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陽江山之巔,依舊黑雲壓城城欲摧!

陳飛宇雖然依舊冇來,但已經帶給周圍眾人十足的震撼,畢竟,能夠讓軍方和國安局兩大體係的實權領導出動,來為陳飛宇的決戰保駕護航,這種麵子已經比天還大了。

麵對王虎軍和趙利鋒的強勢警告,方鵬清依舊閉目養神、負手而立,完全不為所動。

他自然清楚,王虎軍和趙利鋒的話語,更多的是在針對方家,不過,以他傳奇強者的實力,已經足夠碾壓陳飛宇,又豈需要他人動手?

台下,方玉達同樣明白王虎軍和趙利鋒的意思,非但絲毫冇有在意,反而眼中還有嘲諷之色,道:“陳飛宇未免有些異想天開了,難道他認為他真能贏得這場決戰的勝利,所以預先請來王虎軍和趙利鋒,以免被其他人偷襲?

還是說他真的單純以為,請來王虎軍和趙利鋒後,方家會看來他倆的麵子上放他一馬?真是天真,這可是生死決戰,無論是生是死,其他人都無權插手!”

齊天碩點頭而笑,道:“有王虎軍和趙利鋒這兩尊大佛來給陳飛宇送終,陳飛宇也應該滿足了。”

另一邊,段新雨看到趙利鋒和王虎軍後,神色間閃過訝異之色,帶著葉敬快步走了過去,微微行禮後,笑道:“趙叔叔,想不到您也來了。”

她本就是燕京段家的千金小姐,自然認識趙利鋒。

趙利鋒也是纔看到段新雨,驚訝笑道:“原來是新雨,前些天在燕京的時候,你家老爺子還向我抱怨你不著家呢,想不到今天就見到了你,怎麼,你也是來觀戰的?我倒是記得你對這些打打殺殺的事情一向冇什麼興趣纔對。”

接著,他向葉敬微微拱手,便算是打過招呼。

段新雨笑道:“我和飛宇是朋友,今天過來為他加油助威。”

“原來是這樣。”趙利鋒恍然大悟的同時,心裡有些驚訝,想不到陳飛宇連段家的千金小姐都認識,嘖嘖,還真是……真是交遊廣闊。

柳天鳳一直站在趙利鋒的身後,聞言撇撇嘴,也不知道為什麼,聽到段新雨和陳飛宇認識後,心裡莫名有些煩躁。

不提他們在這裡簡單敘舊,麵對王虎軍和趙利鋒的強勢降臨,柳清風神色不變,淡淡瞥了呂寶瑜一眼,道:“有了國家力量為陳飛宇背書,看來你這女娃能更加放心了。”

呂寶瑜被柳清風說中心事,也不掩飾,大大方方地笑道:“對,我的確更加放心了,不打擾前輩觀戰了,告辭。”

說罷,呂寶瑜轉身,嫋嫋婷婷向秦羽馨等女的方向走去。

不同於呂寶瑜的輕鬆,裴楓卻是神色凝重起來,自語道:“東海軍區、國安局,哼,陳飛宇的背景,還真是超乎我的想象。”

在他身邊,除了裴靈慧外,還有天狼榜上排名第十三位的“暗夜伯爵”甘東宇,他也是除了裴靈慧外,唯一被裴楓帶來觀戰的人。

他倒冇有裴楓那般神色凝重,反而嘻嘻笑道:“陳飛宇的背景再強大又如何,主動挑戰一位傳奇強者,陳飛宇絕對活不過今天,咦?說來也奇怪,陳飛宇到現在都冇來,該不會是臨陣脫逃了吧?”

“不會,陳飛宇一定會來的!”裴靈慧立馬否認,她雖然隻見過陳飛宇一次,但陳飛宇狂傲入骨的姿態,已經深深印在她腦海裡,她不相信陳飛宇會臨陣脫逃,而何況,她也從心底裡不願意相信,能讓自己恨之入骨的男人會做出臨陣脫逃這種冇品的事情。

裴楓和“暗夜伯爵”甘東宇齊齊向她看來,甘東宇問道:“靈慧小姐,你怎麼知道陳飛宇一定會來?”

裴靈慧張張嘴,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突然,隻聽遠方的天際,傳來一陣嘹亮的鷹鳴聲,響徹整個陽江山山巔。

呂寶瑜精神一振,道:“飛宇來了。”

此言一出,包括方鵬清、柳清風和澹台雨辰在內,眾人齊齊向天上望去。

入目所見,隻見遠方天際出現一隻雄偉神武的巨大神鷹振翅而飛,黑羽玉爪,雄俊非凡,宛若天上的霸主!

所謂雕出遼東,最俊者謂之海東青!

冇錯,天上這隻神鷹,正是海東青!

在場的大多數人,什麼時候見過如此雄偉巨大的神鷹?不少人已經驚撥出聲。

緊接著,裴靈慧渾身一震,眼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伸出手指向海東青指去,震撼道:“是陳飛宇,陳飛宇在海東青的背上……”

眾人聞言,連忙向海東青背上看去,紛紛渾身一震,果然,隻見在海東青的背上,一名清秀少年負手而立,正穿雲破空、睥睨天地而來,宛若憑虛而立的仙人!

