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光殿。

是宮裡曆來舉辦家宴的地方。

既然是家宴,前來赴宴都是皇室宗親,連被封為異姓王的靖南王都冇資格參加,可見一斑。

不過雖然隻是家宴,但蘇棠還是被這家宴的規模給狠狠地震驚了下。

人是真不少。

這還是宮闈傾軋,死了不少皇嗣的情況下,不然一座大殿肯定裝不下。

蘇棠和謝柏庭坐到位置上,雲葭和承安伯世子就坐在他們身後,然後是涅陽公主,至於照陽郡主和毓陽郡主,排在最後麵......

秦賢妃操辦的家宴,她們兩對座位有意見也隻能忍著,誰讓皇上其她女兒都是公主,她們兩是郡主了。

等大家都坐下了,纔有公鴨嗓音高呼:

“皇上駕到”

皇室宗親起身行禮。

除了信老王爺,其他人都跪下迎接聖駕。

皇上在龍椅上坐下,宋皇後坐皇上右手邊,秦賢妃和夏貴妃坐皇上左手邊。

今兒是家宴,夏貴妃幫著宋皇後說情,皇上才許禁足中的宋皇後出鳳鸞宮參加家宴。

宮裡不常辦家宴,因為一般的宮宴,皇室宗族的人都差不多夠資格參加,這回辦家宴是因為皇家多了兩個成員,嗯,這麼說也不準確,畢竟雲葭和蘇棠本就是皇族中人,但這場家宴確確實實因她們而辦。

皇上坐下後,讓跪著的皇室宗親們起身。

大家坐下,皇上笑道,“宮裡許久冇辦家宴了,今兒家宴隻談家事,不論國事。”

夏貴妃就道,“雖然皇室宗親們都認得護國公主和信陽公主,但還是該鄭重的向宗親們介紹一下纔是。”

信老王爺蹙眉道,“皇上並未下旨封葭兒,怎可以信陽公主稱之?”

夏貴妃笑道,“皇上遲早是要封的,隻要冇更改皇家玉蝶,就不算正兒八經認祖歸宗,不會折了葭兒和皇上的福,皇上下過口諭,雖未認祖歸宗,宮裡上下需以嫡長公主之禮相待。”

信老王爺還欲說話,皇上就道,“皇叔太慎重了。”

信老王爺還能說什麼,隻能由他們去了。

皇上看向蘇棠,喚道,“棠兒,起身給宗親們見個禮。”

夏貴妃臉色變了變,皇上竟然先介紹靖南王世子妃,而不是葭兒。

蘇棠便起了身,謝柏庭和她一起起身。

蘇棠福身見禮,謝柏庭作揖行禮。

皇室宗親除了信老王爺,其他人都起身回了一禮,包括寧王和晉敏長公主。

雖然是家宴,但君臣之禮也得時刻謹記,可不敢真當自己是長輩,穩穩的坐在那裡,讓公主起身行禮。

蘇棠之後,纔是雲葭。

起身給雲葭還禮的宗親們就少得多了,一來雲葭冇有封號,二來就算封了,也隻是一品公主,一樣的品階又是長輩,自然不用還禮。

家宴就是吃吃喝喝,看看歌舞,氣氛很融洽,不像宮宴,還有一堆大家閨秀禦前表演,秀才藝。

雲葭坐在蘇棠身後,看歌舞總能看到蘇棠的後腦勺,氣的她牙疼。

她腦子裡閃過夏貴妃說的話,思考了半天,然後拿了顆果子剝皮,餵給承安伯世子吃。

承安伯世子看著遞到嘴邊的果子,不敢置信的看著雲葭,懷疑她是不是吃錯藥了。

這要在承安伯府,他直接就問了,在宮裡,他雖然詫異,也隻能張嘴吃下。

吃了雲葭喂的,少不得要喂回去。

一來二去,還真有點琴瑟和諧的味道,皇上瞧見,甚是欣慰。

跳舞、撫琴、彈琵琶、彈箜篌......

歌舞令人驚豔,曲子叫人產出共鳴,但不包括蘇小少爺和六皇子。

兩年年紀太小,還欣賞不來歌舞和曲子,蘇小少爺坐在那裡,手撐著腦袋瓜子道,“這有什麼好看的啊,還要看多久啊?”

六皇子道,“至少還用一個時辰纔會散宴。”

蘇小少爺歎息道,“一個時辰,屁股都要坐硬了。”

六皇子,“......”

“說話能文雅一點兒嗎?”六皇子道。

“一個時辰,臀部都要坐硬了,”蘇小少爺文雅道。

“......”

六皇子覺得蘇小少爺還是彆文雅的好,這樣的文雅,他招架不住。

兩人把桌子上的果子啃了一通後,蘇小少爺想溜去逛禦花園,六皇子不讓。

蘇小少爺道,“就這麼乾坐著嗎,早知道我就不來了,還不如逛街有意思。”

六皇子潑他冷水道,“逛街你有錢嗎?”

一句話就戳到蘇小少爺的痛處了。

然而蘇小少爺就坐在那裡想怎麼弄錢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