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段新雨笑而不答,反而撩了下自己鬢邊的長髮,看起來賞心悅目,反問道:“你知道我真正的身份來曆嗎?”

陳飛宇道:“如果你想說的話,我洗耳恭聽。”

“我來自燕京。”段新雨道。

燕京,華夏的首都,其中臥虎藏龍,屬於華夏權勢的最巔峰。

陳飛宇點點頭,表情很平靜,並冇有因為段新雨從燕京而來,而有什麼吃驚的表現。

段新雨眼中閃過一絲讚賞,繼續道:“而我們段家,在整個燕京中,也能算得上是龐然大物,因為我爺爺是開國元勳。”

這一下陳飛宇微微驚訝,開國元勳的孫女,那這麼說,段新雨的家族,已經站在了華夏的權利巔峰,想不到段新雨作為青滬商貿大學一名普通的哲學教師,背後竟然還有這麼顯赫的身份。

但緊接著,他就想到一個問題,段新雨作為京圈的千金小姐,為什麼要跑來省城的大學當一名教師?

似乎是看出了陳飛宇的疑惑,段新雨嘟了下嘴,甜美而可愛,抱怨道:“因為我不太喜歡京圈的氛圍,和我從小在一個軍區大院長大的那些個人,要麼整天出去喝酒泡妞,要麼就今天你踩我,明天我踩你的做些意氣之爭,表麵上瀟灑熱血,但在我看來著實粗鄙。

當然,京圈的確有很多有內涵有韜略的青年俊傑,但是他們這些人又太過渴望成功,孜孜以求地追求權勢,簡直是無聊透頂,所以我大學的時候,就直接出國留學,回國後,又不遠千裡跑來青滬商貿大學當一名哲學教師,來個眼不見心不煩。”

原來是這麼回事。

陳飛宇笑道:“你還真有些特殊。”

“那是自然。”段新雨得意地昂起下巴,笑道“幸好我來了青滬市,才能認識你,你年紀看著比我還小,但是比京圈那些富二代紅二代們有內涵多了,而且學識淵博,連我都甘拜下風,對了,有興趣的話,改天我帶你去燕京,把你介紹給軍區大院那群囂張的傢夥,把他們都給一一踩下去,看他們以後還牛不牛氣了。”

說完後,段新雨兩眼放出光芒,覺得這個提議非常奈斯,忍不住怦然心動,恨不得現在就帶陳飛宇前往燕京。

陳飛宇輕咳了兩聲,道:“雖然我覺得你說的很對,我也承認自己很優秀,不過,這跟方家的事情有什麼關係?”

說完後陳飛宇忍不住笑了起來,段新雨不愧是教哲學的,思維就是發散,從方家直接跳到了踩下京圈紅二代們,跨度不亞於十萬八千裡。

段新雨也發現了這一點,俏臉一紅,下意識吐吐舌頭,不好意思地笑道:“跟你聊天很放鬆,一不小心就說多了,那我們重回正題,我雖然覺得你很優秀,但是說實話,以你目前的實力,麵對方家勝算渺茫,我們畢竟是朋友,我不想見到你在方家手上英年早逝。”

陳飛宇不置可否,玩味地道:“所以呢?”

“所以我替你想了個辦法,由我們段家出麵,來調解你和方家之間的矛盾,我相信,方家絕對會賣這個麵子的。”段新雨自信地道,堂堂開國元勳的家族,後麵代表著的是國家的力量,縱然方鵬清實力再強,在國家強大的現代化軍隊麵前,也不得不服軟。

陳飛宇微微驚訝,自己和段新雨認識的時間不長,她竟然會真的為自己考慮,真是難得,不由心中一暖,雖然他並不接受,但還是感激道:“多謝你的好意。”

“你先彆著急感謝,這還有一個前提……”段新雨稍微頓了下,組織了下語言,道:“你也知道,無論對哪個家族來說,家族利益都是首位的,段家同樣如此,讓段家出麵調解你和方家的仇怨,無異於欠下一位傳奇強者的人情,如果冇有足夠的利益,這種虧本的事情,我爸出麵的可能性並不大。

所以,我想了個辦法,那就是你加入段家,這樣一來,我爸肯定會為了你出麵,而且還名正言順,你覺得如何?”

說完後,段新雨心裡充滿了緊張期待,但表麵上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還裝模作樣拿起麵前茶杯喝了起來。

“加入方家?”陳飛宇表情古怪,道:“是入贅的意思嗎?”

入贅?

段新雨怎麼都冇想到,陳飛宇竟然會說出這個詞來,“噗”的一聲,把嘴裡的茶水全噴了出來,瞬間鬨了個大紅臉,羞惱道:“胡說什麼呢,隻是讓你單純加入段家而已,誰說讓你入……入贅了?”

“原來是這樣,那就好。”陳飛宇鬆了口氣,道:“不然的話,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拒絕。”

段新雨一愣,心裡更加惱怒,你還要拒絕?聽說不讓你入贅,你就這麼高興,難道本姑娘還配不上你嗎……呸呸呸,瞎想什麼呢?

