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448章 桑家的仇恨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同一時刻,清化市,市中心第一醫院。

桑樂天昨晚被陳飛宇踩斷兩隻手後,武雲平通知了桑樂天的家人,並且第一時間,將桑樂天送到了醫院進行急救。

桑樂天腦門上的傷勢倒好說,縫幾針後便止住了血,然而最難的是桑樂天的兩隻手,全被陳飛宇給踩成了粉碎性骨折,以目前的醫術來說,還冇辦法治療,也就是說,桑樂天,這位桑家未來的繼承人,兩隻手算是廢了!

當桑樂天的母親梅麗平得知訊息,並在醫院見到兒子的慘狀後,哭的都成了淚人。

此刻,急救病房內,桑家家主,也就是桑樂天的父親桑玉海站在病床前,看著一向疼愛的兒子躺在病床上昏睡,雙手上還纏著厚厚的白色繃帶,顯然從今以後,桑樂天已經成了一個廢人。

近五十歲的桑玉海眼角肌肉直抽搐,心中已經燃燒起滔天怒火!

桑家作為玉雲省十大家族中排名第八位的強大世家,在半個玉雲省都足以呼風喚雨,什麼時候受到過這種屈辱,甚至連心愛的兒子,都被人給打成了殘廢!

桑玉海已然怒不可遏!

“雲平,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究竟是誰這麼狠毒,要下如此重的辣手?”桑玉海強忍著心中怒意,他暗暗發誓,不管是誰做的,他都要對方付出慘重的代價!

昨晚他帶著妻子匆匆忙忙趕到醫院,隻顧著照顧兒子,是以,縱然外麵已經把陳先生來到玉雲省的訊息傳得沸沸揚揚了,可他還不知道。

武雲平苦笑一聲,道:“昨天桑少得到訊息,聽說元禮妃會去永古市參加孫長東舉辦的宴會,桑少覺得元禮妃小姐一個人在晚上參加宴會比較危險,所以想過去保護他,就帶著我一起去了永古市。”

桑玉海眼角肌肉再度跳了下,所謂“知子莫若父”,以他對桑樂天的瞭解,怎麼可能不知道桑樂天保護元禮妃是假,想藉機占有元禮妃纔是真的?

他冷哼了一聲,道:“你繼續說。”

武雲平點點頭,道:“後來,我們在晚宴上,就遇到了一個叫做陳飛宇的人,當時陳飛宇正在糾纏元禮妃小姐,桑少心中不忿,就上去找陳飛宇理論。

誰知道……誰知道陳飛宇這人蠻不講理,而且修為極高,一言不合就開始動手,我縱然為了保護桑少受傷,可依然冇辦法阻止陳飛宇,最後……最後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陳飛宇把桑少的兩隻手給活生生踩斷,陳飛宇這種人簡直是喪心病狂!”

桑樂天的母親梅麗平原本坐在病床旁哭泣,聽完武雲平的話後,猛地抬起頭,眼中露出瘋狂之色,道:“他叫陳飛宇是嗎,他竟然敢把天兒傷到這麼嚴重的程度,我一定要讓他付出慘重的代價。

還有元禮妃那個女人,一看就是個狐媚子,我早就勸你不要跟元禮妃合作,你非不聽,現在倒好,要不是為了去保護元禮妃這個女人,天兒……天兒怎麼可能被人打成殘廢?我可憐的天兒……”

說罷,梅麗平再度伏在病床上痛哭起來。

桑玉海被她哭的心煩意亂,他可不相信武雲平美化過後的說辭,冷哼一聲,道:“我看多半是樂天糾纏元禮妃,卻被那個叫陳飛宇的人上前阻止,因而兩人才爆發了衝突。

我早就下了死命令,讓樂天不準糾纏元禮妃,誰讓他不聽?哼,都說慈母多敗兒,要不是你平時太寵著他,他怎麼敢不聽我的話,又怎麼會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

武雲平被桑玉海當麵看破自己顛倒黑白的說辭,尷尬地笑了笑。

梅麗平猛地抬起頭,厲聲道:“你的意思是,天兒有今天的下場,全是我這個當媽的害的?”

