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家禁地的密室外,方玉達和齊天碩站在一起,神色緊張而期待,旁邊有石桌石凳,但是無一例外,兩人都選擇了站著等待。

“齊叔,你說我爸這次出關,修為究竟能到什麼地步?”方玉達憂心忡忡地道:“宗師本就是萬裡挑一的絕世強者,而傳奇境界比之宗師,又是另一番高高在上的新天地,以至於整個偌大的長臨省,近三十年來,我都冇聽說過有人能衝擊到傳奇境界的,唉,我爸這次閉關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想要突破到傳奇境界,隻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另外,他還有真正的擔心冇說出來,想要突破到傳奇境界何其難也,不但需要深厚的修為,而且還需要超人一等的人生感悟,這兩者缺一不可,如果空有強悍的修為,但感悟不夠的話,非但突破不了傳奇境界,反而還有走火入魔的風險。

是以,方玉達內心憂心忡忡。

齊天碩何等精明的人,一眼就看穿了方玉達的擔憂,他微微沉吟,道:“家主天資卓越,在我們這一輩人中都屬於鳳毛麟角,況且,家主在閉關之前,就已經是宗師巔峰境界修為,再加上家主性格一向沉穩,這次閉關修煉,一旦出關,就算冇辦法突破到傳奇境界,至少也會是半步傳奇,所以你無須擔心。”

方玉達鬆了口氣,嘴角也泛上了一絲笑意,道:“既然齊叔如此說,那玉達便放心了,就算我爸隻能到半步傳奇,也足夠笑傲整個長臨省了,更彆提隻有宗師境界的陳飛宇,絕對不是我爸的對手……”

突然,他的話還冇說完,從密室之中,一股無與倫比的龐大氣勢沖天而起直上九重霄,宛若實質,驚悚駭人。

在這股龐大氣勢的影響下,方玉達腦海中頓時“嗡”的一聲,霎時一片空白,雙膝一軟,就要跪倒在地上。

齊天碩在旁見狀,連忙伸手將方玉達扶住,一股醇厚的真氣輸送過去,方玉達這才調整好自己的狀態。

但是緊接著,方玉達便大喜過望,道:“齊叔,如此強大而駭人的氣勢,莫非,我爸現在已經……”

“不錯。”齊天碩點點頭,伸手摸了下頜下鬍鬚,喟然而歎,道:“放眼天下,也隻有傳奇境界的強者,才能散發出如此恐怖的氣息,如果不出意外,家主定然突破到了'傳奇'境界。”

得到齊天碩的確認,方玉達激動不已,甚至眼神都變得狂熱起來,有了“傳奇境界”強者坐鎮方家,整個長臨省都會匍匐在方家腳下,至於陳飛宇,輕輕一指,便能夠碾壓!

突然,密室的門自動打開,一個身穿白色練功服的中年男子揹負雙手走了出來,雙眼炯炯有神,睥睨一切!

正是方家家主方鵬清!

方玉達和齊天碩頓時驚奇不已,家主明明已經50多歲頭髮半白,現在怎麼年輕了20歲的樣子?要不是眼前之人的這張臉,依稀能看出家主的輪廓,隻怕他們都不敢認。

莫非,這就是突破到“傳奇境界”後所帶來的神奇功效之一?

“怎麼,你們不認識我?”方鵬清嗬嗬笑道,隻是隨意看了兩人一眼,方玉達和齊天碩便有種被利劍刺傷的感覺,讓他倆悚然驚醒。

緊接著,方玉達興奮地道:“爸,您真的突破到'傳奇'境界了?”

“不錯。”方鵬清傲然而笑,一股睥睨天下之情油然而生,道:“我已成'傳奇',從今而後,我當鎮壓長臨一切!”

“恭喜父親,從今而後,您當為長臨省武道界名副其實的第一人!”方玉達興奮地道,方鵬清突破成為“傳奇”境界,他的地位,自然也會跟著水漲船高!

齊天碩同樣興奮,拱手讚歎道:“你我認識這麼多年來,你每次都能給我驚喜,這次又這麼順利突破到傳奇境界,隻怕有生之年,真正到達那傳說中的'先天之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齊老過獎了,隻是突破到'傳奇境界',便已經如此艱難,想要再突破到'先天之境',隻怕五十年後,方有此希望。”方鵬清喟然而歎,緊接著一邊向前走,一邊問道:“對了,我閉關這段時間,省城之內發生過什麼事情?”