突然,從庭院另一側,傳來一個渾厚而不屑的聲音:“就算你想入贅段家,隻怕你也冇有這個資格。”

陳飛宇扭頭看去,隻見一名身穿黑色唐裝、鬚髮皆白的老者昂首闊步而來,呼吸綿長悠遠,氣度如山如嶽,雖已年邁,卻卓爾不凡。

來者正是宗師後期強者—葉敬!

這是一位高手!

陳飛宇眼神微微一凜。

“葉老。”段新雨站了起來,想到剛剛的話全被葉老聽到了,心裡羞惱下,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

“小姐。”葉敬先向段新雨點點頭,接著來到陳飛宇身前三尺之外,居高臨下看著他,道:“你就是陳飛宇?”

“然也。”陳飛宇微微皺眉,他不喜歡這種目光,反問道:“你又是何人?”

“葉敬!”葉敬揹負雙手,姿態傲視一切。

段新雨連忙介紹道:“飛宇,這是葉敬葉老,當年曾救過我爺爺一名,是一位宗師後期的強者,就連我爸,都對葉老十分尊重。”

陳飛宇點點頭,徑直拿起茶杯,自顧自喝了起來,一副完全不想搭理葉敬的樣子,所謂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葉敬上來便如此藐視他,以他驕傲的性子,又怎麼會給他好臉色?

葉敬微微皺眉,想他是何等身份,縱然在燕京,也有不小的地位,何曾被陳飛宇這種小輩輕視過?

他心頭一怒,正準備發火,突然“咦?”了一聲。

他驚疑地發現,在陳飛宇身上,竟然感受不到真氣的存在,訝道:“奇怪,我竟然看不出你的修為,這怎麼可能?”

陳飛宇傲然而笑,放下茶杯道:“宇宙浩渺、天地無窮,世上奇異之事所在多有,就算你看不出我的修為,那也冇什麼好奇怪的。”

葉敬點點頭,眼中閃過一絲讚賞,道:“這句話說的倒是不錯,閒話休提,剛剛小姐讓你加入段家,我得提前跟你說清楚,加入段家後,你就得為段家效忠,聽從家主的吩咐,時刻將段家的利益放在首要位置,當然,你也會獲得諸多好處,我可以給你幾天時間來考慮一下,等你考慮好再……”

“不用考慮了,我現在就能給你們答覆。”陳飛宇站了起來。

段新雨精神一振,心裡頭滿是期待。

陳飛宇傲然而立,道:“我很感謝新雨的好意,但是,我拒絕。”

他拒絕了?

段新雨心裡頭止不住的失望。

葉敬雙眉倒豎,喝道:“陳飛宇,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如果冇有我段家庇佑,你認為你能抵抗方家嗎?”

陳飛宇揹負雙手,神色睥睨,道:“我陳飛宇堂堂大好男兒,憑藉手中之劍便足以開天裂地,又何須他人庇佑?”

“哼,狂妄無知!”葉敬輕蔑而笑,道:“或許是因為你年紀輕輕,便達到宗師境界,從而讓你有種不切實際的狂妄,傳奇強者是何等的強大,就連我都難以抗衡,更彆說是你了,如果冇有我們段家的庇佑,在和方家的爭鬥中,你必輸無疑!”

陳飛宇傲骨凜凜,冷笑道:“你又怎知我必敗無疑?我陳飛宇的深淺,又豈是你能測度的?”

“豎子狂妄!”葉敬眉眼大睜,周身氣勢怒而爆發。

頓時,氣氛驟然緊張起來!

段新雨傻眼了,怎麼都想不到,事情竟然會演變到如此地步,連忙走到兩人中間將他倆分開,對陳飛宇憂心忡忡道:“飛宇,這件事情真的不是鬨著玩的,這樣吧,上次在學校的時候,我看你對道家法器比較感興趣,正巧這次拍賣會上有一個'玉虛金鼎',聽說是真正的道家法器,如果你喜歡的話,我拍下來送給你,就當做你加入段家的禮物,你覺得可好?”

玉虛金鼎?

陳飛宇差點驚撥出聲,玉虛金鼎可是屬於難得一見的中品法器,想不到竟然會有人拿出來拍賣,如果自己能得到玉虛金鼎,那煉製丹藥,便能夠事半功倍,自然也能更快提升自己的修為。

想到這裡,陳飛宇怦然心動!

但是,心動歸心動,可讓他加入段家以求自保,這對驕傲的他來說是絕對不可接受的,更何況,麵對方鵬清,他又不是冇底牌,隻是這種事情不太方便向段新雨說罷了。

想起段新雨為了自己,竟然能做到這種地步,陳飛宇心中一暖,原本劍拔弩張的氣勢頓時一掃而空,嘴角翹起溫暖的笑意,道:“多謝你的好意,'玉虛金鼎'我自己會買下來,至於段家,我是不會加入的。”

段新雨臉色頓時一變。

葉敬勃然大怒,冷冽的氣勢再度暴漲,道:“冇有人能拒絕小姐的提議,陳飛宇,既然你不識抬舉,那我就打到你服氣為之!”

“跟我動手?求之不得!”陳飛宇傲然而笑,氣勢絲毫不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