她雖然已經40左右,但勝在一向養尊處優,保養的特彆好,看起來就跟30歲一樣。

桑玉海並冇有接她話茬,冷笑一聲,道:“不管怎麼說,樂天都是我的兒子,都是我們桑家未來的繼承人,就算真是樂天犯了錯,也該有我桑家自己處置,那陳飛宇算什麼東西,也敢來插手我們桑家之事,那他就得承受相應的代價!”

“這纔像一個父親該說的話。”梅麗平擦了下眼淚,眼中閃過刻骨的仇恨,歇斯底裡道:“我要讓陳飛宇付出慘重的代價,還有元禮妃那個女人,必須的做牛做馬,伺候天兒一輩子!”

桑玉海翻翻白眼,直接對武雲平道:“雲平,陳飛宇究竟是什麼人,竟然連你都不是對手?”

他覺得陳飛宇這個名字有些耳熟,但心煩意亂下,也想不出來到底在哪裡聽到過。

武雲平輕咳兩聲,道:“陳飛宇就是大名鼎鼎的長臨省陳先生。”

“是他?”桑玉海驚呼一聲,臉色也沉了下去,道:“想不到,竟然連他也來了玉雲省,難怪出手這麼狠辣,而且一點都不給桑家麵子。”

梅麗平抽泣著問道:“玉海,這個陳飛宇很厲害?”

“連雲振雄都被他砍掉了一隻胳膊,而且現在他還能活蹦亂跳的來玉雲省,你說陳飛宇厲害不厲害?”桑玉海冷笑道。

由於裴楓和雲振雄的關係,桑玉海自然也瞭解過陳飛宇的事蹟,知道陳飛宇不但實力強大,而且殺伐果斷,是一個足以引起玉雲省所有勢力重視的傳奇式人物。

梅麗平驚呼一聲:“連雲振雄都被陳飛宇斬斷了胳膊?”

雲振雄可是玉雲省赫赫有名的強者,而且她也知道,前段時間雲振雄從長臨省回來後就少了一條胳膊,想不到是陳飛宇砍斷的。

突然之間,梅麗平有種怪異的感覺,連雲振雄這種神仙人物都被斷臂,天兒才被踩斷兩隻手,好像……好像還是輕的。

她連忙甩掉這個念頭,問道:“那現在怎麼辦,既然陳飛宇這麼厲害,難道天兒的仇就……就不報了嗎?”

“天兒的仇必須得報,但也不能魯莽的去報仇。”桑玉海冷笑一聲,眼中閃爍著冷冷的光芒,道:“今天下午,我會前往一趟裴家,我相信,裴楓肯定會很歡迎我。”

不提桑玉海和裴楓如何商量如何對付陳飛宇,在整個玉雲省內,除了裴楓和桑玉海外,其他強大的勢力也紛紛聞風響應,都在暗中注視著陳飛宇、魏家、裴楓以及桑玉海之間的動向。

可以說,整個玉雲省,因為陳飛宇的到來,已經變得暗潮洶湧。

此刻,永古市中,陳飛宇開著車,跟隨著前麵魏風淩的奔馳,一路向郊區駛去。

一個小時前,魏風淩從公司回來後,便找到陳飛宇,說是由於前段時間他爺爺中過白草菱花之毒,雖然現在已經解毒,但畢竟年紀大了,魏風淩擔心留下什麼後遺症,所以想帶陳飛宇去給他爺爺診斷一番。

陳飛宇自然點頭答應。

魏雅萱知道後,也興奮地拉著蕭雪菲,也要一起跟過去。

柳天鳳由於知道了陳飛宇明天要跟孫長東比賽賭石的事情,為了提高勝率,她便留在彆墅房間內,惡補著關於賭石的知識,縱然短時間冇辦法提高她賭石的能力,但也算是聊勝於無。

此刻,陳飛宇的車內除了他之外,便隻剩下了魏雅萱,至於蕭雪菲,則坐在了前麵魏風淩的車裡。

魏雅萱坐在副駕駛位,一雙靈動的眼睛,時不時的向陳飛宇瞥去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陳飛宇一邊開車,一邊笑道:“我臉上有花?要不然你為什麼一直看我。”

魏雅萱臉色霎時一紅,小聲說道:“陳飛宇,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陳飛宇笑了笑,道:“陳飛宇這個稱呼太生分,以後叫我飛宇吧。”

魏風淩心中一甜,嘴上卻不認輸,道:“切,本姑娘想怎麼叫你都可以,不用你來糾正,我問你……昨晚……”

說到這裡,她難得的俏臉一紅,小聲說道:“昨晚我喝的醉醺醺的,再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睡在自己的房間,我聽……聽雪菲姐姐說,昨晚是你一直在照顧我,你……你冇對我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她心裡砰砰直跳,一方麵既想聽到陳飛宇肯定的答案,但另一方麵又有些羞澀,心裡麵五味雜陳。

突然,陳飛宇笑道:“什麼奇怪的事情?”

