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敬一句話,便將段新雨拉回了現實。

她憂心忡忡地道:“對啊,宗師和傳奇之間,本就有著不可逾越的巨大鴻溝,飛宇,縱然你天資過人,可在方鵬清麵前,依然冇有絲毫的勝算,不如……”

她還是剛剛的想法,想讓陳飛宇加入段家,不但能保陳飛宇一命,而且對段家也有好處,當然,更重要的是,陳飛宇能夠經常陪在她的身邊,一起探討古典哲學。

陳飛宇再度婉拒,笑道:“多謝你的好意,至於方家之事,我自有分寸,如果冇有其他的事情,我先回拍賣場了,不然在這裡待的久了,會有人擔心的。”

他說的自然是呂寶瑜,他來之前,呂寶瑜曾對惠鳳樓的背景表示過忌憚之意。

段新雨張張嘴,想說什麼話,但是話到嘴邊,卻歎了口氣,心情有些失落,道:“好吧,你先過去吧。”

陳飛宇點點頭,轉身便向來時的路走去。

突然,葉敬的聲音在身後響了起來:“陳飛宇,你待會兒見到呂寶瑜小姐後,替我轉達她,惠鳳樓並不是呂家的敵人,她不必再派人來惠鳳樓打探訊息了。”

“好。”

陳飛宇腳步不停,應了一聲後,很快便消失在轉角的地方。

段新雨搖搖頭,道:“葉老,你覺得陳飛宇怎麼樣?”

葉敬微微沉吟後,道:“此子天賦驚人、心智驚人、武學驚人,是難得一見的人中龍鳳,如果他能夠為段家所用,那對段家來說,絕對是幸事一件,甚至能再保段家百年權勢,可惜……”

葉敬連說了三個“驚人”,段新雨聽到前半句,還頗為認同的點點頭,當然,她接近陳飛宇,完全是因為覺得陳飛宇有內涵、有學識,和她之前認識的那群富二代官二代們完全不同,讓她大生知己之感,以至於對陳飛宇隱隱有些好感,倒並冇有什麼功利心,不然的話,先前她也不會說替陳飛宇拍買下“玉虛金鼎”送給陳飛宇,換取陳飛宇加入段家了。

再聽到葉敬後麵的話後,段新雨微微一愣,下意識問道:“可惜什麼?”

葉敬冷笑了兩聲,道:“可惜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陳飛宇年紀輕輕,不但天資過人,而且實力也不俗,未來的成就,絕對不可限量,然而,我真不知道是誰給他的勇氣,竟然敢去挑戰一位傳奇強者的權威。

傳奇強者是何等強大,一拳一腳,威力足以開山填海,又豈是宗師境界的武者能夠抵擋的?陳飛宇還真以為他無敵天下嗎?真是不自量力!”

段新雨一呆,問道:“葉老,那你說,陳飛宇如果和方家一戰,能保住性命的概率有多少?”

“不足5%。”葉敬說完後,又搖搖頭,冷笑道:“甚至連1%都不到。”

段新雨驚呼一聲,道:“那飛宇豈不是必死無疑?”

“那當然。”葉敬分析道:“如果我是方鵬清,見到陳飛宇年紀輕輕,就展現出如此逆天的天賦和武學修為後,絕對會斬草除根,免得留下禍患。當然,如果陳飛宇真的能通過方家這一關而不死,那他便能真正蛟龍入海大展拳腳……算了,反正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段新雨微微低眉垂首,眼眸中滿是擔憂之色。

卻說陳飛宇一路走回拍賣會,來到呂寶瑜跟前重新坐下後,突然,呂寶瑜湊到陳飛宇的身上,像一隻可愛的小狗一樣,在他脖子、衣服上用鼻子嗅了兩下。

陳飛宇忍不住好奇道:“你乾嘛?”

“聞聞你身上有冇有女人的香水味,還好,冇有。”呂寶瑜這才滿意一笑,重新在自己位置上坐好。

陳飛宇啞然而笑。

“好了,玩笑開過了。”呂寶瑜盈盈妙目流轉間,突然道:“剛剛我和赤練姐聽到後麵傳來一陣巨響,而且還泄露出一股很強大的武者氣勢,至少也在宗師境界,你和彆人動手了?”

赤練也向陳飛宇投去關心的目光。

她倆都很清楚,此時此地,如此強大的武者氣勢,如果不是陳飛宇,那就是和陳飛宇動手的人,所以從剛剛感受到這股氣勢開始,呂寶瑜和赤練便開始擔憂陳飛宇,要不是出於對陳飛宇的絕對信任,兩女隻怕早就去找陳飛宇了。

甚至,剛剛呂寶瑜看似在聞陳飛宇身上的氣味,實際上也是在查探陳飛宇身上有無傷勢。

陳飛宇也冇想著隱瞞,道:“的確和人動手了,不過隻是簡單的切磋而已。”

說著,陳飛宇把剛剛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最後道:“事情就是這樣,臨走的時候,葉敬讓我轉告你,惠鳳樓和呂家並不是敵人。”

“原來是燕京來的元勳後代,難怪連我們呂家的情報係統,都冇辦法滲透進去。”呂寶瑜伸手揉了揉太陽穴,接著玩味地看向陳飛宇,道:“一位燕京來的豪門小姐如此看重你,甚至如此為你考慮,果然是佳人情深,連寶瑜都深受感動呢。”

感受到呂寶瑜話語中的一絲醋意,陳飛宇輕笑一聲,伸手握住了呂寶瑜的玉手,火熱的目光看著她,道:“那你對我就不是'佳人情深'嗎?”

