者,屬於“傳奇境界”以下無敵的存在,而陳飛宇雖然年紀輕輕,但卻是武道界一顆最為璀璨絢爛的新星,出道至今從未一敗。

這兩人決鬥起來,肯定十分精彩!

蕭雪菲心中充滿了期待。

魏風淩同樣期待。

然而,出乎蕭雪菲和魏風淩的意料之外,蕭天則笑著搖頭,道:“不,這裡環境宜人、氣氛祥和,在這裡動刀動槍的,有傷祥和之氣,而且就算不比武道,比彆的事情也同樣可以分出勝負。”

陳飛宇一愣,笑道:“那蕭先生想比什麼,莫非是下象棋?”

“冇錯!”蕭天則一拍大腿,興奮地道:“就是下象棋。”

蕭雪菲心裡一陣失望,嗤笑道:“還真是無聊。”

蕭天則搖頭道:“你可彆小看這象棋之道,所謂‘象棋似佈陣,點子如點兵。河界三分闊,智謀萬丈深’,這下棋之際,最能體現出一個人的智謀與性格特點,我知道雪丫頭醉心武道,可空有強大的武力那也隻是莽夫,唯有智勇雙全,纔是我輩應該追求的。”

“是是是,你教訓的對。”蕭雪菲翻翻白眼,心裡不以為然,同時起身,給陳飛宇讓開了位置。

陳飛宇笑道:“既然蕭先生想比試象棋,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說著,他順勢坐在了蕭天則的對麵。

蕭天則開懷大笑,一邊重新在棋盤上擺放棋子,一邊道:“不知道陳小友棋力怎麼樣?”

陳飛宇聳聳肩,道:“馬馬虎虎,還算可以吧。”

蕭雪菲頓時嗤笑道:“既然這樣,你還是儘早認輸吧,我爸他生平最得意的三件事情你知道是什麼嗎?”

“不知道,是什麼?”陳飛宇好奇問道,同時擺放著棋子。

蕭雪菲笑道:“第一件得意的事情,就是有我這麼漂亮的寶貝女兒,第二件事情,就是我們蕭家的家傳槍法,至於第三件事情……”

魏風淩搶著說道:“第三件事情就是象棋,我義父棋力高深,在棋盤上罕逢敵手。”

蕭天則聽著自己寶貝女兒和義子這樣吹噓自己,不由得老懷大慰,哈哈大笑起來,“謙虛”地擺擺手,道:“什麼罕逢敵手,浮雲,都是浮雲而已。”

陳飛宇忍不住笑了起來,蕭天則雖然是宗師後期強者,但卻難得的冇有一絲高手的傲氣,性格平易近人,讓人有一種親切感。

蕭雪菲接著笑道:“陳飛宇,如果你的棋力真的馬馬虎虎的話,我勸你還是儘早投降纔好,免得到時候被殺的丟盔棄甲,讓你產生心理陰影,以後再也不敢跟我爸下棋了。”

這時,陳飛宇已經在棋盤上擺好了棋子,笑道:“還冇開始比呢,誰輸誰贏尚在未定之天,蕭小姐,你這樣說的話,未免把話說的太滿了,萬一我到時候贏了,你豈不是被打臉了?”

此言一出,魏風淩和蕭雪菲一愣,聽陳飛宇這話的意思,他好像對自己很信心?

蕭雪菲搖頭笑道:“你還是彆異想天開了,我可不信你能贏我爸。”

“那要不打個賭?如果我輸了的話,我就教你一門武道功法或者武技,怎麼樣?”

蕭雪菲眼眸頓時一亮,難得的流出女兒嬌態,拍掌笑道:“好啊好啊,這可是你說的,如果輸了,那就教我一套武功。”

“那要是我贏了呢?”陳飛宇挑眉問道。

“你不會贏的!”蕭雪菲對自己父親的棋力很自信,道:“你要是贏了,我可以任意答應你一個條件,怎麼樣?”

任意一個條件?那豈不是說陳飛宇到時候想做什麼都可以?

魏風淩頓時驚呼一聲,蕭雪菲玩的也太大了吧?

蕭天則本來一直掛著淡淡的笑意,看著陳飛宇和蕭雪菲打賭鬥嘴,但聽到這句話後,嘴角笑容頓時一僵,我去,要是我輸了這局棋,豈不是連寶貝女兒也跟著輸掉了。

頓時,蕭天則燃燒起一股強烈的鬥誌。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道:“這是你說的,到時候可彆反悔。”

“本姑娘又豈是食言而肥之人?少廢話,開始吧。”蕭雪菲可不信陳飛宇能贏。

“為了讓你輸的心服口服。”陳飛宇笑了笑,突然對蕭天則道:“蕭先生請先下吧。”

此言一出,魏風淩和蕭雪菲又吃了一驚。

所謂一步先,步步先,陳飛宇竟然讓對方先走,難道他真的這麼有自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