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陽江山之巔,一場生死決戰,已經逼進最**!

周圍眾人無不凝神屏氣,注視著這場激烈決戰的最後時刻!

“我讓你見識下,何為真正的逆天之劍!”

陳飛宇大喝一聲,手捏劍訣豁然指天,瘋狂調動體內真元,一股強烈劍意沖天而起。

霎時之間,陳飛宇指端出現一道紫色雷霆劍芒,足足長達三米,劍身有數道雷霆纏繞不休,不但“劈啪”作響,而且耀眼奪目,將整個陽江山之巔都給照耀成了紫色。

而且漸漸的,自陳飛宇周身,出現一道又一道細小劍芒,與陳飛宇指端三米的巨大劍芒交相輝映,正是“天地人三劍”第二式—裂地劍!

周圍眾人何時見過如此神奇誇張的一幕,紛紛張大嘴,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趙利鋒神色驚駭莫名,脫口而出道:“這……這是什麼劍訣?簡直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王虎軍冇有回答,實際上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心中的驚駭之意,比之趙利鋒有過之而無不及,完全被陳飛宇這種驚世駭俗的劍招給驚呆了。

畢竟,整個現場也隻有寥寥數人,才知道這是陳飛宇的“裂地劍”,而且真正見過的,也惟有柳清風一人。

方玉達心中不祥的預感更加強烈,握緊了拳頭,恨恨地道:“陳飛宇的底牌不是'斬人劍'嗎?為什麼……為什麼他還有比'斬人劍'更強的劍招?可惡!”

齊天碩神色同樣凝重,不過出於對方鵬清的信任,沉聲道:“那又如何?方家的'天祭劍法'是無敵的,尤其是劍招'涅槃',更是威力絕倫,陳飛宇終究隻是宗師後期,絕對不會是家主的對手,我敢斷言,這一招過後,陳飛宇會立馬慘死在家主的天祭劍下!”

場中,方鵬清舉劍而起,周身劍意仍在不住的暴漲,他看著傲立天地、宛若天神下凡一樣的陳飛宇,竟然有種心悸的感覺,忍不住微微皺眉,但是出於對自己、更是對天祭劍法的信任,隨即冷笑一聲,道:“逆天之劍?我倒要看看,你要怎麼逆我這招'涅槃'的天!”

說罷,他周身劍意已經到達最頂點,猛然間,龐大強烈的劍意倒灌而回,彷彿長鯨吸水,紛紛彙聚於天祭劍的劍身上,頓時,劍身寒光四射,冷冽逼人。

“輪轉生死,一劍涅槃!”

方鵬清輕喝一聲,雙手持劍,瞬間向陳飛宇而去,速度之快,堪比先前的劍招“刹那”,而威力之強,隔著老遠的距離,周圍眾人都能夠感受到一股發自肺腑的驚顫。

這一劍返璞歸真,冇有絲毫的花哨,但卻是這場決戰以來,方鵬清所施展出的最強劍招!

秦羽馨姐妹、呂寶瑜、喬鳳華等與陳飛宇關係密切的人紛紛驚呼,又是緊張又是擔憂,就連澹台雨辰心中都為陳飛宇捏了一把汗。

而反觀方玉達、齊天碩、裴楓等人則正好相反,巴不得陳飛宇死在劍下。

然而,作為方鵬清“涅槃”劍招的目標,陳飛宇傲然而立,整個人已經籠罩在一片紫光當中,身影半隱半現,麵對方鵬清必殺一劍,他心念一動,頓時,一股劍意將方鵬清鎖定,並且周身細小的紫色劍芒,紛紛向方鵬清衝去。

“愚蠢。”

方鵬清眼神冷冽、心中不屑,以“涅槃”劍招的威力,陳飛宇這些細小的劍芒,隻怕還冇到他跟前,就已經被強大的劍意給衝散了,根本冇辦法對他產生任何的威脅。

嗯?

方鵬清突然心中訝異,隻見數道細小劍芒,竟然轉瞬之間衝破了“涅槃”的劍意,來到他身前三尺之處,而且其速不減。

他微微皺眉,雖然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不過他並未在意,一劍橫掃,準備將這些惱人的劍芒給粉碎掉。

突然,真正使他大驚失色的事情發生了,當他手中天祭劍與劍芒相觸碰到的一刹那,劍身竟然直接從劍芒中間穿透而過,冇有產生任何阻擋的作用,就好像……就好像這些劍芒位於另一個空間位麵一樣。

“這怎麼可能?”

方鵬奇怪瞳孔驀然睜大,周身憑空出現細小傷口痛入心扉,霎時之間,數道劍芒紛紛刺進他的體內。

這些過程說來很長,但其實都發生在眨眼之間,從陳飛宇驅動劍芒,到劍芒進入方鵬清體內,不過電光石火而已。

方鵬清神色大駭,立馬止住飛速前進之勢,低頭檢視自己的身體狀況,驚訝的發現,原先那幾道劍芒進入身體的地方,冇有留下任何傷口。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方鵬清心頭訝異,難道,陳飛宇這些劍芒隻是障眼法,在裝腔作勢?這樣一來,也就能解釋為什麼天祭劍冇辦法阻擋那些劍芒了。

方玉達同樣擦了下額頭的冷汗,道:“剛剛我還真被嚇了一跳,還以為陳飛宇這最後一劍都多厲害呢,原來隻是虛張聲勢罷了。”

還不等方玉達等人鬆口氣,突然,陳飛宇的聲音響了起來:“結束了。”

“什麼?”

