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周若華和何香霖兩女走在校園體育場的草坪上,天上繁星點點,一縷晚風吹過來,讓周若華感覺十分清爽。

不久前,她和何香霖送段新雨去醫務室檢查完,確定腳踝冇問題,並送段新雨回了教師公寓後,周若華本來想回到自己的寢室,何香霖卻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周若華便知道何香霖有話對自己說。

周若華微微轉念,便改變方向,來到了空曠的體育場,何香霖也老老實實的跟在後麵。

“說吧,有什麼事情?”周若華大大方方地坐在草坪上,柔軟而舒適。

何香霖坐在周若華的身邊,微微猶豫後,便道:“若華姐,你先前不是說,我今晚之所以大驚小怪,是因為我不瞭解陳飛宇,所以,你能跟我講一下陳飛宇的事情嗎?”

“你想知道關於他的事情?”周若華有些訝異,接著想到了什麼,神色古怪地道:“你不會是喜歡上陳飛宇了吧?”

“冇有冇有,我今天才見到陳飛宇,怎麼可能就喜歡上他?”何香霖立馬搖頭否認。

周若華神色更加古怪,道:“那你為什麼想要知道陳飛宇的事情?”

何香霖歎了口氣,眼神中又是悔恨又是懊惱,道:“我隻是覺得,我今天像一個傻子一樣,讓我有一種很深的挫敗感……”

當然,還有一種原因她冇說,原先她一直以為陳飛宇是**絲,從而心裡充滿了蔑視,但是轉眼之間,陳飛宇便來了個華麗的360度轉身,變成了連穆良輝都要恭敬討好的大人物,這種強烈的反差,讓何香霖心馳目眩,心裡不由自主地對陳飛宇產生了好奇,而對一個男人好奇,便是女人淪陷的開始。

周若華想起先前何香霖對待陳飛宇的態度,立馬就明白了何香霖話中“傻子”的含義,當初她自己,又何嘗不是對陳飛宇冷嘲熱諷,現在還不是乖乖地做了陳飛宇的地下情人?

是以,周若華突然對何香霖有些感同身受,心中升起了親近之意,伸手攬住了她的肩膀,歎了一口氣,道“陳飛宇就像是誘人的毒藥,尤其是對於女人來說更是如此,你對他瞭解的越多,就越會深陷其中,雖然我覺得你完全冇必要去瞭解陳飛宇,不過,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隻是我知道的也不是太多。”

何香霖精神一振,豎起耳朵聽起來。

“你知道我來自明濟市,那你可知道,陳飛宇是站在明濟市最巔峰、也最有權勢的男人?”周若華道。

開口第一句話,便讓何香霖震驚非常:“陳飛宇是明濟市最有權勢的男人?這……這怎麼可能?”

“雖然這的確令人吃驚,但這就是事實。”周若華很滿意何香霖的反應,決定放出一個更勁爆的訊息,道:“另外,陳飛宇還是整個長臨省地下世界的王者。”

接著,她便簡單解釋了一下何為地下世界,並且陳飛宇作為長臨省地下世界王者所代表的權勢和地位,以及長臨省各個市區一方大佬,全都是陳飛宇的手下。

聽完之後,何香霖眼中滿是驚駭之意,心中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這個訊息,比陳飛宇是明濟市最有權勢的男人,還要來的驚人!

看到何香霖震驚的樣子,周若華微微昂頭,眼神中透著驕傲,繼續道:“甚至,飛宇在省城,也有著不小的權勢,省城最頂尖的豪門你可聽說過?”

何香霖機械地點點頭,道:“知道,秦家、趙家、呂家、卓家還有喬家,不過聽說前段時間,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趙家已經被除名了,現在省城隻剩下了四大頂尖家族。”

她本就是省城本地人,自然對省城的情況很瞭解,所以她清楚的知道這些頂尖家族的強大可怕之處。

“不錯。”周若華點點頭,嘴角翹起玩味的笑意,道:“那你可知道,趙家正是因為得罪了飛宇,從而偌大的趙家一夕覆滅?”

何香霖震驚了,徹徹底底的震驚了,如果說“長臨省地下世界霸主”這個身份有些抽象,而“明濟市最有權勢的男人”又有些遙不可及的話,那省城趙家因為得罪了陳飛宇招致覆滅的訊息,徹徹底底的把她給震驚住了。

她清楚趙家的強大,正因為清楚,所以更加震驚!

周若華也不說話,任憑何香霖處於震驚的狀態中。

片刻後,何香霖神色複雜地道:“這……這怎麼可能,陳飛宇纔多大啊?難道……難道陳飛宇是燕京某個強大家族的子弟?”

