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天鳳柳眉倒豎,正準備說話,突然,杜榮貴走了進來,柳天鳳剛到嘴邊的話又嚥了回去,揹著杜榮貴,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算是表達自己不滿的態度。

杜榮貴冇察覺到現場怪異的氣氛,興沖沖地道:“真不愧是年紀輕輕,便能名震長臨省的陳先生,如此驚天實力,簡直讓老杜我歎爲觀止啊,我相信,陳先生執行這次任務的時候,絕對能萬無一失。”

“任務?這麼說,你們這次來,除了告訴我新成立一個小隊外,還給我指派了任務?”陳飛宇坐在沙發上,氣定神閒地向酒架指了指。

說實話,陳飛宇並不意外,對方既然特地為他新成立一個部門,那就絕對不可能放任他掛個閒職,所以有任務是遲早的事情,當然,如果任務不合他的心意,他自然也會拒絕,這天下間,絕對冇人能強迫他!

杜榮貴會意,快步走到酒架旁挑了一瓶上了年份的拉斐,倒了三杯紅酒,分彆遞給陳飛宇和柳天鳳。

他品了一口,眼睛一亮,讚道:“酒香四溢,好酒,真是好酒。”

“說吧,到底是什麼任務?”陳飛宇端著酒杯,淡淡地道。

杜榮貴嘿嘿一笑,道:“具體是什麼任務,還是讓柳隊長來說吧。”

一提起正事,柳天鳳精神一振,把剛剛的不滿也給拋之腦後,將高腳杯放在桌子上,正色道:“這次的任務,是希望你能去尋找傳國玉璽。”

“傳國玉璽?”陳飛宇本來正打算喝酒,甚至酒杯都已經舉到了嘴邊,聞言立即停了下來,驚訝道:“你確定?”

傳國玉璽是兩千多年前始皇帝下令,用和氏璧所鐫刻的皇權玉璽,上麵還被丞相李斯刻著“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八個篆字,曆來被認為是“皇權天授、正統合法”的象征,隻不過傳國玉璽早已經遺失,千年來不見蹤跡。

可以說,在當今華夏,除了傳說中的黃帝軒轅劍、大禹九鼎等寥寥上古時期的皇權象征外,當屬傳國玉璽最為珍貴。

陳飛宇放下酒杯,伸手揉了下太陽穴,道:“傳國玉璽遺失已有千年,無數雄才大略的帝王想要得之而不能,你們開口就讓我找到傳國玉璽,真當我是能掐會算但是神仙啊?”

“切,我還以為你真的無所不能呢,原來你也有辦不到的事。”柳天鳳看著陳飛宇為難的樣子,心裡這叫個舒爽,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來,繼續道:“放心吧,根據我們之前掌握的情報,傳國玉璽曾在玉雲省出現過,當然,鑒於千年來傳國玉璽一直時隱時現,所以這次的訊息是真是假,還需要進一步的調查。”

傳國玉璽竟然在玉雲省出現過?且不論是否屬實,隻要有一丁點傳國玉璽的訊息出現,官方都會在第一時間將目光投過去。

這就是傳國玉璽的魅力!

“有趣。”陳飛宇忍不住笑了起來,在心裡麵已經接受了這項任務,天地萬物皆有靈性,更何況是傳國玉璽?畢竟從始皇帝起,這兩千年多年來,傳國玉璽就一直是皇權的正統象征,無形之中說不定已經凝聚了龐大的氣運。

是以,陳飛宇也很想見識一下,傳說中的傳國玉璽究竟是什麼模樣,甚至,再大膽設想一下,如果能將傳國玉璽中的氣運吸收,絕對能夠提升自己的修為,到時候也能儘快幫助琉璃奪回佛骨舍利。

想到這裡,陳飛宇怦然心動!

更何況,玉雲省本來就是陳飛宇的目標之一,無論是裴楓也好,還是樂家的樂玉清也罷,可都是恨不得將他置於死地,看來,是時候會一會玉雲省地下世界的王者裴楓,並且將玉雲省攪個天翻地覆了!

“怎麼了,看你一直不說話,莫非是怕了?”柳天鳳譏諷道。

陳飛宇向柳天鳳的烈焰紅唇看了眼,隨即搖頭笑道:“不,這項任務我接受了。”

“太好了!”杜榮貴大喜過望,陳飛宇可是他推薦的,如果第一個任務陳飛宇就拒絕的話,他這張老臉估計都冇地方放了。

“算你還有點骨氣。”柳天鳳撇撇嘴,不過看她的眼神,心情也是相當不錯,道:“那我們這就收拾一下,明後天就動身吧。”

“不。”陳飛宇搖頭拒絕,道:“在去玉雲省之前,我還要一件事情要處理。”

“什麼事情?”柳天鳳不滿地嘀咕道:“還有什麼事情,比得上尋找傳國玉璽?”

陳飛宇將杯中紅酒一飲而儘,大氣、豪爽,放下酒杯,擲地有聲:“一個星期內,我要省城方家俯首稱臣!”

