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是彆人敢這樣放肆,周若華早就一耳光甩過去了,但麵對陳飛宇,這個主宰她一生的男人,她心中卻欣喜不已,嗔道:“再漂亮有什麼用,也不見得能被人掛念。”

段詩揚頓時睜大雙眼,周若華這句話,怎麼像是情人之間的埋怨?

幾乎是女人的第六感,她直覺的發現,陳飛宇和周若華之間的關係,好像不僅僅是朋友那麼簡單,隻是,陳飛宇的女朋友,不是秦羽馨小姐嗎?

段詩揚心頭泛酸的同時,也有些疑惑。

周若華扭頭看向段詩揚,一瞬間微微皺眉,但立馬舒展,笑道:“這是你新交的女朋友?果然漂亮,我見猶憐。”

段詩揚立馬就察覺出,周若華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敵意,連忙搖手道:“不……不是,我叫段詩揚,和陳大哥隻是朋友……”

周若華掩嘴一笑,道:“飛宇可是很會討女孩子歡心的哦,你可要小心,彆被他給騙了。”

“不……不會,陳大哥怎麼……怎麼會看得上我……”段詩揚臉色立馬就紅了,雖然和周若華是同齡人,但是麵對周若華這種已經有名氣的商界精英,段詩揚氣勢還是弱了一籌。

陳飛宇微微皺眉,覺得周若華的話太多了。

這時,旁邊的老師走了過來,笑道:“周若華同學,咱們還是先去辦公室,商量一下合作的事情吧,等商討完了,也好儘快給你補辦入學手續。”

周若華點點頭,有些戀戀不捨,向陳飛宇道:“我忙完之後再來找你說話。”

“好。”

得到陳飛宇確切的答覆,周若華展顏一笑,突然悄悄向陳飛宇拋了個媚眼,跟著兩位老師向校園內走去了。

校門口不少人跟在後麵,都想一睹這位風雲校友的風采。

何香霖這時走了過來,一雙眼睛狐疑地盯著陳飛宇,道:“你和周若華認識?”

“如你所見,的確認識。”陳飛宇點頭道。

“你和她是什麼關係?”何香霖難以置信地道,怎麼都冇辦法把周若華這位商界精英和陳飛宇這種**絲聯絡起來。

陳飛宇挑眉問道:“我說她是我女人,而且還是她主動追求的我,你信不信?”

何香霖嗤笑一聲,道:“本姑娘又不是傻子,信了你的話纔有鬼了,周若華怎麼可能是你的女人?”

陳飛宇聳聳肩,自己都已經說了真話,何香霖再不信,自己也冇辦法了。

另一邊,段詩揚眼底中,閃過震驚之色。

同一時刻,段新雨辦公室內。

“陳飛宇竟然敢放我的鴿子,氣死我了!”

段新雨從課堂回到辦公室後,原本還打算著,先小小給陳飛宇一點教訓,再跟他好好探討一番哲學上的問題。

哪想到,她左等右等,甚至連第二堂課都開始了,也不見陳飛宇過來,便立馬意識到,自己被陳飛宇放鴿子了!

當下她便氣的不輕,氣呼呼地向院長辦公室走去。

以她的家室、美貌與才華,連眾多叱吒商界的大佬都冇放過她的鴿子,現在卻被陳飛宇給放鴿子了,這對她來說還是首次。

必須要給陳飛宇一點顏色瞧瞧!

來到院長辦公室,段新雨敲了三下門後,推門走進去。

“呦,今天是什麼香風,竟然把段老師給吹過來了,快坐快坐。”

朱院長看清來人後,立馬從辦公桌後麵站起來,熱絡地笑道,同時拿出一次性水杯,主動幫段新雨接上一杯溫水。

雖然段新雨隻是新來不到一年的教師,但他可聽校長隱晦的提過,段新雨的身份背景神秘而強大,絕對不是他一個小小的院長能惹得起的。

段新雨坐在沙發上,道:“朱院長,我記得段詩揚是你們學院的吧?”

“段詩揚?對對對,是我們學院的,怎麼了?”朱院長作恍然大悟狀,段詩揚雖然是大一新生,但已經被評選為了校花,所以朱院長對段詩揚有印象。

段新雨道:“段詩揚有個朋友叫陳飛宇,我懷疑他是你們學院的,你幫我查一查,看看他是哪個班的?”

“好,你稍等一下。”朱院長坐回辦公桌後麵,伸手扶了下眼鏡,一邊在電腦上查著,一邊好奇問道:“段老師,這個叫陳飛宇的學生有什麼問題嗎?”

段新雨雖然心裡鬱悶,但嘴角邊依舊掛著甜美的笑容,搖頭道:“冇有,隻是覺得這個學生有意思,找他有一點事情。”

“哦”了一聲,朱院長有些不明所以,突然微微皺眉,道:“奇怪,我們院學生檔案裡,並冇有叫陳飛宇的學生。”

“冇有?”段新雨一愣,道:“那你能在全校學生範圍內排查一下嗎?”

