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香霖撇撇嘴,真是胳膊肘往外拐,剛剛我誇你的時候,可冇見你這麼高興。

她心裡對陳飛宇更加不爽,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看到陳飛宇在晚上如何出醜了。

接下來,逛完校園後,段詩揚提議陳飛宇和她一起去上哲學課。

陳飛宇從未上過大學,有些心動,便在段詩揚期待的眼神中答應下來。

段詩揚驚喜不已,興奮之下,甚至主動拉住陳飛宇的手向教室走去。

何香霖微微皺眉,她可不願意見到段詩揚和陳飛宇這麼親密,立即走上去,劈手分開段詩揚拉著陳飛宇的手,主動擠進中間分開兩人,笑道:“孤男寡女的拉拉扯扯可不好,再說了,你可是咱們青滬商貿大學的校花,要矜持,一定要矜持啊。”

段詩揚感覺臉上有些發燙,接著便紅著臉點點頭,並肩向教室走去。

來到教室後,隻見裡麪人滿為患,而且基本上都是男生。

幸好段詩揚與何香霖是校花,處處受到優待,纔有人主動讓出座位,不然的話,陳飛宇估計都找不到坐的位置。

“不是說好哲學是冷門嗎,怎麼這麼多學生?”陳飛宇咋舌不已,覺得傳聞並不可信。

段詩揚笑道:“因為這堂課的老師很特殊,非常受學生的喜歡。”

“是嗎,特殊在何處?”陳飛宇好奇道。

“待會兒段老師進來後,你就知道了。”段詩揚神秘而笑。

很快,一名身材高挑、長相甜美、身穿白色襯衣絲襪套裙的大美女,拿著檔案課綱走了進來。

頓時,原本喧鬨的課堂瞬間安靜下來,無數雙愛慕的目光,齊刷刷地望向了講堂。

就連陳飛宇,眼眸中都閃過一抹驚豔之色。

這名女教師容顏絕頂,一頭烏黑秀麗的長髮,柔順的披在身後,顯得知性而甜美,有種鄰家大姐姐的感覺,天然給人一種親切感,而最主要的是,她黃金比例身材堪稱完美,該凸的凸,該翹的翹,絕對屬於宅男女神級彆!

有這樣一位身材火辣、長相甜美的女教師,難怪課堂上這麼多人。

“段老師可是我們學校最受學生歡迎的老師,單論容貌,堪稱校花之上,聽說她去年剛從國外留學回來,主攻的就是哲學,所以她講的課質量很高,怎麼樣,漂亮吧?”段詩揚笑道,對於這位鄰家大姐姐一樣的老師,她同樣很喜歡。

陳飛宇大大方方承認道:“原來她也姓段,的確很漂亮。”

看到陳飛宇驚豔的目光,段詩揚心裡突然有些吃味,忍不住道:“那可不,雖然都姓段,人家段老師知性而甜美,可比我漂亮多了。”

明明是她主動帶陳飛宇來聽課的,反而又開始吃醋,隻能說女人的心思真是善變。

陳飛宇笑道:“她是知性甜美,是鄰家大姐姐,而你小家碧玉,是鄰家妹妹,所以春蘭秋菊,各擅勝場。”

“是嗎,原來在陳大哥眼中我這麼漂亮,能和段老師相比。”段詩揚重新笑靨如花,連眼睛眉毛都在笑。

“呸,還真會騙女人,花言巧語的男人冇一個好東西。”何香霖毫不客氣地哼了一聲。

講台上,段老師已經講起了課,講台下無數人都在緊緊盯著她,冇一個人分心。

陳飛宇聽了一會兒,不得不承認,這位段老師的講課水平很高,就算是枯燥無味的哲學,也能講的深入淺出,不但能舉一些有意思的事例,而且還時不時對比中外哲學的異同,讓學生加深印象。

突然,隻聽段老師笑道:“一般來說,華夏是冇有真正哲學的,因為哲學的定義,就是探討宇宙的本源,屬於形而上學的範疇,而華夏的所謂哲學,無論是道家還是儒家,都偏向於實用,並冇有探討宇宙最根本的本質。”

陳飛宇微微皺眉,這番言論不但大錯特錯,而且讓他有些不爽。

隻聽段老師繼續道:“比方說,孔夫子就'不語怪力亂神',因為'怪力亂神'看不見、摸不著,所以孔夫子就不去談論這些東西,專注於構建仁義禮智信的儒家社會。

另外,國人十分推崇的《道德經》裡有一段話'太上,不知有之其次,親之譽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意思是說,水平最高的統治者,百姓不知道他的存在,水平次一些的統治者,人民親近而讚揚他,而水平還要次一些的統治者,人民會畏懼他等等,用來告誡統治者要無為而治。類似這種,就非常的偏向實用……”

陳飛宇笑而搖頭,就憑段老師這段話,就足以看出,她對於古典國學領域的水平實在不敢恭維。

“陳飛宇,你搖頭做什麼,莫非,是覺得段老師講的不對?”何香霖突然問道。

陳飛宇點頭,道:“她講的非但是錯的,而且大錯特錯。”

何香霖微微皺眉,陳飛宇太囂張了吧,連段老師的水平都敢質疑?

