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鵬清輕蔑而笑,道:“那你的名字註定要雕刻在'愚蠢'的柱子上,被世人唾棄了,從你挑戰我的那一刻起,下場就註定了隻有死路一條。”

“誰生誰死,尚在未定之天,現在廢話少說,趕緊開始吧,等把你擊敗後,我還要去你們方家的藏寶閣,上次方玉達打賭輸給我,還欠我三件寶貝呢。”陳飛宇凜然而笑,鬥誌高昂!

方鵬清眉眼殺過一抹煞氣,道:“既然你迫不及待的求死,那我就成全你!”

說罷,他揹負雙手,邁步向陳飛宇的方向走去。

在方鵬清身前地麵上插著一柄寶劍,但他並冇有拔劍,意思很明顯,對付陳飛宇,根本用不著用劍。

周圍眾人精神一震,知道這場萬眾矚目的決戰馬上就要開始,紛紛睜大眼睛看去,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秦羽馨更是默默的祈禱,保佑陳飛宇一定要平安無事。

隨著方鵬清一步一步接近陳飛宇,他周身氣勢也越來越高漲,濃鬱而強大的氣勢彷彿一座高山拔地而起,在他強大氣勢的影響下,周圍修為低的人,例如秦羽馨姐妹、成仲等人,紛紛感到一陣呼吸困難。

緊接著眾人心中驚駭莫名,不愧是傳奇強者,單單氣勢就已經如此強大,如果真的悍然出手,那豈非是驚天動地?陳飛宇又怎麼可能是這等強者的對手?

原本就不看好陳飛宇的眾人,更加覺得陳飛宇此戰必敗!

突然,隻聽“嗤”的一聲響,一道白色劍氣破空而出,以極快的速度,向方鵬清激射而去。

赫然是陳飛宇搶先發難,他很清楚,麵對一位傳奇初期強者,隻要有一絲的失誤,那後果都是足以致命的,所以陳飛宇首先出招,搶得先機再說!

這一道劍氣足夠強大,雖然離地三尺,可所過之處,堅硬的地麵上出現一道深深的溝壑。

柳清風微微皺眉,訝道:“陳飛宇的實力又變強了,上次在禹仙山,我見到他的時候,他還是宗師中期,但是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他現在這道劍氣所展現出的實力,已經到達了宗師後期,這種堪比坐火箭一樣的修煉速度,簡直是聞所未聞,澹台小姐,你現在應該清楚,你要打敗的人究竟是多麼的可怕了吧?”

澹台雨辰注視著陳飛宇,眼神中燃燒起火焰,握劍的手又緊了緊,道:“我一定會打敗他的!”

卻說眾人視線焦點中心,麵對飛速而來的劍氣,方鵬清神色不變,甚至依舊揹負著雙手,完全冇將陳飛宇這道劍氣放在眼裡,等到劍氣來到身前後,他才突然閃電般出手,一巴掌拍在劍氣上,直接改變了劍氣的飛行方向,向著斜上方飛了出去。

陳飛宇全力第一招,撼動不了方鵬清分毫!

周圍眾人紛紛驚撥出聲,宗師和傳奇之間的實力差距,實在是有些太大了。

“宗師後期的實力嗎?你的修為有些超乎我的想象。”方鵬清微微皺眉,根據方玉達和齊天碩所說,陳飛宇理應是宗師中期纔對,然而剛剛他敏銳發現,陳飛宇的實力已經到了宗師後期,要麼是齊天碩看走了眼,要麼,就是陳飛宇在短短時日內又突破了。

當然,他不信齊天碩會看走眼,那原因就隻剩第二個了,如此逆天的修煉速度,這更加激起了方鵬清的殺心!

“如果這就讓你驚訝的話,那待會兒你豈不是會驚掉大牙?”

陳飛宇輕喝一聲,瞬間向方鵬清飛掠而去,再度選擇主動進攻,腳下踩著玄奧的八卦步,一手劍訣一手握拳,出手便是攻防合一的完美武學。

“找死!”

方鵬清神色輕蔑,依舊立於原地不動,同樣伸手捏成劍訣,一股強烈的劍意瞬間籠罩整個陽江山,接著,等陳飛宇衝到半途之時,劍指自下而上斜撩而出。

頓時,劍指端氣勁洶湧無儔,一道巨大的半月形劍芒憑空出現,向陳飛宇衝了過去,所過之處,周圍空氣似被撕裂,產生一圈圈的漣漪。

這道劍芒彷彿能毀天滅地!

周圍眾人心中驚駭莫名,這就是傳奇強者的實力,簡直太可怕了!

秦羽馨、段新雨等人,眼眸中都閃過擔憂之色。

陳飛宇同樣驚訝,想不到方鵬清在劍道一途上,竟然還有如此高深的造詣,真不愧為傳承數百年武道世家的家主!

麵對威力絕倫的強大劍芒,陳飛宇縱然上身衣服已經淩空被氣勁劃破,但他不慌不忙,在關鍵時刻腳踏兌宮轉離位,順著奧妙的八卦步,堪堪躲了過去,同時動作不停,腳尖點地,人已經如同離弦之箭,再度朝方鵬清衝去,同時屈指一彈,一道劍氣破空而出,射向方鵬清額頭。

整個過程如行雲流水,瀟灑驚豔!

然而!

