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完飯後,在段詩揚興沖沖的提議下,陳飛宇跟著她一起,在青滬商貿大學的校園裡逛了起來,要不是何香霖非得跟著一起,陳飛宇和段詩揚就像是一對普通的大學情侶一樣。

然而這卻讓周圍路過的學生更感驚奇,紛紛好奇陳飛宇的身份,竟然能讓學校新評選的兩大校花相陪。

對於周圍驚奇的目光,陳飛宇視而不見,享受著難得的悠閒時光。

青滬商貿大學的校園環境很好,寬闊的草坪、清澈的湖水、氣派的建築,以及處處洋溢著的青春悠閒氣息,讓陳飛宇感覺十分愜意。

信步來到湖水旁的長椅邊坐下,陳飛宇舒服的伸了個懶腰,看著眼前波光粼粼的湖麵,似乎是受到周圍環境的影響,一時間不由得詩興大發,吟道:“客戲遊魚近,柳展暖風親。春桃悄綻蕾,恐驚讀書人。好詩啊好詩。”

何香霖頓時切了一聲,嗤笑道:“這首詩明明是描寫人家燕京大學未名湖的,跟我們青滬商貿大學一點關係都冇有,而且現在是初秋,也不是春天,跟這裡的情景一點都不貼切,真是附庸風雅。”

陳飛宇臉不紅氣不喘,笑道:“詩性所至,欣然而吟,聊以自娛而已,就算不貼切又如何?”

段詩揚“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眼眸流轉間異彩漣漣,道:“好一個'詩性所至、欣然而吟',陳大哥的境界真高。”

何香霖一拍額頭,一副敗給段詩揚的模樣,在喜歡的人麵前,女人的智商果然下降了無數了百分點,估計陳飛宇就算詠上一首《鵝鵝鵝》,隻怕段詩揚也會拍手叫好。

突然,段詩揚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接完電話後,道:“陳大哥,是關於今晚迎新晚會的事情,負責的老師突然讓我過去一下,我先失陪了,就暫時讓香霖陪著你吧。”

“無妨,你去吧。”陳飛宇笑道。

段詩揚歉意一笑,匆匆離去。

湖畔,隻剩下陳飛宇與何香霖兩人。

陳飛宇倚靠在椅背上,閉著眼,吹著清風、沐浴著陽光,一派悠然自得。

突然,隻聽旁邊傳來何香霖有些異樣的聲音:“陳飛宇,詩揚是個很好的姑娘。”

陳飛宇嘴角掛著微笑,點點頭,道:“這一點我表示讚同。”

何香霖猶豫了一下,接著深吸一口氣,道:“所以我希望,你以後能遠離詩揚,最好不再與她見麵。”

“哦?為什麼?”陳飛宇睜開眼,挑眉問道。

何香霖站了起來,向前走了幾步,來到湖邊,背對著陳飛宇道:“詩揚漂亮、優秀、努力上進,她值得更好的男人,而你配不上她,如果你真的是為了詩揚好,那就遠遠的離開她!”

說完後,她豁然轉身,居高臨下麵對陳飛宇,眼神堅定,有不可拒絕之意,看起來氣勢十足!

當然,她這點氣勢,在陳飛宇的麵前,可以忽略不計。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饒有趣味地道:“我配不上她?你是從哪裡看出這一點來的?”

何香霖眼眸中浮現出輕蔑之意,道:“從你坐著出租車來找詩揚,而且吃飯讓女人請客,甚至你都冇上過大學,職業還是個忽悠人的中醫,這些還不夠嗎?”

陳飛宇微微皺眉,道:“我得糾正你一點,中醫是貨真價實的醫學。”

何香霖撇撇嘴,很明顯不以為然,道:“那就退一萬步來講,就算中醫是真的,可我也聽說中醫越老越吃香,你這麼年輕,能有多高深的醫術?如果詩揚真成了你的女朋友,你拿什麼來給她幸福?

我也實話告訴你,從詩揚入學到現在,追求她的人已經不知凡幾,其中不乏比你優秀的多的多的追求者,甚至,據我所知還有省城上流社會中有名的富二代穆良輝!

穆良輝的父親可是白手起家的超級富豪,在省城商界中能呼風喚雨,而穆良輝每個月的零花錢,至少都在幾十萬華夏幣,每天香車美酒,出入高檔會所,就算你真的很優秀、很上進,三十年後,你也不見得能到穆良輝目前的層次,可對於一個女人來說,能有幾個三十年,來等一個飄渺虛幻的未來?

與其以後被其他的競爭者擊敗,還不如現在識相的退出,還能給你自己保留一點可憐的麵子,而且也能給詩揚一個更加美好的未來,對你對她都是好事一件,總之,你註定配不上詩揚!”

酣暢淋漓地說完這番話後,何香霖心裡也有些不忍心,嚴格來說,陳飛宇和她無冤無仇,這麼毫不留情地打擊陳飛宇,對於一個男人來說,自尊心絕對會受到很嚴重的打擊!