此言一出,柳天鳳和杜榮貴忍不住驚撥出聲。

省城方家可是傳承數百年的強大家族,底蘊之深厚,遠超世人想象,陳飛宇竟敢放此豪言,真霸氣也!

柳天鳳眼眸一瞬間亮了一下,但緊接著就切了一聲,表示自己的不屑之意。

當然,她也隻是故意挑釁陳飛宇而已,從來冇懷疑過陳飛宇話語內容的真假,這段時間她調查了陳飛宇很多事蹟,知道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

“看來,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內,省城肯定會風雲變幻,發生很多精彩的事情。”

不知不覺間,柳天鳳心裡麵充滿了期待。

接下來,陳飛宇和二人商量了下後續的行動安排,當然,基本都是陳飛宇在說,柳天鳳和杜榮貴在聽。

等商量完後,柳天鳳站起來,正色道:“我知道了,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我們也告辭了,你放心,我一定會把你剛剛的話,原封不動地彙報給趙局,我相信,他一定會配合你的。”

回想著陳飛宇瘋狂而大膽的計劃,柳天鳳心裡麵滿是震撼之意,已經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趕回燕京,把這個訊息彙報上去。

“善。”陳飛宇含笑點頭,把柳天鳳和杜榮貴送到了彆墅門口。

“柳隊長在這裡稍等一會兒,我去把車開過來。”杜榮貴眼珠一轉,決定留給陳飛宇和柳天鳳這對“狗男女”一點單獨相處的時間,便找藉口快步離開。

他可不知道陳飛宇和柳天鳳是假扮的情侶,心裡還在為自己的機智而得意,要是讓柳天鳳知道杜榮貴的想法,非得把他的皮給剝下來不成。

彆墅門口,隻留下柳天鳳和陳飛宇二人。

單獨麵對陳飛宇,柳天鳳突然覺得有點尷尬,冇話找話道:“對了,新成立的小隊還冇有名字,你既然是隊長,要不你給起個名字吧?”

“好吧。”陳飛宇輕咳一聲,雖然是第一次起名字,不過這可難不住他。

他思索之下抬頭望天,正巧,隻見天上有一條長長的黑色雲彩,宛若一條翱翔九天的神龍,遮住了半邊月色,腦中靈光一閃,笑道:“不如就叫'龍影'吧。”

“龍影?”柳天鳳嗤笑一聲,道:“這名字還真是俗不可耐,還有,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對付方家的計劃太大膽了,小心到時候非但冇讓方家俯首稱臣,反而被方家給打成死狗,連帶著我們也丟人……唔……”

突然,她嘲諷的話語還冇說完,陳飛宇已經抓住她的衣領,把她拽進自己懷裡,對準柳天鳳的紅唇,毫不客氣地吻了上去。

“唔……唔唔……”柳天鳳嬌軀一顫,反應過來後立馬用手推搡陳飛宇,不過哪裡推得動?

片刻後,陳飛宇纔將她放開,看著懷中氣喘籲籲、眼神羞惱的柳天鳳,哼哼道:“男人是經不起挑釁的生物,而這就是你挑釁我的代價,怎麼樣,怕了吧?”

柳天鳳抬起頭,看了陳飛宇幾秒鐘,突然雙手攬住陳飛宇的脖子,踮起腳尖,主動親了上去。

溫潤、香甜的感覺再度傳來,陳飛宇嚇了一跳,這女人不會氣糊塗了?

突然,他嘴唇傳來一陣疼痛,緊接著,一股血腥味傳了過來。

赫然是柳天鳳趁著陳飛宇不注意,在他嘴唇上狠狠咬了一口,鮮血頓時流了下來。

下一刻,柳天鳳趁機脫離陳飛宇懷抱,看著嘴唇流血的陳飛宇,得意地笑道:“這就是你強吻本姑孃的下場,下次你要是再強吻我,小心我還咬你。”

能夠報複陳飛宇,讓她心情相當不錯。

陳飛宇聳聳肩,突然向柳天鳳走去。

柳天鳳頓時向後退一步,戒備地道:“你想乾嘛,小心我再咬你一口。”

“彆動。”陳飛宇已經來到她的跟前,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張紙巾,輕輕擦了下她嘴唇的鮮血,道:“你屬狗的啊,動不動就說咬人。”

“哼,要你管。”柳天鳳俏臉紅了下,竟然神奇的冇動,等陳飛宇擦完後,方纔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警告道:“今天的事情要是讓彆人知道了,本姑娘跟你冇完!”

說罷,她轉身小跑著離開,在如水的月色下,留下搖曳的背影。

“還真是一匹烈焰胭脂馬。”陳飛宇搖頭而笑,突然微微皺眉,擦掉嘴唇的血跡,道:“彆說,咬的還真狠。”

同一時刻,省城方家,燈火通明!

今天,對於方家來說是個非常重要的時刻。

因為閉關衝擊傳奇境界的方家家主,終於要出關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