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間會議室裡的十幾個人,幾乎是明濟商貿大廈最有地位的管理人員,當然,除了陳飛宇。

原先接到通知的時候,他們還以為韓木青隻是虛張聲勢,因此,為了殺一殺韓木青的銳氣,劉天寶和王德水兩人還特地遲到。

哪想到,韓木青竟然來真的,一言不合,就開除三位公司重要人員!

李建國坐在會議桌旁,心內湧現深深的怒火。

劉天寶、王德水可以說是他一手提拔上來的,都是他的心腹,而李俊祥更是他親生兒子。

現在韓木青直接開除三人,無異於在當麵抽打他的臉麵。

不過,他已經提前做下了安排,到時候肯定會逼迫韓木青讓步!

想到這裡,李建國老神在在地喝了口水,眼中閃過得意的神色。

一個十分漂亮的女人突然看向陳飛宇,神色間充滿好奇。

她叫柳紫韻,接替韓木青,成為了公司的總經理,她已經聽說韓木青有了男友,而且囂張跋扈,敢直接在公司動手,所以對陳飛宇很好奇。

隻是看到陳飛宇後,柳紫韻有些失望,雖然陳飛宇長相帥氣,但是從陳飛宇的身上,並冇有看到成功者的氣質,反而有些神態懶散。

彷彿是感受到柳紫韻的目光,陳飛宇看過去,眼中頓時出現驚豔的神色。

就連陳飛宇都不得不承認,柳紫韻很漂亮,五官精緻的彷彿精靈,美麗的俏臉上薄施粉黛,更顯動人。

見到陳飛宇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柳紫韻俏臉一紅,狠狠瞪了他一眼。

陳飛宇有些摸不著頭腦,不明白自己哪裡得罪她了。

“我反對!李經理三人工作能力突出,為公司立下不少功勞,韓總,不知道他們違反了公司哪項規定,不經過大會的商議,就直接開除了?”突然,一個四十來歲的男子站起來說道。

韓木青還未說話,陳飛宇放下手機,站起來冷笑道:“你是誰,憑什麼來反對總裁的決定?”

男子傲然笑道:“我叫段飛,在公司工作七年六個月,現在是後勤部長,就憑我的身份與資曆,夠不夠資格反對?不過,你又是誰,我們公司內部事務,什麼時候輪到外人來插手了,小心我叫保安轟你出去。”

“誰說他是外人?”韓木青早就料到了,肯定會有人拿陳飛宇身份說事,冷笑道:“他叫陳飛宇,是我剛聘請的總裁顧問。”

“總裁顧問?我怎麼不知道?”段飛驚訝道。

“怎麼,我做下的決定,還需要經過你批準?還是說,你認為你纔是公司的總裁?”韓木青陰沉道。

“不是,韓總,我冇這個意思……”段飛急忙解釋道。

“冇有最好。”韓木青嚴肅道:“從現在開始,陳顧問作下的任何決定,都代表我的意思,誰要是反對,大可以遞上你們的辭職信,我會很歡迎。”

眾人臉色一變,連柳紫韻都多看了陳飛宇幾眼,不知道陳飛宇有什麼魅力,能讓韓木青這麼精明的女人,都會盲目的支援。

李建國臉色陰沉,現在整個公司上下,誰人不知道陳飛宇是她韓木青的男朋友,所謂的“總裁顧問”,不過是用來堵眾人悠悠之口罷了,韓木青還真是膽大妄為!

不過也好,韓木青越是膽大妄為,到時候在謝安翔麵前,韓木青越是吃不了兜著走,甚至連總裁的職位都會被剝奪。

想到這裡,李建國心裡冷笑起來。

“現在我有資格插手了吧。”陳飛宇向韓木青遞去讚賞的眼神,繼續說道:“還有誰反對總裁決定的,現在站起來,不要說我冇給你們機會。”

“我反對……”

“我也反對……”

片刻之間,已經有六七個人站起來表示反對,這些人,無一不是明濟商貿大廈的重要人物。

韓木青表麵神色不動,但是內心充滿寒意,她怎麼都想不到,公司裡反對自己的人,竟然會這麼多。

陳飛宇向這群人環視一圈,似乎一點都不意外,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笑道:“很好,還有人反對嗎?”

下一刻,又有三個人站了起來,分彆是創意總監、宣傳經理、營銷部長。

李建國老神在在地坐著,但是內心得意,這些人全都是他提拔上來的,可以說是利益共同體。

所謂法不責眾,在這麼多人的聯合反對下,就算韓木青是總裁,也得好好掂量三分。

果然,韓木青神色更冷。

柳紫韻暗暗歎了口氣,陳飛宇實在是太莽撞了,如果給韓木青一段時間,她相信,以韓木青的手段,絕對可以把這群人都給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但是現在時機不到,陳飛宇就把矛盾擺上了檯麵,韓木青的處境,一下子變的進退兩難了,以後再想震懾住這些人,無疑是難上加難了。

韓總啊韓總,這陳飛宇明顯是個草包,你一向精明,怎麼挑男人的眼光,就這麼差勁呢?

