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山老人這一拳來勢洶洶,大有開山裂海之威,琉璃微微皺眉,縱然這一劍能重創柳清風,但她也勢必被無形拳勁所傷。

危急時刻,她瞬間作下抉擇,雖然人在半空,但是劍式說變就變,幾乎是在瞬間,撤劍橫掃,揮出一道足有三丈寬的半月形劍芒,彷彿颱風過境,地麵頓時沙飛石走,不但將開山老人的拳勁擊碎,而且餘威不減,半月形劍芒更是直接向開山老人襲去。

開山老人麵對琉璃驚天一劍,雖驚不懼,反而揚天大笑一聲,笑聲豪邁,震懾整個幽穀,高聲道:“不愧是琉璃小姐,這一劍,堪稱驚豔!”

說罷,他神色頓斂,雙眼圓睜,頭髮根根豎起,彷彿一頭雄獅,等半月形劍芒來到跟前時,突然大喝一聲,雙掌猛然相對,竟然將無形的劍芒合在掌中。

頓時,一股強烈的氣勁,從劍芒上瞬間爆發,開山老人頓時向後“蹬蹬蹬”連退數步,同時隻見開山老人的雙掌上,開始結上一層厚厚的堅冰,並且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上胳膊上蔓延。

不一刻,開山老人的兩條胳膊,已經紛紛被凍住了。

琉璃一劍之威,恐怖如斯!

陳飛宇心中驚訝,琉璃的實力果真恐怖,而青霜劍在她手中,更加是如虎添翼,比以前茅清泉施展青霜劍時,威力豈止強了百倍?

柳清風身上威脅頓時消失,還不等他鬆口氣,緊接著便看到這樣一幕,不由心中驚愕不已,他記得很清楚,上一次圍攻琉璃的時候,雖然琉璃的實力同樣強悍的令他印象深刻,但絕對冇現在表現的這般誇張。

不用說,很大的概率是因為琉璃手中的青霜劍給了她加持。

“開山老人可是我們這邊最強的戰力,如果他被琉璃所傷的話,那今夜不但要再度铩羽而歸,說不定我們幾人的性命,還會留在這禹仙山上。”

柳清風心神頓時凝重,和另一位名叫宿天意的傳奇強者彼此交換個眼神,幾乎是在同時,兩人欺身而上,向琉璃圍攻而去。

原本,這是琉璃追擊開山老人最佳的時機,然而,還不等她有所動作,隻覺得兩股強大的氣勁,已經分左右夾攻而來,心中暗歎一口氣,隻好先放下開山老人,手中青霜劍連揮兩下,將柳清風和宿天意同時逼退。

就在此時,隻見開山老人雙掌之間的劍芒頓時碎裂,發出金屬碰撞一樣的劇烈響聲,同時胳膊上的堅冰,也紛紛碎裂,化作無數的細小冰晶,在陽光下反射著七彩光芒,熠熠生輝。

雖然雙臂被冰封,而且貌似趨於下風,但是開山老人渾身上下,卻冇有半點傷勢,甚至神色反而越發興奮起來,揚天豪邁大笑,連呼痛快,突然,雙腳猛踏地麵,整個人彈射而飛,以極快的速度,瞬間來到琉璃身前,一拳轟了過去。

雖然開山老人已經一百多歲,但是他這一拳蘊含的爆發力,卻足以讓天地為之變色。

琉璃輕喝一聲,一劍橫斜,瞬間刺了出去。

麵對神劍之威,開山老人卻不閃不退,直接以肉拳相抗,和三尺青霜劍相撞在一起,頓時,宛若一聲炸雷在幽穀中迴盪,強烈的氣勁四散衝擊,不但地麵出現蜘蛛網一樣的裂痕,而且就連遠處的茅草廬,也承受不住兩人強大的實力,“轟隆”一聲,直接倒塌。

開山老人悶哼一聲,被迫退三丈之外,而琉璃手中的青霜劍,也被開衫老人一拳盪開,差點拿捏不住,偏向了一旁。

好機會!

柳清風與宿天意瞬間抓住這千載難逢的時機,再度欺身而上,紛紛出掌,向琉璃後背打去。

“卑鄙,給我退下!”

琉璃背後彷彿長了眼睛,眉宇間怒氣一閃而過,雖然青霜劍被盪開,來不及回劍防護,但她畢竟是傳奇巔峰境界的超級強者,猛提一口真元,纖纖玉手瞬間向後方打了出去。

這一掌看似輕飄飄,但在中途,卻一變二,二變四……幻化出無數掌影,如千手觀音,將柳清風和宿天意籠罩其中。

柳清風和宿天意在半途對視一眼,同時全力出手,擊向麵前的萬千掌影。

瞬間,柳清風和宿天意隻覺得一股排山倒海的巨力襲來,身不由己向後麵飛出五丈之外才落在地麵上,接著各自悶聲一聲,嘴角流出一抹鮮血。

琉璃依舊站在原地,不動分毫。

兩人心中驚駭莫名,琉璃已經在和開山老人全力一拚的前提下,竟然還能讓他們受傷,琉璃的實力,簡直太可怕了。

突然,琉璃眉頭輕蹙,完美的臉頰上浮現出於一抹不健康的紅霞,緊接著悶哼一聲,一縷鮮紅的血液,從她嘴角流了出來,滴落在她乾淨樸素的衣衫上,彷彿朵朵梅花,絕美、淒豔。

琉璃受傷了!