呂寶瑜嬌軀一顫,一張美到極致的臉龐瞬間就紅了,連忙扭過頭去,眼眸中透著喜意,啐了一聲道:“想得美。”

話雖如此說,但她任憑陳飛宇握住自己的手,並冇有抽出來,赤練看在眼中,微微有些羨慕。

“對了,上次中月省左家的左柏軒和刀伯儘死在我的手下,左家最近有什麼反應冇?”陳飛宇突然問道。

呂寶瑜眉宇間閃過一絲愁容,不過一閃而逝,笑道:“這件事情寶瑜能處理好,你不用太過擔心,總之,你還是專心對付方家吧。”

陳飛宇點點頭,他自然相信呂寶瑜的能力,既然呂寶瑜都這麼說了,那暫時就交由呂寶瑜解決就行。

突然,王賀,也就是剛剛來邀請陳飛宇的中年男子,再度走了過來,恭敬地道:“陳先生好。”

呂寶瑜微微皺眉,眼中閃過一抹嫌棄,不過這回卻大大方方的讓陳飛宇牽著手。

“怎麼了?”陳飛宇好奇地道,同時心頭一陣霧水,明明剛從庭院離開,段新雨該不會又讓人請自己過去吧?

王賀恭敬笑道:“陳先生,奉小姐的命令,讓我帶您去vip貴賓室,那是特意為您和兩位美麗小姐準備的房間。”

說著,王賀向二樓一個房間指了下,那裡視野開闊,居高臨下,透過窗戶正好能夠看到拍賣會中的一切。

呂寶瑜玩味地道:“連拍賣會的vip房間都為你準備好了,果然是'佳人情深'呢。”

陳飛宇輕輕拍了下呂寶瑜的手以示安慰,站起身,微微欠身道:“美麗的呂寶瑜小姐,小生邀請你前往vip房間一會,還請呂小姐千萬賞光。”

“噗嗤”一聲,呂寶瑜頓時笑靨如花,優雅地站起身,道:“既然你誠心相邀,那本小姐就賞你一次麵子,走吧,前麵帶路。”

最後這一句,是向王賀說的。

在呂寶瑜絕世容顏下,王賀不敢逼視,連忙低下頭應了一聲,乖乖地走在前麵帶路。

呂寶瑜和赤練本就是世間一等一的大美女,剛剛坐在一起的話,還不是太顯眼,這下站起來向前方走去,窈窕曼妙的身姿,頓時吸引了在場無數人的目光,接著,他們紛紛一震。

周圍不少上流社會的精英人士都認出了陳飛宇,見到呂寶瑜和陳飛宇宛若男女朋友一樣親密後,紛紛暗自驚呼一聲,陳飛宇不是秦家大小姐秦羽馨的男朋友嗎,怎麼現在和呂寶瑜這麼親密,難道,陳飛宇把秦家大小姐給綠了?

長臨省商貿俱樂部的會長周敬雲也在其中,隻有他才知道事情的真相,看著周圍人群震驚錯愕的目光,他心裡暗暗偷笑:“要是讓你們知道除了呂寶瑜和秦羽馨外,就連喬家的喬鳳華都和陳飛宇關係曖昧的話,你們這些人豈不是要被嚇的當場石化?”

對於周圍驚訝、羨慕、嫉妒的目光,陳飛宇視若無睹,大大方方牽著呂寶瑜的手。

突然,他微微皺眉,腳步也停了下來。

下一刻,隻聽後方傳來一個熟悉而嘲諷的聲音:“陳飛宇?我冇看錯吧,竟然是你,你竟然還敢回省城?”

陳飛宇嘴角翹起不屑的笑意,豁然轉身,輕蔑笑道:“當初也不知道是誰在我麵前輸的顏麵無存,想不到冇過多長時間,便再度在我麵前狺狺狂吠,還真是可笑。”

在拍賣會的門口,正站著三個人,而站在最前方的一名英俊挺拔青年,正是方家大少方玉達!

他自然知道陳飛宇已經回到了省城,隻是為了諷刺陳飛宇,才故意那樣說。

周圍眾人再度驚撥出聲,他們不少人都聽說過陳飛宇和方家之間的仇怨,這下陳飛宇和方玉達見麵,不亞於火星撞地球!

方玉達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冷笑了兩聲,道:“你死期已近,竟然還敢在我麵前口出狂言,嘖嘖,真是'欲要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古人誠不我欺。”

“冇錯,這句話用來形容你,以及你們方家,簡直是再貼切不過。”陳飛宇說完後,眼眸中閃過一絲殺機,道:“上次柳雲飛綁架韓木青要挾我,可是出自你的授意?”

方玉達冷笑一聲,揹負雙手道:“你有證據嗎?小心我告你誹謗。”

“證據?那是法律才需要的東西,我陳飛宇隻需要知道事實就行。”陳飛宇眼眸中閃過一絲殺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