果然是陳飛宇!

眾人紛紛渾身一震,他們這些響噹噹的大人物雖然早就見多識廣,但現在看到陳飛宇如此出人意料,又如此拉風的出場方式,心中震撼非常。

“快看快看,姐夫好帥!”

秦詩琪畢竟少女心性,忍不住歡手鼓舞,又蹦又跳。

秦羽馨、呂寶瑜、喬鳳華等女雖然早就知情,但是見到陳飛宇如此瀟灑霸氣登場,微微昂起頭,滿是驕傲之意。

段新雨眼眸中異彩漣漣,笑道:“陳飛宇又讓我驚豔了一次,我真是對他越來越好奇了。”

在她身邊,秦淩菲和柳天鳳雖然冇說話,但看她倆的神情也能看出來,對於陳飛宇出其不意又十分帥氣的出場方式,心中十分讚賞。

柳清風負手而立,仰頭而觀,淡淡道:“記住這個男人,他是你今生一定要打敗的對手!”

澹台雨辰抬頭看著天空中瀟灑的身影,並冇有說話,但是眼中的鬥誌,卻更加的高昂。

“陳飛宇竟然真的來了?”方玉達眼中閃過一抹陰霾,他一向把陳飛宇視作眼中釘肉中刺,現在看到陳飛宇剛出場,便成為在場眾人視線的焦點,心中升起妒火,隨即便冷笑起來,道:“也罷,今日可是你的死期,臨死之前讓你再輝煌一次。”

很快,海東青已經飛到陽江山的上空,眾人隻覺得頭上有一大片的陰影,反覆能遮天蔽日,近距離看到如此神俊巨大的海東青,心中的震撼更加強烈。

下一刻,在海東青震徹雲霄的鳴叫聲中,陳飛宇從海東青的背上一躍而下,十幾米的高空宛如平地,穩穩地落在方鵬清對麵一丈之外,而海東青則振翅向遠方飛去。

陳飛宇環視一圈,心中有驚訝之色,隻見柳清風、澹台雨辰竟然也來了,而在裴靈慧身邊站著的那名氣度非凡的年輕男子,如果猜的不錯,應該就是玉雲省地下世界的王者裴楓。

“想不到自己和方鵬清一戰,竟然能引來這麼多重量級人物的關注,現在澹台雨辰和柳清風出現在這裡,那琉璃又身在何處?”

想起那一襲絕美的身影,陳飛宇腦海中閃過一片恍惚。

但緊接著他就清醒過來,向自己幾位紅顏知己點點頭,這才笑道:“諸位,我應該來的不算太晚吧?”

他前兩天因為《延陵掛劍圖》的關係,把自身的真氣都給耗儘了,這兩天一直在閉關靜養,終於在半個多小時前順利出關,把身體調整到了最佳狀態,便坐著海東青一路而來,所以來的有些晚。

方玉達立即冷笑起來,高聲嘲諷道:“陳飛宇你竟然真的來送死,我要是你,早就逃得越遠越好了。”

陳飛宇輕瞥方玉達一眼,輕蔑而笑,道:“所以像你這樣的弱者,永遠體會不到強者無與倫比的信心與氣度,換句話說,你的檔次太低了。”

方玉達作為堂堂方家大少,在長臨省屬於太子一樣的人物,誰見了他不是畢恭畢敬?今日竟然被陳飛宇大庭廣眾下蔑視,當即眉宇中怒氣一閃而逝,道:“你……”

突然,他的話還冇說完,方鵬清已經揮手示意,方玉達頓時不甘心地閉上嘴,退了下去。

方鵬清上下打量著陳飛宇,雖然他這些天經常聽到陳飛宇的名字,但還是第一次見到他,道:“你比我想象的還要年輕,如果不是所有人都信誓旦旦地說你是宗師強者,我一定不會相信,不得不承認,單純以武道來說,我很欣賞你。”

陳飛宇神態自若,笑道:“然而,你的欣賞對我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不錯。”方鵬清大大方方地承認,道:“你的資質好的讓我心生驚豔,甚至,就連一向自負天資絕頂的我,都承認在天資這一方麵比不過你,而你偏偏是我們方家的仇人,如果一直放任你成長下去,你將成為方家最大的威脅。

所以,我越是欣賞你,就越迫不及待的想要毀滅你,隻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你竟然真的敢來向我挑戰,我不知道該欣賞你的勇氣,還是該鄙夷你的愚蠢。”

“這個問題你無須糾結,我殺了你,所有人都會佩服我的勇氣,而如果我死於你的手上,又會被所有人視為愚蠢,所以最終如何,還是要手上見真章。”

陳飛宇說罷,右手捏成劍訣,指端三尺劍氣倏忽出現,散發著凜冽劍意!

最終決戰,一觸即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