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陷入沉思中的段老師,陳飛宇繼續指點江山、激揚文字,道:“你先前說哲學思考的是宇宙最根本的本源,所以華夏冇有真正的哲學,然而恰恰相反,華夏先祖不但在數千年前,便討論了宇宙的本源—'大道',而且還仰觀天文、俯察地理、近取諸身、遠取諸物,創作出種種方法,將'大道'作用於自身,以期自己能夠得道。

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一年有十二個月份,對應人體有十二條經脈,一年365天,人體便有360多個穴位,經脈穴位雖看不見、摸不著,但早已證實其存在,這便是華夏先人在追求大道的過程中,'天人合一'理論的證明。

而段老師口中推崇備至的西方,卻並冇有發現經脈穴位的存在,因為西方研究的是'有',隻能發現有形有相的東西,而華夏先祖不但研究'有',而且還能在'有'的基礎上發現'無',做到出有入無,也就是說,古時候得道的聖人,比方說《道德經》的作者老子,纔是真正洞察宇宙萬物真理的存在。

所以,你剛剛所說的華夏冇有真正的哲學,這隻不過是典型的西方式的傲慢與偏見罷了,當然,這也與國際話語權有關。”

陳飛宇一語終了,課堂中所有學生都驚呆了,但緊接著,便激動地鼓起掌來,他們都是華夏兒女,自然為華夏先祖的成就而自豪,這是一種刻在血脈、深入骨髓的驕傲!

何香霖雖然看陳飛宇不爽,但眼中依舊閃過一抹讚賞,道:“我的天,他這番話竟然好有道理,我發現自己對陳飛宇有些改觀了。”

“那當然,陳大哥是最棒的!”段詩揚眼中閃閃發亮,心中為陳飛宇而自豪。

段老師心中同樣驚奇不已,陳飛宇的一係列言論,給她打開了另外一個角度,來重新審視華夏的古代文化,以往一些學術上的困惑,也開始茅塞頓開,心中喜悅之餘,也對陳飛宇更加好奇。

這還隻是和陳飛宇短短的交流,便解決了她不少的疑惑,如果能夠和陳飛宇來一次真正的長談,相信收穫肯定小不了。

想到這裡,段老師便向陳飛宇甜美一笑,道:“你的論點很有意思,是我之前說錯話了,差點誤人子弟,我現在鄭重承認,華夏有真正的哲學,你坐下吧,下課後來老師辦公室一趟,我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討論下,接下來我們接著上課。”

此言一出,課堂不少人低聲驚呼,陳飛宇竟然能夠去辦公室和段老師單獨相處,日,簡直是天降豔福啊!

一時之間,不少人對陳飛宇又是羨慕又是嫉妒。

陳飛宇心中絲毫不在意,聳聳肩,重新坐了下去。

“陳大哥,你下課後,真的要去段老師辦公室嗎?”段詩揚裝作“不經意”地問道,說好下課後要一起去校門口等一位風雲校友的,她可不願意陳飛宇被段老師半路截胡。

陳飛宇搖頭而笑,道:“不去,你忘了,我又不是這裡的學生,去她辦公室做什麼?”

段詩揚這纔開心地笑起來。

另一邊,段老師施展出渾身解數來講課,想要讓陳飛宇也驚豔一把,讓陳飛宇知道,縱然自己在華夏古代哲學方麵稍遜一籌,但自己在西方哲學領域也是有真本事的。

然而,她“不經意”間看了陳飛宇數次,每次都見到陳飛宇在跟旁邊新評選的校花段詩揚說笑,根本冇聽自己的講解,頓時心中懊惱。

“哼,等下課你來了我辦公室,我再一併找你算賬。”

想到這裡,段老師更加期待早點下課,不經意間,講錯了好幾個知識點。

好不容易盼到下課,瞥了陳飛宇一眼後,段老師便拿起課綱檔案,匆匆返回辦公室,等著陳飛宇的到來。

卻說此刻陳飛宇,已經跟著段詩揚與何香霖兩人走出教室,向校門口的方向走去,等待著段詩揚口中“風雲校友”的到來。

何香霖最為急迫,迫不及待地想早點見到自己的偶像,催促著陳飛宇和段詩揚快點走。

來到校門口,陳飛宇隻見這裡已經圍了不少人,男女都有,而且看樣子都在等待著那位“風雲校友”的到來,而更驚奇的是,在人群的最前麵,還有兩位三十多歲的成熟女人,而且文質彬彬,一看就是學校的老師。

“怎麼樣,我偶像人氣高吧?”何香霖得意道。

陳飛宇點點頭,笑道:“的確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難不成,這年頭連大學老師都開始追星了?而且追的星還是自個兒學校的大一新生?”

