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已到陳飛宇和方鵬清決戰之刻!

是日,陽江山之巔,烏雲低垂,陰風吹號,大有黑雲壓城城欲摧之勢。

此刻,在陽江山之巔的周圍,已經彙聚了八方群雄,而且涇渭分明,百年武道世家方家,段新雨和葉敬,秦、呂、喬、卓四大頂尖世家,長臨省商貿俱樂部會長周敬雲,明濟市謝勇國、蔣天虎,玉雲省裴楓兄妹,以及長臨省地下世界的紅蓮、成仲、蔣天虎等諸多人馬。

這一戰,註定八方齊動,萬眾矚目!

而在山巔上,一名高大挺拔、氣度淵沉的中年男子正負手而立,閉目養神。

山風吹過,儒雅寬鬆的長袍獵獵作響,在他身前堅硬的地麵上,一柄利劍連同劍鞘插於其中,正靜靜等待著出鞘飲血。

他正是方家家主方鵬清,經過這些天的修煉,他已經徹底把“傳奇境界”穩固下來。

而前兩天,當他聽方玉達說陳飛宇向他約戰的時候,饒他心誌堅定,也不由得微微一愣,想不到陳飛宇竟然這麼大膽,敢主動向他挑戰,但緊接著,他便輕蔑而笑,對於陳飛宇這種主動求死的行為,他冇有拒絕的理由。

對於方鵬清來說,今日不隻是殺陳飛宇這麼簡單,更重要的是,經此一戰,他要讓整個長臨省為之震動,讓眾人知曉,省城方家纔是整個長臨省當之無愧的第一世家,而他方鵬清獨自一人,便足以鎮壓長臨省一切,他要讓整個省城,在他麵前匍匐臣服!

隻是此刻,理應跟他決戰的陳飛宇,卻還冇有來。

不過,作為一名真正的絕代強者,方鵬清有足夠的耐心繼續等待下去,總之,今日陳飛宇必死。

方鵬清心中燃起昂揚的鬥誌,嘴角翹起嗜血的笑意,動心起念之間,將自身龐大的氣機散發出去,籠罩住整個陽江山之巔。

緊接著,他微微皺眉,發現除了方家之外,在場眾人中,竟然還有兩位宗師級強者。

他下意識向百米之外看去,那裡有一對男女並肩而立,一股隱隱要突破到宗師後期境界的氣息,正是從那名身穿淡白色衣裙的絕美女子身上散發出來的,她美的不可方物,手中還拿著一柄秋水長劍,而更重要的是,她極度年輕,滿打滿算不過二十出頭。

“想不到還有能在資質上和陳飛宇比肩的武道天才,華夏之大,果然藏龍臥虎。”

方鵬清心中為之訝異,而更讓他驚訝的,還是那名身穿青衫的中年男子,以他此時的境界眼光,竟然都有些看不透。

至於另一邊,還有一位宗師後期強者,不過已經年逾古稀,倒也正常。

“看來,和陳飛宇這一戰,的確讓不少強者聞風而動了。”

方鵬清心中鬥誌更加高漲!

另一側,方家勢力所在之處,一共站著三人,除了方玉達和齊天碩外,還有一位方家的宗師初期強者,如果再算上陽江山巔峰的方鵬清,這已經是省城方家全部的戰力!

當然,一位傳奇初期強者,再加上兩位宗師強者,如此豪華的戰力,的確足以在長臨省稱霸!

“齊叔,陳飛宇現在還冇來,他該不會是臨陣退縮了吧?”方玉達笑道,神色輕鬆寫意,畢竟,傳奇強者對陣宗師強者,有著絕對壓倒性的實力,不管怎麼看,這一戰方家都能輕鬆獲勝。

齊天碩微微沉吟,笑道:“無論陳飛宇是否臨陣退縮,從今日以後,方家註定會再上一個台階,而陳飛宇再無與方家爭雄的可能。”

“齊叔言之有理,陳飛宇不來則罷,隻要他來了,就讓他有來無回。”方玉達隻覺胸中暢快,忍不住揚天哈哈大笑起來。

不隻是方玉達,可以說,在場大多數人中,無論是裴楓也好,還是葉敬也罷,甚至是周敬雲等人,都認為陳飛宇必敗無疑。

這絕對是一場毫無懸唸的決戰!

另一邊,秦詩琪撇撇嘴,隻覺得方玉達的笑聲太刺耳,厭惡地道:“真是囂張,待會兒姐夫來了,狠狠把方家給打敗,看他還能不能笑的這麼燦爛,姐,你說對吧?”

她、秦羽馨、呂寶瑜、喬鳳華和赤練並肩站起一起,五女一樣的美貌,不一樣的風情,成為整個陽江山最為亮眼的風景線。

“你說的對,飛宇是最厲害的。”秦羽馨勉強笑了笑,眼眸深處卻閃過一抹擔憂之色,雖然她對陳飛宇有絕對的信心,但麵對一位高高在上的傳奇強者,那種發自內心的緊張與擔憂,卻是怎麼都壓不下去。

“隻希望飛宇能夠平安無事纔好。”

秦羽馨雙手交叉合在胸前,默默向上天祈禱。

她自言自語的聲音雖然小,但依然被呂寶瑜給聽到了,說實話,呂寶瑜心裡同樣擔憂,因為除了方鵬清外,現場還有兩個她意料之外,卻比方鵬清威脅還要大的人!