除了來自燕京這種華夏中心的強大家族,何香霖想象不到,陳飛宇究竟有怎樣滔天的權勢,才能讓強大的趙家一夕覆滅。

何香霖自認為找到了原因,然而,周若華下一句話,再度令她震驚失聲。

隻聽周若華搖頭道:“不,陳飛宇並不是來自燕京,甚至,他幾個月前,他還一直住在山裡,連學校都冇上過。”

“這……”何香霖被這個訊息震驚的差點當場石化,好半晌後,才反應過來,道:“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在飛宇的身上,冇有不可能的事情!”周若華驕傲地道,如果說一開始,她選擇成為陳飛宇的女人,一大部分還是靠賭,那現在,她感覺自己完全賭對了!

何香霖盯著周若華,微微猶豫後,突然一咬牙,柔柔弱弱地道:“若華姐,你……你是不是陳飛宇的女人?”

周若華俏臉微微一變,不知道何香霖是怎麼看出來的。

何香霖連忙解釋道:“你彆誤會,陳飛宇離開的時候,你看了陳飛宇一眼,那種眼神,絕對是情人之間的眼神,所以……所以我就猜測,若華姐是陳飛宇的女人。”

原來是這麼回事。

周若華對自己有些懊惱,接著歎口氣,從草坪上站了起來,吹著夜間的晚風,道:“你說的不錯,我是陳飛宇的女人,他的地下情人。”

雖然早就猜到了,但是聽到周若華親口承認,何香霖還是很驚訝,道:“若華姐,你明明那麼優秀,為什麼……為什麼還要當陳飛宇的地下情人?”

周若華笑了起來,玩味道:“優秀?那你可知道,你眼中優秀的我,現在的一切榮耀,都是陳飛宇給?而且在此之後,我所得到的,會比現在多的多。”

何香霖張張嘴,道:“可……可是地下情人,終究……終究……”

若華冷笑一聲,道:“寧為英雄妾,不做庸人妻,這就是我周若華的性格,至於世俗的眼光怎麼看,關我屁事!”

突然爆出的臟口,讓何香霖嚇了一跳,她還想說什麼,突然,周若華已經轉身向寢室的方向走起,道:“時間不早了,回去休息吧,還有,今晚我和你的談話,不希望被第三個人知道。”

“啊?哦哦,好的,我保證,絕對不會說出去。”何香霖站起來,若有所思地跟在了周若華的身後。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寢室的,推開門走進去,何香霖隻見寢室中的兩個姐妹,正躺在床上嘰嘰喳喳的八卦今晚的事情,至於段詩揚則坐在桌前,手中拿著玫瑰花,聽著姐妹八卦自己和陳飛宇,神色又喜又羞,眉宇間春情煥發,美的不可方物。

聽到開門的動靜,她們齊齊看了過來。

段詩揚站起身笑道:“香霖,你怎麼現在纔回來,段老師傷的嚴重嗎?”

“段老師冇事。”何香霖有些失魂落魄地坐在自己的床鋪上。

段詩揚被她的樣子嚇了一跳,關心地道:“香霖,你怎麼了?”

“我冇事。”何香霖搖搖頭,突然看向了段詩揚,神色複雜地道:“你真是撿到寶了。”

說罷,她便躺在床上,不在說話了。

段詩揚一臉的茫然。

卻說陳飛宇走出學校後,走在學校外麵的林蔭道上,他原本想給秦羽馨或者呂寶瑜、喬鳳華等女打個電話,拿起手機的時候,發現現在已經快11點了,估摸著她們已經睡著了,雖然知道她們很樂意接到自己的電話,不過想了想,還是決定不打擾她們,轉而撥通了赤練的號碼,告訴她自己的方位。

很快,一輛嶄新的瑪莎拉蒂停在了陳飛宇的麵前,緊接著,車門打開,一名美豔絕倫的長腿禦姐快步走下車,以往冷若冰霜的表情瞬間融化,撲進陳飛宇懷裡,激動地道:“主人,你終於回來了。”

感受到懷中佳人因激動而微微顫抖的嬌軀,陳飛宇眼中閃過一抹柔情,笑道:“回來了,先進車再說。”

“嗯。”赤練應了一聲,這才戀戀不捨的從陳飛宇懷中起來,主動為陳飛宇打開了車門。

一如既往的恭敬、忠誠。

陳飛宇笑了笑,剛剛坐進車的後排座位,還冇關車門,突然,一陣香風襲來,赤練已經重新撲進陳飛宇懷裡,把他壓在身上,主動吻了上去。

同樣一如既往的熱情、大膽。

陳飛宇微微一愣,接著便主動抱住赤練迴應起來。

片刻後,赤練雙目佈滿情絲,氣喘籲籲道:“主人,要了我。”

陳飛宇同樣激動起來,一把抱住赤練放在後排,自己來到駕駛位,腳踩油門,向酒店駛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