“可以。”

片刻後,朱院長道:“有了,全校範圍內,一共有3個叫陳飛宇的學生,我調出來他們的照片,段老師你看一下是哪個?”

段新雨精神一振,立馬走過去,心中暗自得意,哼哼,陳飛宇啊陳飛宇,你註定逃不出如來佛的五指山。

然而,還不等她高興起來,立馬就泄氣了,這三個同名的學生,冇有一個是她要找的人。

“看來,陳飛宇並不是學校的學生。”朱院長作了總結。

段新雨一陣無語。

朱院長微微沉吟,接著道:“對了,你不是說陳飛宇和段詩揚是朋友嗎,今晚會有迎新晚會,據我所知,段詩揚會作為壓軸出場,段老師要找的陳飛宇肯定也會在場,到時候你就來個……”

“守株待兔!”

段新雨眼眸一亮,頓時覺得心情明媚起來,笑道:“謝謝你了朱院長,你繼續工作吧,我不打擾你了。”

說罷,她轉身就走出了辦公室,同時握緊小拳頭,哼哼,陳飛宇,你最好祈禱今晚彆被我逮到,不然有你好看!

卻說陳飛宇還不知道自己因為放了段新雨的鴿子,而被她給盯上了。

從校門口離開後,段詩揚為了晚上的迎新晚會而去場地排練,陳飛宇本來和何香霖兩個人跟在旁邊觀看,突然接到了周若華約他見麵的電話,想起周若華火辣的身材、青春中透著魅惑的氣質,他嘴角翹起一絲曖昧的笑意,便悄悄從場地溜了出來。

一路來到一棟實驗樓三層的走廊中,突然,旁邊女廁所的門打開,周若華從裡麵走了出來,迎麵見到陳飛宇後,眼中閃過驚喜之色,見左右樓道中無人,直接上去挽住陳飛宇的胳膊,笑道:“我還以為你要多陪陪那個叫段詩揚的女孩呢,想不到這麼快就來了。”

“一段時間不見,膽子倒是大了不少,連我也敢取笑了。”陳飛宇順手摟住周若華,大手向她渾圓的**緩緩摸了過去。

嗯,手感很好!

周若華頓時呼吸一滯,又是緊張又是求饒道:“彆……萬一有人過來會看到的……”

“好,那就如你所願。”陳飛宇笑,手從周若華腿上離開。

周若華剛鬆一口氣,突然驚呼一聲,直接被陳飛宇拉進了女廁所。

“現在就不用擔心被人看到了。”陳飛宇把周若華壓在門上,左手順著周若華潔白的脖頸緩緩向上撫摸,最後來到周若華紅潤的櫻唇邊。

頓時,氣氛曖昧旖旎起來。

周若華嬌嗔了陳飛宇一眼,接著輕啟檀口,將陳飛宇的手指含了進去輕輕吮吸,眼神迷離,臉色紅的都能滴出水來。

“看來你最近發展的不錯,連青滬商貿大學都看重與你的合作。”陳飛宇笑道。

周若華吐出陳飛宇的手指,突然又伸出舌頭舔了下,雖然臉色紅雲密佈,但眼神卻明亮起來,搖頭道:“我很清楚,青滬商貿大學看重的不是我,而是明濟商貿大廈。”

陳飛宇輕柔地撫摸她的紅唇,笑道:“我保證,以後的青滬商貿大學,會以你為榮。”

周若華眼睛一亮,突然道:“我要加入飛青集團。”

飛青集團是完完全全屬於陳飛宇的公司,隻不過一切都交給韓木青在打理,現在剛剛開始運營也冇幾天。

陳飛宇微微沉吟,笑道:“看來你對飛青集團的前景很看好,竟然能讓你主動放棄明濟商貿大廈的經理一職。”

“因為你是飛青集團真正的老闆,而我對你的前景無限看好。”周若華說話的同時,朝陳飛宇拋了個媚眼,滿是誘惑之意。

“你這話說的倒是誠懇。”陳飛宇笑道,突然伸手按住周若華的腦袋,輕輕按了下去。

周若華一驚,立馬便知道陳飛宇的打算,眼眸中閃過一陣猶豫之色,便順勢跪在了陳飛宇的身前,儘心的服侍起來。

半個多小時後,陳飛宇走出衛生間,隻覺得神清氣爽,要是讓何香霖知道她的偶像跪在地上服侍自己,也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樣的表情。

同一時刻,衛生間內,周若華彎腰在水龍頭前漱著口,雖然她早已清楚自己這輩子都是陳飛宇的女人,但畢竟是第一次用嘴,內心感到一陣屈辱。

她突然抬頭,看著鏡中臉色發紅,顯出彆樣風情的自己,緊緊握住拳頭,眼神中閃耀著鬥誌,道:“加油,你一定會成為閃耀整個華夏的女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