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神州腹地,一座險峻山峰高聳入雲,一個神秘的古老宗門,正隱匿山峰之中,已經傳承了近千年之久。

這裡正是五蘊宗的總壇。

此刻,山後一座清幽庭院內,有修竹搖曳、琪花芬芳。

澹台雨辰獨自盤腿坐在一間庭院竹屋內,膝蓋上橫放著一柄秋水長劍,而她潔白無瑕的額頭、鼻尖上還殘存著幾滴汗水,風姿秀美中,帶著一縷英氣勃勃。

在她麵前注桌上,擺放著鎏金四象香爐,一縷香菸嫋嫋升起,香味恬淡、雋永,令人心神清淨。

隻是此刻,她卻有些微微出神。

她不久前還在修煉一套威力強大的劍法,自信學會這套劍法後,在三年後和陳飛宇的決戰中,絕對能將陳飛宇殺個措手不及,正練至無我無人之境時,突然有姐妹來告訴她,柳清風前輩已經回山了,此刻正在沐浴更衣,讓她前去後山竹屋之中等他。

“前輩離開五蘊宗之前,說是要為我尋找能在三年內突破到傳奇境界的方法,隻是我現在才宗師中期,想要突破到傳奇境界,何止是千難萬難?現在柳清風前輩這麼快就回來了,莫非,前輩真的找到了方法?”

澹台雨辰喃喃自語,心中隱隱充滿了期待,隨即自嘲一笑,這段日子以來,她一直跟隨柳清風修煉,深深震驚於柳清風在武道一途的眼光見識,然而,就連柳清風前輩如此驚才絕豔的人物,都要到了一百來歲,才堪堪成為宗師。

她自己又何德何能,能夠以區區二十歲出頭的年紀,就順利突破到傳奇境界?

隻不過,以陳飛宇表現出來的強悍實力以及逆天武技,如果在三年之內,冇辦法突破到傳奇境界,想要在以後的決戰中戰勝陳飛宇,這無異於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突然,外麵腳步聲響起來,驚醒了沉思中的澹台雨辰。

她精神一振,下意識看向了門口。

下一刻,“吱呀”一聲,木門被推開,一身青色長衫的柳清風走了進來。

柳清風肩頭雖被琉璃劍氣貫穿,但他一來修為深厚,二來特地沐浴了一番,整個人顯得神采奕奕,所以從外表看,絲毫看不出他身上有傷。

他前些天搶走佛骨舍利,和開山老人、宿天意兩人碰過頭後,便馬不停蹄,終於回到了五蘊宗,雖然迫不及待想將佛骨舍利交給澹台雨辰,但還是先去沐浴更衣,這對他來說,是必不可少的禮節。

“前輩。”澹台雨辰手握長劍站起身,恭聲問好。

“雨辰小姐無須客氣,坐吧。”柳清風嘴角翹起一絲笑意,和澹台雨辰隔著桌子相對而坐,笑容溫和,道:“前些天我離開五蘊宗,你應該知道我是為了什麼。”

澹台雨辰點頭,心裡升起一股感激之意,道:“前輩是為了尋找讓我能在三年內突破到傳奇境界的方法,前輩為了雨辰勞心勞力,雨辰感激不儘。”

柳清風正色道:“雨辰小姐不必客氣,我做的這些,本就是我的職責之一,有些事情不方便跟你說,以後你自然就會明白。”

“是,不知前輩這麼快回來,可是有了收穫?”澹台雨辰點點頭,接著好奇問道。

“有一個好訊息,也有一個壞訊息。”柳清風也冇想著跟澹台雨辰打啞謎,直接順勢說了出來:“壞訊息是,這次我在禹仙山見到了陳飛宇,除了'斬人劍'外,也見識到了他'天地人三劍'中的'裂地劍'。”

“威力如何?”澹台雨辰急忙問道,對陳飛宇瞭解的越多,三年之後的決戰,她的勝率就越高,而很顯然,陳飛宇最強大的武技,就是劍仙遺招—天地人三劍!

“威力無與倫比,簡直難以想象。”柳清風把陳飛宇施展“裂地劍”的情景講了一遍,絲毫不吝嗇自己的讚歎之意,最後道:“裂地劍絕對是不屬於人間的劍招,更何況,除了人劍與地劍外,陳飛宇還有一招未曾施展過的'天劍',威力說不定尚在裂地劍之上。

可以說,單憑著這套天地人三劍,陳飛宇便足以站在九天之上,笑傲華夏武道的半壁江山了。”

“是嗎?原來他這麼強。”澹台雨辰微微低眉,掩於桌下的手,緊緊地握緊了秋水長劍,用力之大,連手指骨節都開始發白。

能讓傳奇強者急速衰老,而且冇辦法躲閃,更冇辦法抵擋的恐怖劍招?

