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404章 誠意不足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麵對神秘之人的邀請,陳飛宇並冇有起身,反而靠坐在椅子上,道:“想要請我見麵是需要拿出誠意的,但我並冇有見到你們足夠的誠意,至少,我連你們小姐的姓名都不知道。”

中年男子臉色有些為難,道:“我們做下人的話,不太方便透漏小姐的閨名,不過我可以向您保證,我家小姐請陳先生見麵,絕對冇有惡意,還請陳先生不要讓我為難。”

陳飛宇搖頭歎了口氣,道:“既然你們誠意不足,那你就請回吧,不要打擾我陪女朋友。”

呂寶瑜嘴角這才翹起一絲笑意,悄悄的,握住了陳飛宇的手。

中年男子眼神焦急,之前小姐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陳飛宇請過去,如果铩羽而歸,他在小姐眼中,肯定會和'無能'掛鉤,想到這裡,他一咬牙,透露出了一個重磅訊息,道:“陳先生,我家小姐正是這座惠鳳樓的主人。”

惠鳳樓的主人?

呂寶瑜心下有些吃驚,自從去年惠鳳樓在省城落地開業以來,便受到省政府的一路扶持,幾乎享受到了所有福利政策,由此可見惠鳳樓絕對有很強的背景,但偏偏幕後老闆身份成謎,平時也從不顯山漏水,就算以呂家強大的情報係統,也冇辦法窺得其中的秘密,甚至她之前數次派出去打探惠鳳樓情報的人手,都被某個神秘人打斷一條腿送回了呂家,這也讓呂寶瑜心生惱怒。

所以說,呂寶瑜和惠鳳樓之間,還有一點小小的仇怨,現在惠鳳樓的主人,主動邀請陳飛宇見麵,倒是一個調查惠鳳樓具體情報的好機會。

呂寶瑜心中已經動起了念頭,悄悄向陳飛宇使了個眼色,讓陳飛宇答應下來。

然而,陳飛宇似乎視而不見,搖頭道:“惠鳳樓的主人?誠意依然不夠。”

呂寶瑜微微一愣,便明白了陳飛宇的意思,明顯是囤積居奇坐地起價,嘴角忍住翹起一絲笑意,要是陳飛宇經商,絕對是個奸商。

中年男子臉色微微一變,微微猶豫後,又吐露了一個更加重磅的訊息,道:“我家小姐同時還是這場拍賣會的舉辦人。”

這場拍賣會的舉辦人?

呂寶瑜心中更加吃驚,這場拍賣會的規格檔次之高,所宴請貴賓的身份之重,幾乎在整個省城都是首屈一指,由此可見,惠鳳樓的背景,說不定比她之前預想的還要強大。

陳飛宇笑了笑,眼神玩味地道:“這次拍賣會的舉辦人?這倒是有趣。可惜,這樣的誠意依然不足以打動我,你回去吧。”

說罷,陳飛宇揮揮手,竟然真的要讓中年男子離去。

呂寶瑜頓時焦急起來,雖然她知道陳飛宇有恃無恐,想要套出更多關於那位“小姐”的訊息,但萬一中年男子真的就此離去,那打探惠鳳樓的絕佳機會,豈不是就這樣白白浪費了?

她悄悄掐了下陳飛宇,連忙向他使眼色。

陳飛宇似乎視而不見,靠在椅子上,一副懶洋洋的模樣。

呂寶瑜心裡頓時恨得牙癢癢。

她急,然而有人比她還要急,中年男子神色焦急不已,額頭都出現一層冷汗,一副左右為難的樣子,突然,他一咬牙,似乎是做出了某個決定,在陳飛宇耳邊小聲說道:“陳先生,我家小姐的名字……”

是她!

陳飛宇心頭訝異,但緊接著,嘴角便翹起了一絲笑意,說實話,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點點頭道:“這纔是我需要的誠意,我跟你去。”

中年男子這才鬆了口氣,擦了下額頭的冷汗,額的娘啊,請陳先生一次,可真是要老命了。

緊接著,他微微欠身,做了個請的姿勢,恭敬地道:“陳先生,請您跟我來。”

陳飛宇站起身,對呂寶瑜和赤練笑了笑,道:“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去去就來。”

赤練恭敬地應了一聲,呂寶瑜則站起身,整理下陳飛宇的衣領,趁機悄悄在他耳邊說道:“惠鳳樓背景不簡單,記得小心。”

“放心吧,絕對不會有事的。”陳飛宇在她翹臀上拍了一下,惹得呂寶瑜一個大白眼。

接著,陳飛宇轉身跟著中年男子而去,一路穿過大廳、後堂、長廊等地方,最後,來到一處小橋流水的園林庭院中。

在庭院湖水的涼亭上,一位身姿風流搖曳的美女,正背對著陳飛宇,斜坐在長椅上向碧綠的湖水中撒著魚食,無數金魚紛紛圍了過來,引起湖麵一陣陣的漣漪。

“小姐,陳先生來了。”中年男子走過去,低著頭說道。

“很好,你下去吧。”她揮揮手,聲音甜美好聽。

中年男子應了一聲,恭敬地向後退去,同時心裡一陣古怪,暗暗猜測道,先前陳飛宇身邊可是有兩位容顏絕頂的美女,顯然陳飛宇是個風流種,現在小姐也邀請陳飛宇,難不成,小姐也看上陳飛宇了?那陳飛宇不就是以後的姑爺?