“雖然這麼做既對不起陳飛宇,也對不起詩揚,但為了詩揚著想,我必須這麼做,就算詩揚知道後會埋怨我,但等時間久了,她絕對會感激我的!”何香霖暗中歎了口氣。

突然,隻見陳飛宇搖頭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道:“何香霖啊何香霖,區區一個穆良輝就讓你這麼推崇,你的眼界與格局也不過如此,你可知道,你口中高高在上的穆良輝穆大少,在我麵前連大聲說話的資格都冇有?”

當初陳飛宇送林雨嘉和秦澹雅兩女去大學報道時,穆良輝就曾打上兩女的主意,結果得知陳飛宇的真實身份後,穆良輝被嚇個半死,還被他父親給親手揍了一頓,想必,穆良輝再見到陳飛宇,比耗子見到貓還要誇張。

當然這一切何香霖可不知道,她微微皺眉,原本心中對陳飛宇的一點歉意瞬間蕩然無存,冷笑道:“原來連穆良輝都不被你放在眼中,你可真是自大的令人可笑!”

“不。”陳飛宇搖頭道:“每個人的層次決定了他的眼界與格局,或許在你看來我很自大,但在我眼中,其實已經算很謙虛了。”

“按照你這麼說來,那你在省城肯定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嘍?”何香霖嗤笑,雙臂抱在胸前,儘顯嘲諷之意。

陳飛宇很自然地點點頭,道:“你說的不錯,的確是高高在上,高至九天之上,宛若神龍。”

何香霖頓時翻翻白眼,小聲嘀咕道:“真能吹牛,詩揚怎麼會看上這樣一個浮誇的人?”

陳飛宇搖搖頭,女人就是這麼奇怪,自己都已經說了真話,她反而還不信。

緊接著,何香霖抬起頭來,警告道:“陳飛宇,你彆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穆良輝追求詩揚的事情,在整個青滬商貿大學已經傳開了,而且今晚的迎新晚會上,穆良輝肯定也會到場,如果他看到你和詩揚那麼親密後,一定會出手對付你的,希望到時候你在穆良輝大少麵前,還能這麼囂張自信。”

陳飛宇微微挑眉,自信笑道:“放心,你一定會如願看到這一幕的。”

何香霖切了一聲,裝什麼大尾巴狼呢,到時候見到穆良輝大少,說不定都嚇得雙腿發軟了。

突然,何香霖眼睛一亮,覺得事情這樣發展也不錯,等晚上陳飛宇被穆良輝教訓的時候,不但會知難而退,而且還能讓詩揚看到陳飛宇出醜的樣子,說不定就對陳飛宇死心了!

想到這裡,何香霖的心情莫名愉悅起來,坐在另一張長椅上,嘴角翹起笑意,對今晚憧憬起來,想到得意的地方,還不由自主的哼出了小曲兒。

陳飛宇莫名一愣,女人還真是善變,上一刻還氣勢洶洶,下一刻還能開心的哼小曲,難怪說女人心海底針。

十多分鐘後,段詩揚才姍姍來遲,看起來她心情非常不錯,興沖沖來到陳飛宇跟前,笑道:“陳大哥,讓你久等了,對了,你和香霖冇爆發什麼不快吧?”

先前段詩揚前腳剛離開,後腳心裡便後悔起來,很明顯何香霖對陳飛宇有意見,留他倆單獨相處,這不是等著火星撞地球嗎?

所以現在段詩揚回來後,纔會有此一問。

陳飛宇還冇說話呢,何香霖已經心裡咯噔一聲,如果陳飛宇“告狀”,詩揚絕對會對她有意見,連忙搶先笑道:“冇有,這怎麼可能呢?對了,負責迎新晚會的老師讓你過去有什麼事情?”

說罷,何香霖悄悄瞪了陳飛宇一眼,警告陳飛宇不要亂說話。

陳飛宇淡然一笑,自然不屑於做出“告狀”這種事。

段詩揚不疑有他,興奮地道:“剛剛張老師告訴我,已經把我的節目安排成了壓軸登場。”

說完後,她驕傲地昂起頭。

能夠壓軸登場,充分說明瞭校方對她才華與美貌的認可!

換句話說,她豔壓群芳!

何香霖已經驚喜地叫起來,替段詩揚而高興:“真是太好了,我就說嘛,咱們段大校花可是集美貌與才華於一身的女子,既然你上場表演節目,哪有不壓軸的道理?”

段詩揚嘴角翹著喜悅的笑意,一雙眼眸轉而望向了陳飛宇,滿是期待之意,明顯在等著陳飛宇的誇獎。

陳飛宇自然不會不解風情,伸手摸了下她的腦袋,笑道:“很好、很棒,期待著你今晚精彩的表演。”

“嗯!”段詩揚重重點頭,欣喜不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