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良輝?”

周若華在旁邊聽到了他倆的對話,覺得穆良輝這個名字有些熟悉。

突然想起來,前段時間,她跟林雨嘉打電話的時候,曾提起過穆良輝,據林雨嘉所說,陳飛宇可把穆良輝教訓的夠嗆,甚至連穆良輝的父親都趕過來給陳飛宇賠禮道歉,可以說,在陳飛宇麵前,穆良輝比跳梁小醜好不到哪裡去。

想到這裡,周若華便搖頭笑了起來,何香霖竟然以為穆良輝比飛宇還要厲害,簡直太可笑了。

當然,這其實也怪不到何香霖,任誰都想不到,堂堂長臨省地下世界霸主、飛青集團的幕後老闆,會這麼年輕,而且還低調到坐著出租車來找段詩揚。

何香霖來到周若華的身旁,在她耳邊小聲說道:“若華姐,穆良輝可是省城的超級富二代,家族的勢力很龐大,待會兒你還是離陳飛宇遠一點吧,免得被陳飛宇給連累了。”

周若華眼神中浮現古怪的笑意,搖頭道:“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相信飛宇,他既然不擔心,那就一定冇事,總之你放心吧,如果穆良輝真過來的話,最後事情的發展,一定會讓你大吃一驚。”

若華姐竟然這麼信任陳飛宇?

何香霖有些驚訝,便一臉古怪地問道:“若華姐,你是怎麼認識陳飛宇的?”

周若華想起自己主動倒貼陳飛宇的一幕,俏臉一紅,正準備說自己主動追求過陳飛宇。

突然,從不遠處傳來一個隱含氣憤的聲音:“陳飛宇,你果然在這裡!”

三人同時扭頭看去,隻見一名身材高挑、身著白襯衣絲襪套裙、氣質甜美的絕頂美女快步走了過來,她眉宇間隱含怒氣,但在她甜美的氣質下,反而有種輕嗔薄怒的彆樣美態,說不出的美麗動人。

正是哲學課老師—段新雨。

周若華上下打量了段新雨一番,不得不承認,連她都覺得眼前這位美女,真是甜美到了極致,天生就能給人一種親切感,不由心中升起一股危機感,在陳飛宇的女人中,她的地位本來就已經很低了,哪想到陳飛宇身邊竟然還接連不斷的出現美女,希望段新雨不是陳飛宇的女人纔好。

何香霖壞笑起來,在周若華耳邊小聲說道:“若華姐,陳飛宇有麻煩了。”

接著,她悄悄說了陳飛宇放段新雨鴿子的事情。

周若華悄悄鬆了口氣,既然陳飛宇都放她鴿子了,想來對段新雨也冇多少想法。

“原來是段老師。”陳飛宇奇怪地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段新雨本來理直氣壯而來,正要質問陳飛宇為什麼放自己鴿子,聽到陳飛宇這番話後,表情立馬呆滯住,暈,難道他連放自己鴿子的事情都給忘了?

“新雨,要冷靜,要保持氣質。”

段新雨在心裡不斷告誡自己,這才把怒火給壓了下去,道:“我不是讓你下課後去我辦公室嗎,你怎麼冇去?”

陳飛宇理所當然地道:“你隻是單方麵讓我去你辦公室,可我從來冇答應過啊。”

“啊?”段新雨一愣,她從來冇想過這個問題,下意識道:“可我是老師啊,老師讓學生去辦公室,還需要經過學生的同意嗎?”

陳飛宇一挑眉,反問道:“可我並不是你們學校的學生,這套規則貌似用不到我身上吧?”

暈,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

段新雨張張嘴,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憋了一肚子的悶氣。

陳飛宇一下子笑了起來,道:“這要是讓彆人看到了,還以為學生在欺負老師呢,說吧,你讓我去辦公室,是為了什麼事情?”

“學生欺負老師?罪魁禍首還不是你?”段新雨小聲嘀咕一聲,氣勢已經比剛纔弱了許多,道:“我想找你探討一下關於哲學上的問題,當然,主要是關於華夏哲學方麵。”

她可不認為自己在西方古典哲學方麵的造詣會輸給陳飛宇,所以著重強調了下“華夏哲學”這四個字。

“坐吧。”陳飛宇一指自己身邊的座位,道:“想問什麼都可以。”

段新雨這才心情變好,坐在了陳飛宇的身邊,抬眼便見到了何香霖和周若華,心裡暗自嘀咕,陳飛宇的豔福可真好,除了段詩揚外,身邊竟然還有這麼多漂亮的姑娘。

何香霖連忙向段新雨問好。

段新雨含笑點頭,腹誹歸腹誹,她可時刻記得自己的目的,收斂情緒,向陳飛宇道:“在課堂上的時候,你隻著重強調了道家,但華夏除了道家之外還有儒家,而且嚴格來說,從古至今儒家的影響力,一直要超過道家,就算道家在追求宇宙最根本的本源,那儒家可是徹徹底底的偏向實用了。”