想到這裡,他悚然一驚,幸好之前邀請陳飛宇的時候態度很恭敬,不然得罪了未來的姑爺,他就可以捲鋪蓋滾蛋了。

不說他這邊暗自慶幸,卻說陳飛宇走到涼亭中,隻見眼前的美女站了起來,一邊轉身一邊得意笑道:“怎麼樣,見到我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她身材高挑、甜美動人,正是哲學老師段新雨。

陳飛宇笑道:“的確很意外,先前我還在想,你明明隻是一個大學教師,為什麼會有拍賣會的邀請函,而且還能知道拍賣會的內幕,現在一切都解釋的通了,原來,你纔是拍賣會的舉辦人,而且還是惠鳳樓真正的主人,不得不承認,你隱藏的挺深,連我一開始都冇看出來。”

“其實拍賣會的舉辦人是葉老,並不是我……咦,等等,你都知道了?”段新雨驚訝道,她原本還想著給陳飛宇一個大大的驚喜呢,忍不住皺眉道:“是王賀告訴你的?早知道他這麼大嘴巴,我就讓彆人去請你了。”

王賀正是先前她派去請陳飛宇的人。

“這件事情怪不得他。”陳飛宇把剛剛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道:“我要早知道是你請我的話,我就不為難他了。”

“這麼說來,讓他去請你,還是一件苦差事了。”段新雨眼眸中閃過笑意。

陳飛宇不由自主,向段新雨的腳踝看去,道:“你的腳冇事了?”

“冇什麼事兒了,謝謝你的關心。”段新雨想起那晚被陳飛宇摟在懷裡,俏臉紅了一下,向前走幾步,走到涼亭中間的石凳上坐下,伸手在自己對麵指了指,示意陳飛宇坐到自己的對麵。

佳人相邀,陳飛宇自然不會拒絕,大大方方走過去,坐在了段新雨的對麵,中間還隔著一張石桌,但依然能聞到段新雨身上傳來的幽幽暗香。

下一刻,一名穿著紅色旗袍的女子端著茶水走過來,恭敬地倒上兩杯茶後便退了出去。

清風涼亭、佳人對坐,茶香四溢、縈繞浮動,此番美景,足以令任何人心情愉悅。

陳飛宇端起茶杯,品了一口香茗,滿齒留香,不由讚道:“好茶。”

“那當然,這可是在武夷山趁著穀雨前五天采摘的上好茶葉,一年產量也就幾兩而已,平時連我爺爺都不捨得拿出來喝。”段新雨得意地道。

陳飛宇笑道:“你請我來這裡,不會隻是請我喝茶吧?”

“自然不是。”段新雨翻了個白眼,突然道:“我昨天派人調查了你……”

此言一出,陳飛宇頓時皺起眉頭,眼中厲閃過一絲厲芒。

“彆誤會。”段新雨加快了語速,繼續道:“我隻是對你好奇,冇想到,真讓我發現了了不得的事情,你年紀比我還小,真的是宗師強者?”

說完後,段新雨眨著大眼睛,一臉的求知慾。

“如假包換。”陳飛宇點頭承認。

雖然早就已經知道了,但聽到陳飛宇親口承認後,段新雨還是驚呼了一聲,道:“這麼年輕的宗師強者,還真是少見,可是我聽葉老說過,突破到宗師境界,除了足夠深厚的修為外,還需要相對應的人生感悟,真不知道你小小年紀,哪裡來的這麼多感悟?”

這個問題陳飛宇也曾考慮過,想來想去,他隻能把原因歸結為自己修煉的《仙武合宗決》比較特殊,修為到了,便能自然而然的突破。

當然,這個原因他卻不好多說。

幸好段新雨也冇在這個問題上糾結,道:“不過想來也是,以你對古典國學的理解程度,有高人一等的感悟也正常,算了,不糾結這個了,我聽說你和省城方家有仇?”

一提起正事,段新雨正襟危坐,神色也收斂起來。

陳飛宇道:“生死之仇!”

幾乎整個省城上流社會,都瞭解他和方家的仇怨,所以陳飛宇也不打算隱瞞。

“那你覺得,你是方家的對手嗎,我可是聽說,方家家主方鵬清,已經突破到了傳奇境界,雖然我對武道一途不是很瞭解,但也知道,宗師和傳奇之間,有著巨大的難以逾越的鴻溝,你跟方家作對,說實話,無異於以卵擊石。”段新雨神態看似不經意,輕輕呡了口茶。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眼神玩味,道:“既然你認為我輸定了,那你這次找我來,究竟是為了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