“哪有這回事?”段詩揚皺皺瑤鼻,解釋道:“那兩位是我們學校負責學生就業的老師,我聽說那位風雲校友今天不但要來學校報道,而且還有意和學校達成合作,她所在的公司,會優先考慮招聘我們學校的學生,再加上她那家公司是明星企業,所以校領導對此很重視,特地派了兩名老師來跟她談合作的事情。”

原來如此。

陳飛宇恍然大悟。

何香霖歎口氣,道:“都是同齡人,人家都能跟校領導談笑風生了,而我還隻能乖乖的聽老師的話,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冇多久,一輛白色寶馬出現在眾人視線中,穩穩地停在了校園門口。

“來了!”何香霖眼睛一亮,頓時興奮地道。

陳飛宇微微驚愕,因為他發現,眼前這輛寶馬的車牌號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但一時之間,卻又想不起來。

下一刻,在眾目睽睽下,寶馬的車門打開,一條修長渾圓,包裹著黑色絲襪、穿著高跟鞋的**,首先邁出了車門。

頓時,在場不少人,眼中閃過驚豔之色,單單一條**,便足以引起眾人無儘的遐想。

緊接著,**主人下車,露出了廬山真麵目。

隻見她身材火爆,婀娜多姿,雙腿柔美而修長,相貌漂亮嫵媚,眼角還有一顆小小的美人痣,更顯得魅惑動人,讓人忍不住有種犯罪的衝動,但偏偏她眼神清澈、氣質高貴,又給人一種拒人千裡之外的感覺,這種氣質上的強烈反差,反而更容易激起了男人的征服欲。

原來是她!

陳飛宇不由笑了起來,眼前這位“風雲校友”,赫然是他的地下情人—周若華!

在明濟市的時候,周若華在不知道陳飛宇真實身份的情況下,便決定拿未來賭一把,主動要求做陳飛宇的情人,不得不說,周若華真的是個很有魄力,並且充滿野心的女人,而她也如願以償,在陳飛宇的安排下,成為明濟商貿大廈的經理。

隻是陳飛宇對周若華並不是太上心,以至於前些天回明濟市的時候,他也隻是遠遠地看了周若華一眼,並冇有特地抽出時間來陪她,隻是想不到,短短時間內,周若華便在商界上已經闖出了名氣,這倒是出乎陳飛宇的意料之外。

“怎麼樣,我偶像漂亮吧?”何香霖見陳飛宇一直望著周若華,還以為陳飛宇被周若華給迷住了,心中得意之餘,又對陳飛宇有一絲鄙視。

陳飛宇笑了笑,道:“的確挺漂亮的。”

“那當然,我要是男人,我也會毫不猶豫地喜歡她的,不過周若華眼光很高,一般的男人根本入不了她的法眼,你這輩子想都彆想了。”何香霖得意一笑,突然興沖沖地小跑到周若華跟前,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紙筆,弱弱地道:“若華姐姐,我是你的粉絲,很佩服你在商界的表現,你能給我簽個名嗎?”

“當然可以。”周若華禮貌地笑道,拿起簽名筆,簽上了自己的名字,正準備還給何香霖,突然,眼角餘光瞥到一個難以置信的身影,頓時渾身一震,激動之下,手中簽名的紙筆也掉落在了地上。

陳飛宇嘴角翹起了笑意。

何香霖驚訝道:“若華姐姐,你怎麼了?”

“冇……冇事。”周若華這才反應過來,彎腰撿起來還給何香霖後,在眾目睽睽下,直接饒過何香霖,向陳飛宇的方向走去。

何香霖頓時瞪大眼睛,那個方向隻有段詩揚和陳飛宇,難不成,周若華主動找向了陳飛宇?

呸呸呸,不可能不可能,周若華可是商界女神,陳飛宇一個臭**絲,怎麼可能認識周若華。

何香霖心裡如是安慰自己,然而下一幕,立馬把她震驚住了。

隻見周若華來到陳飛宇跟前,笑著道:“好久不見,想不到能在這裡見到你。”

陳飛宇竟然認識周若華?

何香霖頓時睜大雙眼,滿臉震驚之意!

周圍眾人也紛紛羨慕陳飛宇,身邊既有段詩揚這樣的校花相陪,而且還能認識周若華這等女神,日,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段詩揚同樣驚奇,但緊接著,她就想起陳飛宇的神奇之處,心中便有些釋然,也是,能跟秦家家主談笑風生的人,認識周若華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的確好久不見,你越發的漂亮了。”陳飛宇點頭笑道,目光肆無忌憚地在周若華嬌軀上打量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