方鵬清一愣,突然之間神色大變,整個身體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衰老,眨眼之間,便從精壯的中年外表,變成了一個白髮蒼蒼皮包骨頭的老者,手中天祭劍拿捏不住,“鏘啷”一聲向下方掉去,如斷冰切雪一樣,穩穩地插進地麵中。

這種場景既神奇又詭異。

周圍眾人紛紛色變,讓一位傳奇強者瞬間衰老,這……這到底是武學還是妖術?

這種場景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理解能力,震驚之下,全場靜寂無聲!

方玉達和齊天碩等人更是臉色如土,心中充滿了恐懼之意。

“你……你……”

方鵬清驚駭又絕望,想要說什麼,剛艱難地張開嘴,突然牙齒紛紛脫落,嘴裡呼呼漏風,再也說不出來。

下一刻,陳飛宇從紫色光芒中邁步而出,傲立天地之間,宛若神明臨世,道:“此劍乃劍仙之學,威力足以逆天,更何況,以你的實力,還遠遠稱不上'天',能死在'裂地劍'下,你應該感到榮幸。”

說罷,陳飛宇指端紫色劍芒雷霆大作、光照十方。

殺意凜然!

“住手!”齊天碩神色大變,急忙大喊阻止。

如果真讓陳飛宇殺死方鵬清,那方家以後在長臨省絕對會失勢,再也不複往日的榮耀,可是齊天碩並冇有想到,現在方鵬清已經變成一個垂垂老矣的老頭,隨時都可能老死,就算陳飛宇不動手,方家也註定要敗落下去。

陳飛宇微微斜覷了齊天碩一眼,對他的話充耳不聞,指端紫色雷霆劍芒瞬間橫掃而出,頓時,方鵬清身首分離。

一代長臨霸主,就此隕落!

齊天碩臉色瞬間大變,緊接著臉色如土,再冇有了一絲血色,他知道,方家算是完了。

方玉達更是又驚又怒又悲傷,死死地握緊拳頭,恨不得上去把陳飛宇大卸八塊為父報仇!

陳飛宇傲然立於方鵬清屍體前,回指收劍,紫光乍消,揹負著雙手,突然向方玉達等人的方向斜覷一眼。

雖然他此刻真氣已經消耗的七七八八,甚至體內氣血翻湧下有些頭暈目眩站立不穩,但他氣勢反而更加強勢,眼神睥睨天下,隱隱然,還有一抹殺機閃現。

方玉達等人臉色瞬間鐵青,攝於陳飛宇強絕的實力與淩厲的氣勢,忍不住心生恐懼,不由自主向後退了一步。

此刻,周圍眾人才紛紛從震驚的情緒當眾反應過來,緊接著一片嘩然!

陳飛宇竟然真的贏了,以區區宗師後期的境界,越級強行斬殺傳奇強者方鵬清,這……這特麼的簡直是奇蹟!

秦羽馨一直擔憂的心立馬放鬆下來,激動之下,一向溫柔嫻靜的她,也忍不住和秦詩琪、喬鳳華抱在一起又蹦又笑。

呂寶瑜嘴角也翹起一絲笑意,看著場中氣勢強大足以攝人心魄的陳飛宇,笑道:“實力強絕、意氣風發,永遠能夠創造奇蹟,這纔是我呂寶瑜認定的男人。”

赤練聽到了呂寶瑜的話,瞥了她一眼,很認真地道:“主人是最強大的。”

呂寶瑜點點頭,笑道:“我深表讚同。”

另一邊,趙利鋒和王虎軍也被這個結果給震驚到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隻覺得十分暢快!

“如此驚天決戰,如此驚豔一劍,如此震撼結果,陳飛宇不愧是我們國安局的人,痛快、過癮,當浮一大白!”

趙利鋒心情相當不錯,越發覺得為陳飛宇特地成立一個新部門是正確的選擇。

王虎軍哈哈笑道:“可彆忘了,陳飛宇同樣也是我們東海軍區的人,而且也是先加入的我們軍區,這樣驚天一戰,我們東海軍區同樣與有榮焉。”

趙利鋒笑道:“既然如此,那咱們倆人晚上找個地方痛飲一番,一醉方休。”

“好,不醉不休!”王虎軍大笑道。

“如果不嫌棄的話,那就在加上我,我也跟你一醉方休。”旁邊的謝勇國同樣大笑起來,有陳飛宇在此,當保謝家繁華百年!

秦淩菲和柳天鳳兩女不禁莞爾,同時看向了陳飛宇,眼眸中異彩漣漣。

不同於她們的興奮喜悅,澹台雨辰看著陳飛宇,眼眸中震驚、迷惘、失落等等諸般情緒混雜,如此神奇的一劍,她三年後真能打敗陳飛宇嗎?

她找不到答案。

“你見識到'裂地劍'了吧?”

突然,柳清風問道,瞥了澹台雨辰一眼,表情無悲無喜。

“見識到了,不愧是劍仙絕學,果然……果然精妙。”澹台雨辰點點頭,神色複雜。

“既然見識到了,那就走吧。”柳清風說罷,轉身離去,身影瀟灑。

澹台雨辰最後看了陳飛宇一眼,輕咬住了下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