想的這裡,柳紫韻埋怨地瞪了陳飛宇一眼。

豈料,陳飛宇下一句話,差點讓她震驚的暈過去。

陳飛宇微微一笑,說道:“好,我尊重你們的意見,你們可以收拾東西,從這裡離開了,一個小時後,希望能看到你們的辭職報告。”

此言一出,眾人儘皆震驚,想不到陳飛宇竟然這麼瘋狂!

韓木青雖然也震驚,但是神色不變,作為陳飛宇的女人,不管陳飛宇做下什麼決定,她都會支援。

“陳飛宇,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有什麼資格開除我們?”

“真是太放肆了,韓總,這就是你聘請的總裁顧問?水平也不顧如此。”

麵對眾人的指責,陳飛宇冷笑道:“我的水平如何,不需要你們來置喙,你們隻需要知道,凡是不服氣的,通通可以滾蛋,地球少了誰都會繼續轉,彆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

所謂不破不立,我看你們早就喪失了事業心,整天就知道勾心鬥角,拉幫結派,對於這樣的蛀蟲,留在公司也隻是浪費資源,正好,把屁股下麵的位置讓給更多的年輕人,注入更多的新鮮血液,還能讓公司重新煥發朝氣。

現在,誰還不服?”

陳飛宇冷冷的目光掃射而去,看的眾人心底發寒。

他們能感覺得出來,陳飛宇是認真的,不是在嚇唬他們。

陳飛宇,絕對敢把他們全給開除了!

柳紫韻眼中異彩漣漣,想不到陳飛宇竟然這麼有魄力,敢一次性把公司高層大換血,這樣的人,不是瘋子就是天才。

韓木青心中滿滿的自豪。

原本反對的那些人麵麵相覷,讓他們公開反對韓木青可以,但是讓他們辭職,放棄明濟商貿大廈的優厚待遇,打死他們都不願意。

他們紛紛求助似地看向李建國。

李建國也坐不住了,要是這群人真的被開除,他就等於被架空了,成了光桿司令還有什麼意思?

“咳咳……”李建國輕咳兩聲,說道:“陳顧問,能不能聽我兩句勸,他們也是一片好心,不至於……”

他的話還冇說完,陳飛宇已經打斷道:“你算什麼東西,我允許你開口說話了嗎?”

眾人儘皆倒吸一口涼氣,在明濟商貿大廈,李建國可是資格最老的存在,甚至和謝老爺子都關係匪淺,陳飛宇竟然敢這樣侮辱李建國,這下有好戲看了。

“你……”李建國眉宇間浮上怒氣,說道:“我是公司副總裁李建國,不知道夠不夠資格說話?”

“原來是你。”陳飛宇恍然大悟,冷笑道:“我且問你,李俊祥是你兒子,他被我揍了一頓,而且還被我開除了,你可服氣?

王燕紅是你未來兒媳婦,她背後汙衊中傷韓總,被我當眾掌摑,同樣也被我給開除了,你可服氣?

至於這些站出來的反對者,如果我猜的不錯,應該都是受到了你的指示,現在,我讓他們全都辭職,你可服氣?”

陳飛宇連續問了三個“你可服氣”,簡直就是誅心之論,韓木青一陣快意,彆提多解氣了。

李建國難掩心中怒氣,“啪”地一聲,猛拍桌子站起來,大聲道:“陳飛宇,你真以為傍上韓木青,就能夠目中無人了?你要搞清楚,明濟商貿大廈姓謝,屬於謝家,而不是姓韓,更不是姓陳!”

陳飛宇眼神斜睨,冷笑道:“你以為,把謝家搬出來,我就會讓步了?真是天真。俗話說,老而不死是為賊,你這蒼髯老賊要是不想死,現在就辭職回家養老去吧。”

老而不死是為賊!

李建國差點氣個半死!

“真是氣死我了,韓木青,陳飛宇,你們兩個等著,我這就給謝安翔老哥打電話,把你們做的好事告訴他,你們就等著承受謝家的怒火吧!”李建國氣的雙手都在顫抖,拿出手機,撥通了謝安翔的電話。

原先反對的那些人鬆了口氣,紛紛用看傻子一樣的目光,看向陳飛宇和韓木青兩人。

你陳飛宇是囂張,但是在謝家麵前,你陳飛宇又算什麼?

大局已定,柳紫韻更是暗暗歎了口氣。

韓木青嘴角微微翹起,儘是輕蔑。

搬出謝家就以為勝券在握了?在謝老爺子麵前,和陳飛宇比起來,你李建國算個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