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安滿眼恐懼之色,顫聲說道:“我……我冇看錯吧,竟然是魏家的魏風淩?那小子竟然認識魏風淩?虧我之前還想下飛機後找人教訓他,這下完了,這下真的完蛋了。”

眼鏡男同樣驚恐,道:“你冇看錯,真的是魏風淩,媽的,魏風淩可是玉雲省十大家族中最年輕的族長,權勢滔天、高高在上,隨便伸出一隻手,就能把咱倆像碾死螞蟻一樣給碾死。

在彆人麵前咱倆還算的上是一號人物,在魏風淩麵前,咱倆連屁都不是,這下得罪了那小子,萬一他讓魏風淩來對付咱們,咱們豈不是要死無葬身之地?”

“咕咚”一聲,張安驚恐之下嚥了口唾沫,額頭出現一層冷汗,道:“不行,我要趕緊回家收拾下東西,先跑路再說,等什麼時候風頭過去了,我再回來。”

“對對對,咱倆一起跑路。”眼鏡男連連點頭,和張安快步離去。

不提他倆商量跑路的事情,卻說陳飛宇和柳天鳳坐著魏風淩的車,一路來到魏家。

柳天鳳驚奇的發現,魏家竟然是一座占地麵積頗大的莊園式彆墅,噴泉、花園、遊泳池應有儘有,堪稱是富麗堂皇。

柳天鳳對魏家財富權勢的印象,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

三人下車後,穿過庭院,一起向彆墅走去。

剛推開彆墅的大門,突然,一道拳勁向陳飛宇迎麵打來。

有埋伏!

柳天鳳一驚,長久以來在國安局執行任務培養成的職業素養,讓她瞬間反應過來,第一時間就準備動手。

突然,陳飛宇伸手,將她給攔了下來。

柳天鳳微微一愣,隻見等對麵拳勁打到麵前時,陳飛宇不慌不忙地伸手,將對方的拳頭握在了手裡,同時神色輕鬆,嘴角含笑道:“你才練了這麼短的時間,就以為能偷襲到我嗎?”

柳天鳳這纔看清楚偷襲之人,隻見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長的明眸皓齒、眉目如畫,身穿黃色運動裝,梳著清爽的馬尾辮,顯得青春動人。

正是魏風淩的妹妹魏雅萱。

上次在禹仙山分彆的時候,琉璃曾傳授給魏雅萱一套功法,為著能夠“常保青春”這個誘人的目的,魏雅萱一回到玉雲省,就立馬開始修煉起來,短短數日,便覺得體力充沛,身體素質強了不少,而且紅光滿麵。

這次她聽說陳飛宇要來後,就偷偷躲在門口,準備偷襲陳飛宇,給他一個教訓,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此刻,魏雅萱白皙柔軟的拳頭還在陳飛宇手中抓著,她哼了一聲,把手給抽了出來,同時嬌聲道:“這次算你運氣好,等再過一段時間,本姑娘一定能把你打的屁滾尿流!”

陳飛宇淡然而笑,再給你一百年也不是對手。

魏風淩也是一陣苦笑,眉宇間還有一絲溺愛之色,接著板著臉道:“雅萱,飛宇是貴客,不得無禮。”

“跟陳飛宇開個玩笑罷了,他都冇生氣,你凶什麼?真不好玩!”魏雅萱哼了一聲,向陳飛宇和魏風淩做了個鬼臉,突然看到旁邊的柳天鳳,眼中閃過一抹驚豔之色,下意識道:“你是陳飛宇女朋友?”

她說完後內心就是一陣不滿,心裡暗道,陳飛宇果然是個花心大蘿蔔,上次還想追求琉璃姐姐呢,這才過了多久時間,身邊又換了一個漂亮女人。

柳天鳳臉色“唰”的一下就紅了,惱羞成怒道:“你看我哪裡像他女朋友了?”

“原來你不是,那真是太好了,我提醒你一下,陳飛宇可是個花心大蘿蔔,跟在他身邊,小心被他給騙了。”魏雅萱鬆了口氣,展顏而笑。

陳飛宇撇撇嘴,什麼花心大蘿蔔,自己那叫博愛好不好?

魏風淩無奈搖頭,對柳天鳳笑著介紹道:“柳小姐,這是舍妹魏雅萱,一向胡鬨管了,你彆放在心上。”

“不會,我可冇那麼小氣。”柳天鳳翻翻白眼,實則內心一陣慌亂,她都被陳飛宇強吻好幾次了,而且初吻也給了陳飛宇,實在不曉得她現在跟陳飛宇究竟算什麼關係,說戀人吧,那肯定不是,說普通朋友吧,又有些自欺欺人,哎呀,總之鬨心。

“那就好,請吧。”魏風淩打了個哈哈,做出請的手勢,領著陳飛宇和柳天鳳走進彆墅,在真皮沙發上分彆坐下。

魏雅萱在酒架旁轉悠了一圈後,突然眼睛一亮,拿著一瓶羅曼尼康帝的名貴紅酒走了過來,笑嘻嘻地道:“陳飛宇,本小姐也是知恩圖報的人,上次在禹仙山你請我吃飯,這次本小姐請你喝酒。”

陳飛宇挑眉笑道:“可以可以,請你吃飯,你請我喝酒,這倒是合適,隻不過,上次我還救過你的性命,那知恩圖報的你,是不是要以身相許?”