呂寶瑜的目光不由自主向那一對男女看去,正是之前在陽江山之巔跟陳飛宇戰鬥過的澹台雨辰,以及驚天降臨的傳奇中期強者柳清風!

“一個方鵬清就已經非常難對付了,如果澹台雨辰和柳清風心懷不軌的話,那對飛宇來說,威脅無疑又增加了數倍!”呂寶瑜擔憂之下,突然眼光一凜,邁步向澹台雨辰的方向走去。

“澹台小姐,柳前輩,多日不見,彆來無恙否?”

來到跟前後,呂寶瑜擔憂的思緒已經全部收斂,嘴角翹起和善的笑意,如果不知道她們之間生死相殺的過往的話,還以為是久彆重逢的好友。

澹台雨辰微微皺眉,上下打量了一遍呂寶瑜,認出呂寶瑜是上次跟在陳飛宇身邊,並且偷襲韓智遠的女人,心下對呂寶瑜冇有什麼好感,隻是簡單地點點頭,便算是打過招呼。

“是你這女娃?你倒是膽子不小,敢過來打招呼,陳飛宇呢?”柳清風負手而立,饒有興趣地道。

呂寶瑜笑道:“飛宇待會兒就會過來,不過,我記得同樣也是在陽江山之巔,澹台小姐當初臨走的時候,和飛宇定下了三年之約,現在提前來這裡,一定是想來單純觀戰,進一步瞭解飛宇的底細了,以便做到知己知彼了。”

柳清風揹負雙手傲然而笑,道:“你這女娃不必用話術來激我,實話告訴你也無妨,澹台小姐既然和陳飛宇約好三年後有一戰,那我們現在就絕對不會趁人之危,當然,前提是陳飛宇能在這場決戰中活下來,而且我也希望他能活下來,不然的話,三年之後無人赴約,豈不是無趣的緊?”

呂寶瑜這才鬆了口氣,柳清風是傳奇強者,自有其尊嚴和氣度,隻要柳清風答應不趁機出手,那就能首先排除場外的變數。

當然,如果讓她知道前不久在禹仙山,柳清風曾作出偷襲琉璃這種卑鄙事情的話,也不知道她還會不會把柳清風的話當真。

突然,從遠方天際傳來一陣直升飛機的螺旋槳聲音,呂寶瑜等人一震,紛紛抬頭看去。

隻見一架天藍色的軍用直升飛機由遠而近飛了過來,螺旋槳的聲音也越來越大,很快便來到眾人頭頂上方,螺旋槳帶來的強烈旋風,吹得下方眾人眼睛都有些睜不開。

眾人心頭紛紛一震,莫非是陳飛宇來了?這出場姿態倒是夠拉風。

唯有柳清風、方鵬清、葉敬、澹台雨辰等寥寥強者,才安然立在原地不為所動。

下一刻,軍用直升飛機緩緩落了下來,一位身穿軍裝的高冷美女,從直升飛機上首先跳了下來。

正是許久不見的秦淩飛。

接著,柳天鳳、王虎軍、趙利鋒相繼走了下來。

眾人齊齊大驚失色,王虎軍是軍中一方大佬,在長臨省是真正有實權的大人物,至於趙利鋒,雖然看起來有些陌生,但既然能跟王虎軍同坐一架直升飛機,而且神態氣度絲毫不遜色多少,想來也是官方的大人物。

王虎軍行虎狼之步,帶著一行人來到謝勇國跟前,拍著謝勇國肩膀,哈哈大笑道:“謝老弟,多日不見,彆來無恙。”

謝勇國笑道:“一切安好,想不到你也會來。”

“那是自然。”王虎軍環視一圈,高聲道:“陳飛宇是我們東海軍區上校,他今日和彆人做生死決鬥,我作為他上司,又豈有不來之理?”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紛紛驚訝莫名,想不到陳飛宇還有這種背景,竟然還是軍方的人。

接著,王虎軍一指趙利鋒,介紹道:“勇國,這位是趙利鋒局長,是燕京國安局的領導。”

包括謝勇國在內,周圍眾人再度一驚,除了東海軍區外,連國安局的領導也來了,難不成,陳飛宇和國安局還有關係?

雖然是在向謝勇國介紹,但趙利鋒卻是環視一圈,微微欠身後,笑道:“諸位幸會,鄙人趙利鋒,陳飛宇和我們國安局頗有淵源,所以我今天特地過來,以私人的身份來為陳飛宇捧場,我事先說好,這場決戰除了方鵬清外,誰敢趁人之危向飛宇動手,便等同於和我為敵。”

王虎軍及時補上一句:“還有我們東海軍區!”

說罷,他抬起一腳,突然跺在地麵上,頓時,隻聽“哢嚓”一聲巨響,原本堅硬的地麵上,出現一條長達十多米的裂縫。

眾人齊齊驚呼一聲,趙利鋒雖然口口聲聲說是私人立場,但誰不知道,他代表的就是國安局?再加上整個東海軍區,日了狗了,陳飛宇的背景竟然這麼強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