柳清風頓時大喜過望,興奮地抹掉嘴邊鮮血,高聲道:“諸君,看來琉璃就算手握神劍,但在咱們三人圍攻之下,頂多能與咱們打成平手,隻待張兄將陳飛宇擊殺後,合咱們四人之力,絕對能穩操勝券,到時候我得到佛骨舍利,而你們也能得到夢寐以求的東西。”

開山老人、宿天意等人神色大喜,不再猶豫,再度向琉璃圍攻而去。

琉璃擦掉嘴角鮮血,持劍迎了一聲,宛若一朵在寒風中盛開的傲梅。

下一刻,激烈的戰鬥再度開始,而且比之剛剛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琉璃修為深厚,招式淩厲,一劍橫掃九萬裡。

但無奈對方三人實力同樣不弱,而且人多勢眾,他們以開山老人為主攻,正麵迎接琉璃淩厲的招式,柳清風與宿天意二人見縫插針,不斷對琉璃進行圍攻。

縱然琉璃神劍在手,一時之間,也隻能攻少守多,勉強保持一個五五之數,但是誰都看得出來,所謂久守必失,一旦琉璃出現一絲一毫的失誤,或者是張清泉打敗陳飛宇後也加入對琉璃的圍攻中,那到時候任憑琉璃是三頭六臂,結局也隻能無奈飲恨。

可以說,無意之中,陳飛宇這邊,已經成為了決定勝負的關鍵點。

陳飛宇看在眼裡,心中充滿了擔憂,原本以為琉璃青霜劍在手,以她強絕的實力,絕對能穩穩將對方壓製住,哪想到,單單開山老人一人,就隻比琉璃略遜一籌,再加上柳清風和宿天意兩人左右夾攻,這場戰鬥的局勢,非常不利啊!

“你有空擔心彆人,還不如多多思考一下,怎麼樣才能從我手下逃得性命吧。”

突然,一個不屑的聲音響了起來。

陳飛宇悚然一驚,他剛剛隻顧著擔憂琉璃的處境,差點忘了,身旁還有一位傳奇強者在虎視眈眈,當然,這也是因為陳飛宇心裡很清楚,雖然自己在世人眼中也是高高在上的宗師,但是在一位傳奇強者眼中,卻和凡人冇有太大的區彆,對方自持身份,絕對不會偷襲自己。

緊接著,他轉頭望去,隻見張清泉負手而立,神色倨傲,正以高高在上的眼神,俯視著自己。

冇錯,就是俯視。

這種眼神讓陳飛宇十分不爽,好像在對方眼中,自己隻是一個區區螻蟻而已,雖然嚴格來說,張清泉作為傳奇強者,的確有這樣的資格。

張清泉輕蔑地笑道:“我不知道是誰給你的勇氣,竟然膽敢妄言拖住一位傳奇強者,你難道不知道,除非你同樣是一位傳奇強者,不然以你的實力,在我眼中,和一隻螻蟻冇有太大分彆,不過目前看來,我雖然很奇怪的看不穿你的修為,但是以你的年紀,絕對不可能是傳奇境界。”

張清泉的確很奇怪,以他的眼光,竟然從陳飛宇身上感受不到武者的氣息,要不是柳清風承認和陳飛宇戰鬥過一次,他絕對會以為陳飛宇隻是個普通人。

“你說的不錯,我的實力,目前僅到宗師境界而已。”陳飛宇道。

張清泉笑了起來,神色也更加輕蔑,道:“以你的年紀,能夠修煉到宗師境界,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事情了,就連我自負天資過人,也不過三十多歲才修煉到宗師,所以,稱呼你為天才也毫不為過。

可惜,你一日冇有晉升傳奇境界,就一日無法理解傳奇強者是何等的強大,說實話,我現在隻需要伸出一根手指,就能毫不費力的碾壓你,這就是境界上巨大的鴻溝所帶來的碾壓。”

區區的宗師境界,對張泉明來說,真的和螻蟻冇什麼區彆。

“你囂張的話語,柳清風在陽江山上也這般說過,認為一招便能秒殺我,最後的結果證明,他不過是在吹牛罷了,我想,你不過是傳奇初期而已,實力連柳清風都比不上,所以毫不客氣的說,你剛剛的話語,在我眼中跟吹牛裝逼冇什麼區彆。”陳飛宇嘴角浮上一抹笑意,隱隱有嘲諷之意。

張清泉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眼中瞬間閃過一抹殺機,道:“既然你如此囂張,那好,我便看看你有什麼本事,能夠把我給拖延住。”

“錯了,我現在已經改變主意了。”陳飛宇手捏劍指,指端劍氣吞吐不定,道:“我決定速戰速決,儘快把你打敗,然後去支援琉璃。”

一句話,石破天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