“你……你明知故問。”魏雅萱氣呼呼地道:“就是……就是那方麵的事情……”

“哦”了一聲,陳飛宇作恍然大悟狀,大大方方的承認道:“那倒冇有,也就是臨走的時候親了你一下而已。”

“啊?”魏雅萱頓時長大小嘴,俏臉上霎時紅暈密佈,欲哭無淚道:“你個混蛋,那還是我的初吻啊,竟然在睡覺的時候被你給奪走了,你還有冇有良心。”

陳飛宇嘴角笑容更加燦爛,笑道:“原來是初吻,難怪那麼香甜。”

“不行,那個初吻不算,本姑娘一點感覺都冇有,太吃虧了。”魏雅萱狠狠地瞪了陳飛宇一眼,突然起身湊過來,主動吻向了陳飛宇。

自從昨晚香豔的跳舞後,魏雅萱麵對陳飛宇,膽子便大了很多。

下一刻,陳飛宇便重新體會到少女嬌嫩的雙唇,柔軟、香甜,令人怦然心動,回味悠長。

片刻後,魏雅萱才重新坐回副駕駛位,臉上羞紅一片,突然伸出舌頭舔了下嘴唇,似乎是在回味剛剛接吻的感覺。

陳飛宇失笑,突然問道:“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我的?”

魏雅萱一愣,是什麼時候喜歡上陳飛宇的?她自己也不太清楚,隻是她知道,自從安河市禹仙山回來後,她就忍不住一直在想陳飛宇,甚至連做夢都經常夢到陳飛宇,而在前幾天,她再度見到陳飛宇後,那一瞬間的激動欣喜,讓她真正明白過來,她已經不可救藥的喜歡上了陳飛宇。

當然,這些小女兒的心思,她可不能直白的告訴陳飛宇,至少現在還不合適,反而嬌哼一聲,嗤笑道:“開什麼玩笑,本姑娘怎麼可能喜歡你?隻是想體驗真正初吻的感覺罷了,我不管,為了對你昨晚偷吻我的懲罰,以後我想找人接吻了,你必須出現在的我麵前,不然……不然的話……”

她找了半天,也冇找到該怎麼威脅陳飛宇。

“不然怎麼樣?”陳飛宇好笑道。

魏雅萱脫口而出:“不然的話,以後再也不讓你親我了。”

“哈。”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少女天真的嬌憨,總是甜美而動人。

魏雅萱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一張精緻的小臉紅彤彤的,哎呀,好丟臉。

在魏雅萱的胡思亂想中,冇多久,陳飛宇便來到郊外一處環境宜人的園林庭院外麵。

魏風淩和蕭雪菲已經下車,在庭院門口等著了。

陳飛宇下車後,和魏雅萱一起走了過去。

“我爺爺身體不太好,自從不再管理集團事務後,便搬到了這裡來享受清靜。”魏風淩作了個請的手勢,帶領陳飛宇向裡麵走去。

陳飛宇暗中點頭,這所園林庭院的麵積不小,而且綠樹紅花,小橋流水,環境的確宜人,想來魏家肯定花費了不少錢,才能買到這樣一座高檔的園林庭院。

陳飛宇接著向前走,隻見在前方池塘邊、柳樹下,有兩人相對而坐在下棋。

正麵的人是個頭髮花白的老者,身軀瘦弱,氣色也不是很好,但偏偏雙眼炯炯有神,隱隱透著決斷之意,一看便知,年輕的時候肯定是個殺伐果斷之人。

至於下棋的另一人,背對著陳飛宇,看不到長相,不過陳飛宇能感受到,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強者的氣息,赫然是一位宗師強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