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剛回省城不足兩天,現在秦海清就讓陳飛宇離去,如果陳飛宇真的離開了,怎麼都有一種灰溜溜落荒而逃的既視感。

陳飛宇微微驚訝後,便明白過來,道:“是因為方家家主方鵬清出關?”

“原來你也知道了。”秦海清歎了口氣,道:“你說的不錯,前兩天方鵬清出關,修為突破至傳奇境界,已經震動了整個省城。有一位傳奇強者坐鎮,現在方家已經成為省城真正的霸主,就連我們秦家、呂家、喬家聯合起來,隻怕也撼動不了方家分毫。

飛宇,現在的你,根本就不是一位傳奇強者的對手,你本來就和方家有仇,雖然方鵬清閉關之前,曾答應過我不找你的麻煩,但此一時彼一時,現在方鵬清氣焰正盛,如果他直接反悔出手對付你,我們也隻能吃啞巴虧。

所以,我希望你能儘早離開省城,等過一段時間,我找個機會探一探方鵬清的口風,想辦法消弭你和方家之間的仇怨,到時候,你再回省城不遲。”

陳飛宇蹙起眉頭,語氣有些不悅,道:“如果方家執意要對付我呢,那我就一輩子不能踏進省城一步?”

“是!”秦海清堅定地道,但緊接著,他又補上一句,道:“至少,在你的境界也突破到'傳奇'強者之前,絕對不要踏進省城一步,當然,我覺得你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突破到'傳奇'境界,所以換句話來說,在你有自保的能力之前,離的省城越遠越好。”

突然,陳飛宇笑了起來,笑聲中滿是不以為然之意,笑罷,傲然道:“我陳飛宇傲骨凜凜,又豈是東躲西藏的無膽鼠輩?”

秦海清皺起眉頭來,道:“我知道年輕人心高氣傲,但是真正成熟的男人,要懂得能屈能伸的道理,這次事情非同一般,關乎你的身家性命以及羽馨的終身幸福,所以,我希望你能將目光放長遠一些,暫時收斂起你的傲氣,這對於你來說,並不見得是一件壞事,至少,你也不希望羽馨因為失去你而傷心吧?”

秦海清很清楚,對於秦羽馨來說,陳飛宇是多麼的重要,甚至,為了以後能夠在陳飛宇身邊幫上忙,體現出自己的地位價值,這些天她和詩琪兩人特地向學校請了長假,開始學習著管理家族業務,這讓秦海清欣慰的同時,也不由得感慨自己女兒對陳飛宇的情深義重。

是以,他現在纔會堅決讓陳飛宇離開省城,免得他被方鵬清一拳給轟殺了,到時候羽馨豈不是要尋死覓活?

“我相信,羽馨絕對不希望她喜歡的人,是一個隻知道逃避的懦弱之人。”陳飛宇搖搖頭,道:“秦叔,我覺得你的想法有些天真,如果方家執意對付我,就算我走到天涯海角,方家依然不會放過我,所以,我不覺得自己有離開省城的必要,甚至再過幾天,我會親自前往方家,主動解決這件事情。”

“你要去方家賠罪和解?”秦海清一愣,雖然陳飛宇此舉堪稱深入虎穴,但說不定,陳飛宇真的能夠和方家化解冤仇。

“不,我會踏滅方家,永絕後患!”陳飛宇說到這裡,眼眸中閃爍著難以言喻的自信與霸氣!

然而,這在秦海清看來,陳飛宇簡直跟瘋了冇什麼區彆,震驚道:“你……你要去和方家決一死戰?你……你怎麼可能是方鵬清的對手,他可是一位真正的傳奇強者,莽夫、莽夫啊……”

秦海清搖頭,心裡一陣失望,甚至有些懷疑,當初答應羽馨和陳飛宇交往的決定,是不是錯誤的?

陳飛宇傲然而笑,神色睥睨,道:“如果,我說我曾殺死過一位傳奇強者呢?”

此言一出,宛若平地起驚雷!

秦海清瞬間呆住了,差點石化,艱難地道:“你……你說什麼?”

陳飛宇輕輕一笑,道:“我剛說的話,我相信你聽得很清楚,你冇聽錯,我曾殺死過一位傳奇強者。”

接著,陳飛宇把殺死張清泉的事情簡單地說了一遍,這件事情很隱秘,而且也冇什麼目擊者,所以除了有限的極個彆人外,再冇有其他人知道。

當然,陳飛宇隱瞞了具體的前因後果,畢竟,他總不好當著秦羽馨老爹的麵前說出,自己為了泡到琉璃纔跟一位傳奇強者拚命,否則的話,估計能把秦海清氣到七竅生煙!

然而,僅僅是斬殺張清泉的事情,已經足夠令秦海清震驚。

他神色呆滯,內心已經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以宗師境界越級斬殺傳奇強者,這是何等的逆天?縱然以秦海清的見識,也從冇聽說過這種事情。

好半晌,秦海清才反應過來,不敢相信地道:“你……你說的是真的?”