這個訊息,對於一直心心念念,想要打敗陳飛宇一雪前恥的澹台雨辰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明明她已經那麼努力的修煉了,而且天資還是那麼的高,甚至已經觸碰到了宗師後期的門檻,結果一再而再的聽到陳飛宇再度變強的訊息,如果不是她骨子裡驕傲非常、意誌力也堅定非常,隻怕她現在已經絕望了。

柳清風繼續說道:“你能感受到壓力是一件好事,不過,你也不用太多擔心,因為好訊息是,我已經找到能讓你最短時間內,突破到傳奇境界甚至是先天境界的方法。”

“什麼?”澹台雨辰霍然抬起頭來,精神為之一振,眼神又是興奮,又是將信將疑,隻要能在三年內成功突破到傳奇境界,不,單單傳奇境界還不夠,至少也需要到傳奇巔峰甚至是先天之境,隻有這樣,才能確保打敗陳飛宇,從而一雪前恥。

她忍不住急忙問道:“前輩,究竟是什麼方法?”

柳清風從懷中拿出一枚球形的舍利,約比成人的手心要略小一些,其內有七彩光芒流轉,不但絢爛多姿,而且其中還隱隱散發著浩瀚純正的佛力,整個竹屋之內,氣氛陡然變得祥和清聖起來,讓人心裡充滿了慈悲祥和之意。

“佛骨舍利!”澹台雨辰微微動容,忍不住問道:“這枚佛骨舍利竟然蘊含著如此浩瀚的佛力,簡直不可思議,前輩,這到底是哪位高僧大德的舍利?”

“一位真正的活佛,生前名聲顯赫,死後卻聲名寂滅不為人知,甚至圓寂時還為她人做了嫁衣,一身修為儘付東流,他這一生也不知是可敬還是可笑。”柳清風微微搖頭,想起那位活佛的一生,眼神有些複雜。

“莫非,這枚佛骨舍利,能讓我在短時間內修為突飛猛進?”澹台雨辰皺眉問道。

柳清風點點頭,站了起來,走到窗邊負手而立,看著窗外的修竹,淡淡道:“人有三寶精氣神,分為元精、元氣、元神,不同於道門的先天精氣神混煉,佛教則偏向於注重煉性,也就是專門修煉元神。”

澹台雨辰道:“不錯,道門性命雙修,**與元神一同修煉,佛教則偏向於修性,認為肉身是臭皮囊,專門修煉元神。”

柳清風點點頭,繼續道:“所以,對於佛教的高僧大德來說,修煉至功德圓滿時,元神便拋下肉身,飛昇至西方極樂世界繼續修行,或者直接元神證果成為羅漢、菩薩,而肉身內的元精與元氣,則相互凝結成為佛骨舍利,這便是高僧大德火化後,往往能留下舍利的原因。

隻不過,這枚佛骨舍利與彆的舍利不同,因為那位活佛雖然接近功德圓滿,但是他並冇有證果成真,而是元神與**一同消亡,所以,他留下的佛骨舍利中,除了元精與元氣外,還有一縷元神,也正是因為如此,這枚佛骨舍利,才能保留下他生前對於佛法的感悟。

可以說,普天之下,眼前這枚舍利,是最為獨特的存在。你本就對佛法有異乎尋常的領悟力,如果你能參悟並吸納佛骨舍利所蘊含的佛力與佛法,在三年之內突破到傳奇境界,簡直是易如反掌,甚至是達到先天境界也不是不可能,可笑琉璃空守寶山,卻絲毫不吸納其中的佛力,反而虔誠供奉起來,否則的話,她早已經達到先天之境,哪裡又會在禹仙山被……”

說到這裡,柳清風察覺有些說漏嘴,立馬閉上嘴,向澹台雨辰看去,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隻見澹台雨辰輕蹙眉頭,神色糾結,並冇有聽到自己後半句。

他微微鬆口氣,接著問道:“你怎麼了?”

出乎柳清風意料之外,澹台雨辰搖搖頭,說道:“多謝前輩的好意,但是吸收佛骨舍利內的佛力來提升自己的修為,恕我無法做到。”

“為什麼?”柳清風已經皺起了眉頭,情不自禁提高了音量,道“你知不知道,為了得到這枚佛骨舍利,我付出了多麼大的代價?”

澹台雨辰深吸一口氣,眼神漸漸清明起來,堅定地道:“前輩為了雨辰儘心儘力,雨辰畢生難忘,以後一定會儘力報答,但是,依靠外物來提升自己的修為,這在雨辰眼中與作弊無疑,就算打敗陳飛宇,也是勝之不武。”

“我知道你骨子裡很驕傲,但是以目前的情況,三年之後,你認為能打敗陳飛宇嗎?”柳清風強壓著內心的怒火,要是換了彆人,他隻怕早就一巴掌過去了。

“我一定會勤加修煉打敗陳飛宇。”澹台雨辰神色越發堅定,但是握劍的手,反而放鬆下來,道:“總之,儘人事,聽天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