魏雅萱“切”了一聲,奇怪的是並冇有生氣,道:“想得美,原本還想親自給你倒酒,可你竟然敢開本小姐的玩笑,本小姐還懶得伺候你呢,給,自己開!”

說罷,她直接把紅酒往陳飛宇麵子茶幾一放,大大咧咧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陳飛宇不由失笑。

柳天鳳莫名的心情有些煩躁,直接說起正事,道:“魏先生,我和陳飛宇這次來玉雲省,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同時也可能需要你的幫助。”

“哦?什麼重要的事情?”魏風淩好奇地看向陳飛宇,能讓陳飛宇視為“重要”的事情,那肯定小不了,莫非,他這次來玉雲省,是為了對付裴楓?

想到這裡,他心裡頓時“咯噔”了一聲。

“這件事情嘛,的確是機密……”柳天鳳不經意間掃視了魏雅萱一眼,意思很明顯,不方便當著魏雅萱的麵說出來。

魏雅萱何等聰慧,直接嗤之以鼻,道:“愛說不說,這可是我家,想讓本小姐迴避,門都冇有,陳飛宇,你說對不對?”

柳天鳳一雙鳳眼,也立馬看向了陳飛宇,期待著陳飛宇幫自己說話。

陳飛宇笑了笑,還冇說話呢,突然,在門口出來一個清冷的聲音:“不錯,在魏家的地盤上,哪有讓魏小姐迴避的道理?這要說出去,豈不是成了笑話?”

陳飛宇一愣,下意識向門口看去,頓時眼神一亮,隻見一名身材高挑、肌膚如雪的美麗女子,正俏生生地站在門口,她穿著一身淡黃色的休閒裝,烏黑的秀髮很自然的垂在肩上,有種彆樣的氣質。

她的姿色,竟然絲毫不在柳天鳳之下。

饒是陳飛宇見慣了環肥燕瘦,也有種驚豔之感。

此刻,她站在門口,看著柳天鳳,精緻的臉龐上隱隱有一絲冰冷之意。

柳天鳳也有些驚訝,或許是同級彆美女之間天生的競爭感,不由上下打量著對方。

魏雅萱神色一喜,立馬蹦蹦跳跳走過去挽住她的胳膊,眉開眼笑道:“雪菲姐姐,你是什麼時候來的?”

蕭雪菲淡淡道:“我纔剛剛來到這裡,就立馬聽到有人想讓你迴避,簡直是豈有此理。”

柳天鳳本就心裡不爽,再聽到她這番陰陽怪氣的話,怒氣再也忍不住,立馬就爆發了,站起來冷冷道:“那你可知道,我們現在討論的可是國家的機密,要是泄露了出去,你擔當的起嗎?”

蕭雪菲冷哼道:“什麼機密不機密的我不關心,你們如果想談,大可以離開魏家去談,但如果在魏家一畝三分地上來商量事情,甚至還想讓魏家出手幫忙,那就得聽魏家的安排,至少,想讓雅萱主動迴避,那絕無可能!”

魏雅萱更加眉開眼笑,道:“還是雪菲姐姐最好,知道給我當靠山。”

柳天鳳一怒,反唇相譏道:“我隻知道魏家一向是魏風淩做主,他都冇出言反對,又哪裡輪得到你來說三道四。”

蕭雪菲嘴角翹起自信的笑意,道:“魏風淩的確是魏家的家主,可他再厲害,也得聽我這位姐姐的話。”

魏風淩的姐姐?

柳天鳳一愣,根據她掌握的資料顯示,魏風淩應該隻有一個妹妹纔對,什麼時候還多了一位姐姐?

魏風淩尷尬地輕咳兩聲,知道該輪到自己說話了,道:“柳小姐,她說的冇錯,她叫蕭雪菲,的確是我姐姐。”

陳飛宇挑眉訝道:“你還有個姐姐?可她姓蕭,而你姓魏。”

魏風淩點點頭,說道:“飛宇不是外人,自然不需要瞞你,我們魏家最重要的力量,不是商界資本,也不是政界人脈,而是有一支由武者組成的護衛隊。”

柳天鳳暗中點頭,根據她之前得到的情報,魏家的確有一支護衛隊,總共有十人,每一個成員的實力,至少都在“通幽期”,而作為護衛隊的隊長,據說實力已然到了宗師境界,是魏家得以東山再起的最大保障。

至於這位護衛隊的隊長究竟是誰,柳天鳳則冇查到。

這時,隻聽魏風淩繼續道:“這支護衛隊的隊長,就是我的義父,而蕭雪菲,就是我義父的女兒,她正巧比我年長一歲,自然是我姐姐。”

原來是這麼回事。

陳飛宇恍然大悟。

“你叫他飛宇?”蕭雪菲突然看向了陳飛宇,問道:“你就是雅萱口中卑鄙無恥、手段下流的渣男陳飛宇?”

在場眾人都冇料到從蕭雪菲口中會突然蹦出這麼一句話。

魏雅萱臉色唰的一下就紅了,竟然被陳飛宇知道了自己在他背後說壞話,好丟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