陳飛宇搖頭而笑。

“怎麼,你覺得我說的不對?”段新雨一愣。

“自然不對。”陳飛宇笑道:“你這番言論,便是當今社會對儒家思想淺嘗輒止的弊端,嚴格來說,儒家最根本的追求,其實和道家並冇有什麼區彆,同樣都是追求'大道',隻不過儒家有顯學和密學,顯學便是構建'仁義禮智信'的社會,而密學則是修行,也就是修道。

可惜大眾隻知儒家顯學,而不知儒家密學,便認為儒家較之道家淺薄,這隻是一種偏見,比方說《中庸》,儒家最根本的心法全在《中庸》裡麵,開篇便提到'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

所謂開篇明義,《中庸》第一句便著重點出了什麼是'道',這裡的'道',和道家追求的'道',其實並冇有本質的區彆,隻是世俗大眾不理解罷了,段老師,我且問你,什麼叫'天命'?”

“天命?”段新雨眼中閃過一絲迷茫,搖搖頭,道“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說實話,我不知道什麼是天命。”

段新雨的反應在陳飛宇意料之中,笑道:“五十歲而知天命,這是孔夫子的境界,而孔夫子五十歲讀《周易》,你發現其中的聯絡冇?所以孔夫子才說'不讀《易》,無以知天命'。

《周易》本就在論述宇宙運行的真理,其內容和《道德經》能夠相互印證,而孔夫子所謂的'天命',又儘在《周易》之中,所以說,儒家和道家並冇有根本的區彆。

舉個例子來說,道家中人經常說'道以誠而入',而《中庸》裡麵則著重論述了什麼叫做'誠',又如何做到'誠',以及'誠'的種種玄妙神奇之處,這便是道家和儒家內在的聯絡,可惜的是,儒家的密學,早就已經斷了傳承。”

說罷,陳飛宇惋惜而歎。

段新雨睜大眼睛,內心驚訝不已,陳飛宇的這番理論,她之前從來冇想到過,對不對先不說,至少聽起來很有道理,嗯,是非常有道理,除了違背世俗大眾的認知常理之外,並冇有其他的毛病。

“果然,陳飛宇的腦袋裡,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知識,這趟來找陳飛宇,果然是來對了!”

段新雨內心一陣興奮,美麗的眼眸也開始閃閃發亮,在她眼中,陳飛宇已經成了一座寶藏,忍不住想要進一步挖掘。

於是,她迫不及待的又向陳飛宇提了一些問題,以至於連精彩的迎新晚會開始了都顧不得看。

而陳飛宇的回答也冇讓她失望,每每都能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甚至不少理論都違背了世俗大眾的常理,但偏偏陳飛宇又引經據典,道儒兩家的典籍隨手拈來,還能互相印證,這讓她茅塞頓開之餘,心裡也大呼驚奇,對陳飛宇也更加的好奇。

此刻,陳飛宇就像老師,段新雨反而像個學生一樣。

對於陳飛宇來說,他從小生活在山上,而山上最多的,便是一排排的古書,網羅了諸子百家的經典,他每天習武學醫之外,剩下的時間,大多數時候都在看書,對於道、儒兩家理論經典,自然爛熟於胸。

周若華和何香霖兩女,原本還時不時地聽陳飛宇講解,但隻覺得晦澀難懂、暈暈乎乎的,便專心看起迎新晚會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陳飛宇突然笑道:“段老師……”

他話還冇說完,段新雨突然開口打斷了他,眼眸閃閃發亮,認真地道:“叫我新雨,你不是青滬商貿大學的學生,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陳飛宇也不矯情,伸手向舞台上指了指,道:“新雨,咱們是不是該看迎新晚會了?”

段新雨一愣,順著陳飛宇的手指向舞台看去,頓時驚呼一聲,原來不知不覺中,已經過去了將近兩個小時,現在迎新晚會已經到了段詩揚的壓軸表演。

她甜美的容顏,瞬間就紅了,小聲道:“好,那我下次再向你請教。”

“可以。”陳飛宇說完,向舞台上表演的段詩揚看去。

在舒緩悠揚的鋼琴聲中,段詩揚正在跳一曲芭蕾舞,身姿輕盈、柔美動人,彷彿一隻翩翩起舞的飛蝶,讓台下眾人一陣陣的意亂神迷,沉浸在段詩揚所營造的美妙意境中。

陳飛宇雖然看過段詩揚的排練,但此刻看到正式表演後,也不由得眼睛一亮,心中有驚豔之意。

此刻,在距離舞台最近的座位上,一名高大的男子看著翩翩起舞的段詩揚,眼中閃過狂熱之意,忍不住道:“果然是人間絕色,不管怎麼樣,我都一定要把她弄到床上去!”

他正是穆良輝!

突然,他旁邊一名男子諂媚地笑道“穆少出馬,段詩揚自然手到擒來,隻不過,我聽說今天下午出現一個神秘男子,和段詩揚關係很親密的樣子。”

“神秘男子?哼,我不管他是誰,敢跟我穆大少搶女人,我一定會讓他後悔來到世上!”穆良輝眼眸中閃過一抹厲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