突然,她眼珠一轉,計上心來,突然舉手站了起來,高聲道:“段老師,我身邊這位同學,剛剛說你講的不對。”

此言一出,課堂上先是一片寂靜,接著一片嘩然,紛紛向陳飛宇看來,就連段詩揚都驚奇不已。

幾乎是瞬間,陳飛宇便成為全班矚目的焦點。

段老師也不生氣,依舊一副甜美的笑容,對陳飛宇問道:“這位同學,你覺得我哪裡說的不對?”

何香霖坐下來,得意地向陳飛宇看了一眼,看你這次怎麼辦,等著在詩揚麵前丟臉吧。

陳飛宇聳聳肩,女人的報複心理還真強,接著,他大大方方站起來,眾目睽睽下,道:“你剛剛說的全都不對。”

一石激起千層浪!

眾人再度嘩然,紛紛向陳飛宇怒目而視,竟然敢質疑他們的女神老師,真是可惡!

何香霖笑的更加開心,陳飛宇越囂張,待會兒就會越丟臉。

段詩揚心中滿是擔憂,連忙伸手拉了下陳飛宇的衣袖,讓他坐下來,然而陳飛宇卻無動於衷。

段老師眼眸中閃過驚奇之色,笑著問道:“這位同學,你叫什麼名字?”

“陳飛宇。”

“陳同學,那你具體說說看,我剛剛說的哪裡不對?”段老師笑著問道。

看到段老師的反應,不少人明悟過來,莫非,陳飛宇故意嘩眾取寵,是為了引起段老師的注意?

想到這裡,不少人暗罵陳飛宇無恥。

陳飛宇道:“你剛剛說'太上,不知有之其次,親而譽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這段話,說是老子在告誡統治者要無為而治,這種論點,便是和《道德經》的本意南轅北轍。

豈不知,《道德經》論述的是'大道'的本質,每一句話基本都跟'大道'有關,隻不過大道玄奧難測,難以用筆墨準確描述,而《道德經》中所用的隱喻暗語也很多,因此眾人不得其意,想要用世俗的治國方法硬往《道德經》上套,不過是牽強附會罷了。”

“哦?那依你之見,這話應該是什麼意思?”段老師眼中閃過一抹驚奇。

陳飛宇自信地道:“這句話的主語不是統治者,而是大道。'太上,不知有之',最高境界的人是真正得道的人,這種人反而忘了道的存在,比方用天地來舉例,'道在天地,天地不知',天地不知有道,反而能夠得道。

境界次一等的人,是孜孜以求追求大道、親近而讚美大道的人,後麵則以此類推,最差一等,便是侮辱大道的人,正如《道德經》另一句話,'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境界最低下的人,不懂道之玄妙,反而出言嘲笑。”

課堂中一片寂靜,紛紛陷入思考之中,都覺得陳飛宇說的有道理,至少,比剛剛段老師的解釋,更加符合語境,而且還能和《道德經》中其他的句子相互印證。

段老師眼眸中驚奇之色越加濃厚,不得不承認,陳飛宇說的很有道理,至少能夠自圓其說。

她微微沉吟,繼續道:“你既然說到天地,我記得《道德經》中還有一句話,'天地之間,其猶橐龠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天地間就像一個大風箱,看起來虛空但不窮儘,越是攪動風就越多,用來比喻統治者政令出的越快,敗亡也就越快,不如保持中虛恬靜的狀態,難道這不是在論述治國方法嗎?”

陳飛宇輕笑一聲,道:“你這句話又錯了,天地之間是個大風箱,風箱一推一拉之間,便有風一上一下,意思是說,天地之間,有陰陽之氣上下往來。

所謂'天人合一',宇宙大天地,人身小天地,宇宙大天地之間既然有陰陽二氣上下往來,人身自然也不例外,人一呼一吸之間,便有氣血流通上下循環,和天地陰陽相對應,所以'橐龠'便是指人的呼吸。

至於'虛而不屈,動而愈出。多言數窮,不如守中'這句話,修行人口開神氣散、舌動是非生,開口說話之時,暗中便有神氣耗散,自然要保持中虛恬靜的狀態。”

眾人紛紛驚訝不已,他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解釋方法,但不得不承認,絕對比段老師的解釋更加符合語境,對於他們來說,彷彿打開了新天地。

何香霖都傻眼了,不會吧,陳飛宇連《道德經》這麼晦澀的書,都能完全看懂?

段老師越發驚奇,陳飛宇說的無懈可擊,至少,她找不到反駁的地方,難道,陳飛宇的解釋纔是對的?

不由得,她心裡對陳飛宇這位“學生”,產生了一絲好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