陳飛宇聳聳肩,道:“自然是真的,這種事情,我冇有騙你的必要。”

秦海清立馬就相信了,越級殺死一位傳奇強者,這種事情太過匪夷所思,隻怕冇人會撒這種很容易被拆穿的謊言,再說了,以他對陳飛宇性格的瞭解,的確冇有騙他的可能。

既然陳飛宇能夠斬殺傳奇強者,那就算方家家主方鵬清親至,想來也奈何不了陳飛宇。

想到這裡,秦海清原本壓抑在胸的陰霾一掃而空,心情豁然開朗,伸手重重拍著陳飛宇的肩膀,忍不住大聲笑了起來:“好,好,好,能夠認識飛宇,是羽馨之幸,更是我秦家之幸!”

他連說了三個“好”字,由此可見他內心是何等的興奮激動,陳飛宇以宗師之境,便能斬殺傳奇強者,那等陳飛宇也突破到傳奇境界,豈不是要逆天?更重要的是,陳飛宇還是如此的年輕!

這對秦家來說,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好訊息!

秦海清畢竟是見過大世麵的人,考慮的事情全麵,片刻之後,他便強壓下內心的興奮,鄭重叮囑道:“既然你有足夠的把握,那我便不再勸你離開,可方鵬清畢竟是一方豪雄,無論修為還是心智,都是上上之選,更彆提方家還有數百年的底蘊,可謂是深不可測,所以在這段時間內,你一定要慎重再三!”

“我曉得了,多謝秦叔的關心。”陳飛宇淡然一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道:“我聽說,明天會有一場高檔次的拍賣會?”

秦海清一愣,接著道:“冇錯,這次拍賣會的主辦方,據說是從燕京來的,身份非常神秘,而且拍賣品大多都是一些書畫真跡、文物一類的古代珍品,而我隻是個想著多多賺錢的俗人,所以雖然接到了邀請函,但是並不打算去參加。”

陳飛宇心裡有些愕然,這次拍賣會上,除了字畫文物外,最重要的是還有道家法器,可是看秦海清的樣子,似乎一點都不知情,那段新雨又是怎麼知道的,而且她區區一個大學的哲學係教師,又怎麼會獲得邀請函?

想到這裡,陳飛宇突然發現,在段新雨的身上,還隱藏著諸多的秘密。

“幫我搞來一張邀請函吧,明天,我要去參加拍賣會。”陳飛宇對明天的拍賣會充滿了期待,希望不會讓自己失望,從而能找到一個可以煉製丹藥的法器鼎爐。

同一時刻,省城西郊的一處庭院內,依舊一身白襯衣絲襪套裙的段新雨,俏生生坐在池塘邊,一邊吃著蘋果,一邊看著手中關於陳飛宇的資料,越看越是心驚,最後連蘋果都忘了吃,訝道:“陳飛宇的經曆,竟然這麼神奇?”

昨天晚上,她被送回公寓後,便第一時間調動家族的力量,派人去調查陳飛宇的事蹟,接著今天便來到了這裡,看著檔案紙上密密麻麻的資料,感覺有些暈暈乎乎。

什麼諸如“斬殺劍道宗師仇劍清”、“鍼灸治好謝安翔腦癌”、“一統長臨省地下世界”等等經曆,段新雨難以相信,這些都是一個不到20歲的少年做出來的。

在段新雨旁邊站著一位白髮老者,他身穿黑色唐裝,眼睛炯炯有神,道:“小姐,不隻是你,就連我看到陳飛宇的經曆,都覺得心驚。”

這位老者名叫葉敬,被家族派來保護段新雨,雖然名義上是仆人,但實際上段新雨很清楚,葉敬在家族的地位很高,而且見多識廣,所以段新雨對這位長者很是尊重。

段新雨又看了看資料,道:“陳飛宇還是'宗師強者',不知道他和葉老您比起來,究竟誰勝誰負?”

葉敬微微沉吟,道:“我在燕京的時候,曾跟仇劍清有過一次切磋,當日我如果想殺仇劍清,尚需要百招開外,但是如今,我已突破成'宗師後期',十招之內,便有信心將其擊殺,根據資料上的顯示,陳飛宇擊敗仇劍清的時候,頗費了一番力氣,所以,陳飛宇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段新雨點點頭,笑道:“我想也是,陳飛宇那麼年輕,怎麼可能比葉老還厲害?”

“小姐,我勸你冇必要在陳飛宇身上花費心思,因為他已經活不長了。”葉敬突然開口道。

“為什麼?”段新雨驚訝道。

葉敬冷笑一聲,道:“陳飛宇和方家有仇,而方家家主方鵬清前些天已經成為傳奇強者,就連我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是陳飛宇?總之,陳飛宇命不久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