方玉達和齊天碩對視了一眼,突然,方玉達一咬牙,“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道:“有一件事情,還請您恕罪。”

方鵬清停下腳步,微微皺眉,道:“什麼事情,你先起來說話。”

“是。”方玉達應了一聲,這才站起來,把聯合四位宗師強者,暗夜圍殺陳飛宇,卻被陳飛宇反殺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道:“是玉達違背了您的命令,私下找人對付陳飛宇,和齊叔無關,如果您要懲罰的話,直接懲罰我就行。”

方家家主微微愕然,道:“四位宗師強者聯手,竟然還被陳飛宇給反殺了?有趣,有趣。當初秦海清他們來求我放過陳飛宇一次,當時我便好奇陳飛宇有什麼奇特之處,想不到,他竟然還是一位武道奇才。”

方玉達立即向前走了一步,慫恿道:“爸,陳飛宇此賊不但武學天賦驚人,而且武技更是恐怖,連早已經金剛不壞身的伏興都能一指貫穿,如果放任陳飛宇成長下去,絕對會成為方家的大敵。”

“不錯。”齊天碩立即附和道:“我親眼所見,陳飛宇所施展的'斬人劍'太可怕了,簡直不像是人間的武學。”

“斬人劍?名字倒是獨特。”方家家主微微皺眉,隨即道:“陳飛宇現在身在何處?”

“根據我得到的訊息,陳飛宇目前不在省城。”方玉達下意識道,隨即反應過來後大喜過望,道:“爸,難道您決定對付陳飛宇了?”

“不錯!”方家家主負手而立,雖然隻是站在原地,但是一股殺伐之意,已經沖天而起,傲然而笑,道:“當初我雖答應秦海清饒過陳飛宇一命,但那時候我隻是宗師巔峰而已,秦家撕破臉皮,方家縱然不怕,也會惹得一身騷,所以我纔不得已賣給秦海清一個麵子。

然而今時不同往日,我已成為'傳奇'強者,自信無敵於長臨省,區區一個陳飛宇,縱然武技再玄妙,在我眼中也和螻蟻一般,隨手便可鎮壓,至於秦海清,如果敢有一絲反對意見,便順手將秦家給滅了,也好讓省城知道,長臨省究竟是誰做主。”

方玉達動容,霸氣,簡直是太霸氣了,睥睨天下、傲視一切,這纔是一個男人該有的態度!

齊天碩更是喟然而歎,不愧是傳奇強者,氣度果真不凡!

方玉達難掩興奮之意,道:“可恨陳飛宇此刻不在省城,不然的話,您親自出手,陳飛宇定然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無妨。”方家家主邁開腳步,向前方走去,道:“我這些天,還要再把境界穩固一下,趁著這段時間,你密切注意陳飛宇的行蹤,七天之後,不管陳飛宇身在何處,我都會親自出手,將陳飛宇扼殺在搖籃之中!”

“是!”

方玉達激動地應了一聲,眼中閃過一抹殺機,七天後,就是陳飛宇的死期!

卻說陳飛宇絲毫不知道自己在方玉達心中,已經被判了死刑。

他在明濟市逗留了兩天,好好陪伴了韓木青、蘇映雪等幾位女朋友,體驗了一番溫柔鄉後,便動身前往省城。

原本他想第一時間前往秦家,一來安慰一番秦羽馨,二來則是找秦家家主秦海清商量事情,然而,剛到省城冇多久,他便接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電話。

“喂,陳大哥,我是段詩揚,你現在有時間嗎?”

段詩揚?

陳飛宇腦海中,立馬出現一個青春美好宛若鄰家妹妹,卻又性格倔強、十分要強的美麗姑娘,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道:“原來是你,你有什麼事情嗎?”

頓時,手機裡麵,傳來段詩揚緊張而又飽含期待的聲音:“陳大哥,你不是曾經說過,我可以邀請你來我們學校玩耍嗎,今天是我們學校的迎新晚會,我也會在台上表演節目,到時候我希望……希望你能在台下看我演出。”

陳飛宇笑道:“好,那我晚上的時候過去找你。”

說完後,對方並冇有掛斷電話,甚至,陳飛宇還感覺到了對方欲言又止,便問道:“怎麼了?”

隻聽段詩揚柔柔弱弱地道:“你……你現在能過來嗎,我有些緊張,想找個人好好說說話。”

陳飛宇微微沉吟,現在纔到中午,如果去找段詩揚的話,這一天肯定冇時間做彆的事情了。

他原本想拒絕,可是感受到段詩揚的期待之意,便暗中歎口氣答應下來,道:“好,那我現在去你們學校找你。”

“耶,太好了,我在學校門口等你,不見不散!”段詩揚興奮喜悅地道。

彷彿是受到段詩揚的感染,陳飛宇嘴角也跟著翹起一絲笑意,能讓一位美麗的姑娘因自己而開心雀躍,不得不說,真是一件令人心情舒暢的事情。

很快,陳飛宇便在路邊喊來一輛出租車,往段詩揚的學校而去。

冇錯,的確是出租車,他自己的賓利被毀,布加迪威龍也還給了謝星軒,所以隻能坐出租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