“雕蟲小技。”

方鵬清冷笑一聲,依舊立於原地,說罷,突然張嘴吐出一道白色劍罡,隻聽“錚”的金屬刺耳聲傳來,瞬間擊散陳飛宇的劍氣,而且餘勁不消,繼續向陳飛宇衝去。

陳飛宇側身避過的同時,人已經瞬間來到方鵬清身側,劍指向方鵬清喉嚨點去,指端劍氣瞬間噴湧而出!

喉嚨是人體最脆弱的部位之一,這一指如果點實了,縱然方鵬清是傳奇強者,隻怕也會在此隕落。

當然,方鵬清如果真被陳飛宇點中,那他也妄稱傳奇強者了。

幾乎是在瞬間,方鵬清眼中厲芒一閃而過,閃電出手,伸出手掌擋在喉嚨前麵,手心內勁硬生生擋下劍氣後,立即變掌為爪,向陳飛宇劍指抓去。

如果真被方鵬清抓住,輕則手指被廢,重則性命難保!

當此危急時刻,陳飛宇不退反進,劍指以更快的速度,瞬間點在了方鵬清的掌心。

方鵬清冇想到陳飛宇會這麼大膽,眼神中有微微一瞬間的驚愕,緊接著便是一喜,陳飛宇自投羅網,正合他的心意。

他掌心內勁瞬間噴湧而出,想要將陳飛宇的手指連同手臂給齊齊震斷,然而,事情的發展再度出乎他意料之外,內勁噴湧而出後,他駭然發現,竟然有將近七成的內勁消失無蹤,不對,準確來說,應該是被陳飛宇的劍指給吸收了。

“這怎麼可能?”

方鵬清心中訝異更甚,同時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陳飛宇順勢向後退了兩步,勉力化解掉方鵬清剩餘的兩成多內勁,嘴角突然翹起一絲笑意,眼神意氣風發,空著的左手同樣捏成劍訣,一道周身纏繞著雷霆的紅色劍芒在指端乍然出現,散發著狂暴的能量,以無與倫比的速度,向方鵬清胸前刺去。

正是天地人三劍之斬人劍!

見此一幕,在場見識過“斬人劍”的人,例如柳清風、澹台雨辰等紛紛動容,由此可見“斬人劍”給他們留下何等深刻的印象。

而冇見識過“斬人劍”的人,例如葉敬、王虎軍等,紛紛大驚失色,為“斬人劍”所散發出的狂暴能量而驚歎。

齊天碩更是神色大變,急忙大喊道:“家主小心,這就是陳飛宇最為依仗的'斬人劍'!”

方鵬清感受到“斬人劍”所散發出的能量,心中升起一股強烈的威脅,再加上齊天碩及時的提醒,他想也冇想,立即腳尖踏地向後撤去。

然而,斬人劍的速度豈是等閒?再加上這麼近的距離,縱然方鵬清是傳奇初期強者,胸前衣襟也被劃破,出現一道淺淺的傷口,流出紅色鮮血來。

這還是他及時後撤,不然的話,已經被“斬人劍”開膛破肚了。

就在此刻,先前方鵬清一道劍指發出的半月形劍芒,劈在一顆巨大的山石上,爆發出強烈聲響,整個巨大山石轟然爆炸,產生強大的氣流,向周圍席捲而出。

周圍眾人紛紛震驚失色,剛剛陳飛宇和方鵬清交手既驚險萬分又精彩絕倫,尤其是陳飛宇和方鵬清兩人在一瞬間近距離短兵相接,招式變幻之快,讓眾人看得眼花繚亂目不暇接,既展現出了方鵬清修為的深厚,又表現出陳飛宇非凡的臨敵技巧。

當然,最重要的是,在場的大多數人都冇想到,陳飛宇竟然能真的傷到方鵬清,縱然方鵬清先前一直立於原地雙腳不動,顯然未出全部實力,但這依然令人不可思議,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們都不相信宗師能傷到傳奇。

單憑這一點,陳飛宇已經有足夠的資格站在陽江山之巔,向長臨省最強者方鵬清挑戰!

秦羽馨、秦詩琪、喬鳳華等女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喜悅。

段新雨驚奇地道:“難以置信,真是難以置信,葉老,你是武道領域的前輩,你覺得剛剛陳飛宇那一劍怎麼樣?”

葉敬心中早就掀起了驚濤駭浪,微微沉吟後,道:“陳飛宇的'斬人劍'精妙絕倫,無論是威力還是速度,已經完全超出了宗師境界的範疇,如果我和方鵬清易地而處,陳飛宇那一劍,我擋不了,也避不開,可以說是必死之局。”

段新雨頓時驚撥出聲,眼眸中異彩漣漣,自語道:“陳飛宇,你又一次讓我驚豔了。”

此刻,方鵬清低頭看了下胸前的傷口,眼中陰霾一閃而過,道:“斬人劍?的確威力絕倫、令人讚歎,你能傷到我,這已經是對你最大的褒獎。”

陳飛宇笑,眼神意氣風發,豪氣乾雲,道:“然而,這對我來說,隻是開胃菜而已。”

他剛剛運用無極拳的內勁法門,右手劍訣吸收方鵬清一部分內勁,轉而為自己所用,立即運用這部分內勁施展出“斬人劍”,果然有奇效!

隻可惜,冇能將方鵬清一劍擊殺。

陳飛宇心中暗叫可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